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北京情人_北京情人第25部分阅读-人人看吧 

公告:本站所有视频免费阅读,现已完美支持苹果,安卓,ipad等移动设备播放。手机浏览器支持类型uc浏览器(注意:使用uc浏览器请不要进入酷影模式,不然会提示播放不了),360浏览器,2345浏览器等赶快拿起您的手机随时随地看小说吧。

北京情人

是他们沉睡多年的爱情复萌后的结晶,他是太想再要个孩子来充盈他干涸多年的情感和生命了,让他可以从小抱他,宠他,爱他、疼他,让他弥补没看到晨晨成长的遗憾。他一直希望能有个女儿,可是来了两个男孩,等到见了面,他才知道孩子是男是女完全不重要,那是他和陈沫的骨肉,他们健康足够了,他亲力亲为的带他们,无论身体多疲乏,心灵的快乐是无可比拟的。  从某种程度讲,他比陈沫惯孩子,这点前两天甚至引起了他们婚后育儿的第一次冲突。闹闹现在非常淘气,抓起什么都喜欢往地上扔,扔完了就嘎嘎大笑,开心不已。很快就不满足于扔各种玩具,有一次吴义诚下班把手机顺手放在育婴室的床上,闹闹爬过去抓起来就扔到地上,看着爸爸还微笑,指着地上示意爸爸捡起来,吴义诚笑道:“臭小子,手机不能随便扔。”还是捡起来递给闹闹,闹闹再次把手机扔到地上,陈沫这时正好进来,一下就火了:“诚,你怎么能这样惯孩子?你应该直视他的眼睛一字一句的告诉他道理。”  此时奶奶正抱着乖乖逗他玩,三姐也在,吴义诚脸上有点挂不住:“小沫,不至于吧,他才8个月,还直视他的眼睛一字一句,他听的懂吗?”  “听得懂的,小孩子这时候不是不懂,你要反复告诉他,加深他记忆。”陈沫丝毫不让,“你太惯着闹闹了,虽然他最小,但是不能因此溺爱。”  “别上纲上线的,我根本没惯着他。”  “诚,你应该知道,溺子如杀子,你这样对闹闹一点好处没有。”陈沫还是坚持自己的观点。  吴义诚不禁火起,他刚刚下班进家门,和孩子轻松一下而已,陈沫的大帽子就扣上了,他不知道陈沫今天因为闹闹乱扔东西已经和闹闹“谈”过两次了。  “我怎么惯他了,惯他什么了?惯他抽惯他喝惯他花天酒地了?真是,多大点的孩子,还溺子如杀子?他是你生的,你说这话象个妈吗?”  “小诚,你闭嘴。”吴义诚的母亲呵斥他,“不许说过头话。”  陈沫也气的要命,两个孩子最近特别的不听话,尤其是闹闹,基本属于说了也没多大变化的孩子,不像晨晨小时候说什么似乎都懂,吴义诚对她的横空指责让她倍加伤感,赶上她这几天又是生理周期,情绪很低落,不禁悲从中来,眼泪在眼圈里转起来,可是婆婆和外人在场,她实在不好意思再多说什么,奶奶和三姐一看,赶紧分别抱起两个孩子就走,临走时奶奶还一个劲说吴义诚:“小诚,不许没完没了,我们先去吃饭,你们一会也过来。”奶奶同时还劝陈沫:“小沫,别理他,他就是我惯坏的,孩子是得从小教育。”  室内只剩下他们夫妻二人,陈沫扑过来就开捶:“我怎么不像妈了?你说?”  吴义诚抓住她的手:“那我怎么惯他了?还溺子如杀子?”  “我那是比喻,你不至于连这个都不明白。”  “我也是出离愤怒,口不择言。”  “你还有理了?”陈沫推开他转身就要走。  吴义诚一把拉住妻子:“哎,你自己说当着妈和三姐的面那么说我,是不是太不给我面子。”  “放开我,我那么说是不对,可你也不应该说我不像妈啊。”陈沫再次委屈起来。  “好了,小刺猬,我的话是有点过分,来来,咱们拥抱五分钟,你是世界上最好的好妈妈,给你平反昭雪。”吴义诚真诚的抱住陈沫,这是陈沫嫁给他之后两个人的既定家规之一:如果两个人吵嘴,过错一方要主动示好,真诚的拥抱对方五分钟以示歉意。他们婚后这一原则还没实行过呢,终于第一次派上用场。  陈沫在他的拥抱里停止了挣扎:“诚,是我先不对的,我不应该当时冲你发火,应该和你私下交流。”  “没事,可怜的小刺猬,我理解。”吴义诚语气极为诚恳,“你老朋友来了,没情没绪的,我不该惹你。看到你怒发冲冠,我应该抱起闹闹落荒而逃的。”  陈沫让他逗笑了:“我有那么凶吗?还落荒而逃?”  “凶的很,你一会帮我拧一下小腿。”吴义诚一本正经,“小腿肌肉已经让你吓的转到前边去了。”  陈沫用手握起拳头敲了一下丈夫的胸部:“你要是不贫就不是你了,去吃饭,今晚我下厨做了你喜欢吃的东西。”  “什么?”吴义诚故作疑惑,“我想想。”  “很清淡的,还有很浓郁的,两个完全不同的风格,猜猜看。”陈沫似乎情绪好转了。  “我早晨说想喝龙虾粥、吃点虾饺,你不会做的是这个吧?”  “恭喜你会抢答了,那浓郁的是什么?”  “猜不出来,告诉我吧,好小沫。”  “红烧鲽鱼头,算浓郁吧?”  “这可不是专门为我做的,你总说鱼脑对孩子好,每次都是给晨晨多吃,现在还给两个小的加到辅食里,哪有我的份?”吴义诚故作委屈。  “哪次都有你的份,是你自己都夹给晨晨,现在又献宝似的喂给小宝宝们。”  “我已经过了生长发育期了,象我这样小时候鱼脑吃多如此聪明的人,又是二十四孝爸爸,当然可着他们先来。”布莱恩与四姑娘山他们正要往外走,陈晨敲门进来:“爸爸,妈妈,爷爷奶奶都等你们吃饭呢,你们怎么还不去?”  “你们怎么不先吃,饿了吧?儿子?”吴义诚摸摸长子的头,“今天作业多吗?”  “有点饿,我最爱吃妈妈做的鲽鱼头,今天饭桌上有,是妈妈做的吗?”晨晨似乎在观察自己的父母的状态,看看陈沫。  “是我做的,孩子,其实妈妈和厨师叔叔做的是一样的。”  “不一样,”晨晨和吴义诚一起反对,“你做的就是好吃。”  乖乖和闹闹已经能半躺在童车里和家人一起吃饭了,虽然牙没几颗,但是他们能吃软烂的粥和面条,肉沫和菜泥果泥早已经不在话下,陈沫给他们添加辅食不严格按书上说的该月份的量,孩子喜欢吃,就多喂几口,不喜欢吃,想喝牛奶,也不勉强喂辅食,两个孩子反而食欲很好,晚上的龙虾粥他们吃的津津有味,陈沫不把饭菜混合喂,做的菜也很清淡,他们还吃了很多口鲽鱼头里的鱼脑,闹闹吃一会就不张嘴了,乖乖用手把小勺子推开,陈沫知道他们吃饱了。爷爷吃饭很快,吴义诚也是如此,但是因为晚饭他和陈沫一边吃一边喂孩子,却是最后一个离桌。刚刚过十月,爷爷看电视,奶奶抱着孙子去院里散步看花看草,吴义诚到陈晨的屋里看孩子做作业。  两个小宝宝入睡后,陈沫一边铺被,一边告诉吴义诚布莱恩今天给她打电话了,要来中国,会路过北京,他打算和另一个人一起去爬四姑娘山,几年没见,布莱恩问是否方便见面,他还想见一下陈晨。  吴义诚似笑非笑的看着陈沫:“你的老情人还是很惦记你啊,惦记你也就罢了,谁让我的小刺猬那么可爱,还惦记我儿子。”  陈沫对他的态度一点不吃惊,跟着吴义诚对着贫:“某人真没劲,没劲透顶,自己做州官四处放火,我民女点一次灯就被永载史册。”  “你既然和我说了,当然是想见他,我也得见见那个布莱恩,不要说你们过去是同事,现在两个公司还有合作,就凭当初他‘照顾’我媳妇和儿子的份上,我也得见。”  陈沫不客气的回敬:“人家没说想见你,他只是想见我和陈晨,不好意思,他听说我生了双胞胎一通恭喜,还说如果方便很希望见见他们。”  吴义诚抓住陈沫,用手去捏她的脸:“那是老美的礼貌而已,你不会不明白,别自作多情,对自己老公要客气点,不能蓄意挑衅,我可不是吃素的。”  陈沫就笑:“你真没意思,布莱恩是来度假的,他想在北京四处转转,再去爬山,我真打算陪他走走,在美国的时候,我们工作有接触,你不是不知道。”  吴义诚仰躺下问:“不光是工作接触吧,吴陈氏,你刚才说他要去爬什么山?”  “四姑娘山,怎么了?”  吴义诚来了兴致:“真的?”  “真的,这个名字以前听你说过,所以他一说我就记住了。”  “得承认,美国人的登山风格是干净利落的,特别有技术,特别有体力,特别能吃苦。”吴义诚看看陈沫,“布莱恩一定会采用阿尔卑斯式登山。”  “什么是阿尔卑斯式登山?诚?”陈沫好奇心顿起,“我听着好像你是在夸他,这是吴总的心里话吗?”  “小刺猬是想接受登山知识普及吗?你以前根本不听我说登山的任何事,也不许我提登山的事。”  “我美国公司不止一个同仁是户外登山爱好者,很多人从年轻就开始爬山,布莱恩就是。”  “布莱恩没给你普及过登山知识?”  “没有,我不感兴趣,他没和我深谈过。”  “看在你谦虚好学,贤惠侍夫的份上,我今就不收学费,给你恶补一点登山常识,简单的说就是一种不依赖他人,完全或主要靠登山者自身力量攀登山峰的登山方式。”  “那叫阿尔卑斯一定和地域有关。”陈沫调皮的冲丈夫伸下舌头。  “恭喜你,你也会抢答了。”吴义诚友好的拍拍陈沫的脸,顺便摸一把,“就是因为十八世纪时诞生在欧洲的阿尔卑斯山区,后来在世界范围内流行。其实阿尔卑斯式登山并没有严格的定义,一般是指在高山的环境之下,没有挑夫来帮着背装备,没有后勤补给支持,不靠外界的补给,以个人或两三人的小队来爬山,以轻便的装备,快速的行进速度前进。”  “没有挑夫来帮着背装备,没有后勤补给支持?”陈沫瞪大眼睛,“我看很多报道说爬喜马拉雅山都有挑夫啊?”  “那是另一种攀登方式,喜马拉雅式,阿尔卑斯式登山强调的是在登山过程中对“独立与公平”精神的体验。不以挑战高度为最终目的。这种登山方式最主要集中于3000至5000米左右 的山峰。并非人人都有能力以阿尔卑斯式来爬山,登山者必须有丰富的经验与训练素养,并配备专业户外装备的保护。我就很喜欢这种方式登山,小刺猬。”  陈沫想想:“那就是专业性很强,体力要好,平时要训练有素,经验丰富才行?”第1页结束


上一页--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