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北京情人_北京情人第22部分阅读-人人看吧 

公告:本站所有视频免费阅读,现已完美支持苹果,安卓,ipad等移动设备播放。手机浏览器支持类型uc浏览器(注意:使用uc浏览器请不要进入酷影模式,不然会提示播放不了),360浏览器,2345浏览器等赶快拿起您的手机随时随地看小说吧。

北京情人

回到室内的爷爷说道:“我们没事,小沫。我们白天午觉睡的很好,老人觉少,我们多看他一会。你去吧,孩子,你气色很不好。如果再这样下去,可以考虑雇个保姆。要不你们时间长了都受不了的。”  陈沫沉默着不说话。  爷爷抱着闹闹在地下走来走去:“乖孙子,怎么了?爷爷给你讲啊,你爸爸小时候也这样过,我让他气的都想动手打他一巴掌了。你可不能象你爸爸那样淘气啊。”  奶奶看着老伴:“你那时候想打孩子来着?你可真有本事。”“盛宴”之后爷爷停下来:“我那时真就想给小诚一巴掌,在月子里天天晚上闹,不让我睡觉。不过,我哪敢啊,你瞪着眼睛看着我。你千难万难的好不容易给我生了儿子,我也舍不得。”  陈沫笑起来:“诚和我说他曾经也是夜哭郎,晨晨小时候到好,没怎么闹过。”  闹闹还是哭个不停,陈沫想接过孩子:“爸,我来吧。”  “不用。你回去看看乖乖吧。”  “他早睡了,诚也睡了。”  “小沫,孩子身边不能离人,要是乖乖醒了,抓个什么东西捂住口鼻可危险,你还是回去吧。”奶奶劝儿媳。  “三姐过去看着乖乖我才过来的,她也不放心。”  “哦。”  闹闹的哭泣声渐渐小了,竟然在爷爷的怀抱和不停的踱步里睡去,没到11点,孩子终于在12点前睡着了。爷爷小心的把他放在床中间:“小沫,你去睡吧,你看他睡熟了,要是后半夜孩子饿了,我让你妈把孩子抱给你,你不要过来了,纸尿裤我们也会换了,放心。”  陈沫看一眼闹闹:“爸,那你和妈能休息好吗?中间加个他。”  “放心,没准这样把他的毛病会板过来,试试吧,你和小诚太疼他,也许是抱惯了。”  没想到这一夜闹闹出奇的平静,一觉睡到6点,中间连奶都没吃。第二天第三天都是如此,一周后,吴闹闹小朋友的夜哭习惯不药而愈,搬回父母的卧室,吴义诚真想撒花庆祝,可是他没想到问题会接踵而来。  三个多月的乖乖和闹闹能发出“啊、哦”这样的原音了,每天陈沫都会在他们清醒时和他们聊天说话,吴义诚下班回来也会和儿子们逗着玩,他们不睡觉的时候陈沫给他们放非常舒缓优雅的的乐曲,两个孩子似乎也很认真的听着,有时目光追随母亲转动。给他们买的小玩具也能用手抓住玩了,他们的床边挂了很多音乐挂铃和玩具,色彩新鲜,上午九、十点后要把他们抱到院子里晒会太阳,这工作分别由爷爷奶奶姨姥姥和表姑分担了,四合院里有花有草,还有长椅,空气也好。在他们出生1个月之后,陈沫就经常打开一会窗户,让婴儿适应外面的空气。在适应一段时间后,每天都带他们到院子里30分钟接受日光浴。  孩子们洗澡开始不老实了,无论是闹闹还是乖乖都喜欢用小手玩水,每次陈沫都会对孩子说:宝宝,妈妈要给你洗脸洗澡了。吴义诚也知道这时候孩子听不懂也要说,是一种潜意识的教育。可以说是语言启蒙和行为约束的开始,必须在琐碎的日常生活中教会宝宝学习,学习语言学会听懂大人的话。  有一天吴义诚给乖乖洗澡,打好浴液,孩子一挺,吴义诚没留神,滑了一下,脱离他的胳膊,翻到浴盆里,幸亏吴义诚手疾眼快,一把抓起孩子,乖乖可能喝口水,又吓一跳,大哭起来,头磕到浴盆边上肿起个小包,陈沫没怪他,吴义诚自责的很厉害,抱着乖乖不停道歉:“对不起,儿子,都是爸爸不好。”奶奶进来一看,也心疼不已。接过孩子,又哄了半天。  等孩子们睡了,吴义诚趴在乖乖床前仔细看他的包:“小沫,我明天带乖乖去医院吧。”  陈沫仔细看看:“没事,诚,慢慢吸收就好了。”  “都怪我,我没想到他长本事了。”  “孩子一天一个样,我都忘了晨晨这个月份的特点了,也怪我没提醒你。”  吴义诚没想到这点事对之后很快到来的事相比,根本不算问题。  两个孩子的百天吴义诚坚持请客,不过是小范围的,亲朋旧故而已,在一个大酒店的自助餐厅举行。尽管说小范围,还是来了近二百人,很是热闹。