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欲女心经_欲女心经第16部分阅读-人人看吧 

公告:本站所有视频免费阅读,现已完美支持苹果,安卓,ipad等移动设备播放。手机浏览器支持类型uc浏览器(注意:使用uc浏览器请不要进入酷影模式,不然会提示播放不了),360浏览器,2345浏览器等赶快拿起您的手机随时随地看小说吧。

欲女心经

开了眼睛,正见俏脸潮红,原是清冷不食人间烟火的女子,正在高潮的余波中呻吟,哪有这更动人的呢?乐乐翻身把她压下,墨玲子惊呼一声,羞道“人家,人家只是帮你疗伤才这样的!”  乐乐只见她不过两三次,如今又自愿为自己疗伤,又这样糊里糊涂的把初次给了自己,心中自是极为爱怜,柔声安慰道“我会小心的,你把初次就这么交给了我,不后悔吗?”  “啊,怎么会后悔呢,我从没这样喜欢过一个男人,把身子给了你,我还心喜的紧呢,又能帮你治伤。。。我也很喜欢这样!”  乐乐见她大胆表白,又坚定无比,心中自是欢喜。  云雨过后,几女也被吵醒,乐乐见她们疲累,自是知道原因,用情话安抚她们,见缺了杨家姐妹,道“杨梅杨杏在哪?”  慕容琪道“她们懂些医术,说你受伤太重,到药房给你抓些补药去了,我睡前她们才去,快回来了吧!”  乐乐虽然内伤虽好,但没有全愈,确实需要药物辅助,只是身上自有药丹,吃下一粒后才起床。身体的外伤脱落,连疤痕也不曾留下,这些现象在心法已有记载,乐乐也不再惊奇。  墨玲子新瓜初破,但由于发育成熟,并无太多疼痛,体内的功力也增了六七年,再加上牵念已久的男人,接受了她,笑的甚是开心,偎在乐乐身边,柔情蜜意,娇媚横生。  众人在楼下大厅吃完了饭,小薇担心的说道“哥,药房就在附近,杨梅姐妹去了半天,怎么还不回来,不会出什么意外了吧?”  乐乐也很担心,道“你们身子疲累,过会回房休息,我去找找她们。。。”  正要出去,门外撞进两道惊慌的身影,手里还抱着几包草药,正是杨家姐妹,乐乐顺势抱住她们,关心的问道“发生什么事了,怎会这样惊慌?”  杨梅杨杏发觉被人抱住,正要喊叫,却见那人是乐乐,喘着粗气道“有人追拦我们,幸好我们会些轻功,不然就回不来了,哥,吓死我了!”  “不怕,回来了就好。。。”  “哥,他们追来了,就是他们。。”  顺着她姐妹手指的方向,几个身影悠闲的闪了出来,带头的正是马亦普,他手中拿着一个空鸟笼,身后跟着鲍方,张阳,袁灰,还有四个中年,乐乐不认识,也应该是万里盟的人。  众女也把杨家姐妹护在身后,等他八人进来后,乐乐喝问“几位可是万里盟的,为何追赶我家娘子?”  马亦普怪笑道“你是王乐乐吧,嘿嘿,你杀了万里盟的青眼书生,还跟孙虎的失踪有关,这些仗着你是鲜于世家的女婿我们万里盟可以暂不追究,可你所说的这两个娘子,放走了我的七彩雀,这事可没完!”  乐乐暗忖“杨梅杨杏不会乱碰陌生人的东西,特别是男人,明显是引诱欺骗,哼,万里盟的少主又如何?”  杨家姐妹已在后面反驳道“我们在抓药,是你要给我们看的,我们虽见它好看,可还没有动,它自己就飞跑了,怎么能怪我们,非要我们跟你回去,哪有这样的事!”  