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欲女心经_欲女心经第17部分阅读-人人看吧 

公告:本站所有视频免费阅读,现已完美支持苹果,安卓,ipad等移动设备播放。手机浏览器支持类型uc浏览器(注意:使用uc浏览器请不要进入酷影模式,不然会提示播放不了),360浏览器,2345浏览器等赶快拿起您的手机随时随地看小说吧。

欲女心经

中プ哦宰耪拍莸耐范ィ笨场U拍菀彩鞘沟兜母呤郑勒庖坏兜牧Φ溃桓矣步樱砜徊剑芸牡叮涣匣⒌段⒆⒊莘鹤藕猓庑プ藕嵴豆矗拍菥竞谝氯说牡斗ň睿秃鹨簧狗习肟眨碜油蛔梗豆庠谒姆鲋校饷⒃骄墼蕉啵酝筒豢傻驳囊徽校椿鞲谝氯恕  那黑衣人正是百里欢,本想趁着万里盟混乱,杀几个盟里人报仇,看到张莫休用刀甚是精妙,少年心性,想和他比比刀法,没想到张莫休一出手,就是如此厉害,收起心里的那份狂傲,谨慎的和他拼斗。  司徒朋终于在刺客中,找到那说话的女刺客,他扫视了一遍体态丰腴,凸凹俱显的她,笑道“身材真是不错,若是留些刀疤伤痕,那是多么可惜的事!卿本家人,奈何为贼。。。”忽然又想起什么,郑重的问道“你是血影?”  “哈哈哈!没想到还有人知道我,出名的刺客并不好过,所以。。。。”没有所以,只有进攻,黑影飘闪,快如雪貂,比身法更快的是她的刀,一道身影,七道刀光,七道身影,多少刀光?可惜没有正确答案,那刀光在闪,在动,闪的让你无法数清,动的比你的目光还快,所以答案是没有的。  司徒朋心里却有了答案,“惨了,千不该,万不该,最不该的就是。。。我怎么出言挑逗她呢,她可是血影啊,听说对她出言不敬的人,都已经死掉,而且会死的很惨,可。。。可*,她的身体裹在紧绷的黑衣中,实在是太诱人了,唉。打不过她,躲吧!”答案已有,所以他逃走了。  司徒星在随从的保护下,找到了狼狈疲累的马亦普,他大笑道“小混蛋,你不是狂妄吗,家被人烧了吧,还变的这么凄惨,真是可怜哪,啊,又被人砍了一刀呀,好,砍的好呀,哈哈!他娘的,你居然还敢打我,啊,快些帮我,你们这些笨蛋。。。打他!”  他们自己人倒打起来了,司徒世家的护卫眼下只好听从三公子的命令了,但又不敢伤马亦普,马亦普也看出点门道,趁着护卫不觉,靠近司徒星,一脚踢中他的屁股,司徒星惨中一声,摔了一个嘴亲地,地上多是碎肉残血,他吼叫着呕吐着,“啊,呸,唾。。。 我家养你们这些垃圾笨蛋干嘛吃的,连我都保护不好。。。混帐,自己掌嘴三十下,快些,还有你。。。。”  马亦普在旁边嘲笑道“司徒星,你果然是最没用的东西,抢女人抢不过我,打架又打不过我,连个下人都不听你的话,哈哈!”司徒星恨不得把他碎尸万段,奈何他的武功比自己高,气得重重抽了下人几个耳光。  百里欢刀法虽好,经验却不足,被逼无奈,已和张莫休硬拼了六七刀,每一刀相拼,百里欢内伤都加重一些,只觉得嗓中发甜,闷热烦燥,刀法威力打了折扣,又听人呼喊道“城防军来了,城防。。。”他知再打下去,对自己更是不利,心生退意,见张莫休又是一刀砍来,他也运足十成的功力,两刀相撞,张莫休也被这力道逼退三四丈,而百里欢趁着这刀的反震之力,暗用轻身功法,如树叶一般,飘向远处。  魔教仅剩的几个高手,趁乱早已逃走,轮回刺客听到撤退哨声后,如来时一般,无声无息的消失在黑夜中。场地中死尸成堆,仅剩的几个高手,也全身上伤,精神打击,再加上肉体伤害,马万里见到城防军来后,心神一公,吐出一口鲜血,眼前发黑,昏昏欲倒,几他人忙去扶他。  原来城防军是被血影吓跑的司徒朋调来地,他哪管万里盟的面子,看自家的护卫死伤惨重,有兵不调,岂不是白痴?