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北京情人_北京情人第3部分阅读-人人看吧 

公告:本站所有视频免费阅读,现已完美支持苹果,安卓,ipad等移动设备播放。手机浏览器支持类型uc浏览器(注意:使用uc浏览器请不要进入酷影模式,不然会提示播放不了),360浏览器,2345浏览器等赶快拿起您的手机随时随地看小说吧。

北京情人

“是是,姐,你要打要杀冲我来,别吓着她。”“你还知道心疼?” 巧稚林看一眼陈沫,“你就是一祸害,就差我爸一枪崩了你。”我出去关上门,看着门外看着我的其它病人,我抱着陈沫冲进来,把门口护士也吓一跳,她跟进来,只是看见我和巧稚林对话,就默默出去了。 “不好意思,”我陪着笑脸,“我老婆有流产迹象,耽误各位。”周日,病人不算多,也不算少,她们默默坐着,根本不理会我。对看病加塞,似乎熟视无睹。我靠在门口,听见巧稚林温柔的说,“姑娘,你别紧张,放松,让我看看。”我放心了,赶紧服从命令去挂号。我家的巧稚林既不姓林也不叫巧稚,她是三舅舅的女儿,上初中时看过林巧稚的事迹后下决心要救广大的受苦受难的女同胞于水火之外,立志当妇产科医生,报考北医大,现在的北大医学部,头悬梁锥刺股,一直读到博士,去协和,苦钻研,业务精进,很快就提副教授,不久破格提教授。才比我大3岁而已,在协和人才济济的妇产科也是响当当的人物。即使当了教授,她也认真出门诊,查病房,拒腐蚀,不沾红包和礼钱,我给她起别名巧稚林,她欣然接受。小时候,姥爷也喜欢她,经常带着我和她外出玩。我们关系一直很好。不过,从我25岁以后,她对我不大待见。因为我每个同居伙伴都会送她这里检查,倒不是要求鉴定处女与否,而是让她帮忙给那些女人进行一系列检查,比如性病、AIDS。她对这项工作厌恶已极,却不能推脱,因为她的姑妈我的妈妈老人家求她,“孩子,你就当可怜姑妈,我生小诚这个孩子操碎了心。”我挂号回来,巧稚林已经为陈沫检查过了。“病本。”她还是没好声。“还用写病历吗?”我陪着笑脸。“少废话。”她低着头一边写着,一边说到,“谢谢你让我看见不容易见的病例。”我一声不吭。“我处理过了,没太大问题,是摩擦伤,没有撕裂,不用缝合。但是10天之内你不能再碰她。”我接过病本:处女膜新鲜撕裂 ,阴道摩擦伤,出血。还有什么没看清楚,大概就是这几个词。我算脸皮厚的,也是有点汗颜。她站起来,“小诚,你缺不缺德啊,我要是告诉姑父,他没准也想毙了你。”“你这一会儿都替他们毙我两回了。我这人出身行伍,性格粗鲁,您老人家多担待。”“滚,”她回头看看陈沫,“姑娘,你最好离我家花心大少远点,我是为你好,有一天你哭都来不及。”陈沫惨白着脸,低下头,“行了,姐,你吓坏她了,我是认真的。”“但愿你是认真的,挺好的女孩子。” 巧稚林叹息一声,“那是,我啥眼神。”“你这回还需要我帮着查她性病、艾滋、乙肝、肺结核吗?”“不用了。”“我开了点药,你去取,然后赶紧滚,看见你就烦。”我抱着陈沫走出来,巧稚林跟到走廊,走了一段,离病人远了,她站住。“小诚,”“恩?”“对她好点,她和那些女人不一样,别玩了,让姑妈和我省省心。”我想想,“姐,我没玩,真的。”“你别没心没肺的,我开的药还有紧急xx药,有副作用,以后尽量也别让她吃,你注意点,不要让她再遭罪,女人不容易。”“我会的,姐,我比她大。”作者题外话:看文的诸位朋友,欢迎你的光临。作为新浪的新人,我真心希望得到你们的支持,如果你喜欢我的文,若是顺手请收藏,谢谢大家,欢迎加入新群101739371。☆、“燕尔新婚”当晚我送陈沫回家没走,一直陪着她,之后让她请了一周假,上午我自己去公司,下午还回她那。