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欲女心经_欲女心经第25部分阅读-人人看吧 

公告:本站所有视频免费阅读,现已完美支持苹果,安卓,ipad等移动设备播放。手机浏览器支持类型uc浏览器(注意:使用uc浏览器请不要进入酷影模式,不然会提示播放不了),360浏览器,2345浏览器等赶快拿起您的手机随时随地看小说吧。

欲女心经

垢芯醭霰鸬亩髀稹薄  坝校颐潜话Я耍 第五卷 情挑皇都 第十五章 夺宝(二)在线阅读:http://www。wuxia。cn/info/info。php/1322/71。php  “你们已经被包围;放下武器;统统举起手来,男的站左边;女的站右边;那两个老头站中间;不要看;说的就你们;不要问’为什么’;问了我也不说。。。。”一群蒙面的黑衣人围住乐乐诸人;威风得意的喝叱道。  请问。。。乐乐作出最和美的笑容。  我说过不能问了;你见过哪个恐怖份子和你唠家常!  王乐乐又道那么。。。!  黑衣人不耐烦的吼道么什么么?!  魔教呀!他奶奶地;哪个王八羔子到现在还不知道魔什么;怎么混的;哪个部门的;归谁管;报上名来!厉长老和封长老慢悠悠地从人群中走进来;他们手中还扶着一个动作僵化的老头。  厉。。。厉长老;我是你手下的小三子呀;不是我不知道魔什么;而是这个油头粉面的臭小子不知道!一个畏缩的黑衣人;指着王乐乐辩解。  咳咳;哪个?厉长老有点尴尬的;随着他的手指方向;看到了乐乐一行人;身子一震;赶忙施礼道原来是王公子;失敬失敬;那天我们去追小姐;把你给忘了;实在抱歉;后来听说你安然返回;我等老骨头才安心;只是没救回小姐;实在汗颜;待忙完这场;定会赶去巫山;向那小妖精要回小姐!小三子;还不过来向王公子陪罪!  王乐乐看到魔教三长老登场;才安心笑道原来是魔教的兄弟;没事没事;幸好没动手;若是伤了自家人;真没法向若雪交待;哦;那个付长老;用不着这么客气;不要见到我就跪在地上不起来;啊?原来是中了麻醉散;哦;大家认识识;千万不能祸起萧墙。。。  一番介绍客套之后;王乐乐才笑嘻嘻的问道;各位一身黑衣;遮头避面;现在夜行人都穿这个吗?可大家都穿成这番模样;岂非分不清敌我?  刚才很嚣张的小三子;很是委屈的道公子爷;你不知道;有个叫王少的家伙;描写功底太差;说不出我们魔教和别人的差异;动不动就说一身黑衣蒙面;其实我们魔教的制服是很特别地;只是别人没有注意!  什么差别?燕无双和其他诸女;皆好奇的问道。  有个轮回的杀手组织;他们胸口绣有标志;其实我们魔教绣的也有字。。。。  在哪里?几人都全神贯注的盯着他的衣服;以求能找出标志。  在这里!他指着左右胸;沮丧的道用黑线绣的;是不是很隐讳?  那是。。。相当地。。。隐讳!乐乐和几女同情的对他说道。  三个长老走过来;厉长老道我们三个商量好了;同意王公子的提议;只要能够打击报复万里盟;帮哪方我们魔教都同意。何况是帮着公子你?不等王乐乐道谢;忽听一道衰弱的声音传来。  君子报仇;十年不晚;我们魔教报仇;一向从早到晚。。。哎哟;付玉箫你个老浑蛋;你给我小心点;我钟离跟你没完没了;敢给我下重手。。。你以为你是大腕啊;就等着一声叹息吧!一个伤残人士;蹒跚着走来;正是钟离。  付长老冲他冷哼一声;道钟离;你再不长点记性;下次就没这么简单;若是再给错药;我就告你一级谋杀!  