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北京情人_北京情人第21部分阅读-人人看吧 

公告:本站所有视频免费阅读,现已完美支持苹果,安卓,ipad等移动设备播放。手机浏览器支持类型uc浏览器(注意:使用uc浏览器请不要进入酷影模式,不然会提示播放不了),360浏览器,2345浏览器等赶快拿起您的手机随时随地看小说吧。

北京情人

陈沫摸摸丈夫的头:“诚,你睡吧,夜里孩子吃奶你不用起来,我一个人行的。”  “我也睡不实,你一个人弄他们两个不行。”  “我忙不过来肯定叫你。”  陈沫给孩子们喂睡前奶,吴总在旁边看着,她低头看孩子,再回头发现吴总已经睡着了,洗了一天尿布的吴总超级疲惫,陈沫心疼不已,他的脸色一看就是缺乏睡眠的不好,没有光泽。  吴总早买了很多育婴宝典和育儿经之类的书,家里人算上勤务兵和爷爷的警卫员都可以平均人手几册了,孩子的任何问题和现象他都要去书里寻找答案,被大家取笑,说他是本本主义。  陈沫晚上和他说:“我记得有句话叫‘第一个孩子看书养,第二个孩子当猪养’你也太教条了,凡事都要按书上来。”  吴总眯斜着自己妻子:“你敢把我儿子当猪养试试。”  陈沫扑哧笑出声:“书上说,没有医生建议不要用任何护肤品,你就连护臀霜都不让用。”  “小沫,科学,我相信科学,我相信专家。”  “没人和你吵,晨晨小时候就用过。”  可是育儿书各有千秋,有的竟然出现相左的观点。比如关于吃母乳的孩子是否需要喂水的问题,一些书上说,不需要,另几本却强调一定要喂水,让吴总犯难了:“大爷的,都是专家,听谁的?”  “诚,北京干燥,我看还是应该适度喂水。”  “可是这本书说按联合国儿童基金会提出的最新理论,母乳喂养四个月以内的婴儿一般不需喂水。”  这个问题全家讨论了一下,爷爷说:“第一家里暖气供热很好,室温太高,需要补水,大人半夜还觉得口渴呢,何况孩子。”  吴总说:“每个房间都配有加湿器,湿度不差。”  奶奶说:“看孩子嘴唇不湿润说明他们缺水。”  吴总说:“我总不能把湿度调到适合长蘑菇的程度。”  陈沫说:“这样吧如果他们以后再哭,一不是饥饿,二不是拉了尿了困了,喂点水试试,如果喂水不哭说明他们是渴了。”  结果有时喂水他们哭有时孩子不哭,大家一致决定适当补充水分给孩子,吴总终于同意了。  很快孩子们满月了,他们需要去接种乙肝疫苗,奶奶不同意孩子去地段医那去打针,说那人多空气不好,孩子太小,怕受风,反复和社区医生协商,人家告诉奶奶为保证疫苗质量,不好上门服务。两个孩子第一次出门兴师动众,带着纸尿裤和湿纸巾以及纸巾等各种婴儿用品,爷爷奶奶爸爸妈妈姨姥姥、三姐和司机警卫员,动用了三台车,孩子被奶奶用专用的抱被裹的严严实实,吴总抱着乖乖,陈沫抱着闹闹,两个小家伙打针时不依不饶的哭泣,委屈的要命,最后还是陈沫用乳汁安慰才平复,尤其是闹闹,哭的可谓惊天地泣鬼神,吴总哄也不行,社区医生知道将军家这两个孙子不足月出生,没想到嗓门一点不小。  “首长,我看这个小的脾气将来小不了。”  “他爸爸小时候没象他这样,打针有时也哭,不至于响彻云霄的。”爷爷也很奇怪。  吴总正抱着闹闹哄:“好了,儿子,不就挨一针吗?男子汉大丈夫不至于吧?”