告诉助理刘有要事打我手机,我们腻在一起,我买食品、订餐,有时还下厨做饭,尽心弥补我的过失。怀柔别墅的温存彻底改变了我们的关系,上班后,我让她搬我那住,她拒绝:“我不想这样。”“你一个人我怎么放心,孤孤单单的,我要照顾你。”“那不就成同居了?”“我们真心相爱,同居不好吗?”她还是不同意,没办法。她上班第三天,无人在旁的时候我把她拉进办公室里间的卧室,那是一间带卫生间的小卧室,是为我午休准备的,不过,我根本没在那睡过觉,白天,我向来很精神。“你疯了?”她不敢大声抗议,“别误会,陈秘书,我绝对不会在公司非礼任何女员工,我只是想告诉你,你不能对我始乱终弃,不理不睬,我会心碎的。”“你真好意思说。”“你不答应,我就在公司群发邮件,说我失恋了,被我那一笑倾城的女秘书抛弃。”“我不想同居。”“我有套精装修的房子没住过,我胃不好,我们在一起,你那么会做饭,可以治愈我失恋心灵创伤的同时,帮我养胃不是?”我也不想她住很多女人曾经住过的房子。以前我专门有套房子和女人同居。“不,我不去。”“小沫,我想天天见到你,不光是在公司,晚上也想见到你,我想你想的心都疼了。”“你会心疼?”“真的,除了心疼,还有一个很重要的部位也疼,要不你给我看看确诊一下是什么问题?”她使劲捶我一下:“臭流氓。”我把她揽在怀里,解开自己衬衫两个扣子,把她的脸贴在我的胸口:“听听,我心破碎的声音,怀柔回来你一直不让我碰,再这样我和别的女人私奔了。”“私奔吧,我不在乎,在乎不过来。” “我在乎,我打算为你守身如玉。”“不行,我不想那样。”“那你今天陪我加班总行吧?这是你的工作。”她无可奈何的点头。加完班我带她去一家酒店吃自助餐。饭罢,答应送她回家,却直接开车奔东三环。那里有一套公寓,最近收拾出来。她发现不对,一劲叫停车。“跳车的不许啊,你不是铁道游击队出身。”我微笑的看着她:“领你去看我们的家,小沫,你一定喜欢。”她气鼓鼓的坐着,不知道该怎么办。看着她发窘的样子我很开心:“都是我的人了,住一起不住一起还不是一样的,干嘛在乎形式。”“无赖。”她冒出一句,“那你就是无赖的女人。”到了那里她不下车,只好去抱她:“告诉你,这里从大门到楼道全有监视摄像头,你要是想出丑或者想让我出丑就挣扎。”她只好乖乖的让我抱下车,小丫头,和我斗。这是一套双卫四室一厅的房子,格局不错,两间卧室都朝南,书房、起居室很大,厨房也不小,西式风格装修。书房吸引了她,她由衷赞叹我满嘴仁义道德的来源,象小孩看到蜜糖一样高兴。我不想浪费时间,抱她去卫生间:“书你以后有的是时间看,我现在要看的是你。”、“我自己洗,我自己洗,你出去。”她使劲推我,我笑笑,替她关上门,我只好去另一个卫生间洗。她不出来,我敲门。“别进来,”“我就是告诉你旁边的衣袋里有睡衣和内衣,看见没有?小沫?”我提前给她买了一些衣物。“看见了,你不许进来。”她把门锁死了。我拿出钥匙,轻轻开门,她正从浴缸站起来,象条鱼美人似的伫立。“别穿了,宝贝,免得我还得脱。”我再次进入那片温柔的领地,进入之前我极尽温柔的亲吻她的身体,连她的双脚我都抬起来亲吻。她的脚型很美,令我爱不释手。她想从我手里抽出自己的脚:“不,诚,不要这样。”可是话语显得无力。“你的一切我都要尝尝。”我一向认为我的管理能力出众,习惯发号施令,但是在床上,她是我的公主。以前是别的女人极力取悦我,我只是享受和冲刺。现在的我甘心情愿为她做以前从未其他女人做过的事。我的双唇探密她身体的每一个角落,她害羞,却阻止不了我的探密,被珍视,被宠溺的她不再是痛苦的呻吟,而是欢乐的婉转娇啼:“诚,诚。”她痴迷的呼唤我的名字。“小沫,我在。”慢慢的进入,不再迫不及待的占有,我想给她快乐,让她进入极致的顶峰。