钟离见他动了气;也不敢再胡闹;底声自语道难道威胁不犯法吗?若是教主还在;定会给我撑腰的;唉;可怜的教主大人;你在哪里?一定是在受夫人的气!  三匹快马飞驰在山道上;骏马神采飞扬;丝毫不见疲态。  一匹马喘着粗气;吐着白沫嘶鸣道你个白痴;驮着人跑上几千里;不累你驮呀!  马上一美妇嗔道夫君;你的马鬼叫什么呀;好像受了委屈;是不是你欺负它了?    没有!马上的男子更委屈的回道。  你的马鞭呢?美妇又问。  我嫌碍事;放到马耳朵里了!男子若无其事的答道。  美妇无言;男子得意洋洋;江小薇爆笑;却又突然止住;夫人;过了紫鸣山就是皇城了;咱们还是快些赶路吧!唉。。。说着又露出焦滤神态。  林素知道她的心事;拍马与小薇骈行;道小薇;不要担心;听你说那王乐乐并非寡情之人;只要你好好认错;相信他会原谅你的!关键是他身边的其他女子;她们若是不原谅你;恐怕这更麻烦!不过;一切有本夫人给你出主意;我现在也算他的岳母;定会把他收拾的服服贴贴!她说着;还示威似的瞥着钟无涯。  小薇心里苦笑;暗忖乐郎哪会像钟无涯这般;乐郎身边的姐妹总把他当宝一样看待;谁若敢这样欺负管教他;除非不要命了!她又想到那天离开乐乐时;其他姐妹的鄙夷的眼神;又是长长幽叹一声难哦!  难。。。难。。。难看哦;死的好难看!怎么还死不完?慕容琪抱着乐乐的胳膊;不满的牢骚道。  彩云依旧醉熏熏的道他们死完了;我干什么去;最少还留五六个让我杀!哥;一定帮我逮住几个!  王乐乐汗颜;这小丫头还有虐杀倾向!不过他们不可能死的干净;司徒家还有力量没有使出;倒是漠沙国的人倾巢全出;危险;麻烦!啧啧;不过我喜欢;你个西方鸟国;来抢我们东方的国宝;纯是找死;若不是万里盟太可恶;我要也偷偷宰他们几个人!  墨玲子看着诡异的弯刀;皱眉道这刀法惨烈凶残;刀刀见血;势猛无比;听师父说;守卫西部边塞黄沙关的兵士;多数是都牺牲在这种弯刀下;若是组建武功高强的一支弯刀军队;在战场上定会无往不利;所向披靡!  姑娘所言极是!只是此刀法非亲不传;非忠不传;我派去漠沙国的卧底;混迹多年;仍无缘修习;再加上此刀法难以掌控;威力反不及普通军刀;试了几次;我们洛家军还是放弃了弯刀训练!洛河无不惋惜的叹道。  乐乐对军队的事不感兴趣;只是对墨玲子问道你师父去过漠沙关;也是用刀的?  师父用的是剑;不过听其他师叔讲;她的刀法比剑法好;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她从不教我刀法;也不提刀的事;只是偶尔讲一些江湖琐事!师父年轻的时候去过很多地方。。。啊;乐郎快看;野草加入混战了;他们司徒家请来的!  洛珊惊呼道野草?就是上次刺杀我的那些坏人吗!快点帮我报仇;两个老鬼;别打瞌睡;去杀人啦!    要死要活两人迷迷糊糊的听到洛珊的命令;眯着眼睛就要往混战圈里跳;燕无双噌的一声飞到他们前面;抓小鸡一样把他们扔回去;又一个漂亮的空中翻腾落到乐乐身边;气呼呼的叫嚷道你们两个老实点;乖乖听乐乐哥的指挥;他不让你动;你们就不许动;若是破坏了计划;非打破你们的头;看什么看;再看就把你们喝掉!  要死要活翻翻白眼;又一屁股坐在地上;刚才被燕无双的身法吓的不轻;虽然有些不备;但能把他们二人同时抓回去;天下能有几个人?  洛珊同情的看了二人一眼;吐吐舌头;又道呵呵;忘了和乐郎的约定了;嗯;还要等多久;我们才动手呢;你看他们把月神兵书扔来夺去的;怎么不交给一个人;悄悄溜走呢?  