不说到好,一说吴闹闹更气了,哭声更大,小脚还乱蹬,吴总汗都下来了。  “你看看孩子是不是拉了?”陈沫提醒他。吴总赶紧去摸,果不其然,闹闹是因为不舒服才哭泣的。  现在吴总换纸尿裤既专业又神速,他赶紧把孩子抱到一间温暖的房间,解开抱被和衣服,他牢记育儿书上说的换尿裤不当可能造成髋关节脱臼,那里说只提着婴儿的足部托起臀部,是造成脱臼的原因,因此每次吴总给儿子换尿裤都小心翼翼,他先撤出拉上臭臭的尿裤,用湿纸巾擦干净孩子小屁屁,把手放在臀部下面,轻轻地托起婴儿的臀部再把一个新纸尿裤垫到孩子身下,解开粘连处的贴纸,迅速沾好两端,又整理一下尿裤的边逢,防治外渗。三下五除二又给孩子穿好衣服,包裹好,看的旁边的陈沫老姨和三姐佩服不已,闹闹还是哭泣,但是哭声立刻不那么昂扬了。  “把孩子给小沫,给他吃吃奶就好了。”奶奶指示儿子,“他没准听懂了,小人也有自尊心,你们都批评人家。”  地段医给孩子测量了各项生理指标。两个孩子因为妈妈奶好,喂养得当,一个月里都长了近3斤,乖乖变成了7斤3两,闹闹7斤5两,白白胖胖,非常可爱,其他一切合格。  吴总本打算给孩子办满月酒,陈沫说:“等他们百天在说好不好,他们还是小,抵抗力弱,带出去不方便,”  “要不把咱们婚礼和孩子百天一起办了?小沫?我一直惦记这事呢,我得对世人宣布你是我明媒正娶的老婆。”  因为晨晨生病,他们结婚只是登记之后在孩子病床前交换了戒指而已。  “等他们一岁的时候再办婚礼也行,我怕自己体型恢复不好,没法穿婚纱。”其实陈沫已经明显瘦下来,尽管白天有人帮忙,毕竟孩子夜间是她自己亲力亲为的照料,加上是母乳喂养,体力消耗很大。  “听你的,不过婚礼你得让我安排一切,反正现在我是不怕你跑了”  “别没正事,快去公司吧。”  吴总现在吃过早饭要补觉,有时连早饭都起不来吃,周六周日白天更是狂睡。没办法,孩子三小时就饿,夜间吃完奶需要拍奶嗝,因为他们都有点轻微溢奶,陈沫一个人忙不过来。孩子晚上还要经常换纸尿裤,如果晚上拉了臭臭,他还得爬起来和妻子一起给孩子洗。因为不能完整睡眠,一贯养尊处优的他超级疲惫,一般下午才去公司,推掉一切晚上的应酬下班就回家,有应酬都尽量安排到中午。他乐于自己给两个婴儿做抚触按摩,因为表姐告诉他:“婴儿期的抚爱对孩子来说,就像维生素和蛋白质一样重要,抚触时,父母通过对婴儿皮肤温和的刺激,把爱意传递给孩子,孩子会感到无比的幸福和安全,可以稳定孩子的情绪,增强自信。而且,抚触还能使孩子减 轻腹胀和便秘、提高免疫力,还能促进婴儿神经系统发育,提高智商,使孩子变得更聪明。”  吴总夫妻的卧室大床外侧让他加了护栏,一侧靠墙,有天晚上孩子们洗过喂过睡着了,陈沫抓紧时间去洗澡,回来看到吴总把两个孩子分别放在自己的臂弯下,竟然也睡着了。父子三人比例明显的样子让她忍俊不禁,两个孩子象洋娃娃般的白净娇小,吴总人高马大,可这场景却分外亲密温馨,让陈沫觉得是那么幸福,他的怀抱和肩膀不仅属于她了,还属于孩子们。  每晚吴总和妻子一起给浴后的孩子做按摩的同时会一边和孩子聊天说话。两个孩子个性鲜明,二儿子老实,除非饿、拉、尿、渴,不怎么哭,他取小名乖乖,小儿子却经常练肺活量,属于没事也喊两嗓子的类型,爱哭的很,取小名闹闹,全家上下一致认为小名很贴切。  