乐乐怪笑道“原来想拐骗我家娘子,还找了这么多理由,啧啧,理由真是烂!袁灰,每遇到这样的事,总有你在场,上次司徒星的事你还记得吧,不要再跟上次一样闹的不欢而散吧!” 第二华人书香吧(WWW。SHUBAO2。COM)免费电子书下载  袁灰颇有些惧怕乐乐,听他这么一说,神色有些不安,道“这都是公。。。咳咳,她们确实放走了公子的七彩雀,这。。。咳咳!”  马亦普听袁灰讲过司徒星嫁祸乐乐的事,结果反被乐乐教训一顿,冷哼道“不要提那个笨蛋,他怎么比得过我,前几天还在金蝶府把他打成重伤,哼,我的穿云腿比他的破掌法要强的多!咳咳,我这次来的目的。。。是要你们赔我鸟雀,不然就把那两位姑娘赔我!”  乐乐暗忖“司徒星和马亦普前几天还在一起喝酒吃饭,怎么又突然成了仇人,嘿嘿,利用他们的不和,说不定可以让万里盟和司徒世家起内哄,嘎嘎,那时我就坐收渔翁之利!怎么利用呢,金蝶夫人,那个骚欲十足的美妇,金蝶府,争风吃醋,我还能运用精神力催眠暗示。。。”  杨家姐妹已在后面怒道“我们才不赔你呢,强盗,坏人。。。”两姐妹骂人的词汇极度贫乏,骂不出深度。  乐乐冷笑道“你们如此胡闹,莫非不把我王乐乐看在眼里,就凭你们几人就来抢我的女人!万里盟老子还不放在眼里呢,敢动老子的女人,除非不要命了!给我滚!”最初只是大声,后来的声音就是吼出来的,马亦普没想了如书生一般的乐乐,会发如此大的怒火,而且是对他万里盟少主,虽然气恼,但被他发出的杀气吓退两步,袁灰见过乐乐发飚时的恐怖,退了三四步才站稳,看看乐乐,又看看马亦普,无奈中,他保持沉默!  他们两阵人马已把入口给堵住了,客人进不来,厅内吃饭的人也吓的不轻,眼看就要打斗起来,掌柜的给伙计使个眼色,伙计示意明白,悄悄从后门溜了出去。  马亦普怒极反笑“在皇城居然有人叫我滚,开玩笑!不要以为靠上了鲜于世家,万里盟就不敢动人,只是现在没空,等抽出个时间,把你们全灭了,也没人敢出声!哈哈,怕了吧,乖乖的把女人给我交出来,你有这么多美女呢,随便换别的女人也行,不然你们统统都得死!”  乐乐暗自摇头,思忖“这马亦普也狂妄了吧,皇城虽然是万里盟的总部,这毕竟是一国之都,若不是有官方在后面支持,怎敢如此嚣张,连司徒星也打了是吧,哈哈,让们反目,你万里盟就只是一个帮派了,上次围攻天涯角死了不少高手,如今元气大伤,又被若雪天天报仇打杀,看你们还怎么支撑下去!”  表面却大笑道“哎哟,万里盟果然厉害呀,以为自己是皇亲王侯哪,在皇城我还不畏惧什么,倒是仰慕司徒世家的实力,你们只是人家的一只。。。哈哈,不说了,看你气的脸都绿了,啧啧!”他在马亦普心里种下恶毒的种子,他狂妄,乐乐让他狂妄不起,狂妄不起的原因只是有人比他们更强,乐乐要让他嫉恨,要让他仇视。。。如果仇视了司徒世家,和司徒星有仇的他,定会把冲突加据的。。。  马亦普果然上当,怒道“我们万里盟的实力不比司徒世家弱,我们在江湖的力量没人可以比的,哼,司徒世家算什么东西,他们也离不开万里盟!”他身后的几人显然同意马亦普的话,哪有不喜欢听自己比别人的话,不管是自己说的,还是别人说的,听到就是舒服。  外面有上百人整齐的脚步声传来,“让开,不要挡在门口!”