洛河暗暗羞愧;暗想这个妹子说话不经大脑;几十个高手盯着兵书玉盒;谁有机会溜走呀。忙道定书啊;把人招集好;随时准备动手!忽见燕无双的目光狠狠的瞪来;忙解释道招集的人马全部听王乐乐调遣;违令者斩!  燕无双这才悻悻的收回目光;小鸟依人般的贴在乐乐身上;洛河心里那个寒呀;忖道我为什么要怕她?没道理!  沙仁安痛苦的惨叫着。。。。鸟族族长边打边问道大王子;你没受伤;鬼叫什么?  我心疼哪!沙王府派出的三百多高手;就快被消灭了;马上我就要人财两空啦;能不惨叫吗?沙仁安随手划出几片残月刀光;一脸悲苦的吼道。  刚才不是还有一百多人吗;啊;怎么还剩五六十;哦;上帝保佑;王子;咱们还是快点逃吧!鸟族长畏惧的提议道。  我呸!胆小怕事的东西;真不知道你是怎么领导鸟族人民的!现在居然想逃。。。。现在还能逃得掉吗?刚才人多的时候你怎么不说逃!他们怎么一直冲我杀来;你。。。你。。。手里拿的是什么东西?沙仁安惊恐地看着鸟族长手中淡红的玉块;几乎咆哮发狂。  月神兵书呀;咱们不是一直想抢它吗;现在到终于到手了;喂。。。。你的脸怎么白了;哦。。。又青了。。。咦。。。绿了!!!你莫非是我族的变色龙不成?喂;你别跑呀;别。。。。啊!一声惨叫;兵书被人夺去;生命被人收走;尸体被人踏过!  司徒朋看着被围的沙仁安;得意的哈哈大笑;小样;终于被我逮住了吧;三百弯刀高手;全死了;心疼不?看你的脸都绿了;恐怕是心疼的吧!千万别告诉我是吓的;说了我也不信!  谁说全死了!至少还有我。。。。没死!一个声音幽幽从地下传来;令人不寒而栗。  沙仁安心中升起一丝希望;抬头四顾;颤声叫道英雄;救我!  你先让开!  为什么要我让开?沙仁安不明所以的问道。  因为你踩着我的头了!那声音又道。  第二华人书香吧(www。Shubao2。com)免费电子书下载  沙仁安惊耸的跳开;看到刚才所站的死人堆里;钻出一个血红的东西;那东西缓缓站起;慢慢才有点人形。    司徒朋看到这人;又恢复刚才的自信;哈哈笑道原来还有半条命;绞杀!    啊;啊;啊。。。。惨叫声不断传来。    还没杀你;鬼叫什么?司徒朋不屑的笑道。    血糊糊的人怔然道不是俺叫地;不信;请看身后!    司徒朋将信将疑地转身回望;发现刚才还有一百多人的家将;死的还有七八十;野草精英还有七十多个;只有万里盟的二百多人毫发未伤。    几十个黑衣轮回杀手;正如跳蚤一般;挥刀霍霍;游走在司徒家将之间;整齐高呼道喜杀杀;喜杀杀。。。哦;喜杀杀(参考花儿乐队的调调)零零七见司徒朋转身;喊道被发现了;兄弟们;扯呼!雷震子伺候!    声音刚毕;雷声顿起;云烟滚滚。残肢断脚呼呼飞向天空。。。    为什么?马万里一心想保存实力;刚才的战斗几乎没有出手;忽被一堆雷震子杀倒几十个手下;心痛的说不出话。    为什么为什么?司徒朋心痛的更厉害;脑袋也乱的厉害;剩的野草精英;又被炸死四五十;其他手下也。。。他转念一想;不过兵书总算到手了;牺牲再大;也忍了!    报告大人;沙仁安逃走!    逃就逃呗!杀他也没啥意思;还增添西部边关的危局;齐业城可是我们司徒世家的基业哪!  第二华人书香吧(www。shubao2。com)免费电子书下载  报告大人;兵书被人抢走!    犹如一声闷雷;轰在司徒朋的头顶;半天才道谁谁谁抢走的?    被刚才的轮回杀手;不过;张莫休大人追去了!