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欲女心经_欲女心经第22部分阅读-人人看吧 

公告:本站所有视频免费阅读,现已完美支持苹果,安卓,ipad等移动设备播放。手机浏览器支持类型uc浏览器(注意:使用uc浏览器请不要进入酷影模式,不然会提示播放不了),360浏览器,2345浏览器等赶快拿起您的手机随时随地看小说吧。

欲女心经

切的说,是被人抱住了,在半空中。  “姐姐你好美,你好香啊!若是这么死了,我会心疼的,呵呵!”有点稚气带着调皮味道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若雪强睁双眸,看到一个模糊的,美的有点过份的蓝衣青年,正笑嘻嘻的抱着她。她早支撑不住,想起第一次见乐乐时的情景,以为这次也是乐乐,宽心的甜甜一笑,昏睡过去。  蓝衣人却不是乐乐,因为乐乐正一脸郁闷坐在地上,痛苦的抵抗着春药,还要不时的推开缠到背上裸露的宫明月。看到若雪被人接住,先是安心,却又酸溜溜吃起醋来,尤其看清蓝衣人的绝美容貌时,差点自卑。  蓝衣人抱着若雪,轻飘飘的落到一处柔细花藤上,随着晚风微颤,她们两人像是没了重量,极似溶入风中,这一招惊住了院内神志还算清楚的几人,陆无日依然不带感情的冷哼道“雕虫小技!鬼狱门和明月宫的事,阁下最好不要插手,凭着你的武功,陆某还不放在眼里!”  “咯咯咯,是吗?陆门主果然威风,常年隐居,一出关就联合万里盟、刀谷,灭了魔教,再露面就欺负女人,真是厉害!本公子佩服的五体投地,像陆门主这般人物,古今少有,甚至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够了!哼哼,不见棺材不落泪的家伙,既然你找死,就怪不得本坐心狠!”陆无日被两长老合击时,已受了轻伤,硬接了钟若雪一记冰雪飞花,更是伤上加伤,真气也损耗五成之多。看这蓝衣人武功卓越,本想把他吓走,好享受迟来十多年的“性”福。没想来人不吃他一套,用眼角扫了一眼媚态百出的宫明月,更加着急,对着蓝衣人诡秘一笑,顿生杀意。  陆无日只想速战速决,强提体内全部真气,黑色云雾在周身聚集,腥臭味蓦然变浓,衣袖挥动,手指纠缠成奇怪形状,黑色更盛,腥臭更浓,蓝衣人秀眉轻皱,露出凝重神色。  墨黑的浓雾瞬间幻化出张牙舞爪的骷髅兵,手持黝黑的长矛,陆无日真气不继,斗大的汗珠在脸上冒出,紧咬牙关,喷出一口乌血,喝道“九幽冥兵!”  在他吼叫的同时,蓝衣人也看出端倪,左手紧抱若雪,右手轻轻抬到胸前,带起一道幻影,手若兰花,花枝绽放,两道蓝光,如流星般,射向还未飞起的骷髅兵双眼,陆无日胸口巨震,连退数步,又喷出两口黑血,刚成形的骷髅兵失去他的控制,像没头的苍蝇,跌跌撞撞的飞往预定的方向。  蓝衣人抱着若雪,冲那奔来的骷髅兵调皮的吐吐舌头,借着反弹力,轻飘飘的跃到十丈外的另一处树枝上,飞起的同时,又冲陆无日发出十数道蓝光。  陆无日一边狼狈的躲避如流星的蓝光,边疯狂的惨叫道“兰花指?怎么可能,你是破坏魔的传人?那帮浑蛋不是早死了吗?”  