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北京情人_北京情人第13部分阅读-人人看吧 

公告:本站所有视频免费阅读,现已完美支持苹果,安卓,ipad等移动设备播放。手机浏览器支持类型uc浏览器(注意:使用uc浏览器请不要进入酷影模式,不然会提示播放不了),360浏览器,2345浏览器等赶快拿起您的手机随时随地看小说吧。

北京情人

少管我,否则有你好看,他姥爷骂他是一身反骨。他还给我讲他爷爷是湖南人,是农民家庭的孩子,从小连饭都吃不饱,13岁就去当红军了。他姥爷是江西人,小时候也很苦,父亲是猎户,有武功,枪法好,家里却一贫如洗。5岁看见村里的学堂上课又没钱,就站在窗外听课,风雨无阻,就那样认识很多字,有一次教师提个上联,室内学童无人能对下联,他在窗外答出,那个老师马上让他进入室内,而且去他父母家,主动让他入学,说他骨相异于常人,从此视为己出的教他。父母死后,他追随红军而去,因为少年习过武,枪法好,又识字知书,很快在军中脱颖而出,征战南北。姥爷和爷爷是战友,关系一直非常好。他不无遗憾的告诉我,他不想进军校,想进清华,是父亲把自己硬塞进军校的,因为他干的坏事令爸爸发指,我问他是什么坏事,他犹豫了一下说他高三的时候让一个女孩子怀孕了。我从床上爬起来,扑到他身上开捶,他不躲,“是你非要问的,我又不想骗你。”我使劲捶在他胸口几下,又觉得心疼,停手之后恨恨不已,他赶紧搂住我,“小沫,从那以后我没犯过那种错误,真的,你要是嫉妒,马上让你怀上。”我伏在他胸前不说话,低头咬他胳膊一下,“你真是够坏的了,你怎么那么坏呢?”“我坏?我从十七岁就开始坏了,怎么了?”“你爸没打你?”“打了,那还能不打,他趁我妈不在家的时候,让我脱了上衣,脸冲墙,用皮带抽我,”“啊?”我不禁心疼,“你活该,打出血了?”“没事,就是后背有点血痕,我爸说让我长记性。”“你没求饶?”“我和他说,我是做了,你随便打,哼一声不是爷们。”“你这不是找打?还嘴硬?”“打呗,谁让咱理亏?后来我爸下不去手了,怕我妈看出来。我妈还是看出来了,说我爸比白公馆的狱卒还狠,后背血肉模糊,我姥爷我爷爷也特意来看我。”看来那场暴力教育轻不了,“你爸爸打人那么狠?”“他啊,上过老山,可能有战争创伤。”“你该打,如果你以后再坏,再去碰别的女人,我绝对不让你再碰我。”“醋缸就是你这样的,现在就开始管我?”“不是管,是告诉你我的基本原则,你不接受可以立刻离开。”“让我撤退?可能吗?”我挣脱他的怀抱,躺到自己的枕头上,他从背后搂着我,“小沫,你不是倾城倾国貌,得承认吧?你也就能和西施貂蝉比比,但是你的气质真的非常好,容貌可以手术改变,气质是不能人工制造的,人有没有内涵会写在脸上,我喜欢你的气质总不能算罪过吧。”我转过身,“你就是个色狼,”“对,我是,我英雄本‘色’。”他低头吻我,“要不是表姐的医嘱,现在就色给你看,色狼?有我这样的色狼吗?女人脱光了,我不喜欢照样走人。”“谁啊?”“我告诉你,你不能再打我咬我。”“好。”看文的诸位朋友,欢迎你的光临。作为新浪的新人,我真心希望得到你们的支持,如果你喜欢我的文,若是顺手请收藏。谢谢大家。若是很喜欢我的文可以加群,一般喜欢就算了,因为群里潜水艇很多,欢迎鱼雷到来:QQ83085954。☆、蕊珠闲“有一次,一个party 之后,一个女演员缠着我,非让我送她回家,送就送吧,送到了非让我上她家坐会,说她刚买了幅齐白石的画不知道真假,想让我帮着鉴别。我对国画挺感兴趣的,就上楼去她家,别说,她真买了齐白石的画,我仔细看画的功夫,她就去卫生间洗澡,然后叫我回身,人已经脱的一干xx。”我简直听傻了,这么主动的女人?而且是小有名气的影星?“那你还不饿虎扑食?”