那人又回道。    追到了吗?司徒朋不敢睁眼。    大人请看!    看你老木;快说!司徒朋一拳砸在他脑袋上;暴怒的吼道。  轮回。。。没走掉。。。被。。。被我们围住了!那人说完;晕了过去。  轮回某杀手;零零七大人;我们好像被包围了!  没错!  这是我们从未发生过的事情;大人;你不觉得。。。那杀手又道。  零零七很有深意的瞄他一眼;笑道你想说我功绩伟大;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吗?  那杀手差点晕过去;道前无古人倒是真的;后无来者就不敢保证了!  零零七笑道不要担心;看我怎么摆脱掉这个刀手!原来一代刀法大家张莫休;在他眼中只是刀手的身份。  老头儿;看这是什么;一;二;三。。。接着!狗儿真听话!他把费劲抢的宝贝又扔了出去;众杀手差点暴走。  张莫休很听话当了一回狗儿;轻松的接住月神兵书;道一个都不能放过;杀!  慢!司徒朋见兵书到手;又舒爽一些;接着道只要轮回给我司徒家一个说法;我就放你们回去!怎么样?  零零七嘻笑几下;朗声道是不是又要问’雇主是谁哪’?  正是如此!司徒朋一副你最识相的表情;只要你回答属实;我就放你们走!  若是我说过了;你再说我说的不属实;那就麻烦了;再说;就算你放过我;你的手下;或者马盟主说不放过我们;我们岂不是还是被围杀?怎么样;被我猜中了吧?零零七得意的说道。  司徒朋计谋被点皮;老脸一红;喝叱道既然不识抬举;就让你轮回一次吧!  我靠;你敢盗用我们轮回的口号;我跟你没完!兄弟们;杀!零零七也火了起来;不过却暗打逃走的手势;众杀手明了!  同是天涯沦落人王乐乐粉墨登场。  相逢何必曾相识司徒朋随口接道。  既然不相识;那就不客气了;弟兄们;杀;杀光不相识的!王乐乐蒙着面;全身黑衣黑裤;缓缓抽出追心剑;原来剑也画过妆;剑身由原来的赤红;变成现在的的墨黑。  身后的众人也是同样的打扮。四百多人同声回应道杀;杀光不相识的!声势甚是浩大。  司徒朋有些慌乱;回头清点一下手中的人马;还有两百多人;马却没有一匹。对身边的吊死鬼底语几声;见他逃进林子;才对乐乐喝道诸位也是来抢月神兵书的吗?  乐乐道不是;我是来取你性命地!吓到了吧;没事;习惯就好了!别急;习惯是慢慢陪养的!  司徒朋干笑两声;道呵;这种习惯不要也罢!你是哪个杀手组织的;给了你多少钱;我可以多给你一倍;只要你不杀我!  乐乐故作沉思状;半天也没说话。  司徒朋见有机会;忙加紧攻势;说道;两倍!只要你答应;我就立马付你银票!说着;他掏出十几张大面额的银票。  乐乐不耐烦的冲他吼道;给老子闭嘴;我正在算;多一倍是多少钱?雇主给了我十七万七千两;多两倍又是多少钱?谁能告诉我?  燕无双忙跑出来变声叫道大王;这小子纯是欺负我们不会算术;出这么大的难题来难为大王;毫无诚意;大王;干脆杀光他们算了!说着;她做出一个狠狠的抹脖子的动作!  司徒朋不知道是好气还是好笑;脸色发红的道这个好办;就当整数二十万两来算吧;多一倍是四十万;多两倍是六十万两;给;请派人来取钱!  乐乐心里笑翻了天;稍一犹豫就多了一倍的钱;朝燕无双使个眼色;她会意;轻飘飘的落到司徒朋身前不远处。司徒朋惊异她的轻功;不敢使坏心思;乖乖的派人把六十万两送给她;燕无双得意的飘回乐乐身边;抖抖银票;揣进了自己怀里。  司徒朋道诸位收了钱;可以走了吧?  