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北京情人_北京情人第4部分阅读-人人看吧 

公告:本站所有视频免费阅读,现已完美支持苹果,安卓,ipad等移动设备播放。手机浏览器支持类型uc浏览器(注意:使用uc浏览器请不要进入酷影模式,不然会提示播放不了),360浏览器,2345浏览器等赶快拿起您的手机随时随地看小说吧。

北京情人

“你还是没忘了她。”“人家孩子都有了,妈您真逗。”妈妈不说话了,慢慢站起来。“小诚,你不就是因为她一直不想结婚?”“妈,在你眼里我还挺长情的,我有那么痴情吗?”妈妈不说话,看我一会,叹口气,开门出去。我一个人在屋里躺着,手掌的痛楚突然明显起来,身边到处是她的气息,密密的围绕着我,她身上有一种天然体香,淡淡的,我们过去在一起的时候,我一直不让她喷香水,我喜欢闻她身上的味道,不是花香胜似花香。有人说相爱的人是从喜欢彼此的体味开始的,可能是生物场接近,我喜欢她的味道,快两天的缠绵这久违的味道又沁入我的口鼻,现在却压迫着我无法呼吸,我的眼泪再也忍不住,悄悄划落,如果说6年前她的决然离去令我伤心,刚刚知道她有孩子的事却让我跌入冰谷,永远的结束了,她彻底的不属于我,她属于另一个男人,还有那个孩子,那个她生命的延续,通电话时她的笑语和叮咛已经说明了我再也不是她生活的中心,其实早就不是,但是一直留有隐约的希望,可能还有自尊心和面子的问题,觉得她不会轻易忘了我。甚至昨天我还以为我们能重新开始,其实是我一直没忘了她,一直还爱着她,这样的发现令我悲哀绝望。和陈沫在一起9个月的时候,我去法国一次,只带了助理刘和一个所谈项目主管业务的副总,一周就回来了。我给她带了几个所谓奢侈品的包,10套未进入国内却是真正世界顶级品牌的女装,包括内衣、鞋,是我特意抽出一天时间扫的货。以前我是不屑为女人干这个的,同居这么长时间她一直不让我买贵重衣物,除非特定场合没办法,比如那次慈善自助酒会,她实在没可穿的晚礼服,她的脾气拧巴的很。我们是白天到京的,下飞机直接去公司。这是我的习惯,不倒时差晚上再倒。她看见我,那表情非常奇怪,很多中层都来打招呼问候,也不方便和她聊,等人都散了,我让她进去,把她拉进小卧室,给她一个拥抱。她几乎没反应,任我搂抱。“怎么了?小沫?我才离开一周,你就瘦了?想我想的吧?”我摸摸她的头发。“诚,我已经辞职了,人力资源总监挽留我,但是我已经决定了。”“什么?”“你妈妈找到我,她不希望我们在一起。”我的第一反应是我妈妈怎么会知道我们在一起,然后是陈沫的辞职完全符合她的性格,坐着马背上的摇篮离开延安的妈妈一向自认血统高贵,何况姥爷还曾是一届政治局常委。“我妈妈不能决定我的生活,和她没关系。”“有关系,她是生你的人,诚。”“回家再说,现在我们不谈这个问题。”“我已经搬回自己的家。”“开什么玩笑,小沫,你和我商量了吗?”她眼里有无奈但更多是坚定,“诚,我们没有未来,对我来说,长痛不如短痛,受家族祝福的婚姻都不一定幸福,何况你母亲知道我的一切,我坐过台,我妈妈身体不好,是得尿毒症去世的。”“这和她有什么关系?”,她不说话了,转身要出去,“你给我站住。”我抓住她,“你的意思是我们结束了?是吗,你单方宣布,你觉得这个决定很豪情万丈?”“不是,但是是最现实理智的决定,我对自己的决定负责。”我看着她的神情忍不住笑了,“得了,小沫,我不同意,你趁早给我搬回来。”她出去了。我在msn 上告诉她,等我一起走,她说自己今晚有事,下班就走。“小沫,我今晚要倒时差,别惹我,”“所以你更要好好休息,我明天过去。”我想想,“好,那明晚我们一起走。”作者题外话:看文的诸位朋友,欢迎你的光临。作为新浪的新人,我真心希望得到你们的支持,如果你喜欢我的文,若是顺手请收藏,欢迎加入新群101739371。☆、谈判成功我自己回到我们同居的公寓,室内收拾的很干净,她的衣物和生活用品都拿走了,我的无名火直往上冒,这丫头够雷厉风行,我那可爱的妈妈究竟和她说什么了,能让她痛下决心。必须打电话问清楚,“妈,是我,你找过陈沫?”“我是找过她,小诚,她不配和你在一起,一个夜总会小姐,你不觉得丢脸吗?”“谁告诉你的?”“小诚,你觉得这种事瞒得住吗?”“妈,您不是发现什么蛛丝马迹找国安舅舅的关系了吧,您真够可以的,忒不八卦。”“妈妈如果认为有必要,会找,现在没有。”我挂了电话,谁啊,这么多事多嘴?当娜?许逸?我经常和陈沫一起下班肯定会有员工发现,这种别样的绯闻他们会在下面传成神话,但是绝对不敢公开议论。公司里不止一个认识妈妈的员工,都是妈妈关系进来的,象当娜。不管是谁到我家太后那告密或者是无心流露已经不重要,妈妈知道了,还给了陈沫下马威,她搬走了这是结果。第二天上班,我告诉陈沫,给她带了礼物,在家里。“我不要,你送别人吧。”“气我不是,按你身材买的。”“总裁办的几个女孩都不胖,送她们没问题。”“我用得着你替我施恩吗?