魔教两长先是惊惧陆无日的武功--真气外聚,继而又见到“兰花指”,两人倒在地上,面面相觑道“兰花指,巫山楚红雨?啊,那个有特殊癖好的女人?不好,小姐落到她手上,恐怕不妙!”两长老强打精神,挣扎着站起来。  可怜的骷髅兵撞到一棵大树上,凝聚的真气总算找了宣泄点,犹如实质的黑色,蓦然炸开,一波一波的气浪冲击着遇到的每个物体,黑色树,黑色花,黑色的草,黑色的。。。 摇摇摆摆的两长老,好不容易站直,又被空气震倒,恰巧躲过气波伤害。  陆无日暗叫倒霉,真气不足,强用真气外聚的功夫,招式是完成了,但他怎么也没想到,碰到了真气外聚的克星--兰花指。这种远距离,高速度的强大绝学,怎会突然出现。而且蓝衣人一眼就看穿这招的弱点所在,这眼力真绝。多年不出江湖,新人的武功真不该小看,后生可畏啊!由于胡死乱想,黑色骷髅暴炸的地方又离他最近,一下子被震飞,撞倒两棵树,才停住身形。  他自知无法再打,贪婪的扫了半裸的宫明月一眼,又恨恨的盯住蓝衣人,喷出一口黑血,用毒蛇般的阴冷语气道“你坏我好事,我不会罢休的,就算是你是破坏魔的传人。。。我不甘心,我不罢休。。。”说完他飘出墙外,空中留下如诅咒一般的声音“不甘心,我不罢休。。。”  付长老武功略高一些,扶起厉长老,奔向蓝衣人“这位朋友可是巫山的楚红雨?多谢你救了小姐。。。”蓝衣人妩媚一笑,打断他们的话,“知道我是谁便好,那就不用说些没用的谢语客套话,你家小姐我借去招待几天,再说她中的‘蚀骨掌’你们也治不了,哦,不和你们废话了,我要回去了!”  “把小姐留下!”两位长老一见楚红雨要走,忙使展轻功,扑向她们。蓝衣人扫向乐乐一眼,咯咯一笑,如轻烟般消失在暮霭深处。  两长老正因为知道楚红雨是怎样的人,才急追不舍,顾不得乐乐,也顾不得受伤的身体,更顾不得轻功和人家差一大截,反正就是追。。“停下,快停下,不然圣教的兄弟和你没完!”“你若敢动小姐,定要带圣教的兄弟杀上巫山,烧你山门,拆你行宫,抢你。。。”  乐乐被春药烧的晕呼呼的,见若雪虽被人救走,但又发觉不妙,光瞧两长老焦急的模样便知,虽然担心若雪的安危,可自身的安危才是当务之急。  已完全赤裸的宫明月第N次如蛇一般缠上他的脊背,嘴中呓语浓浓,哈着香气,厮磨在乐乐耳畔,柔嫩饱涨的巨峰左右扭动,峰珠粉红鲜亮,由于习武的原因,酥乳一点也不松垂,小腹依旧平坦,如光滑的锦锻,芳草凄凄,香泉急涌,乐乐也早禁奈不住,再加上被她一直挑逗引诱,更是不堪,弯身把她抱起,走进室内。  一进门,映入眼帘的是片白花花的赤裸胴体,三三两两的纠缠滚翻,晃昏他的眼睛,关好门,再次踹开扑过来的宫明月,乐乐虽然欲火攻心,但心神清楚无比,宫明月惹不起,自己身上还有她下的禁制,若是趁些机会上了宫明月,说不定,春药过后,就再也见不到明天的太阳。。。。不过,别的人应该可以吧,乐乐权衡再三,扑向一具熟悉的丰满胴体。  春月,当她被乐乐压住时,欣喜的颤抖起来,嘴角抑不住的春情,随着雪白的肉体荡漾,她纵声娇吟,激烈地摇晃著身体,口中媚呓,贪婪地吻住乐乐,两唇相接相交,直到乐乐进入她的身体,春月才松开乐乐嘴唇,痛苦的悲啼一声。乐乐知道她是处女,稍稍忍耐,按兵不动,让春月适应宝贝的尺寸,一股熟悉的真气传入乐乐体内,在下丹田运转一周,又慢慢上升,进入上丹田。