说话的男音非常响亮,粗犷,本是极为嚣张万里盟的人,听到这声音立马乖乖的让开道来,乐乐和众女人立马看到那全身护甲的大汉,高出长人一头,皮肤古铜色,面貌凶猛,却对身旁的一个少妇极为尊敬,弯腰道“木夫人请!”  乐乐听过心头微颤,细细打量那木夫人:身材高挑,一袭白衣套裙,丰胸翘臀,盈盈柳腰,粉嫩的脖子如玉雕一般,美白异常,俏脸细长,五官绝美,线条柔和,淡雅娟秀,身上却散着淡淡酒香。  乐乐鼻子甚尖,已闻出那是百草酿的香味,这种酒香不是喝进腹中后散出的,而是常期在酒池边,或者酒棚才染上的香味,木夫人美眸明亮柔和,扫了众人一眼,看到乐乐时,美眸还是多停留了一下,然后神色不变的冲马亦普道“马公子带人光临我的客栈,为何不坐呢,堵在门口还让别人以为你们不受欢迎呢!到时本夫人可不负责,如果不想喝酒,还是早些回去吧!”  乐乐还以为马亦普会顶上两句,或者再闹上一番,谁知他只盯了木夫人一眼,便不敢再看她,假笑道“嘿嘿,不会让人误会的,不会,我只是来办一些小事,既然惊动了木夫人,那本,那我就先不打扰了!”又对乐乐狠声说道“我会不放过你们的,哼,我们走!”  老掌柜见马亦普走了,才跑上前,恭敬的施礼道“老奴无能,又麻烦夫人了!”  木夫人道“不关你的事,我心里清楚,你先去忙吧!”  老掌柜又高兴的跑去忙活了,像是年轻了十多岁,手脚甚是灵活,算盘的撞击声不断,伙计也忙的站不稳脚,虽然已是不粘一尘的桌子,还是用力的擦,直到上面的油漆擦掉一层。。。。  木夫人冲乐乐微微一笑,道“没有惊扰几位客官吧,你们放心,只要在我的客栈,没人敢闹事,但出了客栈我就不敢担保了,自己小心!”  乐乐笑道“谢谢木夫人相助,我等感激不尽,到外面自会小心,敢问夫人这百草酿是何人酿造?”  木夫人颇有意味了看了乐乐一眼,又道“百草酿本是我苏家,也就是我爷爷最先酿造,现在只有我一人知道这个配方,只在全国各地的风月客栈销售。”随即又得意的一笑“现在全国的百草酿全是我一人酿造的,呵呵!我不跟你说了,刚才正在查看酒窖,还没忙完,我要回去了!赵龙,我们走!”  赵龙也怪怪的看了乐乐一眼,心道“平时夫人从不跟人提起酿酒的事,今天为何对个陌生人讲起呢,还露出难得的笑容,嘿嘿,若是夫人。。。”忽听木夫人喊回去,忙为她带路,上百个忠心的护卫,整齐有序的离开风月客栈。   乐乐奇道“这些杀气腾腾的汉子,只是敬重感谢木将军的救命之情,就自愿为木夫人看门护院吗?看他们对木夫人非常尊敬,连狂妄的马亦普也对木夫人如此听话尊敬,这女人真不简单!不过她长的真是美妙,全身上下柔和得不可思议,已是少妇的身体,却还是少女的心,啧啧,眉宇间似乎有些愁怨,若是。。。”  “哥,人已经走了,你还在看哪?木夫人可不好惹哦,一不小心,就会惹出数万士兵来!”  乐乐尴尬的笑笑,忙转移话题道“嘿嘿,让我来看看杨梅杨杏,还没吃饭吧,小薇帮她们叫些饭菜,带到房里吃!”  夜。  乐乐搂抱着杨梅杨杏,笑道“你们今天不陪我睡吗?前些天你们还要增加功力,如今怎变得如此害羞?”  双胞胎姐妹俏脸羞红,齐声道“当时我们不知道,如今,如今我们知道了。。。不好意思在诸位姐姐面前。。面前那个,以后。。。”  乐乐暗笑“原来是不好意思在别人面前呀,嘿嘿,这个好办。。。