“去他大爷的,和我玩这个,她出了名的烂,这么和你说吧,我圈子里的朋友告诉我,有一次他们饭局,他带那个女演员去的,后来又来了五个男的,非富即贵,就这个女演员和他们六个人全都上过x,她自己都觉得不好意思,早早撤了,”“我不信,他怎么知道她那样啊。”“你不是男人不懂,大家的表情,神态,话语。而且,她向来喜欢傍有钱人,今天这个明天那个,时间长了,谁都知道她跟过谁。”“你的意思是你很有定力,吴总?面对xx女人很冷静。”“不是,自己喜欢的,穿衣服也有感觉,不喜欢的,脱光了也不想碰。”“你就走了?”“没有,那多没绅士风度。我从地上捡起她扔掉的睡衣给她披上,然后对她说‘你还是穿上衣服比较好看’才走的。”诚笑起来,我心里却替那个女人难过,在男人眼里不自重的女人太悲哀了。我换了话题,“你以前一共处过几个女朋友?”“我军校毕业认识一个舞蹈演员,和我同岁,我挺喜欢她的,那时候我自己没多少钱,我爸管的还严,后来她认识一个很有钱的比利时人,很快嫁给他出国了。”“啊?那你一定很伤心,”“后来我才知道她一边和我相处一边和那个人在一起,她走的时候和我坦白的说,金钱最重要,光有地位不够。她再过几年艺术黄金期就过了,跳不动了,嫁人是很现实的事。我们同岁,她耗不起青春,我父母当时的确都不同意我找演员,和我没未来,希望我理解。”诚陷入沉思,“你恨她吗?”“她那么坦率的和我说,我也没什么接受不了的,当时是有点难过。”诚笑笑,“我也没特别想娶她,总是很犹豫。说不上为什么,我那时24岁,的确没着急结婚。”“那她之后呢?”“再处女朋友,我也就不那么认真了,也不想结婚了。”我沉默,原来他是心里有伤的人。“你的第一桶金是怎么赚到的?”“军校毕业老爸逼着我进机关,烦死了,就两年快把我折磨疯了,后来他看我胡言乱语的,就同意我转业了,我根本没去他安排的地方,自己在家炒股,第一年起步是5万本金,半年到40万,年底到二百万,第二年炒到一千多万,那时候股市机会太多了,然后又和刘向做对俄的边贸,同时进入房地产这个领域,然后你知道,就发展起来了。”“你数学特好吧?”“是,我高考数学是满分。”“可是数学比你好的也有很多,他们就没有把能力转换成你这样财富的机会,你得承认,你家庭的影响是起重要作用的。”“我不否认,尤其是房地产,不是谁都能碰的。”“权力资本。”诚看看我,“你在愤愤不平,小沫。”“朱门酒肉臭,”“你又骂我,没人敢当面这样说我,权力资本?朱门酒肉臭?你全盘否定了我的能力而且把我归于恶少一类。”“我说的是实话,不爱听,找会说好听话的人去,人家还脱光了,送货上门。”我下床到沙发上坐着,他跟过来,“我惹你了吗?自己问我,最后气成这样?连觉都不睡了?”“诚,我们真不是一个世界的人,你的世界繁花似锦,我的世界要不停的奋斗,即使付出、奋斗也不一定换来幸福。”“你有我了,怎么会不幸福?”“我不会依赖你的,有一天我要和你并驾齐驱。”“好啊,”诚一把抱起我,“我就喜欢你这个不服输的样子,回去睡觉,我明天还得去公司,你可是大休了。”那几天我比较闲,看英语书之外,想想他的家事和过去,没事用文言文写了一个列传,中午递给诚,他自己读起来:“吴义诚者,国朝二十年生于京师,祖籍湘江。手足皆无,甚孤。诚长八尺余,力能扛鼎,才气过人,具南人北相之形。”他抬头,“你看我扛过鼎?什么时候学会的溜须拍马?”我笑,“比喻嘛,说你好勇斗狠多俗气?”“其祖皆以军功起,为国朝立鼎之肱骨重臣也。其祖,先帝之爱将。外祖为布衣时,其志与众异,少习武功,临院为乡间蒙堂,耳濡目染识字千余,切能做赋,蒙师惊为异人,免其束脩延入学堂。曰:此子骨骼清奇,日后必为人上之人。后父母死,从先帝红军而去。骁勇善战,万马军中取上将首级如探囊取物耳,且足智多谋不为匹夫之勇。先帝偏于陕北一隅,中原逐鹿夺鼎之时,外祖屡建奇功,后入军机为宰辅。”“这段写的就是个凑合,有剽窃之处啊。”他笑着看我,“国朝三十八年,有民女某伏门而泣,自爆与义诚有孕。