强大的处女元阴如涓涓溪流,越聚越多,在上下丹田中反复运转,乐乐心中暗喜,调用久违多时的真气,散布四肢百骸,奇经八脉,那些真气没走多远,就被一股奇异的力量弹回丹田原处。  乐乐又试了几次,仍是不能冲开禁制,猜想可能是真气太少的缘故,决定吸取更多的元阴后,再作偿试。身下的春月已适应了,娇喘着蠢蠢欲动,乐乐缓缓活动几下,敏感百倍的快感,差点让他迷失本性,强吸一口气,默念秘法,保持御女心经继续运行。春月初偿甜美趣事,又在绝妙春药的刺激下,渐渐迷失在快感中,猛甩著头,长长秀发,癫狂一般披散飞扬,引来另外几个裸身美女。  春月已泄身多次,仍然缠着不放手,如八爪鱼般的抱着他,乐乐苦笑,初次房事,哪能再吸取她的元阴,只想把她快些搞定,再吸取别的女人的元阴之气,想起了秘技“震动的云”,于是调用上下丹田的真气,尝试小范围的局部使用,异变突起,在她体内的宝贝忽地旋转几十圈,扭拧成麻绳状,春月像条窒息的深海之鱼,睁大了美眸,平滑的小腹下凹,白皙的胸膛高高隆起,超强烈的快感,让她脑子空白,乐乐也吓一跳,这是从来没出现过的情况,赶忙收招,拧了几十圈的宝贝如狂龙般的旋转着,恢复正常,春月尖叫一声,昏厥过去,体内涌出大量的至纯元阴之液。  后来乐乐凭借此招,躲过一劫,这一招就是御女心经里的终极绝术--旋转狂龙。  乐乐观看春月的表情,分明是极度高潮后才出现的,并无不妥之处,这才放心,把她涌出的元阴吸收干净后,又转身把他背上的一个女子压倒,居然是冬月,乐乐欲火正旺,也管不了那么多,挺身刺入。。。。  乐乐杀的是天昏地暗--天本天就黑了!不知御女几何--就那几个人,数数就知道了!乐乐---我不说了!乐乐把刚收的元阴真气集中,冲破了身上的禁制,新旧两股真气汇集一起,脱缰野马般在畅通的经脉里奔腾欢跃,失去的力量终于又回来,乐乐的自信蓦然狂增,暗运真气,真气又增加两成,乐乐惊叹“天,我都干了什么,真气怎会增长的这么快,前些天刚冲破第七层大关,功力进展极慢,几乎没有增长,短短几天,怎么多出两成的功力,难道。。。。?”  他突然觉得好静,安静得只能听到自己的心跳声,乐乐缓缓回头,那满地呢喃翻滚的胴体,都恬静安详的沉睡,嘴角挂着满足甜蜜的微笑,疲惫的躯体一动不动,美妙的曲线毫不吝啬的暴露在空气下,一个,二个,三个。。。十八个,咦?怎么少了一个?  乐乐强忍着暴走的心情,眼光慢慢往身子底下移,成熟白皙的美妇,一丝不挂的胴体,“宫明月?”乐乐忍不住叫了出来,幸好她劳累过度,只是雍懒的翻了翻身子,又甜美的睡去,乐乐暗暗叫苦“群里的兄弟要我只上处女,不要少妇,这次又闯祸了,何况她还是师父的女人,而且。。。而且我连她女儿如梦也搞了,天哪,我的头好大,好痛。。。没错,得跑,跑的远远的,不然可解释不清了,凭我现在的武功,恐怕还不是她的对手,哇,小弟弟还在她体内,这次还没有用虚精炼化之术,若是怀上我的孩子,那就更头疼了!”  乐乐忙乱的穿上衣服,又扫了熟睡的众女一眼,喃喃自语“这次虽是春药惹起的,但毕竟是我占有了你们的身体,而且由于春药的作用,你们会永远记得今夜的,希望你们能考滤清楚,决定要跟我一生话,就来找我。”