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北京情人_北京情人第19部分阅读-人人看吧 

公告:本站所有视频免费阅读,现已完美支持苹果,安卓,ipad等移动设备播放。手机浏览器支持类型uc浏览器(注意:使用uc浏览器请不要进入酷影模式,不然会提示播放不了),360浏览器,2345浏览器等赶快拿起您的手机随时随地看小说吧。

北京情人

切┦O碌木平浚涯切┚破咳科艨菇滤溃胰タ匆谎鄱运的阕甙桑蚁胍桓鋈舜艋帷K滴易撸愦鹩ξ冶鹨馄檬拢慊褂胁覆浮N揖凸笮Γ阋晕一嵛雠俗陨保磕憧熳甙桑揖拖胍桓鋈舜艋帷K醋潘滴乙恢弊鹁茨愠细纾抑朗裁词露阅愣疾皇俏侍狻D闶翘鹾鹤樱皇侵塾⑿邸K妥吡恕!  我看着诚,心疼着,想象诚那时的样子,刘助关键时刻的友情和话语,潸然泪下。我离开的那天上午,我是泪人,那个下午,他的心在滴血。  诚看见我哭了:“你怎么哭了?”我搂住他的脖子还是泪流不止,“对不起,对不起。”  他的唇温柔的封住我的唇:“你有什么错?傻丫头。”  我哽咽难抬:“诚,别说了好不好?”  “不说了,我不说了。”  诚半天不说话,我在他的臂弯里还是落泪。  “和你说,没别的意思。”  “我知道。”  “刘助走了之后我把室内的灯都打开,开着电视,一滴眼泪也没有,就是坐在客厅对着电视发呆,后来天慢慢黑了,快到夜里十点了,才觉得又饿又困 ,去卫生间洗漱,看见你平时用的一条擦手毛巾挂在那里,突然就哭了,拿着那条毛巾浑身直颤,反应过来,你走了,你真的走了,北京再也没有你了,我再也看不见你了,连孩子我都一起失去了。回到卧室躺下,看着你的枕头你的被,咬着牙一直流泪,后来不知道什么时候睡着了,第二天醒来的时候都十一点多了。”  诚搂紧我的身体:“我起来,简单收拾一下就去公司了。刘助在办公室里等着我,他只是给我递过一杯咖啡就走了。过一会餐厅就送来粥和清淡的小菜,秘书说是刘助让她早就安排的。我狼吞虎咽的吃饱了,就开始工作。”  我静静的听着,心里还是万分难过。  “快下班的时候,刘向进我的办公室,说新开了个很有特色的中餐厅,一定要和我去尝尝。我就去了,吃的是什么菜系我都没注意。吃完饭他问我去那里,我说去夜总会。他二话不说就陪我去一家以小姐漂亮著称的夜总会。”  诚又停住了,亲我额头一下:“那个晚上我在那里喝酒,但不多,我和刘向没叫小姐陪酒,就是在包房里两个人对着喝了一瓶红酒,然后他问我‘要不要找个女人陪你。’我点头。”  诚又吻我额头一下:“别生气,小沫,我那个晚上一直在那家夜总会。”  他的声音低沉下去,“做完一次我就让妈妈桑换人,换到第五个,刘向进来说‘我和妈妈桑说了,不用再换人了。’我说你真**多管闲事,然后我就睡着了。”  听他说自己的放纵,我没有一丝的嫉妒,心里却是无限的悲凉。  “后来那一个月,白天我正常工作,晚上几个哥们有时单独有时结伴的陪我去夜总会,每次去我都,你走半个多月的时候,我突然觉得有必要想去美国找你,问清楚怎么回事,定了机票,刘助知道,我妈也知道了,我妈骂我一顿,说我没出息,我自己回到我们那间公寓,想想没意思,就死了去美国找你的心。”  “诚,别说了,求你别说了。”  “小沫,人在拥有的时候真就是不知道珍惜,我也一样,你在我身边的时候象一种习惯,安静平和,等你走了才发现那是多么美好的境界,再也没有了。”  “都过去了诚,过去的苦难就是让我们珍惜今天的拥有。”  “你不生我的气吧?你刚走我真是懵了。”  “不生气,我知道你不好受。”  “我知道,老天没有亏负我,你还是我的。”诚的手划过我的眉毛、鼻尖、双唇,“你的眼睛是我的,你的嘴唇是我的,你的手,你的身体你的一切还是我的。”他慢慢卸去我的衣衫,手指仿佛跳动着拨动我的心弦,“我爱你的头发,你的脖子,你的味道。”他的唇吮吸我的脖子,轻咬,慢慢下滑,埋头在那片芳草地上,温暖润泽的感觉弥漫我的全身,无边的黑夜里,他进入我的身体,也进入我的灵魂深处。春草碧我回美国公司的时候回京检查出体温高,怀疑是猪流感被隔离了,初恋男友郑家权得知消息去医院看我,后来还和诚深谈一次,让诚醋意大发。那个晚上,诚故作漫不经心的问在美国是什么样的人追求我。这个话题我们其实都谈过一次了,我突然想气气他。  “吴总这六年好象一直没闲着吧,您不会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吧?”  “谁和你说的我没闲着?我休养生息的时候很漫长。少王顾左右而言他,说吧,在美国约会过几次?都是什么人?关系到什么程度了?你老公心胸开阔,不会责怪你的。”  “我想想。”我故作深思状。  诚的脸色变得不好看了:“算了,别说了,我不想听。”  “咦,不是你自己要问的吗?