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北京情人_北京情人第26部分阅读-人人看吧 

公告:本站所有视频免费阅读,现已完美支持苹果,安卓,ipad等移动设备播放。手机浏览器支持类型uc浏览器(注意:使用uc浏览器请不要进入酷影模式,不然会提示播放不了),360浏览器,2345浏览器等赶快拿起您的手机随时随地看小说吧。

北京情人

“小沫,我出去不过半个月,这小子就变心了?你看来魅力很大啊。”吴义诚接过闹闹,“儿子,爸爸吃你妈妈的醋了。”  闹闹似乎在仔细辨认父亲一样看着吴义诚,突然头向前一倾,也用小嘴亲了爸爸脸一下。亲爸爸是陈沫一直在教他们的动作,以前每天上班前她会举起孩子的小手摇着和爸爸说再见,回家她会先在丈夫脸上吻一下,再让孩子们模仿,非常的自然,开始孩子们不会,只是妈妈抱着和爸爸贴贴脸而已,但是这已经让吴义诚非常满足了,毕竟不到十个月的孩子,能理解妈妈的指示就不简单了。虽然他们只是模仿,但是这模仿总是让爷爷奶奶会心微笑,让晨晨也很羡慕:“爸爸,我回家也要吻你,不仅仅吻杰西卡。”晨晨有个多年的习惯,他只要外出回来或者妈妈外出回来都会吻妈妈脸一下,但是他的确没习惯吻爸爸,有了,在能和吴义诚亲热之后,他也提出这样的要求。  “好儿子。”吴义诚答应了,虽然他和陈沫都生在中国,但是他们两个人在孩子面前从不避讳亲密的相处,但又绝对不过于亲腻,他们经常当着孩子的面拥抱,吴义诚吻陈沫也不避讳,仅此而已,吴义诚深信让孩子最好的感知爱的方式就是很好的爱他们的母亲。  夫妻间的**,他们却很注意不让孩子知道,陈沫总说孩子需要正面的性的教育和爱的教育,但是不需要很小的时候灌输大量性知识进行性启蒙,那样容易误导孩子,一旦对没有任何分析明辨是非能力的孩子过早进行性启蒙,必然会导致孩子的性好奇心,以致他们会本能的去探索性的一切。她自己得出的结论是很多时候人们没有区分性教育和性启蒙二者的区别,甚至混淆概念,反而让孩子过早对性感兴趣。在陈沫的眼里,国内的性教育还是很苍白,总是羞羞答答蒙着面纱,国外很多所谓性教育却是性启蒙,她也不能理解很接受,以她一个女人和母亲的感受,她以自己的方式教育孩子。  孩子们都睡后,陈沫躺到吴义诚身体右侧,仔细问他左肩是怎么脱臼的以及当时他们爬山的情况,一边问一边轻轻抚摸丈夫的肩膀,吴义诚一一汇报,不禁感叹:“可能我真的是老了,小沫,跳一个冰裂缝就栽了。”  “你不老,一点不老,人有失足马有失蹄,别这样想,诚。”陈沫还得安慰他,“我这些天一直在为你们祷告。”  “小沫,有人说登山是一门忍受磨难的艺术,优秀的攀登者懂得如何在危险边缘选择安全下山,而不是冒进登顶。”吴义诚自言自语,“攀登中虚幻的愉悦感和兴趣的冲动会引诱人一直向上攀登的,冒险的盲目和求生的意志扮演着决定命运的角色,我和布莱恩决定下撤是有多方面原因的,天时地利人和都不占。”  “别遗憾,诚,我明白,你胳膊那时候一定特别痛。”  “布莱恩身体素质非常好,技术全面,我肩伤有点拖累他,他一个人没准倒可能成功,2000年和2001年,意大利几支登山队想攀登幺妹峰都因为天气不好放弃了,我也够一说,是第二次放弃了。”  “你还想去攀登幺妹峰吗?”陈沫抚摸着丈夫的胸膛,低声问道。  “有机会,还是会去,小沫,没准到时候带着陈晨去。”  “啊?”陈沫一声惊呼。  “真的,没准我成老头的时候和晨晨一起去爬,再带着你和闹闹,乖乖一起去,好不好?” 吴义诚笑嘻嘻的,“你在山脚下喊号子给我们爷几个助威,我们四个人一起登山。”  陈沫意识到吴义诚是在开玩笑,也笑起来:“那时候你可真是老头了,乖乖和闹闹能爬山,你多大岁数了?”  “五六十岁就老头了?嫌弃自己老公可不好。”吴义诚一本正经,“等我好好恢复一下,收拾你没商量。”  闹闹和乖乖越来越淘气,白天睡眠时间减少,婴儿室是地热,陈沫在上面铺上层游戏毯,他们已经不局限在床上玩了,每天婴儿室都狼籍一片,四处是他们的玩具,大人也会和他们在地上玩,吴义诚回家也会和他们在地上游戏。  进入秋季后,婴儿们食欲大好,喂辅食不那么费劲了,可是晚上还是贪恋妈妈的乳汁,闹闹和乖乖现在都喜欢边吃边玩,吃奶不是很认真了,一边吃还一边看着妈妈的脸,笑嘻嘻的,更可气的是,闹闹总喜欢用小牙咬妈妈的**,怎么和他说也不行,不给他们吃母乳,他们又很难入睡,陈沫痛苦异常,还是舍不得给他们断乳。有天晚上闹闹又咬痛了陈沫,气的陈沫给他屁屁轻轻来了一下:“咬妈妈疼,你不明白吗?”  吴义诚接过闹闹:“儿子,怎么能咬妈妈呢?你简直是屡教不改啊,我舍得咬吗?我吃都不舍得,都给你们留着呢?你竟然不知道珍惜,没有感恩的心。”  陈沫知道他是在逗自己:“诚,别瞎说,也不怕别人听见。”  “我教育教育他,太不像话了,现在一身毛病,半夜醒了,还得吃着摸着才睡。”  闹闹和乖乖的确最近有这个习惯,半夜醒了就哭,非得含着妈妈**吃几口母乳,而且还得摸着妈妈的**才能睡去,结果就是半夜陈沫身边一边一个孩子,她想哄睡了他们再抱回各自的小床,吴义诚却说:“算了,小沫,他们在你身边睡吧,你别起来折腾了,我可以挡着他们掉不下床的。”吴义诚靠床边睡,陈沫怕丈夫休息不好,让他去另一张床休息,吴义诚不同意:“没关系,虽然他们现在有点反客为主,霸占我的地盘。”  吴义诚还是很能忍受儿子对他地盘的“侵占”,有时他看着睡在他和陈沫之间的闹闹或者乖乖,不禁莞尔。小手探进妈妈的睡衣里,脸贴着妈妈的胸口,一副怡然自得的样子,心里说:“美吧,儿子,也就美很短的时间,等你们大了没准都会走的很远,能和妈妈这样在一起的日子我都忘了,你们也早晚会不记得,可是这样的幸福多令人羡慕啊。”〃寡人有宿疾〃闹闹和乖乖是偏胖的孩子,在吴义诚去四姑娘山的时候出现了痰鸣的症状,呼吸时嗓子发出呼噜呼噜的声响,摸摸他们的后背和前胸,感到他们象小猫一样发喘,陈沫和爷爷奶奶带着他们去找表姐夫看过,大人担心他们是得了气管炎和肺炎,表姐夫齐心得知孩子只是偶尔睡眠时咳嗽几声,但平时不发热,也没有流鼻涕和打喷嚏的症状,又给孩子做了一次全面检查之后告诉他们:“秋季痰鸣有两种可能,一是支气管哮喘前期,一个就是小儿体质问题,让孩子多做户外运动,不能把他们当温室里的花养,要锻炼孩子的耐寒能力,增加孩子的运动量。”  陈沫心里很清楚,两个孩子户外活动是不多,基本仅限于四合院内,天一冷奶奶就不让他们在外面呆的太久,总说怕孩子们感冒,爷爷也拧不过她,陈沫也不好多说什么,而且即使在院子里放风,也把孩子的衣服穿得的很多。等吴义诚爬山归来,她只好和丈夫说了孩子的现状和表姐夫的建议,吴义诚想了想:“这样,小沫,你以后白天10点以后带他们去院子里多呆会,我和妈说,你放心。”  “我是带他们出去的,可是妈总是不到十分钟就出来叫我们回去,说风大天冷看冻着孩子。”  “知道,双休日我带他们出去做日光浴,我妈再说我有办法,放心吧。”  果然周六上午的时候,吴义诚自己推着两个孩子到院子里玩,奶奶又是不到一刻钟就奔出来:“小诚啊,快回去吧,孩子脸都红了,一定是冻的。”  吴义诚坐在长椅上,给妈妈拿个棉垫坐下:“妈,这才几月份脸就冻红了,我去趟四姑娘山还没冻红脸呢,您歇歇,这院子里没有风,我们又坐在阳光下,多好啊,让他们锻炼锻炼,他们是男孩子可不是小丫头,别娇惯他们。”  “你,他们能和你比?你多大,他们还没到一岁,论天数的孩子。”奶奶低下头仔细看童车里的两个小孙子:“宝宝,冷不冷啊?”乖乖举着小手想让她抱,奶奶把他从童车里抱出来:“和奶奶回去,你爸爸粗心的很,咱们不理他。”  “妈,你要是把他们抱回去,可别怪我和你起急,我小时候你不是这样养的吧?你不说我小时候吃了很多苦,遭过不少罪,冬天暖气都不热,把我尿我都不愿意,嫌从被窝里出来太冷。”吴义诚和自己母亲嬉皮笑脸的,“可你也说我就得过一次肺炎,得过几次感冒,从小没什么大病吗?还不是寒冷的好处?”  “你还想得几次大病?一次肺炎差点没吓死我。”奶奶抱着乖乖边走边瞪着儿子,“那时候全家倒霉,没好的条件,现在有条件了干嘛让孩子挨冻吃苦?”  “妈,可是您说的,要想小儿安,常带三分饥与寒,您看你一天唯恐孩子饿着,冷着,他们两个胖的和小猪似的,才9个多月,我抱着都压胳膊了。”  正在这时陈沫也出来了:“妈,我爸叫您呢,说他的什么东西找不到了。”  “他自己的东西乱放又记不住,我成他管家了,天天问我要。”奶奶只好把手里的孩子递给陈沫,“你们可别让孩子呆时间太长了,不许多耽搁,我回去给你爸爸找东西。”  吴义诚和陈沫坐在一起,陈沫问:“你做通妈的思想工作了?”  “差不多,差不多,她心里明白只是对孩子太过小心。”  “我也知道,可是天天在室内活动就是不好。”  “恩。”吴义诚也把闹闹从车里拎出来,放到自己腿上扶着他站着,“儿子,和哥哥拉拉手。”闹闹却伸手去抓爸爸的头发,抓到了就不松手,流着口水,开心不已,乖乖也站在妈妈腿上雀跃着。  “这孩子怎么总抓我头发?”吴义诚一肚子疑问。  “他也抓我的。”陈沫看着丈夫,“你受着吧,你这个儿子和哥哥不一样,我看他将来不会让我们省心。”  “敢,他孙猴子还能飞出我的手掌心。”吴义诚一边说一边好不容易把自己的头发从闹闹的手里解救出来。  “没和你说呢,你去爬山,他们痰鸣的厉害,表姐和贝贝来看他们,你儿子可出息了,就让贝贝抱,贝贝走了他哭的不行。”  “是吗?贝贝现在是个小美人了,让你一说我还真犯嘀咕。”吴义诚似笑非笑的看着闹闹,“你怎么和你老子似的,有这个爱好。”  “是啊,寡人有病,寡人有宿疾,寡人好色,我替你说了。”  “那是以前,现在寡人是万古痴情总裁,只爱一个了。”  “别吹了,我看你将来怎么管他。”  “怎么管,用皮带抽,要不你说怎么办?”  “你敢打孩子。”  “看看,那还是你管吧,不过这孩子也真是,乖乖就没他这个毛病,我也发现,他就喜欢让美女抱,呲着牙,流着口水,估计是个美女就能勾走他,给他老子丢脸,意志力太差。”  他们在聊着闹闹的种种现象,奶奶此时却站在室内窗户前望着院子里的他们,身后还站着爷爷:“你不要出去了,你看他们小两口多亲热,你去了不怕影响人家啊。”  “我怕孩子冻着。”奶奶还是不安心。  “行了,人家小沫不好意思反驳你,我也得罪不起你,齐心一再让孩子多做户外活动,你儿子中年得的双胞胎,你不是不知道他多疼三个孩子,人家爹妈都舍得,就你想不开,快进去吧,老伴,我那件羊绒衫哪去了?我明明记得干洗拿回来了,就是找不到了。”  “我就知道你和儿子合起伙来,什么羊绒衫?你的羊绒衫数不过来?非的让我给你找。”奶奶想了想,回身走了。  吴义诚早和陈沫发现闹闹是比较外向的孩子,而乖乖却和陈晨很象,比较安静。就在不久前,吴义诚有个多年不见的大学校友全家登门拜访,那个同学曾是吴义诚爸爸的直属下级,妻子是个美女,女儿也很靓丽,刚上高一,闹闹一看漂亮姐姐和阿姨就兴奋起来,笑着让人家抱,乖乖却赖在妈妈怀来不吭声。连吴义诚想抱回闹闹,闹闹都不愿意。等客人走了,爷爷不禁感叹:“这孩子,这孩子。”奶奶不爱听了:“这孩子怎么了?”父子都喜欢枪“没怎么,没怎么。”爷爷向来不愿意和妻子直接对抗。  “一个小孩子,喜欢人家抱有什么不好,我看他是大方的很。”奶奶振振有词。  “是,就是只喜欢异性抱而已。”爷爷微笑着。  吴义诚的同学想抱闹闹,闹闹对叔叔连理都不理,把大家逗的不行。  “那怎么了?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奶奶还是替孙子辩护,“是你们想的太复杂,我们闹闹是最乖的宝宝,是奶奶的好孙子。”  全家寂然,陈沫偷偷的苦笑,她看着婆婆,心想可以想象当年她老人家是怎么惯儿子的。  奶奶特别的惯闹闹,不仅因为他是最小的孙子,也因为闹闹很会看奶奶的眼色,有时特别的会哄人。奶奶这几天身体不适,关节炎犯了,喜欢自己按摩自己的腿,她抱闹闹的时候有时候不是很吃力,就自己和孙子念叨念叨,有一天她和闹闹乖乖在婴儿室的床上玩,又一边按摩腿一边对孙子说:“奶奶老了,不知道能不能看到我的闹闹乖乖上小学、上初中,你们上大学奶奶是看不到那一天了。”闹闹就呆呆的坐在床上,凝视着奶奶,过一会,爬到奶奶身边,用手摸奶奶的膝盖,用脸贴贴奶奶的腿,坐起来,放声哭泣,一边哭一边发出“nainai”的声音,陈沫刚刚进屋,吓了一跳:“妈,你没事吧?”  “没事。”奶奶不伤心反而高兴,笑起来,“闹闹听懂我说话了,我和他说我看不到他们上大学了,小人知道伤心了。”奶奶抱起闹闹,“多懂事的孩子。”  “你疼他,他当然知道,闹闹也是很重感情的孩子。”三姐在旁边说话了,“小沫养的孩子就是不一样,过去大家子娶妻都讲究娶妻娶德,妾侍的孩子出息的就少,好妈妈才能有好孩子,晨晨那样的孩子就太少见了,7岁那么懂事。”  陈沫笑了:“三姐,我也不是什么大家闺秀啊。”  “你还不是?你姥姥、姥爷、爷爷奶奶都受过高等教育我可知道,这在过去就难得了 ,家族门风太重要了。”  陈沫不说话了,三姐说的虽然有点自己的感**彩,但是毕竟是见过世面的老人,她不好反驳,笑笑作罢。其实晨晨前两天刚刚被她批评过。一般晚上陈沫忙两个小孩子不怎么过晨晨的卧室那边,爷爷和爸爸陪晨晨的时候多,那天晚上她看婴儿和吴义诚、奶奶、三姐他们正玩的高兴,晨晨已经去做作业了,她就去晨晨那里看一眼。没想到爷爷在自己卧室看报纸,晨晨竟然在自己屋里拆爷爷的手枪。  陈沫关上门:“你怎么拿到爷爷的枪的?”  晨晨没提防有人进来,一看是妈妈,放下心来:“妈妈,爷爷给的,没事。”第1页结束


上一页--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