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北京情人_北京情人第29部分阅读-人人看吧 

公告:本站所有视频免费阅读,现已完美支持苹果,安卓,ipad等移动设备播放。手机浏览器支持类型uc浏览器(注意:使用uc浏览器请不要进入酷影模式,不然会提示播放不了),360浏览器,2345浏览器等赶快拿起您的手机随时随地看小说吧。

北京情人

“你当时一定恨我。”陈沫含泪看着丈夫。  “可不,自找的,我一看陈默的媳妇那么象你,气炸了肺管,开着车四处转。”  吴义诚看着陈沫的脸:“老天还是厚待我,给我留条命。”  “许逸到底有多重?诚,他能挺多久?”陈沫一脸凄凉,“我真的替他和小冉难过。她今天告诉我,她的头发是爸爸天天给她梳理。”  吴义诚沉默着,许久才开腔:“医生预言顶多一年,我不相信,如果真的有那一天,我会学会给小冉梳头。”  吴义诚紧紧的抱住陈沫:“什么都是虚空,过眼的虚空,金钱,名利,谁都有那一天,我知道,可是许逸这辈子就没开心快乐过几天。他娶那个女人的时候我以为他下半生有靠了,可没几年是那样的结果。他和我说,小冉最近经常问他:‘爸爸,你是不是病了?你会不会象妈妈那样突然离开我?孩子有心事,每天上幼儿园前,要紧紧拥抱他,下车前要回头看他一眼,接她的时候总是扑进他怀里搂着他的脖子,大爷的,许逸过的是什么日子?孩子原来有自己的儿童房,知道爸爸病了,看见他总吃药,非要和爸爸睡一张床上;她说要照顾爸爸。”  一室寂然,陈沫低低的饮泣。  “许逸还和我说,小冉说‘爸爸,我将来当最好的医生,发明一种药,让爸爸永远活着,永远在我身边,再给妈妈吃,让妈妈也活过来。’”  陈沫捂着嘴冲进卫生间,她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在卫生间痛哭失声,她是有信仰的人,可是每逢遇到人世间出现的不得不面对的悲痛,她还是不能够完全安然接受。  她跪了下来,闭上眼睛祷告:我的主,我的父神,你的女儿切切恳求你给许逸多些时间,给小冉多些时间享受父爱。给这不幸的孩子一些属世的快乐,她还小,还不到5岁,慈爱的天父,请你眷顾他们父女。  陈沫从卫生间出来的时候,吴义诚还是坐在沙发上支着自己的头,陈沫走到丈夫身边:“诚,早点睡吧,我想在你怀里睡。”  “好。”吴义诚答应着,“我们休息。”他的恶劣事迹“罄竹难书”这个夜晚许逸也过的非常不平静;,驾车带着女儿离开吴家。一路上许冉都很沉默,孩子不是困了,是在想心事。后来突然对许逸说:“爸爸,小诚叔叔和小沫阿姨家真好。”  “好在哪里呢?姑娘?” 许逸小心翼翼的问。  “他们家很热闹,小诚叔叔总逗小沫阿姨开心。他们家孩子多,陈晨哥哥懂事,闹闹和乖乖弟弟可爱。”  许逸不说话了,自己的家的确太冷清了。  “爸爸,要不你也找个阿姨当我妈妈吧,找个象小沫阿姨那样爱笑的阿姨,疼我的阿姨,再生个小妹妹,我也有伴了。” 许冉非常认真的提出自己的想法。  眼泪从心里而不是从眼睛里流出,许逸一直奉行男人不应该哭的原则,也可能正是他头脑中的观念让经历很多人世不幸的他肝郁、让他成年后以酒为乐,让他先得了酒精肝又转成肝硬化。他不太懂事的时候就没了妈,记忆里他好像被全托在幼儿园的时间很长,他身边有幼儿园阿姨没妈妈。记事了,也开始淘气了,就开始挨揍。爸爸打他,但是从没打服过他,从五岁他好像就开始了皮肉受苦的生涯,他总是一声不吭,一开始爸爸打他并不是特狠,但是总是伤害,他真的太淘气了,很小就偷爸爸的手枪玩,他和幼儿园小朋友争执都敢下死手,抄起板凳就往小朋友身上扔,总之他的恶劣事迹“罄竹难书”,让本来就脾气暴躁失去爱妻的父亲痛恨不已。