还没说完,灵敏的心神感应到一道阴狠毒辣的目光朝他扫来,乐乐弯腰捡起一把剑,喝道“谁在窗外?”  “要你命的人,哈哈!又被人捡了便宜,老天,你为何如此不公,我不服,我不服~”笑的如鬼哭,阴冷如九幽的怨灵,“我陆无日两次用药,皆被人抢去好处,谁抢我杀谁,哈哈哈!”  数尺厚的厅墙如泥巴一样,被一阵腥臭的黑风摧裂,碎成细小的颗粒,如箭般射向屋内的众人,乐乐急调护体真气,罩住还在熟睡的诸女,粉红的罡气散着淡淡麝香,如盛开的桃花,桃花美女相映绯红,气罩一阵扭曲,如数承受碎石的攻击,并没有预想中的猛烈。乐乐暗忖“定是陆无日白天受伤颇重,现在他最多恢复六成功力,还好还好,不然还真保护不了这些裸女。”  粉红气罩内的胴体,被刺耳的震动惊醒,看到彼此赤裸的身子,发出一阵阵尖叫,黑风过后,尘灰飞舞,戴着骷髅面具的陆无日孤零零站在黑暗中,炙热疯狂的扫视着气罩内宫明月的胴体,可惜被乐乐的真气罩挡住,眼力无法透过。  混乱的诸女,经过短暂的调节,恢复平静,只是表面上的平静,在找衣服的同时,不时的拿目光扫视乐乐,更多的少女担心的偷视宫明月的表情,她们很为乐乐担心。睡醒后的她们,很清醒的记得,昨夜的疯狂,昨夜的甜蜜,感官上的刺激,让她们忘记少女的矜持,特别看到乐乐绝俊的面庞时,更是把所有的顾忌抛弃,时时把心搁在乐乐身上。  宫明月先是慌乱的披上衣服,无奈上衣掉落院内,只得抢了别人的上衣,显然不太适合,双峰欲破衣而出,她管不了那些,理理纷乱的乌丝,挽一个简单的发鬃。却不敢看乐乐,十多年的仇恨,十多年的禁欲生活,让她忘记女人应有的快乐,突然又重现往日的幸福,让她有些慌乱,特别是她记起伏在乐乐身下,疯狂喊叫扭动时的羞态,简直抬不起头。  宫如梦偎在她娘身边,一时爱恋的看看乐乐,一时迷茫的瞧瞧母亲,一言不发,不断的拉着衣角,想把裸露的白嫩肚皮遮住。  乐乐用心神感应到周围诸女的平和心绪,周身的空气中弥布着淡淡羞涩爱意,并没有不满不安,或者恨意,看了一眼新瓜初破的十八女,连站都难以站稳,更别提要她们战斗了,而宫明月却羞涩的不愿抬头。  站在院内的陆无日显然有些不耐烦,尖啸一声,一道雄厚的黑色掌风又拍过来,掌风未到腥风先至,扑鼻而来,乐乐微叹,脚尖点地,腾空三丈,一道粉红的剑气斩破黑雾,落地时,调动护体真气,随手挥出一堵结实半透明的红墙,阻挡攻来的毒雾掌气,这一手潇洒自然,信手拈来,看得室内的诸女美眸发直,几个性格活泼剑女已鼓起双掌,被宫明月狠狠一瞪,这才安静。  陆无日惊奇的细细打量眼前的俊美小子,傍晚初见时,还是萎靡不振,全身无一丝毫真气,几个时辰不见,居然信手拈出真气外聚的招数,消去他的攻击,这身功夫比钟若雪只高不低,特别是那种对天下万物无所谓的懒懒态度,更难能可贵,随便往哪一站,就像溶入了背后的影物,虽然离天人合一的境界还有段距离,但像他这种境界,天下举指可数。  陆无日的功力只恢复了六成,想起让他受伤的楚红雨,当前不敢托大,谨慎的问道“你是何人,快些报上名来?”乐乐冲他邪邪一笑,“要你命的人!”  陆无日听到讥笑似的返还他的原话,肝火狂烧,缠绕的在身的黑雾疯狂的翻滚咆哮,暗灰的眼珠透出阴寒的杀气,乐乐见识过他的诡异身法,也见过他的远程骷髅奇招,想起一句古语“先下手为强!”