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北京情人_北京情人第2部分阅读-人人看吧 

公告:本站所有视频免费阅读,现已完美支持苹果,安卓,ipad等移动设备播放。手机浏览器支持类型uc浏览器(注意:使用uc浏览器请不要进入酷影模式,不然会提示播放不了),360浏览器,2345浏览器等赶快拿起您的手机随时随地看小说吧。

北京情人

“吴总,陈沫请假了,说发烧。”“知道了。”昨天她进我的办公室就咳嗽不停,我还叮嘱她吃药或去医院。一天过的很快,刘向打电话说晚上想凑饭局,我拒绝,“怎么,让那个模特缠死了?小诚?”“是啊,快牺牲了,你打算替我冲锋陷阵吗?”刘向哈哈大笑,“你要是牺牲的那一天,人民会为你这样写悼词:日理万妓,积劳成疾的吴总躺在翠柏和鲜花之间,身上覆盖着床单一张,由于纵欲过度,他英年早逝。” “大爷的,覆盖你个头。”“出来吧小诚,纯饭局,老潘请客,聚聚。”他说了一个饭店地址。“几点?”“6点半。”那家云南菜还不错,去就去。作者题外话:(看文的诸位朋友,欢迎你的光临。作为新浪的新人,我真心希望得到你们的支持,如果你喜欢我的文,若是顺手请收藏。谢谢大家。若是很喜欢我的文可以加新群,一般喜欢就算了,因为群里潜水艇很多,欢迎鱼雷来:QQ101739371)☆、渐行渐近出了饭店已经8点多了,我意识到这离陈沫家很近,不过200米, 挂通她的电话,电话响了半天无人接听。挂断,刚想开车走,电话响起来,“吴总,您找我有事?不好意思。我刚才在厨房,没听见,进屋电话就断了。”她的声音都变了,鼻音也重。“陈沫,你好点没?我在你家附近吃饭,顺便问候一下。”“没事,就是感冒了。”她在电话里剧烈咳嗽起来。我想想,“我去看看你方便吗?”“您别费心了,我没事。”“得,我去看看你,非常近,你家几楼几号?”“真的不用,谢谢您。”“你哪那末多废话,我这就过去,赶紧说。”车停在她家楼下,小区门口买了点水果,进她家的楼道,二楼203,她站在门口,双颊绯红。这是一套小三居的房子,一间被改成客厅,两间卧室,看格局都不会太大,一间卧室的门紧锁着,一间开着门。陈沫让我坐在沙发上,去倒水。“我家没有咖啡,没有茶叶。”她看着我,“我刚灌了一肚子普洱茶,不用。”她脸红的不正常,不停的咳嗽。“你去医院没?”“没又,医院开药太贵,我在药店买药吃了。”这句回答让我很意外,公司员工都有医疗保险,但是具体门诊药费不清楚怎么报销,级别不同,待遇不同吧。“你发烧了?”“恩。”“多少度?”,“不高。”“你过来,”她听话的走过来,我摸摸的她的额头,“这么烫,至少39度,去医院输液吧,好的快。”“不用,挺挺就过去了,感冒不治也会好,就7天。”“别废话,这么烧下去,你就不一定是感冒了。”“我一感冒就这样,没事。”我有点火气,“你家人呢?”“我家没别人,就我一个。”她看见我狐疑的眼神,补充一句,“我爸爸妈妈都去世了。”果然如此,我决定了。“去医院,我带你去。”那天晚上我拉着她去医院看急诊,才发现去医院没有熟人照顾真是很痛苦的事,可能我倒霉,赶的巧。挂号的男士俨然我非礼过他母亲,对我怒目而视。急诊的白衣天使板着脸,好象我刚抄他家回来,药房的态度也不好,多问一句,她十分不耐烦,“更年期提前了?您也就三张多一点啊。”临走我给了她一句,估计她要为此仰倒。楼上楼下折腾好几次,才把一切搞定,挂号、看病、领药、输液。靠,还三甲医院,护士输液时一针下去直冒血,还直嚷嚷,“别动,别动,你动我根本看不清血管。”陈沫根本就没动,咬着牙不说话,我看着她的样子,“你不至于吧,和刘胡兰似的,这是输液,又不是上铡刀。”我是第一次陪家人外的人看病,我是说看病不是检查,我领人去检查是常有的事,但是不需要我事毕亲躬。输完液送她回家都快10点了,我想起一件事,“你吃晚饭了吗?”她真老实,“我刚做好,您就来了。”进厨房,一碗面条在那,早凉透了。冰箱接近于空,有几个西红柿,一颗白菜。连女孩子爱喝的酸奶都没有,也没有鸡蛋和其它蔬菜,甚至没有剩菜。我意识到她的生活艰辛远远超出我的想象。我想想,“你休息吧,你得连续输液,我去买点吃的。”“不用,我把面条用微波炉加热吃就行。”