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欲女心经_欲女心经第8部分阅读-人人看吧 

公告:本站所有视频免费阅读,现已完美支持苹果,安卓,ipad等移动设备播放。手机浏览器支持类型uc浏览器(注意:使用uc浏览器请不要进入酷影模式,不然会提示播放不了),360浏览器,2345浏览器等赶快拿起您的手机随时随地看小说吧。

欲女心经

衷凇!!V荒艿鹊剿桥鹣氯チ耍鹊剿亲吡耍颐亲匀痪偷镁攘耍   袁灰沉默不语。  关泰所在的树和乐乐隔了六七丈,担心树下的蛇,也不敢乱跳,只好一个人爬在树干上,无聊的数着树下的毒蛇的个数,太多了,一千多只,不,远远不止,光左边一片都八百多只了,还有前边一片,右边一片,中间的,后边的,哦,天,数的头晕,他放弃了,爬在粗粗的枝头上,差点睡着。  “看,蛇退了!”巴木图高兴的扯着嗓子吼,手舞足蹈,差点掉下树去,险险的扶住了一个小细枝,脸色“唰”的下全白了,冷汗浸湿了脊背。  “小薇,你认为下面安全吗?”乐乐皱着眉头,十分谨慎的问道。  “直觉告诉我,下面很危险,蛇没走远,哥,你看,它们是有序的向四面八方散的,像是一个包围圈,人一下去,准会被它们围住。”小薇仍喊乐乐哥哥,或许她的心很想欺骗自己,想有个像乐乐一样的哥哥吧!第二华人书香吧(WWW。SHUBAO2。COM)txt电子书下载  蛇,真的走了吗?第二卷 一路朝南 第十一章 树床在线阅读:http://www。wuxia。cn/info/info。php/1322/23。php  巴木图最初被蛇吓的不轻,吓蛇突然退走,大是高兴,他也颇为谨慎,往树下扔了附谑髦Γ肥得挥猩叱鱿郑愦罅说ㄗ樱碛没ぬ逭嫫。崆崧涞绞飨拢感牡牟榭此闹埽缓蟛哦栽液暗馈霸しǎ旅嫒词得簧吡耍梢韵吕戳耍   袁灰犹豫许久,不知该不该下去,下去的话,很可能有危险,不下去的话,那个傻大个在下边喊你呢,以后若是传出去,要我面子往哪放,我毕竟是万里盟的护法,虽然护法只比各堂堂主同级,但在总坛,经常和江湖人打交道,护法这个职位还是挺红的,唉,还是下去吧!妈的,这手还真是疼的厉害!  袁灰开着护体真气跳到地上,又对吴青喊道“吴兄,应该安全了,下来走吧!”  吴青冷冷的盯着乐乐,他正和两女柔声说些什么,逗的两女笑个不停,又转头看看关泰,他居然爬在树干上睡着了,鼾声如雷,远远的都能听到。他想了半天才对袁灰喊道“你们先走吧,我再歇息片刻再走!刚才受了些伤,我多多调养一下!”  袁灰暗骂一声“好狡猾的小子,果然什么都不在乎,只在乎生命,哼,若是有蛇,大不了再上树!”  他又抬头冲乐乐喊道“王乐乐,我们万里盟和江小薇之间的事,你最好不要插手,不然。。。”乐乐突然暴怒的站在树枝上骂道“你他妈的好意思说,把我妹妹打成这样,你想完老子还不想完呢,你等着若不把你们好好砍上几百刀,为妹妹出口气,我这个“王”字就倒过来写!”  这个,那个,“王”字倒过来写,好像还是“王”呀,唉,反正王乐乐这么说了,肯定有他的道理!  “王乐乐,你不要不知好歹,你不为自己考滤,也该为鲜于世家想一下。。。。”袁灰还没说完,又被乐乐打断,“我呸!”乐乐捡起“追心”剑,要跳下去立马找他拼命,慕容琪和江小薇狠狠的拉住他,不让他往下跳,乐乐只得在次大骂“混帐,竟敢威胁我,老子现在就砍了你,王乐乐一人做事一人当,你右是敢惹鲜于世家,哼哼。。。不过量你也敢,鲜于冶一个就能砍翻你们万里盟,哈哈,老子才不怕呢!”  