王乐乐嘿嘿一笑;大嗓门吼道嗯;老子一言十鼎;九马难追;当然不会再杀你!但是我的另一个雇主要兵书哪;你们乖乖的把兵书交过来吧?  你们。。。卑鄙!司徒朋气的脖子都粗了一圈;你们到底有多少雇主?  王乐乐哈哈一笑;道我们有多少雇主;就看你有多少银子;嘿嘿;别着急;开个玩笑~!这个月神兵书好算;雇主出价一百万两;只要你也给我一百万两;我在此发下毒誓;转身就走;哦;我身后的手下也会走!怎么样?  蒙着脸的洛河一听乐乐要钱;不要兵书;就急了。忙钻到乐乐身边;小声道兄弟;妹夫;你千万别光要钱;不办事哪;钱我们洛家也有;我们要的是兵书!  王乐乐低声道走我们了可以再回来嘛;再说;我们再换一套衣服;再换一个首领;他哪认得出谁是谁呀?    司徒朋本不同意;看看乐乐身后的手下身手俱不是不凡;硬拼肯定不成;咬咬牙说道好;你发个誓;发个毒誓我就再信你一次!第五卷 情挑皇都 第十六章 夺宝(三)在线阅读:http://www。wuxia。cn/info/info。php/1322/72。php  乐乐张口就来;我胡阿三;在此立誓;收钱后;立刻带领手下离开;若违此誓;天打雷劈;鬼神不容(一连串的恶毒语言);声音虽然粗犷坚定;心里却暗暗发笑我王乐乐哪知道胡阿三是谁;要劈劈胡阿三去;再说;老子走了可以再回来!就不算违背誓言了!  司徒朋听有眉头直皱;冷汗就快流出;忙差手下送去一百万两银票;能当面立下如此毒誓;他不能不信。  乐乐接过银票;详细的检测一下真伪;才扔给墨玲子;转身喊道兄弟们;我们收了钱;立了誓;就得遵从;现在立马回窝分钱去!哈哈哈;走了!;刚走几步;又止身冲着被围的轮回杀手喊道杀手兄弟们;自求多福;找个英明的领导;最好是像我这样的!哈哈;你们忙;我们要回去分钱了;扯呼;兄弟们!  一时间;乐乐带着洛家家将;魔教百余人;全部离去;只留下淡淡的尘灰。  被围的某轮回杀手;怔怔的盯着乐乐离去的方向;呼道妈呀;带着一帮兄弟;随便两句话就勒索一百多万两银子;这样的老大。。。咳咳;我就不刺激某人了!  零零七也怔怔的盯着乐乐的背景;叹道兄弟;刺激的好!若能拜他为师;我终生无憾哪~!  司徒朋长吁一口气;叹道那帮强盗终于走了;我堂堂的五万城防军统领;司徒世家的二公子;何时连强盗都要怕;郁闷!?  张莫休摇头道他们绝非强盗;想要夺取兵书的几大势力;被清除了不少;还剩喜欢捣乱魔教;还有势力最强的一批洛家没有出现;难道是洛家雇佣了这些人?  哼哼;回去后再派人追查他们的行踪;想吞司徒家的银子;恐怕他们无福消受;刚才派吊死鬼回去般救兵;也该回来了。啊~你;你。。。你们怎么又回来了?司徒朋看到王乐乐领着一群人又奔回;怒恼的蹦起丈高。  王乐乐闷粗着声音;吼道他奶奶地;我也不想回来;林外有帮混蛋;乌龟壳一样的盔甲;说是什么司徒家的家将;有一千多人;我们冲不出去;只有返回来了!我告诉你;这可不算是我胡阿三违背誓言;这是被逼地;你们司徒家的鸟人没一个好心眼;一边逼我发毒誓;另一边逼我违背;老天爷;你可要为我做证;要惩罚就罚司徒朋;让妖魔鬼怪全找他;夜里偷偷把他的心肝吃掉。。。。  哈哈哈;我说你们没命花银子吧;司徒世家的人马到了;你们还不束手就擒?司徒朋一听自家人马到达;兴奋到极致;连乐乐的辱骂都不放在心上;侧身对张莫休道;吊死鬼的速度挺快的;幸亏及时赶到;不然这一百多万两银子就白费了!  王乐乐一跳三尺;泼妇骂街般的吼道别以为人多就了不起;逼恼了你胡爷爷;就算是死也要拉你陪葬!