话语结束,就暗暗催动真气,严密护住全身,防御黑色毒雾,运起花间舞步,扑向骷髅面具。  见到乐乐的奇妙步法,他微微一怔,随后也扭动黑袍,运起游魂步,两人的步法都极为快速,似闪电般穿梭在剑气掌风中,乐乐武功进到第七层后,还没有真正好好打上一场,受伤的陆无日功力仍比他略高一筹,拿来练手最合适不过。  两人的真气颜色都非常特殊,招数美观,色彩分明,打斗时,破裂的零碎罡气,漫天飞射,激起寒鸦嘶鸣,有的来不及飞离巢穴,俱被真气力场卷进旋涡,刹时血肉模糊,继而被分成细小的粉沫,宫明月,宫如梦,还有十三剑女,四大执事都知道陆无日的厉害,最初打斗时,都为乐乐暗捏一把汗,现在百招已过,乐乐丝毫不落下风,才使她们心神略安,宫明月神色复杂盯着乐乐,时而又怨恨的瞪着陆无日,搀扶着女儿如梦,见她一颗心俱系在乐乐身上,不由得气郁起来。  乐乐的御女心经进入第七层后,使出的任何招数,都比以往快上许多,但那些得意的招数对付像陆无日这种宗师级的人物,速度明显的跟不上,速度极快的“伤痕”,还有威力极大的“誓言”,惊天动地的“心碎”在这里,都不合适使用,乐乐更不满意“玫瑰之刺”的速度,现在他心里,迫切想创出一式快速的招数。  东方的金鸡初啼,这是黎明前最黑暗的一段时间,他们二人越打越快,天幕中残留无数幻影,分不清哪个是真人哪个是虚影,武功最弱的十三剑女,虽然被乐乐的御女之术改造,增加了五六年的功力,任是这样,也无法看清楚他们的招数。  陆无日突地怪啸一声,残留在空气中的十多道虚影像是都俱有了灵魂,都快速的自转,他们脚下都起了阵阵小型旋风,自转着的黑影又围着乐乐,互相穿梭。乐乐的步法蓦地停住,以剑支地,低头闭目,想用心神锁定陆无日的真身。  没想到,围着他的黑影,每个都透露着极为相似的杀气,好不容易找到一个杀气浓重的黑影,瞬间又丢失,因为对方速度太快了。  室内的诸女也把心提到了嗓子眼,双目紧盯乐乐,宫明月轻皱着眉头,看出场内乐乐情况不妙,徘徊几次,想要加入战圈,但看了看自己裸露多处的躯体,犹豫不决的扯着衣角。宫如梦见她娘扯衣角,她也照学不误,紧张的差点把上衣扯破。  “啊,乐乐,小心!”诸女几乎同时惊喊,提醒乐乐有危险。  乐乐的敏感心神,扫描到一股强劲的杀气,从背后闪电般的袭来,“不妙,这个是真身!”乐乐暗叫一声,转身出剑,掌到,剑也至。。。  裹着黑雾的蚀骨掌,击碎最后一道护体真气,离乐乐的胸骨只差两寸,不少毒雾真气,却趁机钻进乐乐体内。夹着粉红真气的细剑,也穿进陆无日右胸,剑伤不深,内伤却很严重,这一剑,让他伤上加伤。  时间在此定格,陆无日在短短的几个时辰内,连续被两个年青人所伤,面子上实在过不去,更重要的是身体上过不去,他咳出两口青红色的血,恨恨的瞪了乐乐一眼,翻身溶进黑暗,远处传来一阵如泣如诉的鬼叫声。  乐乐把剑扔到地上,转身也吐出一口黑色血液,“好厉害的毒掌,像是五毒掌加上尸毒,虽然没有被他打到身上,可毒气却侵袭到身上了,疼痛,酸痒。。。不好,明月宫的女人过来了,得快点逃,被她们抓住,谁知道会不会被阉掉!”  “喂,王乐乐,你别跑,站住,给我站住。。。”