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北京情人_北京情人第28部分阅读-人人看吧 

公告:本站所有视频免费阅读,现已完美支持苹果,安卓,ipad等移动设备播放。手机浏览器支持类型uc浏览器(注意:使用uc浏览器请不要进入酷影模式,不然会提示播放不了),360浏览器,2345浏览器等赶快拿起您的手机随时随地看小说吧。

北京情人

那时她就暗暗发誓,再也不打孩子了。晨晨她从没舍得打过,一是因为孩子的到来是她期盼的,二是因为孩子是她当时唯一的精神寄托,晨晨的任何动作对她而言都是一种享受。在她自己的记忆力,爸爸妈妈好像也没打过她,即使她打碎贵重物品也不会挨打,她不认为暴力可以解决问题。所以,当吴义诚和她约法三章的时候,她欣然接受还主动检讨自己打孩子是不对的,而且认罪态度超过吴义诚想象的好,真的好,搂着吴义诚脖子不撒手,左啃右啵的,还倾情服侍吴义诚的“起居”,让吴义诚相当满意和高兴,然后吴义诚就“特赦”她了。  孩子真的是越来越顽皮也越来越可爱,抱着他们照镜子,他们会冲着镜子里的自己微笑,会抓挠,会摇手和人说再见,会拍巴掌表示欢迎,会斗斗飞了。他们还能扶着床沿和沙发站起来,还能横着走几步了,这惊人的变化让吴义诚兴奋不已:“小沫,儿子会站了?”  “诚,他们只是刚刚能站一会,不算完全会站着。”  “可是,刚刚十个多月的孩子啊,咱儿子就是结实。是真的,我表姐说这算发育好的孩子的现象。”  那时陈沫看着一脸幸福的丈夫微笑,是啊,孩子们经过无数沐浴更衣,无数次喂母乳冲奶粉,无数次半夜拉臭两个人一起忙碌,无数次给他们换纸尿裤,他们就是长大了,认识亲人会叫亲人,哪怕是简短的发音,对父母而言这就是幸福。  吴义诚搂过陈沫:“吴陈氏,你说,想要个什么礼物不?孩子周岁的时候,我咬咬牙跺跺脚给你买,天上的星星就算了,你老公手没那么长,神十也算了,国家不给我。除了这些,咱想办法,尽量满足我可爱的小刺猬的私欲一次,给我养三个儿子,了不起。”所有个人财产给小冉当嫁妆“我生三个女儿你就没礼物?”陈沫笑眯眯的。  “咱一生就是儿子,我巴不得你给我生个女儿。说吧,想要什么?”  “我想好了再告诉你吧,既然吴总良心发现,我岂能不把握机会痛宰你一次?”  “好,你说的,过期不候啊。”  没几天,吴义诚看着闹闹扶着沙发横着和小螃蟹似的挪了两步,瞪大眼睛:“小沫?儿子会走了?”  “这不算走,他横着挪动还扶着物体,诚。”正说着,闹闹吧唧坐地上了,在他身边的陈沫赶紧扶起来他。闹闹没哭,只是往妈妈怀里钻。  吴义诚窜过来:“儿子,没事吧?”  “别大惊小怪的,闹闹可勇敢了。”陈沫赶紧示意他收声。  闹闹却在父亲关切的眼神里获得哭泣的理由,**挺疼的,不过妈妈那样说,不太好意思哭罢了,爸爸既然这样说了,可见我是可以哭哭表示疼痛的,闹闹就哭了,吴义诚抱起他:“儿子,你老子小时候很勇敢的,你奶奶说我是天生拧种,不爱哭,你这习惯可不好,不能一有人关心,就示弱,咱是男人,你这样太容易被人拿下了。”  