说着;发出一股嗜杀凶狠的精神力;有如实质的杀气;扑向司徒朋;刺入他的身体。  司徒朋骤地全身冰冷;感觉灵魂被某种东西刺痛;一点反抗的力气也没有;豆大的汗珠一颗颗滚下;好像在鬼门关转了一圈;张莫休见他脸色发白;全身颤抖;忙送入一股纯正的真气;真气顺畅的流进司徒朋体内;只是冰冷如初;真气又无堵塞;他正不知所措;司徒朋又恢复正常;只是脸上说不尽的虚弱;比一夜御女三百的色鬼还要柔弱;被风一吹;就要摔倒。  二公子;怎么啦?张莫休关心的问道。  师。。。师父;那人的武功好邪门;好像北方欢喜教的秘术;被他瞪了一眼;就全身冰冷难受!司徒朋被张莫休搀扶着;虚弱的指着王乐乐;却不敢再盯他的眼睛;连很久不曾叫出口的师父二字;也喊了出来。  胡说;欢喜教一直是我们暗中的盟友;他们怎么会倒戈?再说用眼神攻击人的邪术;只有欢喜教的胡姬;或者欢喜佛本人才有如此功力;他们这帮强盗怎么会这些无上邪功?张莫休上下打量乐乐几眼;不敢相信的摇着头。  师父;要不;把他们放走?只要杀掉这几十轮回杀手;我们也算出口恶气了!司徒朋有点示弱的说道。  张莫休把月神兵书揣进怀里;有些薄怒的叱道不要被敌人吓破了胆;平时我是怎么教你的;勇气是战胜的关键。他们区区四百来人;哪能敌得过我们一千多高手的合击。你的修为若更进一层;只能战胜这般恐惧;不然以后就算停滞不前;司徒世家的大事;还要靠你主持;你现在就胆怯了;还有什么力量却和你大哥争继承之位?我们刀谷;还有陆无日的鬼狱门全部支持你;只有欢喜教支持你大哥;谁强谁弱一比皆知!我已通知刀谷掌门师兄;派出的七刀阵正在赶往南陵的路上;等到关键时刻;掌门师兄也会亲自下山;助你一臂之力;你还有什么好怕的!  司徒朋被他教训得服服贴贴;有些赧羞道师父说的极是;是徒儿胆怯心虚了;以后定会成就大事;不辜负师父的厚望!  张莫休满意的点点头;又道万里盟最近不怎么出力;有点想摆脱司徒家的控制;过会咱们撤进家将中间;把他们摆到阵前;让他吃些苦头;你看如何?  司徒朋抹抹头上的冷汗;点点头道徒儿正有此意;反正万里盟的实力已被消耗五六成;等南陵的事解决后;他们最多只有全盛时期的两成力量;不足为惧;到时再把他们牢牢的吃死!  张莫休望着七八丈开外;围着轮回的马万里;嘴角露出得意的诡笑。  二公子;属下已带人赶来!随着吊死鬼的声音飘至;整齐轻盈的上千脚步声;也悄悄合拢;把乐乐及轮回四百多人;紧紧围住。  师兄;你回来就好了;你知道的;我的武功不太好;毒虫也被吃光了;过会混战的时候;你可要多多照顾!驱虫鬼哭丧着脸;攥住吊死鬼的胳膊不松。  吊死鬼为难的望向司徒朋;征求他的意见;司徒朋见一千家将赶来;心里稍稍踏实;苦涩虚弱的笑道吊死鬼及时搬来的救兵;乃大功一件;过会混战的时候;你就着重保护他吧;陆掌门还是很看重他的!  两个人模鬼样的家伙;忙声道谢。  领头的两位参将跑来给司徒朋行礼;张强;朱顺;拜见二公子!属下带一千家将;前来听候公子差遣。  司徒朋费力的抬抬手;勉强笑道两位不必多礼;快快请起  洛河身陷包围;心中大急;有些埋怨的说道王乐乐;我们可是全听你的了;现在被围;你说该怎么办?  乐乐还未回答;燕无双忍不住接道被围关我哥什么事;是你带的兵太少了;若是你带个万儿八千的;他们一千人围得住吗?  乐乐笑嘻嘻的捂住她的小嘴;道双儿不要乱说;我自有打算;哈哈;不过你带的兵的确太少哦!  