吴总不免得意:“小沫,我爸说了,我小时候和闹闹一样,有一阵还是夜哭郎。”  “是嘛?晨晨小时候很乖的,致远也很乖,那就是致扬象你了?”  “这叫虎父无犬子,他看着就精力旺盛。”  “你一天不吹捧自己就难受。”  吴总抱着乖乖,突然叫了一声:“小沫,孩子长眼睫毛了。”  陈沫微笑:“闹闹睡了,小点声,吓我一跳。”  吴总和妻子一起看着乖乖的睫毛。  “挺长啊,什么时候长的?我怎么没注意,忙晕了。”  “我也没注意。”  “我看看闹闹长没有?”吴总抱着乖乖走到小床边俯下身,“也长了,小沫。”  “恩,晨晨我记得月子里就长睫毛了,他们都一个多月才明显。”忘记亲吻吴总以前看某本书讲,不做父母的人生,不够完整,一直不太相信。当了父亲,忽然明白了——大部分的人的记忆,是从三岁开始的。所以,人3岁之前的记忆是空白的。有了孩子,从他十月怀胎到呱呱落地,你感受着他,看着他每一天一点点的变化,慢慢会由此补足人生最早三年的全部记忆。所以,有了孩子的人生,对他来说,变得令他珍惜和感恩,那是老天给他的幼儿时代的记忆补偿。闹闹也很怪,有时哭了,妈妈哄都不行,到了爸爸怀里却很容易哄乖。  两个孩子生在春天,每晚的洗澡都是大工程,全家上阵。卫生间里先用浴霸升温,然后给孩子的浴盆放水,用水温计严格测量37度到38度之间,再把一个孩子抱进来,卫生间里是吴总和陈沫给孩子洗。  吴总抱孩子,采用横抱式,为防止洗澡水进入耳朵,用左手掌托起婴儿头部,用拇指和小手指按住两耳,另一只手托起孩子的臀部。把孩子放入浴盆时,他动作极其轻柔,唯恐吓到孩子。孩子入水后,吴总松开托着臀部的手,然后用这只手拿块消毒纱布擦拭婴儿的脸。洗身体时自上而下,依次擦拭胸部、胳膊和腹部,有时用婴儿浴液,有时不用,然后用浴巾裹好交给陈沫,陈沫快速为孩子擦干身体、穿上衣服。还得用棉棒清洗婴儿鼻孔和耳朵,肚脐眼则用消毒棉和纱布按住,用胶布粘好。然后再抱给三姐换另一个孩子,爷爷奶奶和三姐在外面也不轻松,卧室的温度调节好了,脱好另一个孩子的衣物包裹在毛巾被里等待随时抱给三姐。一个多月下来,两个孩子是胖了,吴总又瘦了:“小沫,我发现自己带孩子减肥效果很明显啊。”  有天晚上给孩子洗过澡,喂了奶,换了尿裤,孩子们入睡后。吴总躺在床上自言自语:“快两个月了,我瘦了7斤,肉都跑儿子身上了。”  “是啊,我那时自己带晨晨,生完他很快就瘦下来,根本没刻意减肥。”  吴总搂过妻子:“小沫,还想要女儿吗?”  “又贫。”  “没贫,我想和自己老婆亲热不行?”  从晨晨生病到生育双胞胎,他们夫妻的确很久没有在一起了,育儿的辛苦让人到中年的他们尤其是吴总看见枕头就倍感亲切,总觉得觉不够睡。  陈沫起身去吻丈夫:“诚,你好久都没吻我了。”  “可不,再这样下去,我都忘了怎么接吻和**了,得复习复习。”  “不会,你专业技能一向很强。”  吴总关上台灯:“来,小沫,专业不能扔,我要温故知新。”  第二天吴总没起来吃早饭,还在呼呼大睡,陈沫却起来的很早,因为闹闹醒了,可怜巴巴的哭着索乳,她看着丈夫,他昨晚孩子哭都没醒,毕竟不是年轻人了。他们现在住一间大卧室,孩子睡在俩个童床上,昨晚孩子半夜吃奶都是她一个一个喂,一个一个拍奶嗝,因为心疼丈夫,她没叫他帮忙。