哪天。。。”道“原来这样,好吧,哪天我专门对付你们两个,小丫头,回房睡去吧!”第四卷 御女交心 第九章 小人在线阅读:http://www。wuxia。cn/info/info。php/1322/54。php  小月最后才轮着,乐乐怪着把她抱在身上,笑道“早上帮我疗伤时,你很急呢,好妹徽夷腥肆税桑俸伲≡略嚼丛胶π吡耍   小月呢喃道“公子走后,小月就再也没接过客,所以。。。。小月好久没那个了,见到公子就再也忍不住了!”  “噢,原来小月在为我守身哪,哥哥好感动,来,今晚好好补偿你。。。”  乐乐正在小月身上抽刺,忽见火光冲天,照亮半个皇城,哄乱哟喝声,惊醒在睡梦中的众人,乐乐知道这火光定有来头,急用震动之秘技,把小月送上云端飘游,自己抽身穿衣,拿起追心剑,就要出去。  慕容琪,江小薇,彩云,燕无双,墨玲子,也穿带整齐,要跟乐乐一起,诸女的穿衣速度在今天才算正常,乐乐知道她们担心自己,不顾疲劳的身子,仍要跟在自己身旁,也不拂她她们的意思,  起火的方向,是万里盟的总部,火势已在悲风中,完全展开,怒火蔓延,不时有房屋的倒塌声,女人孩子的哭叫声,周围几里,亮如白昼,许多夜行的武林人士,在火光中无法隐藏,干脆穿着夜行衣,蒙着脸罩,大摇大摆的在街道上行走。  乐乐带着五女,跟着别人跑到万里盟如今唯一没有火的习武场时,看到了万里盟上百名好手,正围着七十多位黑衣,黑衣上有魔教的标志,魔教众人都没有蒙面,乐乐透过层层人影,在里面看到一熟悉的女子,冷若冰雪,美绝人寰,那孤单凄凉的面容憔悴消瘦,流云乌丝在悲风轻舞,美眸微眯,宣示着对万里盟的冷蔑的敌视,虽然被包围了,仍无一丝恐惧。乐乐忍不住脱口而出“若雪!”  乐乐叫的声音虽小,但她身边的五位女子却听的清楚,顺着他的目光,也看到了若雪,也看到了她的绝美,乐乐经常给众女说若雪的相貌和特征,这几女当然能认为若雪来。  众女道“那领头的美貌女子就是若雪吗,果然像哥哥所说的一样冷艳,她们被包围了,我们怎么办呢?”  这时,从万里盟内院又狼狈的的奔出一百多人,领头的正是马亦普,他满头泥灰,锦袍上沾满了水渍,还有几个火烧的窟窿,气极败坏的冲进包围圈内,对一个同样满脸心痛气愤的中年汉子道“爹,仓库也被烧了,抢救不出来,全烧啦,我要宰了那个臭娘们,杀光他们!”中年汉子身后和几人也惊怒道“什么?全烧啦?盟主,今天不杀光魔教人余孽,我们万里盟还有什么面子在江湖上混!”“对,杀光他们,杀!”  盟主马万里身后有马亦普,袁灰,张阳,吴青,鲍方,巴木图,饿死鬼,吊死鬼,还有几个高手,一时难以看清。马万里看着被围的若雪等人,怒喝道“尔等魔教余孽,我万里盟宅心仁厚,放你们一条生路,你们却不知悔改,一而再,再二三的骚扰本盟,今天更是过份,居然烧了本盟的总部,那今天休怪我马万里不讲江湖道义,以多欺寡了!”他神色一变,杀气森森的说道“今天我让你们有来无回,现也看不到明天的太阳!嘿嘿,杀!”  “等等,慢些动手,慢些。。。”一个惊恐非常的声音,带着哭腔从若雪身边走出,胳膊上和胸口上皆缠着绷带,上面渗着鲜红的血液,后面也跟着一个带伤的中年随从,腰带弯刀。