宫明月见乐乐受了伤,不知怎么的,心中隐隐发痛,这是十多年未有事情了,她见乐乐要走,再顾不得害羞,要去追他,她身后的十多个女人也跟着宫明月喊叫,却见乐乐跑的更快,飞的更远了,来不及压制毒伤,全力施展轻功,往外飞遁。  乐乐在空中翻腾的时候,见她们一群人在后面狂喊,以为要捉他回去,暗暗得意道“还是我有先见之明,若是再晚上一会,说不定又被她们逮住了,栽到宫明月手里,哼哼!”想着。  囚禁乐乐的院子建在繁华的皇城中心,最大的妓楼酒楼全在附近,天刚蒙蒙亮,街上行人稀少,乐乐跑到大街时,才略略松一口气,还不时的往后看,见没有追兵,才大喘几口气。却没有查觉,自己脸色已慢慢变成淡青色,隐隐有股黑气缠绕。  最初身体的疼痛还能忍受,腿越走越沉,眼睛出现模糊的幻影,王乐乐抹掉脑袋上的汗水,暗叫不好“又中毒了,我总算明白师父的苦心了,以前他总在耳边唠叨,行走江湖时要多带解毒药,御女心经对毒的抵抗能力最差,虽然用炉鼎(女人)可以轻易的去毒,但身边哪会时刻有女人陪伴。”  深入骨髓的疼痛,让乐乐有力没处使,经脉中一时炙热滚烫,瞬间又变成冰寒阴冽,乐乐练功多是在交合中进行,单体的运功逼毒能力特差,不过,现在他也没有力气走回客栈。  全身的热汗,浸湿了衣衫,乐乐脑中强烈的幻想着女人,想着水。。。水塘!第五卷 情挑皇都 第九章 狂野在线阅读:http://www。wuxia。cn/info/info。php/1322/65。php  木夫人每天清早都会坐在别院的池塘边,池是水池,池底还藏有佳酿,这几天她颇D压妥栽穑倒值比占掷质苌耸保:蚊蝗タ此:翁谝馐浪椎难酃猓:。。她突然又羞笑道“为何这般想他?”  院内的护卫突然传出警讯,吆喝喊叫不断,木夫人皱眉暗忖“家中护卫大多数都出去找乐乐了,这些贼人真是讨厌,现在还来添乱,抓住非给他点颜色看看!”  打斗声越来越近,一道白色人影,花蝶般的穿过上百护卫的包围,逼向木夫人,近了,更近了。。。她有些害怕了,自从上次被饿死鬼掠出府后,那恐惧的阴影,仍笼罩在她心头。她慢慢后退,暗暗祈祷贼人看不到她,身子已贴到假山上,再无法后退,她紧张的闭上了眼睛,脑中不断闪现一张懒懒笑意的俊容,红色长剑的飘洒。第二华人书香吧(Www。shubao2。Com)免费电子书下载  或许祈祷又起了作用,白影并没有扑向她,而是。。。穿过包围,径直扑进水池,冲天的浪花,惊呆众护卫,木夫人擦了擦脸上的水珠,好奇地看向水池。  “乐乐?是王乐乐!呵呵,你怎么能这样,快上来!”木夫人看清水中人的长相,有些惊呀的失声大笑。  “不上来,说什么也不上来,水里好舒服!”说完,他摇摇脑袋,水星四处乱飞,晕沉沉的又潜在水里。乐乐身上没带解毒药,临时想到一个最近的去处,不过,他是翻墙进来的,刚落地,就被木府的护卫发现,才发生刚才打斗的一幕。  赵龙挠挠胡子,哭笑不得走到木夫人跟前说道“夫人,王公子可能刚逃出来,身上毒伤发作,才变成这样,他脸色青黑,闯进府就往这边跑,我还以为是采。。。是贼人,所以。。。还请夫人见谅!”  木夫人脸颊微红,侧身道“赵护卫尽职尽责,何罪之有?不过,眼下这事该怎么办?”    赵龙还没回答,乐乐吐着水花从池底钻出,头上还顶着一片油绿莲叶,“这滋味还不错,就是味道淡了点,哦,你们不要笑,我说是酒!”