闹闹和乖乖分别被爸爸妈妈抱在怀里,向大家展示他们粉嫩可爱的笑脸、一副悠然自得的形象。  吴义诚的哥们朋友来的不少,陈沫也请了一些同学和校友,其中包括郑家权。郑家权给孩子们带了厚重的红包,陈沫客气又客气,只好收下。吴义诚看到他们说话,并不以为意,可是当郑家权从陈沫手里接过乖乖,低头看孩子的那一刻,吴义诚突然觉得很异样,郑家权在凝视孩子,那眼神里有伤痛和无奈,这时吴义诚突然意识到对方的感受,自己爱的女人爱的是别人,又生了别的男人的孩子,那种刺痛自己也曾在陈沫刚回国时经历过,他走到吧台拿起一杯红酒来到郑家权身边打招呼,陈沫接过乖乖,郑家权谢了他拿起酒杯:“祝贺你,吴总,这两个孩子集合了你和陈沫的优点,非常可爱。”  “谢谢。”他真诚的与郑家权碰杯,“最近好吗?家权?”  郑家权微笑着:“还好,工作很忙。”  吴义诚知道多余的话对郑家权没有意义,很认真的说:“我真的希望你尽快找到自己的归宿,家庭是男人的大后方。”  郑家权也很认真的看着他:“恩,谢谢你的关心,我有女朋友了,我们在向婚姻的方向努力。”  吴义诚也露出会心的笑容:“祝福你,希望早日喝到你的喜酒。”  “到时候一定请你。”  陈默领着妻子刘晓燕和儿子陈宇涵也来了,他们的孩子两岁多,长的很象爸爸,晨晨很有耐心的哄陈宇涵玩他带来的遥控小汽车,陈宇涵不一会就学会了,却故意把汽车驾驶到附近酒桌大人的脚下,自己咯咯大笑。  刘晓燕抱起他,孩子还是专心致志的玩,陈默看着儿子:“可以了,陈宇涵,该吃饭了,停止游戏。”  爸爸一说话,陈宇涵立刻停止,乖乖让妈妈放到父母中间的baby椅上,正襟危坐好。  百天宴结束没几天,闹闹和乖乖都有点咳嗽、鼻塞,带他们去表姑夫那看病,开了药,还打了三针,表姑夫说孩子是感冒了,有痰,要做雾化,同时提醒吴义诚注意密切观察小心病变。跑医院三天后,第四天早上就严重了,两个孩子开始发烧,连咳嗽带喘。  陈沫紧张了:“诚,孩子不对,吃奶都费劲。”  乖乖和闹闹烦躁不安,面色苍白,还有点腹泻。吴义诚家大队人马杀到医院,表姐夫齐心确诊后立刻让孩子们住院:“是毛细支气管炎,必须住院治疗。”  陈沫还算镇静,吴义诚有点沉不住气了,脸色都变了:“什么?肺炎?”  表姐夫赶紧对他和陈沫详细解释:“小诚,别紧张,毛细支气管炎是小儿常见的一种急性上呼吸道感染,不是你说的那种小儿肺炎。多数是由病毒感染引起,不同于一般的气管炎或支气管炎,我们叫“流行性喘憋性肺炎”,临床症状像肺炎,以喘憋为主,此病多发生在6个月以下的小儿。你放心,这病预后多数是良好的,病程一般是5至9天。”  吴义诚立刻对表姐夫说:“我要一个高级单间病房,要六个你这里最好的护士固定轮流看护,我会按白、中、晚班不同给她们发奖金。”  “小诚,我这里从没有这样的先例,开了这个风气,以后我不好管理。”表姐夫很为难。  “你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好了,我两个孩子都病了啊。”  表姐夫叹口气,看看他不再多说什么,转身去安排。  好在这里现在住院患儿不多,还有高级单间,一个警卫员拿着吴义诚给的一张银行卡要去办住院手续。吴义诚叫住他,稍微想了一下悄悄在警卫员耳边吩咐了几句。然后就给表姐夫找来的六个护士先开个会,问她们谁愿意且方便值晚班,六个女护士5个没结婚,都说没问题。吴义诚一家人进来的气势就震住了科室的所有医护人员,爷爷身边有警卫员,奶奶一派雍容华贵,吴总气度不凡,陈沫高雅大气,一看就知道不是普通人家,又是主任亲戚,护士即使不趋炎附势,也不敢不小心对待。  吴义诚给六个护士分成三班两组轮值,每班8小时。早班上午7点到下午3点,中班3点到晚11点,晚班11点到第二天7点。  吴义诚正给护士开会的时候,警卫员拿着一个大纸袋进来:“诚哥,我按你的要求分好了,是7天的,信封上写好了,白、中、晚各两份,楼下就有ATM。”  吴义诚接过纸袋:“谢谢,一会你就送我父母三姐他们回家吧,午睡后他们想过来再来看。”  警卫员答应着出去,吴义诚拿出六个信封:“这是你们一周的奖金,如果我儿子住院超过一周,我还会再给,我刚才说了,我很忙,孩子母亲也一直非常疲惫,拜托你们诸位,让你们费心了。”  