“我们是漠沙国的王族,你不能杀我的,求你们放过我吧,我今天只是误进贵盟,误会一场,我回国后,定会送赠贵礼,以表歉意。。。”  马万里很奇怪会从魔教人群中,走出这样的一个伤者,疑问道:“你既然是漠沙国的王族,又为何跟魔教等人混在一起,你又是漠沙国的什么人?”  那个见有希望逃生,大喜的奔向前几步,道“我是漠沙国的沙丘王之子沙仁平,这是我身上带的半月金牌,只要马盟主放我回去,在下定会禀明父王,支持贵盟,感谢贵盟的!”  马万里接过半月金牌,细看一番,确认是真,沉思道“漠沙国分裂成几个小王国,只有这沙丘王的势力最大,手中兵马十五万,领土富饶,宽广,以后。。。。若是得到沙丘王的支持,定会顺风顺水,而若是杀掉他的话,不但没有好处,还可能会和沙丘王结仇,再说他身后的那个护卫,虽然带些小伤,但武功仍是深不可测,不如顺个人情,让他许下好处,放他一马!”  他把半月金牌还给沙仁平,冷道“哼,虽然你是沙丘王之子,但你带人夜闯万里盟,火烧我盟财产,这笔帐不能不算,你打算怎么赔偿?”  沙仁平听到他大哥沙仁安今晚要来万里盟抢《月神兵法》,忙跟在沙仁安身边,伺机抢兵书,谁知一到万里盟魔教等人就大开杀戒,四处放火,哪提兵书的事,而他带来的人,也死了两个,沙仁安不但不帮他,还有把他除掉的意思,他吓的六神无主,被围后,听到马万里要全灭他们,不顾脸面身份的跟出来求饶,看到身后沙仁安的嘲笑后,在心里已把他杀了上万回,暗下决定,回到漠沙国后,定会在父王面前,告他一状。如今听到马万里有放他回去的意思,高兴的忙许诺多处好处。  沙仁安也人群中站出,哈哈笑道“我怎么会有你这种弟弟,贪生怕死,真是丢尽了漠沙国人的脸面,看你以后还敢在漠沙国露面吗!跟你那低贱的母亲一样,丢我们沙丘王室的脸!”  沙仁平在那放出的条件上签了字,神色才安定许多,怨毒的骂道“哈哈,你们今天都死在这了,谁还知道,沙仁安,今天你骗我到这里,不就是想杀掉我吗,老天爷帮我,哈哈!”  沙仁安脸色狠毒的道“嘿嘿,希望你能平安的回到漠沙国吧!”  沙仁平吓的身子一哆嗦,看着身边仅剩的一个带伤护卫,心中充满了担忧,暗下决心,快些离开此地,又向马万里说些感谢的话,挤出包围圈,朝外逃去,忽然见到了乐乐一群人,也看到了小薇,心生一计,装作痛苦的走到小薇跟前,虚弱的说道“小薇,薇儿,你可要救我。。。刚才你也听到了,我大哥想要杀我,如今我只剩下一个护卫了,肯定回不了漠沙国了,你就再最后帮我一次吧,送我回去,不,只要送我到齐业城就行了,求你了,不要不理我,以前是我不对,我跟你脆下了。。。。小薇!”  乐乐见到他,老早的就皱起了眉头,这种卑鄙无耻而且怕死的人,怎这样讨厌,恨不得立马杀掉他。小薇被他哭的心动,又见他跪在地上,再也保持不住冷漠,急把他扶了起来“你,你能这样,我,我们已经没关系了,你走吧!”沙仁平又跪了下去,哭道“小薇,你一点旧情都不念吗,如今我的性命危在旦夕,你能狠下心,不救我吗?我保证,这次帮我之后,我再也不缠你们了,最后一次!”  小薇略带厌恶之色,但有些心软,低声问乐乐道“哥,我,我想再帮他一次。。。”乐乐苦叹一声,知道这是小薇的心结,如果不除,她永远不会安生,无奈道“我不放你去,你肯定不会心安,也会怨恼我的,他不是什么好东西,路上小心些,记着我的话!”  