他后来才知道父母感情很好,他的爸爸特别希望他有出息,能告慰妻子的在天之灵。可是许逸完全继承了父系家族的倔强和野性的基因,不像他那个娇柔的医生母亲。  许逸爷爷是一直打到海南岛的四野的老兵,级别不低不高,爸爸却在军界提拔的很快,和吴义诚父亲一样,许逸的父亲也上过老山前线,算是枪林弹雨爬出来的,他是自己在部队认识了一个温柔的女医生恋爱结婚的,女医生身体不好,许逸父亲却疼爱有加,可是妻子的早逝却让这个男人很长时间不能适应,妻子死后他三年不娶,自己带儿子却心力交瘁。  许逸小时候象块坚硬的石头,无法沟通,无法改变。许逸很小的时候总奇怪别的小朋友都有妈妈,自己却没有,他觉得一定是自己太淘气太不听话,妈妈才不要他离开他。等明白是怎么回事的时候,他总想用各种方式引起爸爸的关注,让爸爸多爱他一些,可是爸爸除了吼他就是打他,他慢慢变得越来越沉默和叛逆,他喜欢去吴义诚家,是因为吴义诚的父母对他很好,那里给他很多温暖。  他长大后,从习惯以暴力解决问题的父亲那里他学到的是以暴抗暴。无论是社会还是男女关系,他都接触的早,身强体健的他很早就学会了在异性那里寻找欢乐和寄托。他浑身上下都是雄性味道,冷血、无情,可是却很吸引青春期懵懂的女孩子,吸引想攀附富贵的女孩子,甚至吸引比他大还成熟的女人。他象头雄狮,桀骜不驯,却阳刚外溢,他朋友很多,哥们不少,但还是几个发小在一起无话不谈,无事不做。  他的成长过程中一直没有被女人牵绊过,没钱的时候,他也有女人,有钱的时候更不缺。交际场上的风情女人,夜店里的风尘女人没有一个能留住他的心。过了36岁本命年生日之后,父亲让他回家一次,老泪纵横的和他说:“小逸,爸爸老了,奔七十的人了,前一阵小中风好不容易抢救过来你也知道,我没什么愿望,只想有生之年看着你成家立业生下个一男半女,也是给我和你妈留个将来能在清明祭日去看看我们的人。”  许逸一下懵了,很多年了,他不愿意回自己的家,也很少和父亲交流,似乎游离在父亲那个家之外,虽然他一直未真正脱离父亲的庇护。即使回去和父亲、继母、妹妹也没什么话讲,他只喜欢和哥们凑一起吃饭喝酒、泡夜店、泡女人。他早从心理远离了父亲以及那个家,他一直觉得自己是有房子没家的人,他排斥父爱,排斥继母对他的关心,对那些所谓的亲人,他投入不了感情,但是他把自己母亲留下的一本影集珍藏,那里有他周岁的照片,还有父母带他一起照的合影,有母亲生前不同时期所留不多照片,那里有妈妈慈祥的微笑。许逸在父亲第一次动手打他的时候曾抱着妈妈的影集在夜里一个人哭泣,哭完了,他对自己说以后绝不再为挨爸爸打哭泣。从那以后对父亲,他就是一个政策,死扛到底,决不妥协,你说西,我偏往东,你说东,我一定向西。  他是个有恋母情结的男人,只是幼年和青春期的时候不知道也不明白。有段时间他喜欢和比自己大很多的女人在一起,他总想从她们脸上找到母亲式的微笑,从她们身上找到母亲般的温暖。他对她们很好,好到她们不能理解的程度。  可是没有一个女人能完全满足他内心对母亲的强烈思念和渴望之情,他始终有一种难以言明的弃儿心态。为了摆脱弃儿心态,他学会了冷酷无情的抛弃女人。他从不给女人抛弃他的机会,女人一旦深深眷恋他,他立刻撤退逃避。  人很容易从一个极端到另一个极端,如果他内心失衡,又没有强大心灵制衡的话。后来的许逸很快学会征服比他年轻很多的异性,习惯从她们身上寻找另一种慰藉。即使到夜店泡妞,他都挑看着稚嫩新鲜的女孩,哪怕有些不过是形式上的稚嫩新鲜。