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北京情人_北京情人第30部分阅读-人人看吧 

公告:本站所有视频免费阅读,现已完美支持苹果,安卓,ipad等移动设备播放。手机浏览器支持类型uc浏览器(注意:使用uc浏览器请不要进入酷影模式,不然会提示播放不了),360浏览器,2345浏览器等赶快拿起您的手机随时随地看小说吧。

北京情人

“要是你请我,我就实话实说真没吃午饭,我今天忘带钱包了,没法请你。”  叶青青笑了:“我带钱包了, 我请你。”  从那天以后许逸和叶青青你来我往的认真交往起来,即使不是休息日,许逸也会尽量找时间带着叶青青走大街过小巷深入北京市民生活,带着她去老北京才熟悉的地方,那些北京好玩的地儿,北京好吃不贵的地儿,许逸领着叶青青骑着自行车逛了很多处,许逸发现自行车锻炼方式不错,叶青青也觉得不开车很好,不过他们始终没有什么实质进展,快两个月都是君子之交,淡淡如水。这中间许逸发现叶青青属于晒不黑的类型,顶多晒红了点,他确认对方皮肤不错。叶青青觉得这个男人话越来越少,不像开始时候那样贫了,可是两个人默契也多了。  许逸有时看着叶青青想,自己妈妈年轻的时候是不是也这样,青春飞扬,沉稳大气,不轻浮,温柔细心,笑不漏齿。叶青青觉得许逸有点象自己军人出身的父亲,守时坚毅,内敛不张扬。  直到两个月后的一个夜晚,他们一起去看俄罗斯芭蕾舞团到北京跳的一场《天鹅湖》,那天许逸开叶青青的车送叶青青回家,在她家楼下,副驾驶上的叶青青正要下车,夜色掩映之下,许逸一把抓过她,直接就吻上去,叶青青开始还挣扎,后来就安静下来,听凭许逸热吻不已,  好久,许逸松开她,看着明显面红耳赤的叶青青:“你没事吧?发烧了?”叶青青快让他气死了,什么人啊,明知所以还问为什么。  “你怎么知道我发烧了?”  “你的脸有点烫我的脸,我虽然看不清。”许逸非常认真的回答。  叶青青尴尬的不知道说什么好,她本能的意识到许逸的经验相当丰富,但她还是喜欢这个男人。  “难道这是你的初吻?”许逸坦率极了。  “不是。”叶青青有点咬牙,当然不是她的初吻,可是和大学时代的男朋友的吻比起来,许逸的吻热烈奔放不容置疑。  “那就好,要不然我还真有点负罪感。”许逸又拉过叶青青开始吻她。这回叶青青热情的回应了许逸,大学时代的男友和许逸相比就是小男孩,心机和许逸不是一个段位,虽然踌躇满志,但还是相对简单的很,一入学校因为是老乡又高一级,立刻盯上叶青青,简单的叶青青很快就被很多表面现象打动。可是象只狮子似的许逸半戏谑半认真的样子令她心动。许逸再次吻完她有点纳闷:“你几年没接过吻了?”  叶青青也知道刚才自己有点热烈和主动,可是这事这个男人也能调侃?她低头不说话。  “那我今晚不走了行吗?”许逸突然柔情起来。  “啊?”叶青青大吃一惊,“不走,你住哪儿?”  “废话,住你这儿。”心想干脆今天直捣黄龙府算了许逸父女到家之后,许逸让孩子洗漱一番,然后让女儿睡觉。刷牙、洗脸、洗脚,许冉这些事完全可以自己做了,许冉下午在吴义诚家和陈晨哥哥玩的高兴,没睡午觉,很快就睡着了。睡前她还叮嘱爸爸吃药。  许逸躺在女儿身边,他睡不着,女儿越长越象自己的母亲孩子奶奶,这点曾让老父亲老泪纵横,他想起和妻子叶青青恋爱结婚孕育女儿的件件往事,心绪难宁。  他第一次吻了叶青青之后想试探一下对方的底线,说要留宿。叶青青立刻严词拒绝,那样子好象他们之间不是恋人,立刻变成了罪犯和法官的关系。许逸不过是说说而已,如果叶青青真的立刻答应他,他们之间的关系他会重新丈量权衡。  叶青青冷静的对他说:“我不会在婚前和任何异性同居,如果你不能接受我们也不必继续下去了,免得时间长了有感情了再分开大家痛苦。”  许逸不说话,只是看着叶青青;心想这丫头不会快奔三张了还是**吧,那也有点太不可思议了。然后他开口了:“我一直想做个高尚的人,纯粹的人,你这样一说简直让我无地自容,就是我住你这里一晚,我们就成同居了?这么晚了,您家房子大,也闲着,您就不能当收留一无家可归的流浪猫?”  叶青青不绷着脸了,她养了两只流浪猫对许逸说过,她想这许逸脸皮真是够厚的,竟然如此转换实质议题还振振有词?  “不能,您这流浪猫体积超大,我家装不下。”叶青青放松下来。  “得,当我没说。”许逸赶紧撤退,“您对流浪猫还分三六九等,还搞肥胖歧视这不好,我体积超大,您家沙发也能睡不是?不过,咱虽然是一只流浪猫,可也是一只有节气的流浪猫,别的女主人想收留我,我还不想去呢?”  “真的?”叶青青很认真的反问。  “真的。”许逸也很认真的回答。  “许逸。”叶青青看着他的眼睛,“如果你是在感情上脚踩几只船的男人,那我们不是一路人,你尽管去找想收留你的女主人。”  “我只是诚恳的向你说明一下本人真不是没人要的流浪猫,但绝对没有脚踩几只船的习惯,我忙不过来。”许逸想缓和气氛。  “你最好别脚踩几只船,我最鄙视在感情上滥情的男人,说好听点是人尽可妇的男妓,说难听点象种马。”  许逸一听不免头大,心想:你好听的比难听的好象好不了多少。这女人什么都说得出口,荤素不忌,也不是省油的灯。嘴上却嘻嘻哈哈:“行了天也晚了,你明天还要上班,回家吧。”  许逸回家的路上想:叶青青,你个出土文物,您可是工作五年的人了,好歹也是职业女性,不会吧,就你这原则我知道你为啥岁数老大嫁不出去了。但是仔细一想也觉得不错,如果叶青青说的是真的,而且一直坚持独善其身,说明这女人原则性强,婚前自律,估计会习惯成自然,婚后也不会走大辙。吴义诚当初那个想娶的女人好象就是第一次跟的他,因为他们以前在一起混的时候,吴义诚曾说过:如果将来真的被老头老太太逼急了,让我结婚,我一定找个**,别人碰过的女人我绝对不要。许逸曾嘲笑他:你**的是处男吗?可是嘲笑归嘲笑,自己心里未尝不是这样想的。象他们这样阅尽万花的男人,对想娶的女人更渴望她是独属自己的唯一,虽然他也知道现实是现实。  一来二去的许逸和叶青青真的有感情了,即使没有肉体关系,只是接吻拥抱,许逸还是发现自己真的动心了。他们认识半年后叶青青邀请他去她的闺房进晚餐。他没想到叶青青厨艺不错,几道家常菜也做的津津有味,总吃饭店的许逸早吃够了各种山珍海味。叶青青对他而言何尝不是一道家常凉菜,爽口宜人。  吃过晚餐的许逸和叶青青看会电视想赖着不走,不过他却不再嘴上行动直接身体力行,在沙发上扳倒叶青青就上下其手,关键时刻叶青青“奋力反抗”;差点把他当色狼在头上当头喝棒,轻轻的给了他一小嘴巴,这下许逸可有点急了,虽然是克制的小嘴巴,那也有点过火了。许逸长到三十六七岁被女人抽耳光就两次,一次是在夜总会被陈沫打,一次是被叶青青给一下。他按住叶青青的身体,心想干脆今天直捣黄龙府算了,然后就告诉她自己的实际情况,领她去见老爷子,再领证结婚。半年了,这女人他觉得自己已经看的很清楚,了解的很全面。  叶青青低低哭起来,是真的哭泣,那种本能的害怕和颤抖,不是羞涩。但是她不说一句话,也不哀求。一个劲用拳头捶许逸,许逸艰难的起身,坐在沙发上平息自己的一腔**。他一起来,叶青青立刻爬起来,冲进自己的卧室,锁上门,放声大哭。许逸有点懵,不至于吧,这什么时代了,还这样三贞九烈?他就是解开她的衣服什么也没做成也算非礼?  他想想去敲卧室的门,叶青青不哭了,过了一会竟然平静的打开房门,对他说:“许逸,我们分手吧。”  “为什么啊?”许逸真的有点不解了,“我明明是未遂啊,你怎么说翻脸就翻脸,好好的分什么手?”  “你不能等就算了,我不会在婚前和任何人怎么样,我告诉过你。”  “我知道,我不就是情不自禁嘛,我是个正常男人,你好歹还有点青春的尾巴,你说这夜半无人时,你又请我来你家吃饭,孤男寡女的我有点异动总不至于就让你判个死刑出局吧?”  叶青青看着他:“你怎么什么没理的事都说的冠冕堂皇的?”  “我什么没理了?我这半年怎么对你的,你不是不知道吧?我一直坚持原则,洁身自好,不就今天有点热情过分了,我怎么也没怎么你不是?你就是想告我也没证据啊。”  “你的意思是我**你不成?”不信我也不能拿刀逼着你信不是?“那你让我来吃什么饭?”许逸理直气壮。  “许逸,你真。。。。”  “我真什么?叶青青,不想跟我就算了,我是没什么钱,用不着推三阻四的。”  “许逸,你没钱我开始就知道,这是两回事,这是我的原则。”  “你有原则,我也有,我不受女人的气,我也不会求女人,强扭的瓜不甜。”  叶青青二话不说,走到大门口,拉开门,然后走回到卧室:“既然如此,你走吧,我不留你。”  许逸看看她,头也不回的向大门口走去,叶青青看着他要走眼泪止不住的掉下来。没想到许逸去把大门关上,回身又进来,一把搂住叶青青:“好了,是我不好,我错了,要打要杀我认了,我以后不这样了,真的。我不是想占你便宜,我是真的喜欢你,我们结婚吧,好不好?”  叶青青在被重新拥进许逸怀抱的时刻就心软了,可是她还是嘴硬:“你总是常有理;拿不是当理说。”第1页结束


上一页--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