洛河翻翻白眼;转身找安定书商量去了。  洛珊转头看看乐乐;又看看洛河;笑嘻嘻的谁也不理;掰着手指头数数敌人到底有几个?。  乐乐拍拍手;又道诸位过来;商量一下突围的事情;洛兄;不要生气;过来。。。。真不过来?不过来我现在带人就跑;可不管你手下的死活;也不管兵书下落了;对;这样才乖嘛!咳咳;好;现在我说下一步的行动方案。  第一;他们有一千二百人;我们只有四百人;相关三倍;所以我们的大方针以’逃’字为主;怎样才逃跑中损失最少;又能趁乱抢夺兵书;这是问题的关键。关键的问题一般放到后面讨论。  第二;他们主要想消灭我们;而我们要假装全力刺杀司徒朋;对;就是那个满头大汗;故作轻松的家伙;他的武功平平;哦;只比洛河兄略高一筹。。。(洛河擦汗;不服气的瞪着乐乐!)。。。所以我们要选出的几个高手刺杀他;造成假像;让敌人转移重点;减轻包围力度;继而全力保护司徒朋;让我们能轻松冲出包围圈。  第三;要合理利用手中的一切资源;对;还是定书兄比较聪明;简直达到我五岁的水平了。。。(安定书脸色暴热暴红;差点把面罩烧破)。。。就是被围的几个轮回傻瓜;过会混乱的进时候;他们一定会尽力杀人突围;洛河兄突围时;只要跟在他们身后;定会节省很多人力;嗯;诸位还有什么意见?  乐乐得意的环视众人;只是众人也眼巴巴的盯着他;慕容琪小声的提示道哥;关键;关键问题!  哦;兵书在张莫休手里;由我去抢;关键问题解决了;诸位可以收回目光了!有意见就提;无意见就逃!  洛河这才微微点头;转身和安定书底声商量片刻;道没意见;现在商定具体细节吧!  乐乐摇摇头;不跟你商量了!琪儿;双儿等人去刺杀司徒朋;我去夺书;你带人突围。三位长者负责指挥魔教弟子!  是;知道了!几人答道。  洛河不死心;追问为;为;为什么不跟我商量?  因为。。。乐乐指着漫天如雪的箭羽;不再说话。护体真气瞬间张开;变成半球形状;挡在众人周围;乐乐这一挡之间;为后面的洛家家将赢得时间;内力高强的在外围张开护体真气;内力较弱的躲在内围。  乐乐高喊一声行动!  首当其冲;扑向张莫休;粉红的护体真气急聚缩小变浓;把箭羽抵落;剑化长虹;罡气如龙;在乱羽中急射;张莫休被这随意一剑的威势所惊;大呼一声;保护公子;提刀迎上乐乐;两人一言不发;战在一起。  燕无双;慕容琪一见乐乐冲进敌群;想也不想的飞身紧随其后;佯装刺杀司徒朋。其实也不能说是假装杀;若是有机会的话;肯定会取他项上人头的;这是乐乐的说法。  彩云;墨玲子也不愿落后;紧跟慕容琪;朝司徒朋杀去。四个特级高手全力刺杀;司徒朋的主阵角顿时乱成一片;他的功夫也不弱;只是刚才被乐乐一计精神攻击吓的不轻;勇气还未恢复;连出刀的勇气都没有。只是尖呼救命;快来保护本公子!巴木图;张强;朱顺;急忙挡住四女的攻杀;怎奈燕无双轻功绝妙;在半空中一个斜转翻腾;绕过巴木图的刀芒;又刺向司徒朋;吊死鬼在旁边看的清楚;虽不明白跻身于特级高手级别的司徒朋出了何事;但若不及时救他;肯定没命;对身边的驱虫鬼叫道自己找个地方躲起来!说完;飞身腾空;在半空中乌金索一抖;一道黑光如毒蛇一般;急缠燕无双的蛮腰;这要是被缠上;腰身非折断不可。  燕无双的剑离目标只有三米;正在庆兴得手时;忽觉身侧斜飞来一团乌黑的长索;索身夹着罡风;转眼即到;若是继续刺杀;性命肯定不保;无奈只好再度翻身上腾;乌金索擦身而过;还未落地;乌金索又呼啸而回;盘旋着缠她粉颈;燕无双不敢大意;撤剑自保;与吊死鬼战成一团。  