他把手举起来,手里抱着一个开过封的小号白玉洒坛。  木夫人一见那酒坛,急的直跺脚,惊叫道“啊,你,你个。。。。你怎么能在水底喝,那坛可是我爷爷酿的,放了六十年的陈酿,就被你这样糟蹋了。”不过看到乐乐一脸痛苦表情,又不忍心再说什么“算了,反正还有几十坛,乐乐,你快点上来,水里太冰,冻坏了身子就不好了。”木夫人像是哄孩子一般,想把乐乐哄上来。  赵龙两个眼珠子直勾勾的盯着酒坛子,心疼的直揪胡子,暗自吼道“王乐乐,你个笨蛋,那可是放了六十年的百草酿,上次表小姐来这里,夫人高兴,才分给我们半坛,天,这么一坛就被你渗上了水。。。”其他的护卫也都吞着吐沫,恶狠狠的瞪着王乐乐。  乐乐感到一股股,一片片的愤怒之火,警觉的抬头看看四周的护卫,发现他们大多都盯着手中的酒坛,乐乐会意,把渗了水的半坛酒扔给赵龙,道“你喜欢就拿去!但要帮个忙,派人去风月客栈,把我的女人找来,哦,还要告诉她们,把解毒药,疗伤药,春。。。啊,反正把所有的药都带来就行了。”  赵龙接过酒坛,爬在坛口闻闻,欣喜若狂的道“只渗了一点点水,只渗了一点。。。”忽然发觉自己有些失态,偷偷的看了木夫人一眼,见她只是微笑不语,才安心的紧紧抱住坛子,道“嘿嘿,你放心,我亲自去客栈,把她们请来。”  走了几步,又想起了某事,对向后的一人护卫道“张四,把外面找人的兄弟叫回来,说人找到了,呃。。。小六,这坛酒先放你那,不许偷喝一滴,回来大家分!哦,差点忘了,小六是滴酒不沾的。”  交待完,他才快步流星的奔向客栈。  燕无双这两天胃口变坏了,已经有两顿饭没吃,像只小兔子爬在桌上,耷拉着两只耳朵,眼珠子乌溜溜的乱转,看看桌上的饭菜,又看看一脸焦急哀伤的墨玲子,慕容琪,杨梅杨杏,幽叹一声“几位姐姐,你们真的不饿吗?我可饿坏了。。。。你们就吃一点吧!”  小芝坐到她身边,劝道“双姐,我已经劝过她们了,她们不吃。。。你饿了就不要委屈自己!”  “她们不吃,我怎么好意思吃,连你都陪她们挨饿,我饿两顿又有什么关系。。。不过,我真的好饿。。。”燕无双皱着鼻子,拍着饿瘪的肚皮,又接着道“小芝,你看我瘦了没有,没有?怎么可能呢,我觉得我瘦了一圈了,而且是一大圈。”  杨梅杨杏忍不住笑道“咯咯,双儿,琪姐才真的瘦了呢,不光乐乐哥没找到,连彩云也被她师父叫回万里盟了,你想吃就吃吧,别再添乱!”  燕无双嘟着小嘴,悻悻的道“小薇送那个杀人犯兼恶棍走了,彩云又跟他师父住进万里盟了,若雪带着两长老又突然失踪了,天哪,剩下我们几个再被饿死,哥回来,也会难过死的!我们还是吃点吧,只吃一点!”  慕容琪和墨玲子相互对视一眼,“噗嗤”一声,大笑起来,原来她绕了半天,还是绕到了吃的上面。  正在这时,听到了敲门声,“在下木府护卫赵龙,受王乐乐所托,请几位姑娘到府上一聚!”  刚才还软绵绵的燕无双,听到这个,“噌”的一声,从椅子上跃起,在空中翻几个漂亮的跟头,抢在众女之前,把门打开,扫了一眼赵龙,急道“你找到乐乐了,好,快带我去,快点走呀,呆站着干嘛!”第1页结束


上一页--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