突然觉得和她沟通真费劲,大大不如在公司顺畅。直接下楼,附近超市都关了,但是有肯德基,麦当劳,吉野家,还开店的我就进去,买一些打包带走,又去附近的好邻居扫了一些酸奶、面包、熟食、水饺之类的东西回她那。这不是我的强项,但是碰上了,还是应该帮一把。她看着我把东西塞进冰箱里,“冰箱没插电。”她小声嘀咕,“这钱你也省?”我一边找电源一边问她,她不说话。“吴总,上班我会把钱给您。”她嗫嚅着,“你好好休息,好好工作就行,钱就不必还了,当这个月额外奖金,就是少点。”我嘱咐她几句回家。一路挺高兴,打开车载CD,听听音乐,助人为乐这事我好久不干了。陈沫两天后就重新上班了,“你好了吗?这么快就上班?”,“我很少输液,好了。”她脸色趋于正常,的确不象个病人。青春啊,是好东西。我看着她,“我那天拉你去医院你还死活不去,就差绑你去了,真是,还是得听大人的话不是?”她不好意思的笑笑,不说话。不一会在MSN上她打过来一个笑脸, 还有一句话,“真的谢谢您为我所做的一切。”我回一个同样的微笑,“别客气,为女士效劳我很高兴。”仅此而已。不过,那天上班我情绪很饱满。日子一天天流逝,她有时加班赶上我也加班,又顺路送她回家几次。到家发个短信,我就走人。不过有一次她就要下车我叫住她,很认真的问她,“陈沫,你怎么那末白啊,你是少数民族还是血色素低贫血啊?去医院查过没有?”“我生下来就白,我妈妈说当初以为我会变成一个黑孩子。”“估计你祖上有白鞑靼血统,要不不能这样。”“白鞑靼?”她好象一无所知,自己也有点不好意思,“汉人的血统是很复杂的,融合了多民族,你不会不知道吧?”她低下头,“高中历史课学过鞑靼,可是没听说白鞑靼。”“呵,还四中毕业的呢。”我嘲笑她。她很认真,“白鞑靼是蒙古族的一支吗?那也不应该融合在汉族里面啊?您确信他们是白种人吗?”我扫她一眼,把我撞南墙上了,真不幽默。“我是吴沫若,我说融合就融合了,不知道历史是小姑娘,想怎么打扮就怎么打扮?”她开心的笑起来,“您真霸道,这您也说了算?”“我霸道?”我反问她,“我哪霸道?员工对我有这共识?”她显然觉得失口,坐在副驾驶坐上低头不言语,脸似乎红了,我也不知道怎么了,看着她,头凑过去,用手抬起她低垂的脸,她睫毛很长,就是那种眉不描而黛;唇不点而朱的女孩,不自觉的我的嘴唇就覆盖上她的唇。她一动不动,好象没了呼吸。我抚摸她的脸,光洁白皙,搂紧她,再吻,她突然反映过来,“别,别这样,吴总。”她推我,“我要回家了。”她惊慌失措,“你是个很特别的女孩,陈沫。”“你不缺女人的。”“你这是什么话?”我有点怒,“你们都去夜总会的,我知道,我不是你想象的那种人。”她低声抗议。“我们是谁?你是那种人?”我恨起来,她下车跑进楼道。我有点后悔,干嘛呢?情不自禁?靠 。第二天再见面我们都有点尴尬,我在msn上说,“不好意思,昨晚我有点失礼。”“没事。”她的回答很简单。这事就过去了,一切照旧。我们都是成年人,这算大事吗?当然不算。作者题外话:(看文的诸位朋友,欢迎你的光临。作为新浪的新人,我真心希望得到你们的支持,如果你喜欢我的文,若是顺手请收藏。谢谢大家。若是很喜欢我的文可以加新群,一般喜欢就算了,因为群里潜水艇很多,欢迎鱼雷来:QQ101739371)☆、相依相恋转眼就是4月份了,清明节一早陪妈妈爸爸去给姥爷扫墓。到公司都中午了,陈沫不在,请假了。特殊的一天,可以理解,何况父母双亡。快下班了,给她打个电话,“你在那?陈沫,我想请你吃饭。”“我在家,不用了,谢谢您,我不习惯在外面吃饭。”她挂断电话,很匆忙。我把车开到她家楼下,上二楼,好半天,她在里面问是谁,门开了,她俨然哭过,眼睛肿着。“您怎么来了?”她好象没有请我进入的意思,就站在门口。不客气的闪开她进屋,“你收拾一下,我请你去吃饭。”“我吃过了。”“我没吃。”我坐在沙发上,“我今天心情不好,算你陪我。”她冲进一间卧室,我推开门,太出乎我意外了,一张桌子上摆着一盘点心一盘水果,墙上挂着两幅黑白照片,桌子上还有两个罐子,我反应过来,那是骨灰盒。第1页结束


上一页--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