不要你替我扔出去。”她在msn 上不理我这茬,不过下班还是等我。我们一起吃的晚饭,气氛有些尴尬,我问她什么都不怎么吱声,我妈妈怎么和她谈的更是一字不露,鸭子煮熟了嘴硬,她全身骨头都是鸭子嘴,硌的我生疼。不过,她说话算话,跟我回了公寓。我很认真的和她谈,“小沫,你知道公司很少挽留辞职员工,你算特例了,和我妈妈治气,用得着吗?”“诚,我没治气,我知道这是早晚的事。”“屁早晚的事,她管不了我。”“我们别探讨这事了,已经不止一次说过了。”“那你也不用搬回家啊。”“诚,你妈妈根本不了解我,我不想再被她羞辱。”我全明白了,我那老妈话一定好听不了,陈沫又个性十足。“小沫,别把我妈的话当回事行吗?”“不可能不当回事,我是平民的女儿,但绝不是她想的那样。”“我知道不就行了?”“诚,激情总会过去,将来会有比我年轻比我美丽的女孩出现,你不属于我。”“你不相信我是吗?”,“你到现在也没想娶我,你,我,我们彼此都清楚这点。”这是我的软肋,她抓住了,我是还没想结婚。“你想用辞职、离开要挟我是吗?我最恨女人为了结婚和我耍手段。”“如果你这样认为,那就这样吧。”她转身走了。我没去追她,头大。第二天陈沫还是上班了,看的出她休息的不好,脸色有些憔悴。新的总裁秘书已经开始招聘了,我们白天只有工作上的交流。我没再请求她回去。晚上,下班她就走,我自己回住处,越想越气,和我死磕,第三天我出去凑饭局,第四天也是,天天回家很晚,第5天进家门,觉得孤零零的,想想她一个人就心软了,哄哄又如何呢。下楼上车,开到她家楼下,她家灯是黑的,打她手机,竟然是关机,上楼敲门,半天无人应声,我担心起来,她去那了?不会一个人去天安门,植物园吧,这都几点了。我坐在车里,点燃一支烟,报警?告诉局子里的哥们说我的女朋友失踪了,万一她是去同学、朋友那,或者是亲戚家,我可就臭大了。她不会出事吧?我怎么专往坏处想,北京的治安还可以啊,尤其她家这比较繁华。后来,我就在车里睡着了。这几天我故意凑饭局然后和他们去夜总会,总是后半夜2、3点回家,也很疲惫。直到有人敲窗户,我醒了,陈沫站在车外着我,天亮了,她好象刚刚回来。我把车门摔上,拉着她就上楼。她没反抗,自己乖乖开门。一进屋我就问她,“你去哪了?还关机?你作够了没有?”“我去我大爷家还钱去了,正好凑够一万。”“为什么关机?”“我手机让我大爷的孙子玩游戏,没电了,本来够一晚的,天晚他们没让我回来。”她小声解释,我坐在沙发上,“知道我差点报警吗?不是告诉你24小时开机,备用电池呢?怎么不带?”“我忘了。”“忘了,我都想去植物园找你了。”她走到沙发边,坐下来,“我没想到你会来。”我搂过她,看看她的脸,“小沫,别闹了,回去吧,我想你,也担心你。”她趴在我腿上,我心软了,“多大的事啊,是不是,你相信我,我妈妈会让步的,她心疼我。”她抬头,“诚,你想要我吗?”因我身体原因和wep公司谈判推迟果真应验了,我发烧了,手上的伤还有点感染,一直不退烧,妈妈非把我送到医院。处理手伤的大夫和妈妈嘀咕半天,我假装没看见。按约好三天后再谈,我和陈沫还是又见面了。我手上缠着纱布,先表示歉意,她看着我,“吴总要是身体不好,我们可以继续推迟谈判,不着急。”“没关系,我已经好了。”谈判进入实质阶段,一上午精神高度紧张,中午午餐是我们公司准备,在公司餐厅包房单设一桌。我和陈沫最后退出会议室,她小声在我身边说,“你瘦了,是不是病了?”“我没事。”她带来的三个手下不是美国人就是比较西化的中国人,我们也就是礼节性敬酒就开餐,他们都没有一些国内客户或者合作伙伴的牛饮习惯。我喝碗汤告辞回自己办公室,他们要回自己公司,下午再谈。我还是在发烧,大家都看的出我不舒服,不停喝水,脸不正常的红,咳嗽。半个月时间了,我们的谈判几经周折还是取得实质性进展。我们合资建厂的事确定下来。对方出资比例高,按惯例,陈沫出任我们合资公司的老总。这中间有一天对方提出暂停一天,说陈沫要去接儿子的飞机。作者题外话:看文的诸位朋友,欢迎你的光临。作为新浪的新人,我真心希望得到你们的支持,如果你喜欢我的文,若是顺手请收藏,欢迎加入新群101739371。☆、爱欲纠结那天在公司加班到很晚,想起很多我们的旧事。我去法国妈妈和她谈话后,陈沫辞职,很快找到一家外资公司。她去大爷家还钱我去找她那次,清晨我们在她家里亲热。我的一腔怒火让她那句“你想要我吗?”彻底熄灭。我是真想了,一周没见不说,回来4、5天我们也没在一起,我想念她的一切。那个早晨我使劲折腾她,她靠在我怀里我才想起一件事:“不是安全期吧,小沫?”“没事,不一定那么巧。”她回答极其简单。“也是。”我亲亲她额头,她幽幽的说,“我想给你生个孩子,诚。”我搂紧她,“给我时间,小沫,你知道我不是不爱你。”“我可以自己生,自己养,我知道你不想结婚。” 第1页结束


上一页--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