天气再冷,双休日吴义诚和陈沫都会尽量带着他们外出散步,他们用婴儿背带把孩子面朝外背着走,孩子们穿的很保暖,嘴也围好防止灌风,两个人就围着四合院散步,孩子们很喜欢这样的和父母在一起的方式,有时给他们穿衣服的时候,陈沫说:“宝宝领你们去散步啊。”两个孩子就一个劲的说:“外外,外外。”很是兴奋。  这天许逸领着女儿许冉来他们家玩,他们父女进院子前五分钟陈沫和丈夫刚出去。爷爷想让人去找夫妻二人,许逸拦住了:“叔,不用了,反正他们一会就回来,我等着。”  许逸似乎心事重重,快五岁的许冉和晨晨已经很熟悉了,陈晨想领着妹妹去他的房间玩,向许逸请示:许伯伯,我可以带妹妹去我的房间吗?许逸伏下身,摸摸晨晨的头:去吧,伯伯一会和你爸爸有事,你带着妹妹玩,她很乖的,你可以和她比背唐诗和古文,她《三字经》和《弟子规》都会背了。  晨晨答应了,他看看许逸:“伯伯,你脸色不好,不舒服吗?”  晨晨爷爷也仔细看看许逸的脸:“小逸,你脸色发黄,怎么了?”  “没事,叔。”许逸笑笑,“前两天感冒了,刚好。”  见到许逸,吴义诚当然高兴:“你有日子没带孩子来我家了。”  “我这不来了?” 许逸接过吴义诚怀里的乖乖,“叫伯伯会吗?”  “不会,但是会叫爸爸了。” 吴义诚很是兴奋。  陈沫笑着和许逸打招呼:“许逸,小冉呢?”  “和陈晨玩去了,你们这两个宝贝儿子太可爱了,小诚也不知道几世修来的福气,三个儿子都这样棒。”  吴义诚笑眯眯的:“小逸,别忽悠我,是不是看好我家陈晨了,想招女婿?”  “我就是看好他了,你敢不让他给我当女婿不成?”许逸也笑,“难道我女儿配不上你家陈晨?”  “哪里啊,你不说你女儿十八岁前只能跟你在一起嘛,我怕你爱女心切不让陈晨接触她。”  许逸的脸微微僵硬了一下,转脸看看陈沫:“小沫,你看行吗?咱不是指腹为婚,但就是父母之命了,他们要是一起长大也算青梅竹马不是?”  “成啊,我就怕陈晨配不上你女儿,小冉太懂事了,我喜欢她,我和诚就希望有个女儿,先给我们当女儿吧 ,以后再当儿媳妇。”  许逸微笑起来:“好,有小沫的话我放心了。小诚,虽然这不是勉强的事,可是我觉得小冉真的配的上陈晨。”  大家正说笑着,陈晨和许冉来到客厅,他们拉着手。  “爸爸,陈晨哥哥和我比背唐诗,他输了。”许冉依偎在父亲身边。  许逸摸摸女儿的头:“是不是陈晨哥哥让着你?不可以骄傲孩子。”  “不是,伯伯。”陈晨很认真,“她会说的诗我好几首都不会,  我说的她都会背诵。”晨晨很大方,“我的唐诗就是没有小冉妹妹会背的多。”  “你已经很不错了,陈晨,你天天说汉话才几年。”许逸也摸摸晨晨的头,“你带着妹妹去弟弟们那里和爷爷奶奶呆会,小冉如果遇到比自己小的孩子也很有姐姐样子,她也会照顾小宝宝。”  “ok。”晨晨答应着和许冉走了。  客厅只剩下三个大人,陈沫看出许逸心事重重的样子:“你和诚聊吧,我也去看看孩子们,这下婴儿室热闹了。”  “陈沫,你也坐会,我和小诚没别的事,我今天来找你们,是想拜托你们夫妻点事。”  陈沫被许逸一本正经的样子吓住了:“怎么了?许逸?出什么事了?”  “你别紧张,没多大事,我就是前去医院检查,酒精肝已经成肝硬化了。”许逸还是慢条斯理,“你们也知道我爸前年去世了,我妹妹定居国外,我继母又再嫁,我来是想拜托你们夫妻,万一我以后有个三长两短的,我女儿无父无母,请你们收留她。”  