小薇感激的道“薇儿谢谢哥,定会记住哥的话!”  乐乐又凶狠的对沙仁平道“你给我记住,若是敢对小薇起什么歪心,我杀到你的王府,也会取你性命,滚!”   沙仁平心中暗恨,但人在屋檐下,怎能不低头,卑谦的点头保证“我怎么敢呢,呵呵,她把我送到齐业城,我定会不再骚扰你们。。。。”  看着小薇他们离去,慕容琪才不满的道“哥,你对小薇那样好,她怎么还理那个无耻的家伙呢,真是过份!”  乐乐叹道“每一个人都有心结,解开了,自然会想明白!”  万里盟三百多人,渐渐向魔教众人拢去,马亦普站在马万里身边,狞笑道“嘿嘿,钟若雪你个臭婊子,若是被我逮到,非干爆你不可,哈哈,给我杀光他们!”  钟若雪怒道“无耻,我先冻住你的臭嘴,圣教的兄弟们,既然被围,不如和他们血以死战,为其他的兄弟报仇,杀!”  两帮人战在一起,杀喊声混乱,刀光剑影,血云肢断,惨呼连连。。。。  沙仁安带着六个护卫在若雪身旁,道“若雪,今天已烧了他们的总部,而且他们人多势众,不如我们先行突围,改日再作打算,留着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两个魔教的老者也在旁边劝慰,“小姐,沙公子说的有道理,我等拼着老命,也会把小姐送到安全的地方,只要你在,不怕没有报仇的机会;小姐,再不离开,就走不掉了!”  若雪当然知道这些道理,杀掉身前的一个敌人道“我知道,你们自行突围吧,我能照顾自己!”忽听人群的最外面,传来打斗声,抬眼观去,见那红光大盛,剑气潇潇,绝美绚丽的剑招,血光纷飞,粉红的护体真气,在夜的火光中,诡异奇幻,气罩内的那人,白衣飘舞,星瞳如墨,若雪心头巨颤,失声道“乐郎?”她知道乐乐的武功深浅,如今才离开一个来月,怎么达到如此的境界呢,她实在不敢相信,那是乐乐。见他剑花下玫瑰盛开,花蕊突刺的时候,总觉得那花自己心中似有某处联系,玫瑰盛开一次,她心中的爱意就不受控制的溢出一些,高兴的泪水在美眸中打转。  乐乐关心若雪的安危,使用玫瑰之刺时,忽觉很轻松,真气的耗损只是平时的十分之一,而且出剑的速度也快了许多,花开之下,就是七八个死尸,高呼道“若雪,我来救你了,闪开,挡我者死!”紧密的包围圈缺出一个豁口,离若雪不过六七丈远,突觉压力倍增,马万里和一使刀的中年挡在他面前,两人并没出手,但乐乐却感到危险在向他逼近,乐乐挥出一道剑芒,吓走围在身边的普通敌人,冷视着二人。  马万里喝道“王乐乐,我念你是鲜于世家的女婿,对你忍让再三,你若是在这样是非不分,胡闹下去,我定先杀你性命,再去鲜于世家告罪!”  乐乐大笑道“我又没在头上写着让你手下留情,我来救若雪,跟鲜于世家没有关系,这是私人事情,你们有本事不使出来吧!”  使刀中年冷哼道“不知好歹,让我张莫休来教训你这不知天高才厚的狂妄小辈!”  “张莫休?就是帮助巴克星囚禁刀谷掌门的张莫休?啧啧,长的果然道貌岸然,却是那样的心狠无情,听说关长门对你还不错呢!”乐乐听关泰讲过刀谷的事情,对张莫休有些了解。  “用不着你来管,小辈,先吃我一刀!”  “慢着!”