不过乐乐说的也是事实,鲜于世家的人或者货物,在江湖中几乎没出过事,有些能耐的哪个不知鲜于冶和禅宗的慧能大师,还有绝情斋的绝情师太在几十年前就是江湖中的顶尖人物,传闻鲜于冶还和“星雨门”有着密切的关系,若想动鲜于世家,除非这几个厉害的人物都死了!  袁灰本想吓唬一下乐乐,让他交出江小薇,再说两句客气话,就不记较砍伤自己这事了,没想到温文如玉的乐乐居然大动肝火,跳下要砍要杀的,脸色极为难看的哼了一声,心道还是快走吧,若是真把他惹下来,自己又受了伤,不一定能打过他,就是他杀了我,万里盟也不会因为我,和鲜于世家闹翻吧,唉,自认倒霉!  但面子上实在下不来,心想“我堂堂的万里盟护法,就算怕了你王乐乐,但那个姑娘杀了万里盟几十个兄弟,这个仇总是事实吧!”往前走了两步,又回头喊道“江小薇,你不要以为有个靠山就能逃得掉,杀了万里盟的兄弟,你除非以死谢罪,不然被我们逮着,非把你分尸不可,到时。。。”  〃老子先把你分尸!〃乐乐狂怒,拔剑从树上倒立而下,红色剑茫笼罩住袁灰,这一剑包含杀师之仇,无名之怒,杀意甚浓。  短兵器不是袁灰的特长,这一剑他根本挡不了,只能。。。。逃!  乐乐离地面还有三丈的时候,袁灰怪叫一声,飞奔而去,他是用弓箭的,轻功当然不错,等乐乐落地的时候,他已逃出数丈,在逃命的时候,速度真是惊人。  乐乐本是吓吓他而已,刚才的那些“怒言”是真假掺半,主要是想让他快点出去,好确定蛇是否还在,见他逃走,心头大快,也不去追,砍了十几根软藤,再次飞上树枝。  江小薇被乐乐感动的痛哭不止,一见乐乐上来,就扑上去抱住他,道“呜呜,哥,你不用为了我和他们结仇,他们势力很大的,我不值得你这么做的!呜呜,不用对我这么好。。。”  “傻妹子,我哪能让他们再欺负你,以后跟着我,谁也不能再欺负你了!乖,不哭了!”    “乐乐哥,小薇真是你表妹吗,我怎么没听你说过?”慕容琪也是红着眼睛,像小兔子一般,偎在乐乐身边问道。  小薇也停下哭泣,注视着乐乐,想知道他的答案。  乐乐笑道“从小薇第一次喊我“哥”开始,我就已经是她哥了!不是吗?”他目光温柔的看着小薇,眼中有关怀,有疼爱,还有一丝怜悯,她身上的衣服破了十多道,露着鲜红的伤疤,如此的女人,怎能不让人怜爱。  小薇激动的连连点头,眼泪又要流出,慕容琪大悟似的点点头,脸上露出莫名的笑意。  “救命呀!他妈的蛇没走!”两道人影从林外飞驰而来,全身开扩浓厚的护体真气,正是袁灰和巴木图两人,二人脸色极度惊恐,他们身后有几百条赤三角,嘶鸣着,蹦跳着撞向他们的护体真气罩,每次撞击,真气罩都会扭曲一下,看二人支持的十分吃力,进了林子,不管大树小树,二人各抢一棵,跳了上去,那些蛇气恼的在树下狂嘶乱舞,哦,它们的身子太短,没法舞==只能说狂嘶乱跳!  追袁灰的蛇鸣声,引来了藏在四周的蛇群,瞬间恢复了最初的全部数量,红色海洋又弥漫在树下。  慕容琪一见到蛇,又是一声尖叫,奇快无比的钻了乐乐怀里,恐惧战胜一切,管它害羞还是矜持,恐惧大于一切!乐乐包袱递给小薇,道“小薇,里面有干粮,你吃一些吧!”    小薇将近一天没吃东西了,既然“哥哥”给东西吃,当然乐意,打开包袱,找到干粮吃了起来。连吃边问“哥,你刚才割的软藤做什么用的?”  “你不说差点忘了,我要用它绑个舒服的床呀,天快黑了,今晚不能坐一夜,在树上也能睡的!”又把怀里慕容琪的头捧起来,柔声道“小琪,给哥哥亲一下好吗?”她刹白的上脸蓦然变红,仍是闭着眼睛,但樱红的小嘴,已微微凸了出来,一副任君采摘的俏模样。  乐乐本想把她吓起来,好动手做床,但现在。。。