陈沫和吴义诚都愣住了,半天无语。  “瞧把你们吓的,肝硬化不至于一下就完蛋,估计还能喘一阵气。”许逸很冷静,“先说下,就是让你们有个心理准备,也好让我女儿有机会和晨晨多培养感情,以后每周周六日我都把小冉送你们这里来,不管不行,当丫头用也行,让她看两个小的孩子,反正在你们家混吃混合,让她习惯你们当爹妈,习惯这里是个家。”  许逸是笑着说的,陈沫的眼泪却快溢出,她知道许逸这样是郑重其事的托付女儿给他们夫妻,他的病一定很重。  “小逸,你放心,我和陈沫没女儿,你放心。”吴义诚站起来,简直有点语无伦次,他走到许逸身边,“只要你不嫌弃晨晨,他一定是你女婿。小沫总和我说小冉长的象她小时候,为人处事也像,喜欢的不行。”  “我虽然没你家底厚,所有个人财产给小冉当嫁妆,也亏不了晨晨,玩笑归玩笑,他们要是有缘,谁也拦不住,要是没缘分,你们将来也别勉强,那没意思,我是真喜欢晨晨。”闹闹似乎对小姐姐很感兴趣吴义诚还是顺着许逸说话:“知道知道,我也喜欢小冉,儿媳妇知根知底多好,你都不知道闹闹在酒店看见蓝眼睛女孩一劲表演,他将来娶什么样的我是心里没底,我怎么也得要个中国孙子,我让晨晨和小冉他们上一个小学,一个初中,一个高中,一个大学,他们年龄差不到三岁,多般配。”  “打住,你儿子不是要去西点吗?小冉可不去西点,她和小沫一样要么念耶鲁要么念哈佛。”许逸笑呵呵的,脸上晴朗起来,“你的意思是我姑娘要采取盯人战术才能嫁的出去?”  “哪啊,我是怕陈晨一不留神那么好的媳妇让别人拐跑了,我让晨晨一直看着小冉,告诉他,别给你老子丢人,我当初怎么追你妈娶你妈的,那是何等的气概和不容易,给我学着点,小冉你敢让她跑了。”  陈沫听着这两个大男人贫嘴,却觉得很心酸。  “你想喝点什么? 许逸?”她站起来,“诚,你呢?”  “绿茶吧,小沫,麻烦你了。”许逸客气的看着陈沫,“胃口不是很好,食欲也差很多,喝茶还没问题。”  “你呢?诚?”陈沫看着自己的丈夫。  “我随咱亲家呗,想要人家闺女做儿媳妇总得表现表现。”  “那你们父女中午想吃点什么?我去做。”  “别麻烦,小沫,你自己带两个孩子就很辛苦,孩子小事情多,如果你客气我以后就不敢来了,你们吃什么我们就吃什么,添两付碗筷就好,可能小冉麻烦你在以后。”  “那好,我去泡茶,你和诚聊。”  过了一会,陈沫把茶壶送到客厅里,给吴义诚和许逸斟好茶关上门退出来到了婴儿室。晨晨和许冉都在地上和两个玩的很高兴。闹闹似乎对小姐姐很感兴趣,坐在姐姐身边认真看姐姐摆积木搭高塔,许冉的积木高塔已经摆的很高了,闹闹突然爬过去一把推倒,原来他是想搞破坏,口水顺着闹闹的嘴角流下来,旁边的三姐赶紧用一块婴儿手绢擦他的嘴,闹闹还一通乱划拉,把积木弄得四处都是,许冉一点不生气:“闹闹弟弟,是不是不喜欢姐姐摆的高塔?那姐姐给你盖个房子好不好?”  闹闹看见陈沫进来,口水又下来不少:“妈、妈。”摇着小手异常兴奋。  陈沫把他抱到床上,闹闹用手掀妈妈衣襟,似乎想吃奶。  “妈,他们吃辅食了吗?”陈沫问坐在沙发里的婆婆。第1页结束


上一页--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