他睡着的样子象个孩子,抱着一个枕头,一条腿压住被子一角,嘴角挂着微笑,完全放松下来,这一个多月他是真累坏了。  陈沫把两个孩子推到饭厅,他们买了一对可以推动的童床,三姐和奶奶都吃过了,晨晨和爷爷还在吃。  “快吃饭吧,小沫,我想去叫你,又想让你多睡会。”婆婆慈祥的看着她,“小诚还没起来?”  “让他多睡会,他累了,妈。”  晨晨过来吻妈妈脸:“杰西卡,我一会去叫爸爸。”  “宝贝,爸爸累了,不要去叫他。”  “哦。”  陈沫刚吃几口饭,乖乖哭起来,双胞胎长的非常相像,唯一的区别是乖乖右手手腕处有颗明显的黑痣。  “宝宝饿了。”陈沫放下碗筷要去给孩子喂奶。  “你还没吃呢?喝点粥或者汤,别饿肚子。”婆婆赶紧递给陈沫一碗汤,陈沫端起碗一口喝干,抱起孩子去另一间房,那是白天孩子的婴儿房,有床有沙发,带卫生间。  “当妈的没有能吃个消停饭的时候。”婆婆有些心疼的念叨。  “你给小沫拿点吃的过去,”爷爷嘱咐妻子。  “哎,孩子小就折腾妈,”三姐叹口气。  “拿个面包抹点奶酪吧,我给妈妈送过去。”晨晨也吃完了,“再给她一碗粥、豆浆,妈妈爱喝豆浆。”  “拿点菜。”爷爷又加了一句。  三姐拿个端盘,把食物装好,送到婴儿房,陈沫现在已经学会边哺乳边吃点东西了,一开始她拒绝这样做,可是有时两个孩子吃奶整赶上吃饭的时间,饥饿让她奶水明显减少。  “妈妈,你快吃饭。”晨晨依偎在她身边,看着弟弟,“弟弟怎么总闭着眼睛吃奶?”  “他小,你小时候也这样。”  孩子吃吃奶就睡着了,陈沫摸摸他的耳垂,醒了继续吃,陈沫一边吃面包一边喝豆浆,终于感到不那么饥饿了。孩子吃了睡,醒了吃快二十分钟才吃饱。三姐接过孩子:“小沫,快去吃饭,我来拍奶嗝。”  陈沫去饭厅吃饭,奶奶爷爷在给闹闹换尿裤:“这孩子今天挺乖,拉了也不闹。”  “妈我去给他洗吧。”  “不用了,我和你爸爸给他弄好了。我听到他打屎嗝,又使劲,就知道他要干坏事,让你爸爸去卫生间准备,给他洗屁屁了。”奶奶一脸慈祥的看着孙子。  “上过护臀霜了吧,妈?”  “上了,乖乖吃饱了?”  “恩,闹闹是一早醒了我就喂他了。”  爷爷奶奶接受护臀霜这个新事物有个过程,一开始奶奶在灯下研究说明书,充满疑惑:“小诚小的时候没听说过这东西。”  “小沫说晨晨小时候也用过,你别瞎操心。”爷爷劝她,奶奶后来慢慢习惯在孩子大便清洗后给孩子上一点护臀霜。  陈沫终于可以安静的吃饭了,爷爷奶奶也去了婴儿房,晨晨因为生病加上生日小是十月份的,虽然6岁多了没上小学,呆在家里。吃过早饭的陈沫回到自己的卧室,吴总还在睡着,被子被踢到一边一大半,她拉过被给他盖好,又退出来。她上午得辅导晨晨学会英语和数学,午睡后晨晨还得和爷爷学中文,两个小家伙白天除了喂奶爷爷奶奶姨姥姥基本不撒手,好让陈沫多睡觉休息,尤其是奶奶和姨姥姥,一是心疼陈沫二是喜欢孩子,减轻了陈沫不少负担。  吴总睡到中午才起床,他冲了个澡去婴儿房,年龄不饶人,昨晚不过和妻子亲热一次而已。  “儿子,爸爸来了。”  “小声点,他们都睡了。”奶奶看他一眼,“你干脆鸣锣开道好了。”  吴总伸伸舌头:“老姨,妈,你们吃饭了吗?”第1页结束


上一页--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