却是若雪赶到了近前,冷喝道“你等与我圣教的的恩怨与王乐乐无关,我跟他没有任何关系,你带着你的女人走吧,不要插手我们之间的事!”  乐乐突见若雪变脸,那冷漠的眼神让他心痛,许久才道“雪姐姐,你,怎能这样,我不帮你谁帮你!”  场上气氛怪异,三股势力停止打斗,静观事态发展。  若雪微微低头,又像下定决心似的,抬头道“王乐乐,今天很高兴你能来,但我们已经没有关系了,你就不要再来缠我了,我已经跟沙仁安私。。。私定终身了!”她拉过身旁傻怔的沙仁安,挽上他的胳膊,又冲乐乐冷道“就是他,他是沙丘王室的大王子,有能力帮我圣教复仇,你。。。你走吧!”  乐乐瞪大了眼睛,不敢相信若雪亲密的挽着身旁的男子,不敢相信若雪为了复仇不顾以前的情意,嫉火怒烧的盯着沙仁安,见他确实长相俊美,轻颤着道“若雪,我们。。。”  若雪见乐乐还不死心,又道“我们,我们只是偶然相识,在一起几天呀,若不是我被几个小贼暗算,怎么会遇到你,以前的事就追究了,你还不快走!”  “不是的,不是这样,若雪,你一定骗我!”乐乐失态的怒吼道,他这几天颇受嫉火的折磨,如今又被他深爱的若雪伤害,有些抓狂。  若雪转头冲沙仁安甜蜜一笑,轻轻在他脸颊上一吻,道“我没有必要骗你,这回你相信了吧!”  世上伤人最深的不是宝刀名剑,而是女人,女人武器是笑,只要她轻轻一笑,那个男人就会为他掏出心肝,只是,有时的轻轻一笑,又能刺穿那男人的心。  “不!你怎么可以这样!怎么可以!啊~”乐乐看着若雪甜蜜的吻了别的男人,又像小娇妻一样,偎在那人身旁,心神再不受控制,御女真气在体内急流狂奔,烧的他血脉火烫,一波一波的急流,卷着愤怒的巨浪,击打在他的心脉上,金心异常的狂跳,加据真气奔流的速度,乐乐只觉得胸内有一股闷气卡在那里,整个身子随着心跳狂抖起来,那口闷气卡的他快喘不过气来,不吐不快,像委屈的小男孩一样,泪流满面的仰天长吼,闷气吐出时,全身金光大盛,如阳光般刺眼,一闪即逝,别人正被他高亢的叫声震的发晕,以为自己被震晕了,都不敢相信那金光真的存在。  乐乐悲啸未停时,却喷出一大口鲜血,身子一萎,半跪在地上,追心剑支地,慕容琪和其他几女,被人围隔在远处,见乐乐吐血时,痛心的喊道“哥,哥,你怎么啦,哥!”其他几女也是心痛,挥剑朝乐乐那里杀去。  马亦普见乐乐这样个子,也知道他处在走火入魔的边缘,想火上加油,再气他一气,心想,把他气死才好!怪笑道“王乐乐你也有今天,女人跟别的男人跑了,哈哈,绿帽子带在头上了吧,哈哈,还不如一头撞死算了!”  乐乐吐血之后,却深切的感受到神奇的事物,虽然闭目,却感受到周围人的情绪状态,离他最近的几人,还能看到他们的心中所想的事,只是人太多,情绪也太复杂,但大多是嘲笑,得意,快慰,委琐,还有不少人在幻想着若雪的胴体,在想丰着那些不堪入目的事情,这一切如魔鬼般侵扰着乐乐,直钻进他的耳朵,眼睛,心神,折磨的他快要发疯,又想着若雪对沙仁安的一吻,他心都快碎了,只是他没有意料到,此刻他已经处在走火入魔的边缘,体内的混乱真气虽然被他一啸宣泄出去大半,但剩下的部分,仍在扰乱他的心志。  在影像的混乱中,乐乐自己虽觉得漫长,但在别人眼中,只是一瞬间。