她融化在我的爱里,似一池春水阵阵微澜,这池春水又包围了我,化解我的所有压力。“小沫,你是我的,你只是我的,你说。”“我是你的,我只是你的。”我再次失控,把生命的激情倾覆进她的体内。还是一遍遍的进入她,万般怜惜的进入,刚劲却不粗暴的征服她的感官和身体。黑夜是我们最热烈的时刻,我们一起沉沉睡去。快到中午,她才醒过来,我已经买回午饭吃过了:“看你睡的那么香甜,没叫你起来。”我坐在床边看着她微笑,低头吻她一下:“起来吧,吃点饭,你想去哪玩,我带你去。”“诚,我身上一点力气都没有,那都不去了。”还是这句话。 “正常,初沾雨露,还不习惯。”她红着脸,无言以对。我最喜欢看她脸红发窘的样子,现在很多女人讲黄色笑话比男人都熟练。她是我说点什么暧昧的话就不好意思,过一会她慢慢坐起来:“我现在知道你为什么那么多女朋友,你太会哄人。”“我哪那么多女朋友,我好象没和谁介绍过我有女朋友。”“那明星A,模特B,主持人C,好象很多知名女人都和你传过绯闻,听说你请某主持人吃一次饭就送她一辆车?”那是我年少轻狂时干过的事:“你好象挺关注我啊,难道你进入公司以后就开始关注我的私生活?小沫,造谣一定要有证据,你有证据吗?”“司马昭之事,路人皆知。”“我承认我喜欢和美女在一起,不过,他们都不是我的女朋友,顶多是战略伙伴关系。”“什么战略伙伴关系?”她看着我,一脸求知欲。“你一个小丫头张嘴就诽谤我的操守,要向我道歉,不过,为了提醒你以后注意分寸。我先告诉你我和她们是什么战略伙伴关系。”“不用了,不用了,我错了,我错了。”她想躲开我的进攻。“您不能为老不尊,我错了还不行?” “嫌我老了?罪加一等,过来,往哪跑?”“你身为老总,堂堂的CEO;现在这样就是为老总不尊。”作者题外话:(看文的诸位朋友,欢迎你的光临。作为新浪的新人,我真心希望得到你们的支持,如果你喜欢我的文,若是顺手请收藏。谢谢大家。若是很喜欢我的文可以加新群,一般喜欢就算了,因为群里潜水艇很多,欢迎鱼雷到来:Q91569357)☆、身无彩凤和她在一起后,发现她言辞犀利,反应迅速,经常对我进行饱和打击,和她话语对抗有时就打一个平手。我们还是住在一起了,不过,早上,她坚持自己坐地铁去上班,我习惯九、十点才去公司。要给她买车,她拒绝了。让她随便开我一台车,也不同意。我们一起下班,除非我有必须去的应酬她自己回家,没有的话她坚持回家做饭一起吃。“我给你做,酒席下面是病床,不要总在外面吃。”“干嘛那么辛苦,在外面随便吃点得了。”我是真的不想让她在厨房忙乎。她在厨房做饭炒菜的时候,我进去抱抱她,感觉很好,有种淡淡的暖意。我一直坚持洗碗,晚餐之后我们都喜欢泡在书房,有时我躺在她腿上看书,有时相反。她有时候脆弱敏感,刚开始同居,有一次,我不得不去应酬,吃完饭就已经很晚了,客户非要去夜总会,我让一个副总陪他,他不答应。“吴,pretty  girl?  right?”这是位美籍华裔,汉话说的不好,但是是公司的大客户,极其好色,有时候谈业务的时候,都能从msn上发一张x女的照片过来问我如何。每次来国内必须找小姐,我只好给陈沫打个电话,“我恐怕得晚点回去,小沫,你先睡吧。”回家时已经快两点了,陈沫根本没睡,坐在客厅。“诚,你回来的太晚了。”“没办法,你知道托尼那个德行。”她看着我,“你陪着他一起是吗?”“是,可是我没找女人,你相信我。”我的确没做什么,昨晚还要过她,这种应酬让我也觉得累,“睡吧,小沫。”后半夜一翻身,身边没人。她呢?客厅灯亮着,我下床,果然她呆呆的坐在沙发上,一脸的泪水。第1页结束


上一页--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