我想起来了,第一个是我们公司大客户部总监,布莱恩,很帅气的一个美国绅士,比你还高。我给他做过春卷,晨晨的第一个遥控飞机也是他送的。”  “真的?”  “真的,不信你问晨晨。”  “一般这种约会不会简单吃顿饭就结束吧?吻别了吗?”  “吻别是最最基本的吧。”  我笑着看着诚:“他很强壮,也喜欢爬山,还很喜欢晨晨。”  诚的表情简直象想用眼刀杀死我似的:“行,陈小沫,他的强壮令你念念不忘。”  “可不是,我真的很后悔,都说美国男人从小受到良好的性教育,对女性很温柔体贴,我怎么那么傻气,没和他试试呢?”  诚已经抓住我的手腕:“知道解放军三大纪律八项注意吧,很重要的一条是不能调戏妇女,现在男女平等,你调戏老公,该当何罪?”  “我不就是动动嘴吗?不象吴总,凡事亲力亲为。”  “说不在乎是假的,小沫,哪个男人不在意自己老婆的主权问题和领土完整,除非不爱她。”  “典型的占有欲。”  “废话,我的女人当然不能让别人占有。”  “他真的吻过我,诚,不骗你,郑家权没吻过我。”  “吻就吻了,你六年没人爱,也不人道,反正你是我儿子的妈妈,是我老婆。”  “不生气?”  “有什么好生气的,不就顶多和那个什么布上床了?”  我含笑:“我这辈子最后悔的事就是没比较一下你和别人的区别,你说你无聊不无聊,先追问我初恋吻没吻过我,再追问我和别人上没上床?我不是告诉过你没有吗?”  “我相信你会为我守身如玉,你老公多好啊,是吧,何况你那么传统,不至于如狼似虎的扑爷们。”  “谁如狼似虎?我为什么去协和医院?真好意思说。”  诚嬉皮笑脸:“多少年的事了,还记着,行,和美国鬼子上床就上床了,别不好意思承认,谈谈感想吧,比较之后还是你老公我好吧?”  “你真是天生的厚脸皮,说这话也不脸红。”  他抱起我:“现在就让你看看你老公有多强壮。”  我喜欢孩子,诚也希望再要个孩子,从美国总公司回来没多久,我发现自己怀孕了,虽然是验孕棒查出来的,但是种种体征已经表露无异,不过第二天诚还是陪我去医院确诊了一下。回来的路上他开车带我到我们当年同居的公寓。  “到这里干什么?”  我有些奇怪,我知道这里也曾是他的伤心地,当初为了和晨晨亲近,诚特意把我的照片放大很多带晨晨来这,他说找钥匙就找了半天,因为从我走后他基本不再来这。  “拿点东西,小沫。”  诚找出四个旅行箱,是当初他去香港给晨晨和我买的一些孕婴用品:“这是我给我的孩子和我孩子的母亲买的东西,一个我以为永远看不到的孩子买的,我没舍得丢掉。”  我禁不住难过。  “小沫,真的,冥冥之中,一直觉得不该丢掉,虽然你走后看着这些东西特别难过,我还是收起来,现在你又怀孕了,这次这些东西能用的就用,不能用的我们再买,好不好?”  “好。”  晚上,我穿上一件孕妇服给诚看:“好看吗?”  “现在穿不早吗?”诚有点惊异。  “我怀晨晨的时候没显怀就离开了,那时我也瘦,一件都没穿过,现在想给你看看。”  “好看,我的小刺猬穿什么都好看。”  我依偎在他的怀里:“诚,这6年你过的挺苦的我知道。”  “你一个人带孩子容易吗?这次我一定好好照顾你,不让我的小刺猬受委屈,你做月子的时候,绝对不让你沾凉水。”  诚后来也叫晨晨看当初他给孩子买的小衣服和各种玩具,晨晨认真的看着那些东西:“爸爸,妈妈真不该离开你,这些玩具我都没玩过。”  我和诚开心的笑起来,孩子就是孩子啊。  我和诚再次同居不过几个月,那几个月却是我们一家三口非常甜蜜的时光,晨晨大了,自己有单独的房间,每晚我都躺在诚胳膊上让他搂着我入睡。  他象个孩子似的对我说:“小沫,当娜和我说君子兰开花有喜事的时候,我没几天就梦到你了。”  “梦到我?”  “不许笑话我。”  “不会。”  “梦到你**我。”诚笑嘻嘻的。  “就知道你不是好话。”  “看看,来了吧,讽刺打击我脆弱的**心。”  “你要是**心脆弱,没人坚强。”  “真的,你刚走的时候总梦到你,后来就少了。”  “有实物替代品梦我干什么?”  “反正那个梦很清晰,你很**嘛陈总,**裸的**我这样纯情的男银。”诚坏笑起来,“在美国你没做梦梦到过我?”  “梦到过,经常梦到我们一起吃饭,梦到植物园,梦到北戴河,还有一次梦到我们一起打桥牌。”  “就没梦到我们那啥那啥的时候?”  “就梦到一次,真的,好象是我们第一次在一起,我哭醒了。”  诚搂紧我:“做梦都不记得自己老公的好。”  我不说话了,其实那个开始梦并不恐惧,梦里的诚很温柔体贴,突然**妈出现了,看着我:“真不要脸,**我儿子。”然后我就醒了,冷汗淋漓。  “梦到我‘欺负’你没完没了?”  “不是,梦到你妈妈骂我不要脸。”第1页结束


上一页--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