此时突听到马亦普的侮辱言语,本有裂痕的脆弱心脏,似乎真的碎了,只觉得“咔嚓”一声,心神完全失守,怒啸一声,手中的追心剑无意识的舞出一幅图案,如扭曲的黑色玫瑰,只是花瓣太多太密,那花在颤抖,在跳动,那不像花,已像一颗心脏,裂痕斑斑的心脏,这图只是一闪,却印在人的脑中,黑色悲伤的死气,冲击着每个人的心,黑气只能让人想到死亡,想到。。。想到。。。。  可他们却来不及想,武功高强的人已本能的感到危险,怪叫的急往后飞,还未飞出,那心已像琉璃般爆碎,方圆十丈全被这黑色死所笼罩,万朵黑芒闪电般射出,离乐乐最近的五六十人,除了武功超高的几人逃走外,全部变成碎沫,连叫都来不及喊一下,黑芒不停,继续朝外飞射,恐怖的惨叫刺耳欲聋,连同魔教的人,不分敌我,全部被他攻击。这情景只是一眨眼的功夫,黑气又突然消失,就像从不存在一样。  马万里真希望它不存在,可当他看到仅存的百十名伤痕累累的部下时,又惊又惧的盯向乐乐,却见乐乐直直的站在中间,他方圆三丈内无一具死尸,因为死尸已成粉沫。  这一招因乐乐而流传后世,招名“心碎”。  慕容琪见无人阻拦,和其他几女,忙冲到乐乐身边,关心的喊道“哥,哥!”轻轻一碰乐乐,乐乐却像木桩一样,直挺挺的倒在地上,不醒人世!  眼看着乐乐的倒地,若雪心头也跟着痛颤,暗暗关切的朝他瞧去,沙仁安胆大的抚上若雪的香肩,柔声道“若雪,趁他们不意时,我们快走吧”若雪冷哼一声,把停在她肩的手抖落,清点魔教的帮众,兴好当时魔教的人离乐乐最远,也死了一半好手,若雪心中悲苦难当,没想到事情会变成这样,李富贵见过乐乐,知道她们的关系,忙在旁安慰道“小姐,突围要紧,你的心思小的明白,还以圣教的大局为重!”  马万里脸色变成了青紫色,见儿子马亦普还在身边,才略为放心,道“亦普跟在我身边,不要走远,其他人给我杀,他们还有二三十人,全部杀掉他们,杀一人赏银三百两,杀一高手赏银千两!”  慕容琪抱起乐乐,见又被万里盟的人围住,对其他们道“不管魔教人了,哼,让他们自己抗吧,我们突围走!”燕无双叫道“我来开路,你们护在哥身旁!”她心急之下,又使出绝技“会飞的水”,蓝色的真气从她脚底升起,蓝色真气漂过的娇躯,亦如水一般柔软,护在她身体周围的真气突然像胖大海般涨开了,湛蓝刹时变成莹白的浪花,方圆三丈内的东西被她撕成粉碎,那清澈的水还冒着气泡,急速冲向天际,用起“燕子飞呀飞”的绝妙轻功,真像在水里游弋的小鱼,只是挡在她前面的人,却也成了水中的泡沫,触者不死即伤。  马万里和张莫休,以及鬼狱门的两鬼,见识比较广博,一见那身影和冲天的水浪,惊呼道“颠倒邪神功”?饿死鬼怪叫道“怎么可能,消失了几百年的颠倒王的绝技,那个小丫头怎么会使用?”马万里更是心急,尖啸道“不要挡她,让他们离开!让开!”那些帮众本就怕的要死,听到盟主要让他们让开,哪能不躲,连滚带爬的让开一条道。燕无双停住招式,虚弱的偎在彩云身边,道“扶着我,没力气了!”  几人相互搀扶着,离开火光依旧的万里盟。  乐乐他们刚走,司徒星和另一青年,带着一百名高手,赶来助阵,又把魔教的三十多人团团围住。第1页结束


上一页--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