正在阅读北京情人_北京情人第31部分阅读-人人看吧 

公告:本站所有视频免费阅读,现已完美支持苹果,安卓,ipad等移动设备播放。手机浏览器支持类型uc浏览器(注意:使用uc浏览器请不要进入酷影模式,不然会提示播放不了),360浏览器,2345浏览器等赶快拿起您的手机随时随地看小说吧。

北京情人

“看,你就是没福气,还嘲笑我喜欢享受。”吴义诚躺到自己的枕头上,“我们是不是该每周一歌了?周六周日我表现的那么好,你说你累,我都顺着你。”我要月下看美人“那两天真的是太累了,诚。”  “今天你还累吗?”  “还好。”陈沫老老实实的回答。  “那就好。”吴义诚凑到陈沫身边,“*,乐乐可乎?”  陈沫把头埋到吴义诚怀里:“诚,你抱抱我。”  “好好。”吴义诚非常听话。他摸摸陈沫的头发,嗅一下妻子的味道,“你总是那么好闻,小沫,要是研制出你体香这味道的香水,一定能卖的好。”  陈沫在丈夫怀里非常认真的说:“童养媳就童养媳,反正我喜欢小冉喜欢的不行,两小无猜青梅竹马就是感情基础,陈晨真娶了她,多好。”  “哎,孩儿**,你还惦记这事呢?我和你说什么你根本没听啊。放心,咱家开创未来婚姻新理念,就童养媳了。我还主张他们将来早婚早育,省得陈晨像我似的,岁数老大再当爹,带孩子都累。”  “你累了?那别做了,好好休息吧。”  “别找借口不给我侍寝。”吴义诚扳过陈沫的身体,“我可没说爱爱累。”  “爱爱不累吗?谁今晚说自己腰疼,还让小冉给捶来着?”  “我真冤枉,小沫,这事咱不说了行吗?我不过是和自己老婆表示一下我多认真的教孩子学走路,这就载入咱家另册了?我又不好不让小冉捶,丫头一片热心跑过来。”  “晨晨平时听到这话会给你捶,今天他没抢到机会。”陈沫还是  笑。  吴义诚回身关上台灯:“小沫,今晚的月色很好,我不要灯下看美人,我要月下看美人。”  月光透过窗帘稀稀落落的照进室内,卧室内并不黑暗得伸手不见五指。吴义诚觉得月光下妻子的温情和喘息都格外动人,让他心满意足,这感觉已经不是**冲动和占有,而是阴阳契合的灵肉一致。  温馨过后,陈沫用手梳理丈夫的头发:“诚,小蕾要结婚了,我们去美国参加婚礼吗?”  “哦,带着两个小的去?”吴义诚并不正面回答。  “他们会回国的,要不,等他们回北京我们在聚?老姨是肯定要去的。”  “我听你安排,小沫,就怕两个小的难弄,还有晨晨也不是假期。”  “老姨不让我去,说孩子太小。”陈沫道。  “是,我也担心这点。”吴义诚也坦率起来,“等他们伉俪回北京我们再请他们,小蕾能理解。”  “她也不让我去,只是婚礼女方只有我老姨我老姨夫他们会显得太孤单。”  “你呀,操不够的心。”吴义诚拥住妻子吻吻她的额头,“只要婚姻幸福,何必在意形式,我们现在连婚礼都没办。”  “你还想办吗?”陈沫很认真。  “办,为什么不办?吴总打算收点红包,添点喜气。等两个小的过完周岁,我就挑日子办一场盛大的婚礼。这事就不用论证了,晨晨和小冉可以给我们当花童,乖乖和闹闹也能参加我们的婚礼,多有意义。”  “谁刚说只要婚姻幸福,何必在意形式?”陈沫在丈夫怀里微笑。  “我们不一样,我们历尽千难万苦才走到一起,不办婚礼对不起我的小刺猬,对不起我们的儿子,前儿爸妈很正式的也和我提这事,说两个小的都大了,我们的婚礼一定要补办,她要把过去的老同事都请过来,让你‘闪亮登场’,我爸说随了一辈子份子,晚年还能从小诚的婚礼找补点钱回来也好。”  陈沫幸福的微笑:“我觉得爸是个特幽默的人,你以前说他脾气急,我一点不觉得,他和我爸爸的脾气很象的,很温和。”  “他能跟你急啊,傻丫头,你又不惹他,净做让他高兴的事,一下给他生三个孙子,老头和天上掉馅饼似的偷着乐。”  “爸是挺有意思的,他现在四处收集孩子抓周用的东西,他说要找齐一百样有代表性的物品,让乖乖和闹闹抓。”  “乖乖闹闹要是和怡红公子似的,抓取钗环脂粉把玩我就惨了。”吴义诚突然冒出这样的一句话,然后学着自己父亲的语气道;“这真是小诚的种没错。”  “你小时候抓周了?”  “抓了,怎么会不抓,我爸还特意请假回来。结果把他老人家气的差点晕过去。”  陈沫不免好奇:“你抓什么了?”  “那时候有什么?都是一些日常用品,我妈把自己一瓶雪花膏顺手扔里面,平时我也没见过那东西,我妈怕我乱动都藏起来,结果我一下就抓出那瓶雪花膏,打开了,闻闻,就往自己嘴里送。”