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欲女心经_欲女心经第23部分阅读-人人看吧 

公告:本站所有视频免费阅读,现已完美支持苹果,安卓,ipad等移动设备播放。手机浏览器支持类型uc浏览器(注意:使用uc浏览器请不要进入酷影模式,不然会提示播放不了),360浏览器,2345浏览器等赶快拿起您的手机随时随地看小说吧。

欲女心经

烤野兔的随从羞的脸色通红,手一摇晃,本已多处焦黑的兔子又掉进明火里,他手忙脚乱的从火中捡出,沙仁平对随从使个眼色,然后喝骂道“你个蠢奴才,连这点小事都办不好,干什么吃的,回去禀报父王,砍你脑袋,愣着干嘛,还不快点擦干净,小心我杀你全家!”那随从吓的跪在地上,连声求饶。  “哼!仗势欺人!”江小薇冷哼一声,不屑的转过脸,遥望皇城方向,那里有自己的爱人,有自己的姐妹,有温暖,也有幸福。为何自己这般做贱,护送这个卑鄙小人?不知道,难道只求心安?她有些痛恨自己,在关键时刻离开他而去,哥会原谅自己吗?她不敢去想,只是狠命的咬咬牙,努力不让眼泪滑落,腰间的半月弯刀被右手紧握,微微颤抖。  那随从见江小薇转移视线,立马露出诡异的笑容,悄悄把少许淡蓝色的粉沫,撒在一只野兔上,又装模做样的把兔子放到火上。沙仁平看他得手,暗暗松了一口气,恶毒的瞥视江小薇几眼,得意的笑了。  黑乎乎的山林中,两个青发野人在狂奔。  “夫君,你又把火石弄丢了,害得我们没东西吃,唉,我就再忍一忍,等到了齐业城,你得给我叫一百桌好吃的酒菜,一百桌上好的酒菜,少一桌我就跟你没完!”  钟无涯心里说道“火石一向都是你保管的,我什么时候把火石弄丢了,书上说,火石是升火用的,可火石长什么样我都不知道!”他刚想反驳,忽又听林素说道“不要说你不知道火石长什么样,说了也没人信,再顶嘴我就不带你去找女儿,把你一个丢在野外!”   钟无涯迷茫的望望四周,无奈的说道“啊,不要把我丢在野外,我不认路。素素说地都是对的,是我把火石弄丢的,进了城,我一定给素素要酒菜。。。一百桌,一桌都不会少!”   “咯咯咯,骗你哩,傻夫君,我哪吃得完一百桌,再说我们身上一文钱也没有,谁卖给我们呀!”  “不给我们吃,我就打他,你不是说,我的武功很厉害的吗?书上说,只要你够厉害,吃了饭就可以不用付钱,那叫‘霸王餐’!”   “好,好,我们吃霸王餐,夫君快点跑,还有二十多里,就到齐业了!”  沙仁平看到小薇吃下加过料的野兔,顿时笑的像狐狸一样,放下手中的食物,从怀中掏出一本线黄皮装书,小薇扫了一眼线装书,呆滞片刻,又一言不发的吃着手中的食物。  沙仁平摇摇手中的书,“小薇,这本书就是你梦寐以求的《残月刀法》,里面的武功可不是谁都能学到的,只要你以后跟着我,不要再回王乐乐身边,我现在就把这本书给你,怎么样?”  那随从看到残月刀谱,眼中露出贪婪的凶光,摸了摸腰间的弯刀,又底下头,静静的吃着食物。   “呸!给我闭嘴!”江小薇恼怒的把吃剩的残骨砸向沙仁平,“再说一句这样的话,我就亲手宰掉你!”   沙仁平嬉笑着轻轻接住她扔来的残骸,“你现在有力气宰我吗?哈哈,中了我家传的软心散,一个时辰之内,你连咬舌自尽的力气都没有,老子忍了你十几天了,你以为我会把刀谱传给你吗,傻瓜;你以为我还会要你这个残花败柳吗,笨蛋!哈哈哈,除了王乐乐把你当宝外,谁稀罕你,老子十几天没碰过女人了,不然才懒得碰你,嘿嘿!”  江小薇听的泪流满面,深深为自己的愚蠢而流泪。她从没想过,这个男权社会,非完壁的女人会是这样的凄惨,连沙仁平这种垃圾也看不起自己。。。