司徒朋也不知道在自己身上发生了什么事;只是实在无力拔刀;被护卫家将拉到后防线;右手紧握刀柄;右手苍白而颤抖;手心渗出淫淫汗水。    五十一个轮回杀手;见野草精英和司徒世家的高手退到外围;身边的敌人只是万里盟的普通高手;也不再客气;零零七暗打手势;一声不响的齐齐反击突围;刀法阵形间;深合阵法精要;万里盟顷刻伤亡二三十人;紧密的包围;豁出一大缺口;护法张阳爬在马万里耳边嘀咕几下;又指指司徒朋的方向;马万里脸色微变;瞥了司徒朋一眼;暗暗点头。  轮回杀手忽见万里盟的人自动让开;不再追杀;心头虽然疑惑;但也顾不得那么多;跟着零零七;直冲外围。零零七暗作手势;每人仅剩的三颗霹雳子;集中一处;先后全数扔出;活生生炸开一条出路。  洛河暗惊霹雳子的威力;见活路已开;忙带人紧跟其后;集中兵力;配合轮回;冲向外围。  王乐乐现在的功力不比张莫休低;再加上最近打斗经验颇多;争战百回合;仍是秋色平分。张莫休没和乐乐交过手;以前也只是远观;虽疑滤粉红的护体真气;但颜色就那几种;类似的人不计其数;也不敢确定此人就是王乐乐。  王乐乐看自己人多数已冲出;不再隐藏剑气;血红的光芒透剑而出;如睡龙复苏;纵横天地;肆无忌惮的咆哮在司徒家将中间;若是单打;乐乐这种做法绝对是吃力不讨好;但整个战场多是敌人时;这威力可比霹雳子要恐怖数倍。司徒家普通的家将功力比万里盟的人略低;绝大多数都没有护体真气;这种铺天盖地剑气伤害;根本躲无可躲;惨叫声伴着鲜血飞溅;碎肉夹着残骨乱舞;这种越级的打斗;简直就是章向屠杀;沾不到乐乐的边;就被虐杀。  张莫休看的心惊肉跳;更多是心疼;这些家将全是自己一手训练出来的;虽谈不上门中弟子;也算有桃李之缘;怒啸一声;有胆子跟我来!;说毕飞向圈外;回手一记刀气劈向乐乐;想把他引到人少地方。  乐乐嘿嘿一笑;轻松躲开那股刀气;他身后的七八个司徒家将可就惨了;被横斩两截;凸兀着眼珠;不甘的倒下。乐乐不追张莫休;却大笑着跳进人最多的地方;追心剑暴唳着;饱饮敌人鲜血;马万里和万里盟的人看的心惊胆颤;见乐乐如杀人狂魔般的嗜血如命;更是庆幸自己没有惹他;带着手下众人;慢慢退向安静角落。  乐乐偷看一眼暴怒着折回的张莫休;心里暗笑诡计得逞;虚晃一剑;暗运精神力;射向张莫休双眼;他身在半空中;只觉得身子麻木阴冷;灵魂似乎被某种东西牵制束缚;神色恍惚起来。  乐乐持剑环扫一周;四面倒下一圈尸体;抽身扑向张莫休;双手把追心剑高举头顶,仰天长啸,腾空跃起数丈,粉红的护体气罩越变越浓,越变越小,最后粉红色的气罩缩成追心剑的大小,乐乐却不见了,那飞在空中的只有一把剑,带着浓烈的粉红剑气,如一条飞奔的赤龙,扑向张莫休,在那一瞬间乐乐用强大的真气,模拟出身剑合一的境界,人即是剑,剑即是人,人剑合一。那红色的赤龙拖着长长的尾巴,那神情傲视一切,又如誓言般坚定无悔,那种不达目的,死不罢休的气魄,惹人心悸!红龙在他惊诧的瞬间,穿破他的护体罩,也穿过了他的心脏,透体而过,只在一瞬间,一瞬间决定永远。  乐乐穿过张莫休的时候;顺手把他怀里的月神兵书掏了出来;塞进自己的怀里。红芒散去;乐乐在他尸体外六七丈处;站稳身形;张莫休的尸体方才炸裂;鲜红的肉块纷纷落下;一代高手;就此命终;可怜他还不知道死在谁手!第1页结束


上一页--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