吴义诚边说边笑,“这都是后来我妈告诉我的,我爸给抢下来我就哭,非得自己抱着那瓶雪花膏,又用手去抓别的?”  “你第二个抓的什么?”  “抓什么?我抓住一分钱不撒手,用牙咬,给二分的硬币都不换。后来就开始乱抓,抓了一个苹果放嘴里啃一下,又把我爷爷的军功章抓出来放嘴里咬。总之,我抓什么都往嘴里送,我爸很多年都不好意思说自己儿子抓周的事。”  陈沫也憋不住笑了:“你也是,除了抓军功章给你爸爸长脸,抓的都是什么乱七八糟的,还就知道放嘴里吃。”  “我不是没出息没见过世面嘛,哪像陈总你,见多识广,你抓周了吗?”  “抓了,我妈说,我就抓起一本书看,连布娃娃都不抓,后来我爸爸说,那本书封面很艳丽,估计我是被色彩吸引住了。”  “你就没抓别的?”  “没有,我就在那看书,是一本连环画,我爸爸妈妈一直给我留着呢。”  “哎,你这不是活活想让我自卑死吗?是不是你爸爸妈妈没给你放钱和吃的在里面?”  “放了,放了一个新布娃娃,一些吃的,还有十块钱大钞,印章,很多东西,可是我就拿起来书,换吃的都不让。”陈沫低低笑起来,回想起母亲的叙述,“我爸当时就说,小沫这孩子将来一定是爱读书的孩子。”  吴义诚有些疑问:“不是我岳父岳母大人美化了你当时的行为吧,你和我的差距就这样大?不信?”  “信不信由你,我估计你的小儿子一定会抓出来让你仰倒的东西。睡吧,诚。”  “切,抓周说明不了什么问题,我抓周的行为充分说明我爱好广泛,说明我热爱生活,说明我对美好的事物充满向往。”吴义诚在入睡之前还是振振有词的替自己辩解了一下,“再说了,我虽然抓周抓的不太漂亮,咱后来的人生道路什么也没耽误不是?”小诚小时候也这样闹闹和乖乖的性格差异越来越大,闹闹淘气的令所有大人刮目相看,乖乖也很顽皮,和闹闹相比简直是小巫见大巫。他们两个人人手一个玩具木琴,可以敲敲打打出很逼真的音乐。闹闹第二天就不拿木琴锤敲琴玩了,所有的玩具都让他敲一遍,后来发展到有一天用木琴锤敲人,爷爷奶奶妈妈三姑和姨姥姥都被他偷袭敲一遍,然后流着口水满意的大笑,让陈沫拿下乐器好顿“教育”闹闹,陈沫耐心的告诉他打人很痛,也不对,闹闹一开始似乎听不懂,也不看妈妈的眼睛,低着头,陈沫抬起闹闹的下巴,盯着他:“孩子,我告诉你,不能用木琴锤打人,你今天表现的很不乖,木琴被没收了。明天才可以再玩,哥哥可以继续玩。”  闹闹没反抗,让妈妈拿走了自己眼前的乐器,一转眼看见哥哥正在敲打木琴,他爬过去,上去就抢乖乖的木琴锤。乖乖不撒手,闹闹还是想要,陈沫赶紧过去分开他们,还是让乖乖玩自己的乐器。闹闹竟然耍赖,在床上打滚哭起来,陈沫抱起闹闹就走,回到自己的卧室。  奶奶跟过来:“小沫别打孩子,他还小,不懂事,不知道轻重,和他说说就行了。  “妈,你放心,我再不会打他了,他就是需要单独呆会,冷静冷静,您在这屋吧,就是不让他暂时接触哥哥就行了。”奶奶真的就进来陪着孙子,唯恐儿媳给小孙子受一点委屈。  闹闹立刻投奔“组织和光明”而去,钻进奶奶怀里叫奶奶。陈沫又好气又好笑:“他什么都明白,就是淘气,知道自己犯错了,开始不敢抬头,抢不下哥哥的玩具还哭。”  “小沫,我和你说,小诚小时候也这样,他在我们家是第三代最小的,小时候也是什么都要霸着,说一不二惯了,这孩子就象小诚的脾气。”  “妈,惯着他没什麽好处的,你看乖乖就不像他这样任性。”  “是我知道,可你说没人教他这样啊,还不是胎里带来的脾气秉性,和他爸爸一个德行。”  “妈,不管先天如何,孩子还是要教育,习惯成自然,三岁前尤其重要,性格养成主要在三岁前。”  “知道知道,你说的对,一会还是把他抱回育婴室吧,省得乖乖也没意思,闹闹也没意思。”  “恩,妈,我原来本想他们一周岁就重返职场,最近和诚商量,还是我自己带他们到三岁再说,我怕错失最佳教育时机。”  “那当然好,三岁他们上幼儿园就好了,你再工作不迟。”  爷爷敲门进来对奶奶说:“我猜你肯定在这里,你能不能别干涉小沫教育孩子,乖乖找你呢。”  奶奶只好起身,爷爷等老伴走了,对陈沫笑着道:“小沫,你有很小很小的小镜子吗?或者**志化妆用的什么东西?”第1页结束


上一页--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