兵马一来,敌人尽逃,他神色平静的走到万里盟从人面前,道“这里已烧成灰烬,你们先到司徒府旁边的宅院住,等这里修复后,再搬回!”  他们正没地方去,跟司徒世家的关系毕竟密切,也只好听从司徒朋之言,住到了司徒府附近。  百里欢逃出万里盟后,撕掉面罩,喷出两口鲜血,因为用内力压制伤势,等发作时更会痛苦加倍,他急速赶往客栈,却觉得腿脚甚是沉重,眼皮总想合在一起,手里的虎齿刀像小山般沉重,摇摇晃晃在走在街道旁。  摇摇晃晃。。。他想起小时候,跟姐姐玩荡秋千,姐姐总是把秋千荡的老高,直吓得他尖叫着哭喊,每到这个时候,姐姐总是把秋千停住,让他下去,并从怀里掏出一块糖,道“你害怕就自己去玩的,我要自己玩,我要飞到天上去。。。”他接过糖,就停止了哭,因为他知道,自己哭就会有糖吃,所以他养成了哭泣的习惯,没吃的哭,没玩的哭,躲在姐姐怀里哭,偎在妈妈腿旁哭,直到。。。。  那是个冬天,很冷很冷,流出的眼泪也能结成冰珠,他躲在废旧的木桶中和姐姐玩捉迷藏,透过裂开的缝,却看到了一群群凶狠黑衣杀手,自称“野草”的杀手。他看到了妈妈被人残杀,看到爹爹被他们砍成碎块,看到姐姐倔强的跳进冰冻的深井里。。。。他没有哭,嘴唇咬出了血,眼泪却没有掉下来,他知道眼泪在敌人面前没有用,他等杀手走光时,才逃进深山,那年他九岁。  受伤的人,总是很脆弱,他总忘不掉姐姐蔑视杀手的眼神,宁可自杀也不愿被人杀掉时人决绝,他摇摇头,用手撑开眼皮,又突然狠狠抽了自己几个耳光,因为他又看到了“姐姐”,正皱着眉头,冷傲的盯着他,他知道这一定是梦,可他又希望这不是梦,对那“姐姐”发出内心的欢喜笑容,干涩的叫道“姐。。。姐。。。”缓缓伸出了左手,身子一沉,摔在地上,昏了过去。  韩秋奉师父剑神之命,前来查探万里盟起火的原因,却在半路见到一个冷酷的黑衣少年,手持奇异虎齿大刀,摇摇晃晃的向她撞去,她轻喝一声,作出戒备之状,轻皱秀眉,冷视着黑衣少年,却见少年表现怪异,眼睛明明睁着,却用手把眼皮撑的很大,然后又狠抽自己几个耳光,她正想问他原由时,却见他冷酷的俊脸溶化,那笑容那迷人,好真诚,却听到更震憾的声音“姐姐”?  她好久不能思想,只到百里欢摔在她脚下。  “二师姐,你什么时候有个弟弟呀?怎么没听韩伯父提过?哈哈哈。。。”  韩秋回头,见到一个紫衫的清秀貌美的端装淑女,正嘻笑的打趣着她,韩秋也笑道“我也不曾见到,一向淑德的小师妹,怎在深夜如此狂喜大笑,不怕坏了以往的形像?”  “哼,人家睡不着,见你溜了出来,我也悄悄的跟来了,原来是找弟弟来了,我还以为二师姐不喜欢男人呢?”  “呸,小丫头,嘴也如此叨利,不怕传出去,吓跑了你的俏郎君,深夜睡不着,怕是想人家吧!”韩秋也反击道。第二华人书香吧(www。shubao2。com)好看的txt电子书  紫衫姑娘俏脸微红,不示弱的道“哼,你准备把这个弟弟怎么着呢?”  “我也第一次见他,他受了重伤,可他怎么喊我姐姐呢,难道是我爹在外面。。。我爹不会的,可,算了,先把他带回去,救醒了再好好盘问!”  “嘻嘻,我就知道师姐会这么说,放心,我不会跟我爹说的!”紫衫姑娘打趣道。  “哼,你若是敢说,我也告诉师父,你夜里在偷偷喊某人的名字。。。喊的好诱人,好动听哦,就像奏的野猫,啊,哈哈!”  “你。。。哼,我先回去啦,不管你了!”紫衫姑娘大窘,转身飞奔而回。  韩秋得意的一笑,总算把她给说跑了,把他从地上抱起,细看受伤的少年,心里却升起异样的感觉,芳心嘣嘣的跳起来,施展轻功,紧追紫衫姑娘。  钟若雪带着受伤的几个部下,趁着大乱,逃出万里盟,若雪心情十分难受低落,无精打采的走在最后,两个长老安慰道“小姐,不要通过,虽然我们折损了许多兄弟,但我们烧了万里盟的总部,他们又死了三百多人,无论怎样,我们都够本,若是教主和夫人知道了,肯定会夸赞你的!”  