不,只有乐乐不是这样的,他从没有鄙视过自己,只有乐乐对自己才是最好的,绝不能再让别的男人动自己一下,她恨恨的瞪着沙仁平,她想拔刀,那弯刀却如山峰般沉重,她想逃走,却连一个指头也动不了,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淫笑着朝自己走来。  如果能咬舌,她已经死掉了,可惜。。。  沙仁平扫视着娇喘酥软的小薇,某处已支起,只是六七步的距离,他突然觉得好遥远,两腿已无法支撑,软绵绵的倒地火堆旁,他惊惧的冲随从吼道“沙七,你个笨蛋,我怎么也中毒了?”  胆小唯喏的沙七一反常态,嘿嘿阴笑,走到他身旁,用力的踢他几脚,看着杀猪似吼叫的沙仁平,狂笑道“我在你食物里下了同样的毒,你当然会中毒,你若是没中毒,我才是真正的笨蛋!还有,我最讨厌别人喊我笨蛋,给我记清楚了!”说着,用力的扇了他几个耳光,沙仁平还算英俊的白脸,顿时肿的像个猪头。  “不要打了,啊,不要打!你个笨。。。沙七,你为什么这样做?难道你要不老婆孩子了吗,别忘了,她们都在沙王府的监控下,你敢背叛我,不怕灭族吗?”  “老婆?孩子?灭族?哈哈哈,真是好笑,你当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吗,你见那个骚娘们漂亮,就故意差使我到外地办事,暗地里和她私通,那个孩子白白净净的哪里像我?嘿嘿,灭族?我早就没有宗族了。。。。你想杀,就去杀自己的女人和孩子吧,记住,那个骚娘们是你的女人,是我玩了你的女人,而不是你玩了我老婆!”  沙仁平感受到沙七的疯狂,感到死亡离自己是那么的近,这时他才有点恐惧的说道“你难道就了为一个女人而放弃大好的荣华富贵,放弃美好的前程,放弃。啊,别打!。。。啊,饶命!”  沙七抢过他手里的残月刀谱,狰狞的笑道“哼哼,我进沙王府十年,忠心耿耿,任劳任怨,就是为了学得残月刀法  沙仁平中毒较浅,还能轻微的活动胳膊,想趁他看秘籍的机会,吞吃解药,不料刚从怀里摸出解药,就被沙七一脚踢飞,恰巧落在小薇身旁。小薇正呆呆的看着突发的事件,突见解药飞来,心中暗喜,无奈解药离她只有一尺,她却连挪动毫厘的力气都没有。有人说“距离产生美!”,也有人说,“美是一种错误!”小薇现在的情况,最适合联系起来--“距离是一种错误!”   沙七踢飞解药后,暴怒的狂揍沙仁平,边打边骂,“我就知道你想拖延时间,想吃解药,嘿嘿,没门!我打,再打,你不是最喜欢奸淫手下护卫的妻女吗,老子今天先把你的命根子给废了!”  沙仁平肋骨被踢断了七八根,胳膊的关节被踢碎了,腿也被打断一条,嘴里不断的涌出鲜血,虽然哭叫的凄惨,可没有绝望,但听说要废他命根子的时候,他绝望了,“不要废呀,我只是玩了你老婆而已,你你想报仇,可以玩我的老婆,玩我的女人呀!小薇就在那里,你找她去,不要打我了,不要打~”  小薇听到他这样说,气的差点吐血,怒吼道“无耻的混蛋,我跟你一点关系都没有,不要提我的名字!沙七,狠狠的扁他!”   沙七怪笑着扫视江小薇一眼,“现在没人可以命令我,你也一样!不要以为我会放过你,收拾完沙仁平,就该轮着你了!”   小薇的心又冰冷起来,看着被虐打的不成人形的沙仁平,她嘴角露出快意的笑容,心道“能在临死之前,看到害我失去幸福的混蛋先死,也知足了!”  “啊~~~”一声惨绝人寰的吼叫,响彻山林,惊飞宿鸟无数。  沙七手起刀落,把他的命根子割下,用根竹签串起,放到篝火上烧烤,沙仁平很想晕过,也很想死去,但他一时半会却昏不了,也死不掉,只能吹着血泡,看着命根子被火烧的发黑,人肉的香味,在火焰四周飘起。  “嘿嘿,我要当着你的面,玩你曾经的女人,哈哈!”沙七狂笑着,走向小薇!  小薇厌恶的瞪着沙七,全身如坠冰窖,女人弱势心理,让她高声喊出“救命呀,救命!”  “哈哈,你叫吧,这里远离官道,叫破喉咙也没人救你!”沙七得意的笑道。  “破喉咙,破喉咙。。。”一个女人声音喊道。  ----江小薇眨眨眼睛,暗道“这不是我喊的!”  “谁在喊我名字,破喉咙来也!”一个男人的声音。  ----沙七摸摸自己的嘴巴,脸色突变道“这也不是我说的!”  一个文邹邹的声音从沙七身后传来,“夫人哪,你不是要我少管闲事吗,你怎么先忍不住了!”  一个娇滴滴的声音同样从身后传来,“夫君哪,不是我爱管闲事,主要是这火上的半只兔子再不吃,就烤坏了,不然我才懒得管哩!咦,还有一根腊肠。。。”  沙七惊出一身的冷汗,这二人的武功太可怕了,神不知鬼不觉的走到自己身后,想要取自己的性命,不过是举手之劳,他再狂妄也不敢小觑这二人。忽见那美妇拿过野兔分给男子一半,两人狼吞虎咽起来,心中暗暗高兴起来。  “若雪姐,不要吃,那里有毒!”小薇在火烧万里盟时,见过若雪一次,只是距离太远,看的不清楚,还以为眼前的女子是若雪。  林素和钟无涯皆停下嚼咽,好奇的看向小薇,两人同时问道“你见过若雪?”   “是;是的,你不是若雪姐吗?”小薇有点纳闷的问道。  “咯咯咯,小丫头,真会说话,我有这么年青嘛?不过,我喜欢听,嗯,好几天没过东西了,这兔子味道还行,只是烧烤技术太差了!”  “啊,我都说过有毒了,你们还吃?”小薇大脑有点缺氧,翻着白眼,成呆滞状。  钟无涯笑道“夫人叫我吃,我敢不吃吗?” ?  林素笑嘻嘻的白了他一眼,钟无涯立马乖乖的低下头,狂啃着骨头,不吱一声。  “小丫头,你叫什么名字,怎么躺着不动?你是怎么认识我家若雪的?你和这些人又是怎么回事?”林素啃着手里的烤肉,笑咪咪的盯着小薇。   小薇刚适应她们吃带毒食物的英勇表现,又被她一连串的话给问晕了,不知道先回答哪一个。“我叫江小薇,若雪姐火烧万里盟的时候,我见过她一次。。。。”  “啊,我们的雪儿真厉害哪,居然帮我们报仇,烧了万里盟的老窝,喂,夫君哪,你怎么不吱一声?”   钟无涯看了看小薇,又看了看林素,张嘴道“吱。。。吱吱!”然后继续啃他的骨头。  林素笑的花枝乱颤,“咯咯咯,夫君太有意思了,不行,我没力气了。。。”   沙七等的就是这句话,“趁你病,要你命!”手中半月弯刀,夹着一股清风,闪向林素脖颈,他正幻想着人首分离的快感,不料眼睛一花,身前多了一个人影,半月弯刀也到了对方手中,“杀我夫人的人,都得死!”裹着青黑罡气的毒掌,缓缓击向沙七的天灵穴,看似极慢的动作,他却一点也躲不开,只是眼睁睁的等着死亡。  没有血肉纷飞,也没有惊天惨叫,沙七只是像触电般的倒下,一种奇异的巨毒沿着的他的经脉,蔓延全身,枯黄的皮肉慢慢变黑,慢慢腐烂。。。。强烈的痛感,让他明白自己还没有死,而死只是一种莫大的享受,他怎么也想不到,对方只用一招,就可以把一个一流高手杀掉。也想不通,为何他们吃了带毒的食物,却不中毒。   钟无涯扔掉手中的弯刀,又老实的蹲在林素身旁,继续啃骨头,林素笑嘻嘻看了沙七一眼,满意的拍拍钟无涯的脑袋,“乖,这么疼老婆,素素幸福死了!其实,我只想说,我笑的没力气了,他干吗对我出刀。。。搞不懂!哦,差点忘了,小丫头还在旁边看着哩!夫君,先给她喂解药。。。”  江小薇吃了解药,很快的恢复正常,先是对钟无涯夫妻感谢一番,又跑去狠狠的踢了沙仁平几脚,他嘴里只是吐着血沫,露出白痴状的表情,巨大的打击,让他精神失常,治好了也是白痴。  小薇又从沙七怀里掏出残月刀谱,突然尖叫一声“啊,好多虫子,金蜈蚣,阴蝎,蛊蝥。。。”林素把她拉远一些,安慰道“小薇不要害怕,中了我们的毒掌,他全身都会慢慢腐烂,身上的血肉变为毒虫的最好饲料,快点走吧,虫子会越来越多!”  白痴状的沙仁平被毒虫叮咬清醒,惨吼道“虫啊,啊。。。”