护士面面相觑,都不敢接,这种集体开会,患者家长直接给奖金的事她们都是第一次遇到。  “你们都拿着吧,齐主任那里我已经打招呼了。只要你们不对其他人说就可以了。”吴义诚把六个信封一一放到护士手里,“孩子输液吃药都要麻烦你们,是这是应该的,也是我和他们妈妈的一点心意,我唯一的要求是看护孩子时不能随便离开。”护士们只好收下。  陈沫和婆婆、三姐、自己的老姨在护工的帮助下早铺好了孩子的被褥。毛细支气管炎是由病毒感染引起,发病早期一般不需用抗生素治疗。表姐夫开的基本是中药治疗药物,概括为“镇静止咳”,还配合配合雾化吸入,保持呼吸道通畅。怜子之父闹闹和乖乖头上要埋留置针头好方便持续输液,否则要一天不止一次的扎头皮针,孩子会很痛苦。爷爷奶奶都不肯走,一个护士按住乖乖的腿,一个护士在孩子头皮上找血管,陈沫抱着乖乖,孩子似乎明白了自己马上要被扎针的命运,哭的厉害,护士太紧张,第一针没扎好,扎了第二针才好,乖乖一哭陈沫的眼泪就流下来。不过她没说护士一句,等到闹闹埋针,吴义诚让陈沫离开自己抱着孩子,闹闹在吴义诚怀里拼命的挣扎,竟然冒出“爸、妈”这样音节,吴义诚眼圈都红了,强忍着搂住孩子的胳膊,警卫员帮着按着闹闹的腿,护士紧张万分,好在这次一针准。  给药很顺利的进行了,两个宝宝头上都缠着透明膜,象头部负伤的战士。透明膜将针头黏住便于观察进药,还要保持干爽,不能沾水,否则可能会被污染。输液的时候孩子就需要抱着,怕他们的小手碰到针头,护士想抱着孩子,爷爷奶奶坚持接过孩子,吴义诚走到走廊,陈沫也出来了,夫妻并肩站在走廊尽头的窗户前,吴义诚想抽烟,发现自己身边没烟,陈沫一转身扑进他怀里。吴义诚搂着妻子:“小沫,没事,姐夫说的话你也听见了。”  “我知道。”  夫妻二人依偎在一起,半天都不说话。吴义诚想安慰妻子,却不知道说什么好:“我们回去吧,爸妈心里也不好受,一会让他们回家好好休息。”  “你今天还去公司吗?”  “不去,这几天我陪孩子们,小邵独当一面没问题。”小邵是公司的首席运营官,叫邵长华。已经配合吴义诚多年,早已得心应手。  吴义诚心里恨不得自己替儿子病,替儿子挨针,可是没办法。事已至此,只能面对。  两个孩子输液的时候还哭了一会,后来疲惫的睡着了。爷爷奶奶看孙子输完液才走,临走时奶奶劝陈沫:“小沫,没有不生病的孩子,他们是要受点皮肉之苦,你想开点,晨晨你放心,我和你爸爸会照顾好他的。”  陈沫已经冷静多了:“妈,我没事。我知道,晨晨小时候也没少生病。”  俩个护士坐在病床前看着孩子,她们劝吴义诚和妻子去睡一觉。夫妻二人哪里有心思去睡,也分别坐到孩子的床前,陈沫抓住闹闹的小手,亲亲,在脸上蹭来蹭去,一会又去看乖乖,摸摸孩子的额头,贴贴他的脸,还好,体温都不算太高。  吴义诚的手机响起来,忙晕了,竟然忘了把手机打到震动,他赶紧到室外接听,是当娜。  “吴总,您今天预约的一个客人到了,说好你们一起用午餐的。”  吴义诚想起来了:“当娜,你和赵总解释一下,告诉他俩个孩子因毛细支气管炎住院了,改天我再请他。”  当娜吓一跳,连忙追问,又马上表示要来医院看孩子。  “别来了当娜,我们之间不用客气。他们刚住院,这病良好护理很重要,孩子需要安静休息。”  “那我过两天去。”当娜要收线,“我不和你多说了,小诚哥。”  “当娜,这几天公司的事让邵总全权处理,他实在不能决定的,再和我说。”  “知道了。”  一下午过的很快,孩子们醒了还是咳嗽不止,护士给他们做雾化帮助祛痰。闹闹饿了,陈沫给他喂奶,吃几口,闹闹就松开嘴呼吸,吴义诚看着心疼的要命,孩子憋的难受。好不容易吃完奶,闹闹没精打采的还想睡觉。乖乖吃奶也不顺利,和闹闹一样,吃吃喘喘。爷爷奶奶又来了,给他们夫妻带来丰富的晚餐,还送过来孩子的很多必需品,象纸尿裤、湿纸巾之类,也带了很多零食点心奶制品等大人的食品。  吴义诚和陈沫中午都吃的不多,晚餐陈沫逼着自己多吃。  闹闹和乖乖又在输液,看见奶奶,撇撇嘴,竟然哭了。第1页结束


上一页--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