父大愤,诚伏受鞭扑,痛哭欲死。后从父命,入武学。四载武学生涯,劳其筋骨,颇自不甘。后入国朝兵部要地,言论无忌,肆意狂放,不拘礼法。未几,同僚婉转诉于父,父大怒,恐其日久生祸,随令逆子脱军籍而入民间,诚大悦,至此天高地阔,任性而为。”他盯着我,“你哪只眼睛看见我哭了?还欲死?”我不理他,他继续念,“诚沉毅果决,恃才傲物,素有青云之志,少顽劣,喜自立为帅,统领幼齿无数。7岁即有临淄隆基之势,喝其外祖锦衣士曰:此乃我家庭院,吾欲何为汝且听之。外祖异之。脱军籍两年间,诚游刃股市证券之业,居无几何,致产千万。国朝四十六年,创“中城”于京畿,以房产为主业,兼营贸易,四海通衢,商旅之荫,达米国及金帐汗国之属俄罗斯,遂尔羽翼渐丰,四十八年以降,诚坐拥十余亿巨产,入京城富豪之列,当是时诚不及而立。诚壮心既已,纵欲无度,游狎蜂蝶; 卧柳眠花,京师教坊,无所不至。名伶、模特、主持,无不一一笑纳于金屋,好事者谓之美谈而嫉羡。呜呼!吴氏之兴,以权力资本而兴也,兴之也无良,夫民女陈氏欲效之,不可得也。”作者题外话:看文的诸位朋友,欢迎你的光临。作为新浪的新人,我真心希望得到你们的支持,如果你喜欢我的文,若是顺手请收藏,谢谢大家,欢迎加入新群101739371。☆、如鱼水诚读完我写的传,死死看着我,“你中午还想吃饭吗?”“想。”“我看不必了,挺有精神头的,骂我都用文言文了。”“我写的不是事实吗?为什么不能海纳百川,平静的对待事实呢?”“你再写个讨吴氏檄算了,然后放到网上,”“不吃就不吃你买的饭,我自己到外面吃去。”我要去客厅找自己的衣服,他一把抓住我,“陈小沫,没有任何一个人敢这样戏谑嘲讽我,我现在宣布和你的外交关系从大使级降到代办级。”“你真生气了?天, 吴总,你的心胸堪比针尖。”“我这几天身体和心理倍受摧残,先让我表姐痛责,伺候着你,还不能碰你,你现在又在精神上围剿我,意欲何为吴陈氏?”他的唇已经老实不客气的压住我的唇,根本不让我呼吸,很快我就觉得呼吸困难。我使劲捶他,他不动,推他推不开,一时气短,眼前一黑,就晕了过去。等我醒来,他一脸焦急的盯着我,我躺在床上,“吓我好玩啊,怎么回事?接个吻你都晕?”“我有点低血糖;你又不让我换气。”“肯定是攒钱不要命营养不良造成的。”“不是,大夫说是青春期低血糖,我上高中有时就头晕。”“你还青春期?哦,也是,我刚让你从幼齿变成女人。”“你才幼齿,你统领幼齿。”“惹不起你,赶紧去吃饭,竟然剽窃太史公,此仇不报非君子,写文言文的传记诋毁我,算你狠。”吃完饭,他到卫生间冲凉,出来了我也去洗了洗,6月的北京已经很热了,他说要关机一下午搂着我睡一觉。不过为了以示惩戒,他把我按在床上胳肢,我笑的不行落败求饶,“诚,我错了,别再胳肢了。”“你错哪了?”“我不该闲极无聊,诋毁与日月同辉的吴总。”“还嘴硬?再来一次。”他跃跃欲试,“不,我再不敢了。”“说点好听的饶了你。”“你是天底下最好的银。”“烂俗。”“我明儿再写个歌功颂德的列传给你。”“敢,你这丫头对我心怀叵测久矣,我还让你再骂一遍不成?”“那怎么办?”他不说话了,“现在求饶也来不及了,不建立我的新权威主义,以后没法混了。”他欺身过来,把我压在身下,慢慢解开我身上的衣服。“你说过这几天不碰我的。”我紧张的申诉,“我不进去。”那个下午,他用手和唇爱我,在他的百般怜爱下,我第一次感受到做女人的幸福,觉得自己被彻底融化。“诚,有身体真好。”我喃喃自语,“傻丫头,以后我会让你永远享受做女人的快乐。”我闭着眼睛听着,“小刺猬,你的古文选没白旁听,虽然你四处剽窃,不过天下文章一大抄,把上古文、近古文混到一起骂我不容易,我认了。”第1页结束


上一页--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