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北京情人_北京情人第20部分阅读-人人看吧 

公告:本站所有视频免费阅读,现已完美支持苹果,安卓,ipad等移动设备播放。手机浏览器支持类型uc浏览器(注意:使用uc浏览器请不要进入酷影模式,不然会提示播放不了),360浏览器,2345浏览器等赶快拿起您的手机随时随地看小说吧。

北京情人

“难过什么?沫姐姐,我现在男朋友不缺,就是不和他们上床,他们得不到,就犯贱,包、衣服、香水他们都送,耍他们玩呗,反正臭男人没一个好东西,就图那件事。”  “小蕾,你把自己当什么了?”  “得了,沫姐姐,你没我了解男人,象姐夫那个年龄段的男人骨子里是传统的,可现在的很多男人都巴不得这辈子多玩几个女人,全是占便宜心理,狗屁爱情,上床的借口。尤其是有钱的,更不知道自己几斤几两,缺德的多了,有的专门找**,多给几个钱,互相比数,有的还找未成年的,成都粉子都说好的时候,我那个男朋友说他认识的很多有钱人打空的,周末去四川,周日再回来,专门去成都嫖妓,你信吗?”  “小蕾啊,那还是少数人吧,不是所有男人都那样啊。”  “我就是和你说,沫姐姐,你可得把握住机会,惦记姐夫追着他的女人少不了。”  “如果他不能忠于婚姻,我不会要那个婚姻。”  “什么忠于不忠于的?钱,有钱就行。”  “不会,小蕾,如果他那样我宁可自己带晨晨生活,我需要有尊严有感情的婚姻,被他爱也可以给予爱的爱人,钱能买来这些吗?”  “能,姐,你要是有钱,即使你是六十岁的老太太,一样能找到年轻男人,男人现在卖的也多着呐,当鸭子,给有钱女人当二爷的有的是。”  我有点囧,我们根本不是在谈一个问题,也根本不是在一个层面谈问题。  “现在的人都想快速致富,而且最好是靠别人,自己不付出辛勤努力的致富?”  “奇怪吗?贫富悬殊那么大,个人努力奋斗也不一定有结果,谁都想趁年轻完成原始积累,管它什么渠道和手段呢?”  “那不是笑贫不笑娼了?”  “本来就是,英雄莫问出处。你知道北京很多夜总会小姐开宝马上班,比白领都牛。有的在北京买不止一处的房产。我们有个同学大一就去夜总会出台,毕业就她最有钱,现在还在做呢。”  我几乎哑口无言,半天才说:“为什么不找个工作?”  “工作不好找,挣钱又不多,那样来钱快。”  “小蕾,我有学医的同学,滥交的女孩非常容易得病,都是治不好的病,医生说她们那是用青春挣钱,将来再用那钱治病。你要是胡来姐姐以后不会认你,你想气死你爸爸妈妈吗?”  “我才不会,姐你放心。”夏蕾嬉皮笑脸的,“我就是和你说嘛,我可不傻,我是说现在的男人女人都想得开。”  “小蕾,你不能再这样混下去,我很担心你,你应该尽快上班。”  “我们这代人毕业就失业的多了。”  “我帮你找,你知不知道你妈妈为你操心的要命。你不能分担家事就罢了,还让他们养你。”  “姐,只要你给我找工作我一定去,我也想替他们分忧啊。”  诚帮了我,把夏蕾安排到旗下房地产公司,这之后又送她出国培训。我却觉得有问题,文明的打发走纠缠他的女人是诚的一种方式,夏蕾刚去公司不过几个月,再出色也不应该轮到她出国培训,除非是诚用人唯亲,可他不是那样的人,要么就是她“打扰”了他。  我只好装傻,因为我不想知道真相让自己伤心,小蕾的世界观和我迥然有异。那次聊天我就意识到了,后来把她找到家谈话,让她好好工作,她看诚的表情就很不对了,诚却是处之泰然。  我不知道自己坐在沙发上看着诚和晨晨沉思了多久,睡梦中的诚突然惊恐的叫我的名字:“小沫。”我想起身,但是很艰难,双胞胎压迫的我行动异常困难,我早已看不见自己的双脚:“诚,我在。”我答应着他,终于慢慢支撑着站起来,走到他身边,握住他的手,他一定是做了噩梦,额头上全是汗水。  诚睁开眼睛,看见我,象个孩子似的惊慌。  “怎么了?”我用手擦去他额上的汗水。  “你在,小沫?我梦见你死了,生孩子的时候死了。”他哽咽起来。  “我在啊,诚,你是太担心了。”  “别抛下我和晨晨,”他还是睡梦般的呓语。  “不会,诚,我们马上又要有两个孩子了。”  他终于看着我露出笑容:“小沫,你不能离开我,永远不能离开我。”  “不会了,诚,我再也不离开你。”  诚起身,下床,过来轻轻拥抱住我。  肚子里的孩子有一个突然踢我一下。  “诚,你轻点,别挤到宝宝,孩子踢我了。”  “我没使劲,他们又淘气了。”  诚扶着我还是坐到沙发上:“你现在是家宝级的,不是国宝级的,赶紧坐着吧。”我费尽的坐下来,诚蹲下来,把头贴在我的腹部:“谁对妈妈这样不客气,我听听。”  “去,你听得出来吗?”  “那我摸摸,好几天没摸了,手痒。”  一个很明显的凸起又在我肚子上显示。  “你说是小手还是小脚丫?”诚非常认真的看着,抬起头问我。  “象是小拳头,晨晨快生的时候也一点不老实,总踢我。”  “男孩子淘气嘛,估计肯定有一个还是儿子。”  “我喜欢女儿,最好有个女儿。”  “无所谓,你生什么都好,当然有个女儿,再象你更好。”诚的眼睛似乎光亮起来,坐到我身边,“一男一女最好,咱就儿女双全了。”  “诚,我累了,想眯一会。”  “你睡吧,我看着你睡。”  “不用,你去床上休息,前一阵你也累坏了。”  “我没事了,就想看着你。”  我靠在诚的肩膀上:“那你给我唱首歌。”  “深更半夜的,你不怕我把狼招来,晨晨睡着了。”  “不,我想听那首《最浪漫的事》。”  “老夫老妻的,还浪漫,那是女生歌曲。”  “就让你唱。”  “好,好,我唱,你一会看窗外,塞外的狼都在那里蹲着呢。”  我在诚轻声的不能在轻声的歌声中闭上眼睛,他几乎就是在我耳边哼唱:  背靠着背坐在地毯上  听听音乐聊聊愿望  你希望我越来越温柔  我希望你放我在心上  你说想送我个浪漫的梦想  谢谢我带你找到天堂  哪怕用一辈子才能完成  只要我讲你就记住不忘  我能想到最浪漫的事  就是和你一起慢慢变老  一路上收藏点点滴滴的欢笑  留到以后坐着摇椅慢慢聊  我能想到最浪漫的事  就是和你一起慢慢变老  直到我们老的哪儿也去不了  你还依然把我当成手心里的宝就是和你一起慢慢变老俩臭小子陈沫在协和医院住院的当天,B超检查发现腹内两个胎儿都是脐带缠脖,巧稚林建议第二天就剖腹产,吴总立刻紧张起来。表姐告诉他孩子已满38周,不会有太大问题,但是他突然觉得很害怕,几天前他做了一个噩梦……妻子生孩子的时候死了,那个梦那么清晰以致他不敢回忆:陈沫生孩子时难产,最后孩子生下来,妻子却流尽体内的血闭上眼睛,自己则抱着初生的婴儿痛哭。陈沫本打算自己生,表姐告诉她太危险,陈沫只好不停的安慰吴总:“诚,别担心。你不会不相信协和,不相信表姐的技术和水平吧?”  巧稚林问他是否需要找个心理医生,他拒绝了。他知道自己的问题所在……他怕失去,他还是怕失去,他失去6年的妻子一直在心灵深处被珍爱回忆,他不能再面对她的失去。  他坚持陪妻子一起去迎接他们孩子的到来,巧稚林说可以让他剪断孩子的脐带。他兴奋不已,这将是他的另一种人生体验,做为父亲他没有看见长子的出生和幼年成长,这即将来到人世的双生子却给了他一个机会,让他去欢迎。陈沫坚持还是用半麻,这样她的大脑会始终清醒,可以很快看到孩子。  吴义诚亲眼看着表姐的手书刀划开妻子的腹部,看见鲜血犹如泉涌,他握紧妻子的手,一个孩子被从母腹中拉出来,是个男孩,他哭泣声音不大,很快另一个孩子也出生了,也是一个男孩,哭泣的声音却很响亮,好象是热情的在和世界打招呼,他们都显得很小,象小猫。  “两个臭小子,”巧稚林看着吴义诚,“小沫要寂寞了,一个女儿也没有。”  吴义诚拿着剪刀的手在轻颤,他几乎下不去手去剪断孩子和母体的联系,以致表姐不得不催促他:“快点,小诚,你不会象有的丈夫似的晕过去吧?”表姐的玩笑让他顷刻间理智起来,果断的按巧稚林的要求剪断了孩子的脐带。  “一个四斤七两,一个五斤,亏了小沫怎么带的,真不容易。”  “这么瘦?”吴义诚禁不住担心。  “可以了,小诚,两个加一起就快十斤了,38周的孩子,小沫够辛苦了。”  陈沫只看了一眼孩子,已经洗的干干净净的孩子,很快被推回住院病房,两个孩子也很快被送过来。一直等候在手术室外的爷爷奶奶和姨姥姥、陈晨先围住陈沫又很快围住孩子,爷爷奶奶带上花镜仔细的看孙子。  吴义诚给妻子盖上棉被,因为大量失血,陈沫感觉很冷,不停的打冷战。这是个很高级的套房,陈沫在里间。  “小沫,你还觉得冷?”  “恩。”陈沫哭了,“没有女儿,我本以为会有一个女儿。”  “听说有人生女儿哭,你生儿子哭。”吴义诚赶紧安慰妻子,“我都嫉妒你了,将来四个男人爱你,我得和儿子争宠。”  他亲亲妻子的额头,“傻丫头,不许哭。”  “我知道你也想要个女儿,”陈沫看着自己的丈夫。  “我那是贪心不足,生儿子多好啊,将来再给咱家拐来三个好姑娘,每人再给我生三个孙子,九个孩子管我叫爷爷,我多光荣。”  “你都想当爷爷的事了?”  “那还不快?晨晨六岁,要是他18岁结婚,再过十二三年我不就可以当爷爷了?”  “别贫了,去看看孩子,一会把他们推进来,我想再看看他们。”  晨晨一直在妈妈身边听爸爸妈妈说话,他去抚摸妈妈的脸…“妈妈,我看见了,他们好小啊,我生下来也那么小吗?”  “不是,你比他们都大。”  “妈妈,我一会想抱抱弟弟可以吗?”  “宝贝,等他们大点你再抱,他们现在太小了。”  晨晨一脸的失望。  “没事,儿子,跟爸爸来,我让你抱弟弟。”吴总正说着。第1页结束


上一页--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