若雪哪是关心胜败,逃出之后,就一直在想乐乐,暗恨自己把他气伤了,时刻在想他的伤势,听到不解风情的两长老的话,幽幽一叹,“也不知道我爹娘到底在哪,还活在世上吗,真希望他们能回来,那我就不用操心了,就可以。。。唉!”  李富贵突然从前面开心的跑来,道“小姐,付长老带人来了。”  若雪和其他还位长老也大为高兴,忙往前奔去,“小姐,属下带人来迟了,请小姐责罚!”他身后的几十位魔教弟子也跪在若雪跟前,齐声请罪。若雪把付长老扶起,又对其他人道“你们也起来吧,你们能赶来,说明对圣教仍是忠心不二,我怎么会怪罪你们。”又对付长老问道“听说,当日天涯角一战,你跟我爹娘在一起,他们人呢?”  付长老哀叹一声,告罪道“属下无能,当日教主被鬼狱门的陆无日打落山涯,夫人也,也跟着跳下去了。。。”  “啊~爹,娘。。”钟若雪虽然早就做好了最坏的打算,但听到确认的消息后,还是伤心难耐,痛哭了出来,或许还为自己的心事而哭。  “小姐,教主和夫人的死我们也很难过,请节哀,我们一定为他们报仇的!”  “小姐,我等已联络各地对圣教忠心的弟子近千名,过几天就能来到皇城了,到时定可以灭掉万里盟!”  “小姐,我们已查明叛徒周长老,可能是司徒世家派来的奸细,属下已派人监视他的行踪,定会按门规处置他,为教内众兄弟泄恨。”  “小姐,不要哭了,再哭城防军会来的。。。。”  “小姐,属下已查明,王公子住在风月客栈。。。。”李富贵道。  若雪停止哭,道“他没事吧?”三位长老和几十个魔教弟子,惊叹赞赏的盯着李富贵,鼓励他继续说。。。  司徒业头戴紫金冠,身袭七龙黄袍,胡须花白,瞳眼精光逼人,听完司徒朋的汇报后,“啪”的一拍桌子,那珍贵的寒木桌案,碎成一堆废屑,吼道“怎么会败的这么惨,叫司徒万里来见我,混了一辈子,连个窝都守不住,没用的废物!”  司徒朋谨慎的说道“爹,二叔他受了些伤,正在卧床休息,恐怕有些不便。。。”  司徒业怒哼一声,道“他在哪,我去见他,本想让他联合几大势力,灭了魔教,并故意放走一部分魔教弟子,让他们复仇,再让万里盟以共抗魔教之名,号集天下武林人士,为我效命,他到笨的可以,不光丢尽脸面,还让万里盟名势一落千丈,看他怎么解释,朋儿,不要多说,带路!”  司徒朋心中纳闷“上次爹明明说,马上就用不着万里盟在江湖的势力了,不光除掉和自己有仇的魔教,还顺便消耗折损万里盟的势力,今儿怎么变卦换说法了?”不过他仔细一想就明白了,司徒业只不过借此机会好好教训马万里一下,他暗叹一声“原来爹爹还是气恼马万里上次没听他的命令,哦,管他呢,现在可不能惹爹生气。”  司徒月带他到马万里所住的宅院,马万里正躺在床上歇息,门突地被推开,他以为是敌人,慌忙下床,露戒备状,却见司徒业带着司徒朋闯了进来,他微怒道“堂兄,你这是。。。?”  司徒业看他脸色疲累苍白,怒火微降一些,道“喊我司徒大人,告诉你多少次了。事情都被你给搞杂了,唉,让我怎么说你。当初你是怎样向我保证的,看看现在,一场大火烧光了你的宅院,也烧光了你的名声,你盟里的高手呢?”  马万里见他愠怒,也不敢顶撞,小心的答道“按你的吩咐,把他们派去南陵了,那边的事情已经安排好,只差最后一步了,南陵那边的事,一定万无一失。”  司徒业面色缓和一些,道“月神兵法到手没有,那兵书对我们极为有用,一定要把它得到,知道吗?”第1页结束


上一页--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