只是声音越来越小,上千只毒虫爬上他们的身体,空气中传出“沙沙”声,只是一瞬间,虫子又如潮水般退去。留下两具骷髅,一具黑色,一具白色。  小薇看着那具白色骷髅,面色平静,不露一丝表情,突然拔出弯刀,在空中对着白骨胡乱划过,然后头也不回的,跟在林素和钟无涯身后,走向齐业城。  残破的白骨,慢慢碎裂,一阵秋风吹过,骨灰飘散那里只剩下一具黑色人骨,和一些兽骨。  皇城,木将军府。  王乐乐只是在吃饭的时候,暂停下解毒计划,全天都在马上奋战。  夜,静静的夜。。。。哦不,一点也不安静!   高亢的叫床声,清晰的传遍整个小院。  木夫人刚从沐桶里走出,香汗又出满全身,她烦躁不安的喊道“绿珠,绿珠。。。唉,这个臭丫头,知道把事办杂了,居然不露面,明天再收拾你!乐乐还真是厉害,都搞了一天了,还不休息,天哪,要我该怎么睡?”  乐乐压在墨玲子成熟丰美的胴体上,双手不安份的攀上羊脂般酥胸,舌尖挑逗着她敏感地带,全力冲刺着,体内的御女心经,全力运转,电流极度配合他的冲刺,灵与肉内外统一。他现在并非享受御女之乐,而是在严肃郑重地疗伤。他只能凭借丰富经验让身下的  “啊啊,不行了。。。哥哥,今天放过玲儿吧!啊。。。”一连串的尖叫并没能让乐乐停下,乐乐知道她身体的情况,高潮时习惯喊上面几句,现在才丢了两次,还能坚持一刻钟呢。  王乐乐体内还有三成的毒素未排除,“蚀骨掌”中的尸毒让他吃足苦头,又不能全数排进一个女人体内,只得一点点的分开泄出,他更不知道,床上几女的喊叫声,帮他引诱来一个绝色美女。第五卷 情挑皇都 第十一章 欲火在线阅读:http://www。wuxia。cn/info/info。php/1322/67。php  王乐乐把墨玲子送上极乐巅峰后,体内的毒素也只剩下一成,还未睁眼,一条温软窕碾靥逵植纤募贡常南阌裉迩嵛⒂行┎叮掷执丝淘谂哦镜墓丶笨蹋参扌墓思善渌肮咝缘姆砩下恚米旆馍隙苑接4剑媸指山凰看咔檎嫫孪愕碾靥辶⒖讨巳任薇龋溲辜钡呐ざ牛皇巧碜硬兜母骱刻意压抑的呻吟声,别有风情。。。  乐乐虽是奇怪身下女人的反应,可还是没有停下,摸到那里早已泛滥,忍不住刺了进去。。。乐乐感到有一层薄膜阻碍,继而破裂,身下女子也传出破瓜时的痛呼声。”乐乐脑中暗想,“这香味好熟悉。。。她是?木夫人!怎么可能?”他脑中来不及想别的,疗伤中的御女心法已自动运转,吸收处女元阴为已所用,同时也把体内的毒,全部排出。第二华人书香吧(WWW。SHUBAO2。COM)免费电子书下载  乐乐在身体舒爽轻松的同时,也缓缓的睁开眼睛,眼中隐隐有粉红的精光闪过,御女心法又精进一步。乐乐虽搞不清木夫人为何在他床上,但他可以肯定,木夫人是自己走来的,而且是心甘情愿。紧紧缠抱住他的木夫人已适应了破瓜之痛,蠢蠢欲动的挺起肥臀。。。。  乐乐见她羞的微闭双眼,不时的在黑暗中偷看他几眼,惹的欲火大盛,毫不保留把御女之术,全数用在她身上,木夫人再也无法压抑娇叫之声,狂乱而愉悦的嘶喊起来,声音丝毫不弱于其她女人。  几只发春的野猫在屋顶奔跑追赶,优美的夜曲,响彻小园,美梦中的绿珠嘟囔一声“死野猫!”,又翻个身,沉沉睡去。  乐乐看着身边沉睡的几个女人,满意的微笑着,只有他怀中的木夫人还在高潮中呻吟,乐乐一把拍在她圆润的丰臀上,笑道“清醒了吗?该给我讲讲你的事了,木夫人?”  木夫人睁开迷醉双眸,雍懒的抬抬头,又倒在乐乐怀里,用撒娇的语气道“嗯~你占了人家便宜,还要嘲弄人家,巧巧不干嘛!”  王乐乐听完一怔,“天,她在对我撒娇!这还是高贵华美,不可侵犯的木夫人吗?不过,这调调真是诱人!”他调笑道“巧巧哪,你偷偷的跑上我的床,难道就不想解释一下吗,就算不给我解释,也得给我的几位夫人解释吧?”  “哼,都怪她们,若不是她们叫床的声音太大,吵的我睡不安稳,我怎么会着魔似的跑来。。。跑来让你占便宜,乐乐,你会嫌弃我这残花败柳之身吗?你会嘲笑我轻浮随便吗?你回答我呀,不是真的嫌弃巧巧吧?”木夫人露出焦急而悲伤的表情,等待乐乐的回答。  乐乐神情古怪,终于忍不住大笑起来,“你。。。你残花败柳?哈哈哈,啊~不要掐我,我不笑就是了,哈哈。。”  木夫人有些担心的嘟着小嘴,气呼呼的喝道“不许你笑,快点回答我!不然巧巧真的生气了!”她精致粉嫩的五官,在这个表情下,既可爱又妩媚。  乐乐强忍住笑意,动情的在她额头轻以一吻,道“听人说,你结婚三天,丈夫就。。。。咳咳,你们有没有做刚才那事?”  木夫人羞答答的回道“有过一次,刚一接触,我就疼哭了,比刚才还痛,他也不敢再动我。然后。。。然后我两天没有下床,他也一去无回。。。”  “听人说,你经常在离人河祭拜先夫,而且谢绝了所有追求你的王公贵族,你和先夫的感情很好吗?”乐乐有些酸溜溜的问道。  “才不是哩!当初这门亲事,全是我爹贪图权势,一手包办而成,我虽然敬重先夫,却无相爱之意,祭拜本就是风月国的传统,我只不过多祭拜两次而已。而拒绝男人的追求,理由更简单了。。。”她微微一顿,羞笑道“嫁给你们男人就要做那个,我一想到疼痛几天,就全身发冷,所以就不考滤嫁人。”忽地又甜腻腻的道“巧巧把所有羞人的事都告诉你了,你还没有回答巧巧哩!快点说,到底嫌弃我不?”  乐乐心里大笑“感谢那个笨蛋,居然插错地方,给我留个完壁美女,嘿嘿,老天待我不薄!”乐乐看她焦急担心,不忍心再耍她,忙把事情真相给她讲明。(满足某些读者处女情结!以后破鞋偶会尽力避免!)  “啊,原来巧巧还是完壁之身!呜呜,太好了,乐郎愿意要巧巧,我真是太幸福了!”她高兴的语无伦次,紧紧的抱住乐乐,乐乐看她颤动的峰峦沟壑,色心又起,屋内再次传出琴瑟之音。  皇城烟花所,妓楼林立处。  这里是皇城最大的妓馆--碧玉楼。  碧玉楼前是车水马龙,热闹非凡,楼后的幽深别院,却冷清寂静。  宫明月在床榻上翻来覆去,无法入眠,脑不断想起前天的狂乱之夜,倒在一个比自己女儿还小的男孩身下,婉转承欢。。。。当时意识虽然清醒,可身体却不受控制,这是她最不能接受的地方,却怎么也恨不起王乐乐。强化百倍的刺激,一想来,她全身就炽热发烫,骚痒起来。闭上眼睛,脑子中全是乐乐的影子,完美有形的身躯,熟练刺激的挑逗秘技,摄人心魂快感,她想着想着,赤裸的胴体在衾被中,扭动起来。。。不知过了多久,忽听到推门的声音,她停下动作,机警的喝问“谁在外面?”  “娘,是我,如梦!”  “夜深了,怎么不去睡?”宫明月刚想抹去湿漉漉的痕迹,却发现女儿已走进来,只好把盖上被子,遮住娇躯。  “娘的脸好红,不舒服吗?”宫如梦欠身坐到床头,看她娘神色奇怪,有些担心的问道。  “哦,没事,只是有点热!梦儿,你怎么穿这么薄就跑出来了,小心着凉!”  “不会的,娘,我睡不着,今晚能跟你睡吗?”如梦虽是在问,却不给宫明月回答的机会,她话未说完,已把披在身上的唯一睡袍剥掉,完美白皙的胴体,闪耀着成熟的光芒。  宫明月微微一怔,暗思“唉,一晃十多年过去,如梦也长大成人了,可能是我管束的太紧,养成她事事都依赖别人的习惯,天天闹着要跟自己睡。。。为了锻炼她独立,让装扮成一个艺妓四处游历,增长见闻,好不容易有点成效,却被花铁枪一事打回原形,自闭了一个月后,变得比以前更不如,事事让人操心,现在又失身给王乐乐,真不知道该怎么办?”    宫如梦已钻进香被,打断她的沉思,问道“娘,被单上哪来这么多水?还滑腻腻的,好像。。。”第1页结束


上一页--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