在拉菲俱乐部被陈沫抽耳光那天,他喝多了,刘向的生日,那时酒席宴乐是他黑夜里的主要内容,他靠不同女人的躯体熬过漫长的黑夜,白天,他生龙活虎,是堂堂公司老总,黑夜,他是糜烂一掷千金的豪客。哥们的友谊不会为一个夜店的女人受多大影响那天他真的喝多了,他喜欢喝酒,但是很少沉醉,大醉或者酒后失态他觉得那是非常没有酒品的人,他的哥们朋友几乎都练出了海量,男人偶尔的喝高谁都能理解可能大部分人都有过,但是他们都看不上酒腻子,看不上逢酒必醉的人。  尽管许逸喜欢买笑,可是他不喜欢用强,那没意思,他喜欢女人因为金钱极尽谄媚的巴结他取悦他,那不光是享受,还是男人攫取财富获得极大成功后的胜利喜悦,还有男人的自豪感和“骄傲”,尽管这种骄傲可能在女人眼里是屈辱,在外人眼里是糜烂,但是他不以为意,因为他从没去想过女人的感受,他只是安然享受他付出金钱应该获得的回报而已,是交换也是生意。  没有心灵的沟通只有肉体的契合与和欢乐对许逸这样的男人足够,他没时间去思考女人的心理和背后的一切。  亚菲俱乐部的女孩都很漂亮,这家俱乐部以“小姐”漂亮著名,据说很多都是在校大学生,他第一眼就看上陈沫,可是陈沫坐到他身边的没多久他就感觉到她的青涩和强作的镇静,她极力回避和他身体的的接触,哪怕是他的手触碰她的手,她似乎都紧张的要命,但还是尽量彬彬有礼的劝酒陪酒,不止一次的细节的闪避使他不禁心生**,他挑逗似的暗示,陈沫的脸红了又白了,似乎没听明白他的话又听明白他的话,一个劲小声的说:我不出台。这更增加了他的期盼,人尽可夫的女人他早没了兴趣,甚至以她们为发泄对象都不喜欢了, 他可以很从容的得到各种类型“相对干净”一些的女人,对职业“性工作者”他有明显的嫌脏意识,除非他需要发泄。从生理而言,他对那些女人心生倦怠和不屑。  他喜欢眼前这个羞涩会脸红的女孩,他判断她做这行不会多久,很可能还没从良家妇女堕落红尘,很多“小姐”是不出台的,他知道,可是他有足够的钱,足够到可以使一个不出台的小姐出台,他对陈沫说的很清楚,那将又是一次成功的占有、征服一个女人。  没想到这个不出台的“小姐”坚决拒绝和他走,那样子简直对他视如寇仇,酒一下涌到头顶,太没面子了,哥们身边的女人没一个拒绝出台的,魁梧健壮出手阔绰的许大少爷从没这样没面子过,理智被酒精燃烧尽净,从没动手打过女人的他一霎那血往上涌,即使你是**大爷也不是买不起,在他心目中没有没价的女人。可是脸上狠狠被抽了一记耳光。他的一脚有多重,他自己知道,虽然他只用了五分力,那个女孩被踢倒的一刻,他的酒一下醒了,丢人丢到家了——在哥们面前,他愣愣的站在那里不知道该如何收场,好在他很快被人拉出包间,他看到吴义诚去替他收科。  那个夜晚大家都很不愉快,很快作鸟兽散。吴义诚沉着脸出来,一句话都没和他多讲,直奔自己的汽车而去。许逸只好讪讪的自己离开,除了他和吴义诚没结婚,刘向和赵刊结婚都很早。他本以为完事去吴义诚那里再混一会。看来吴义诚一定觉得他丢人丢到姥姥家了。  酒醒了,但还是很难受,他不得不把车靠到路边呆一会,想想刚才的所作所为超级郁闷,他竟然打一个女人,他从来都认为男人打女人是非常低级的行为,可是今天他真够可以的,而且是打一个不肯出台的小姐,他自己都觉得这事没品的很。不过这事也让他很快翻过,哥们的友谊不会为一个夜店的女人受多大影响。不久之后,他们还是经常一起出去,但是吴义诚曾尽量描淡写的对他说:“你丫再打女人,直接自己跳护城河算了。”他嘿嘿干笑几声,就把这事了了。第1页结束


上一页--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