色心已起,狠狠的亲吻在她的香香小嘴上,慕容琪已被乐乐吻过一次,那感觉让她飘飘然,今已轻车熟路,主动伸出滑嫩的小舌,缠伸进乐乐的口中,两人忘记了树下的蛇群,忘了还在树上,忘记了旁边还有个“妹妹”,忘记了。。。刚才要做什么来的?  江小薇看的面红心跳,心想这个哥哥好不正经呀,刚才明明说,天快黑了,要做床,可一眨眼又和人女人亲起嘴来,不过。。。看他们陶醉的样子,我前和。。。怎么没有这种感觉呀!好想跟哥哥一起,试。。。。!正想的入神,小手一滑,手中的半块饼掉了下去,惋惜的叫了一声“啊!”第二华人书香吧(www。shubao2。com)好看的txt电子书  那饼落在一个蛇头上,蛇悲鸣一声,惹得蛇群一阵大乱,稍稍平静下来的众蛇,又不安的扭动起来。  这一声惊醒了正在“交流”的两位,乐乐抬头问道“妹妹,怎么了?”只见她小脸红晕,比怀里的慕容琪的小脸不分上下,小薇尴尬的道“手中的饼掉了下去,惊到你们了。。。。我,我不是故意的!”  乐乐呵呵一笑,伸手刮了刮好的鼻子,道“我倒忘了正事!”又把慕容琪的眼睛掰开,道“琪儿先和小 薇到别的树枝上,我要做个床,今晚我们三人睡!”这句暧昧不清的话,把她们二人羞的抬不起头来,慕容琪极不情愿的坐到别的树枝上,依旧不敢往下看,又紧紧的抱住了江小薇。  乐乐攀到更高处的枝头,用剑选了几十根如小腿粗的树树,并把它们削成两半,把平整的刨口面对着刚才坐着的枝条,凸起的部分朝上,稀松的把这几十根树条绑成一个锥形的架子,满意的拍拍手,一直盯着乐乐看的小薇却大为失望的说道“哥,难道今晚我就睡在那上面,像个葡萄架,一不小心就会掉下去的,再说,那个面凸凹不平的,我觉得坐着也比睡那上面舒服!”  “啧啧,别急的呀,我又没说大功告成呢,还差最后的一步!”说完他拿剑,一跃飞向两丈外的一棵大树,那树干有两人合抱那么粗,乐乐远远挥去一剑,剑气划过树稍的主干,乐乐挥掌一推,那如蘑菇一般的庞大枝条“哄”的一声,落在地上,惊起蛇的凶性,蛇像疯的一般,攻击着落下的树枝,完整树稍被它们瞬间撕咬成片片残枝断叶。  万里盟的人远远的看着乐乐,不明白他要做什么,还以为他有脱身的妙计呢,哪想到乐乐是打长久战,做个舒服的床!  乐乐站在高高的树干上,轻轻飘起,再度挥剑,乐乐学剑六年,对剑的力道把握十分精湛,有强大剑气的助力,红色剑光闪耀在树干上,树的主干被他分成了薄厚相等的十几块木板,乐乐一个人无法运,只得求助江小薇,喊道“帮我接着!”江小薇放下慕容琪,站到合适的位子,那木板甚是宽大,乐乐抛了五块时,她就喊够了,乐乐按原路反回。  用利剑和内力的帮忙,那五块木板已平整的被钉到了树上,然后再做个简单的护栏,整体效果已了来,看得江小薇和慕容琪连声赞叹,正想过去躺躺,却发现太湿,因为那是新树做的木板。  这对于普通人或是个难道,但对于内力高强的他们,却是小事一桩,衣服湿了可以用内力烘,木板湿当然也可以用内功烘,直到木板变得干暖时,天已大黑,乐乐累的往床上一躺,大叫“物有所值!”  木板下有四五根粗大的树枝支称着重量,床头高于床尾,两边有护拦,床身光滑,平整干燥,江小薇和慕容琪也异常满意的爬上床。  “哥,你说明天蛇会走吗?”慕容琪躺在他怀里问道。  “哥,你说我们会死吗?”江小薇也躺在他怀里问道。  乐乐抱着怀里的两人,听着几乎同种语调的口气,搞不清什么是妹妹和爱人的关系了,或许根本就没想过把小薇当成亲妹妹吧,只是现在的妹妹,以后的。。。。咳咳。。。。回答问题先。  “这次若是死了,你们有遗憾吗?”乐乐用梦幻般的语气说道。  “我的大仇已报,跟哥死在一起,我很开心,只是还有个骗我的男人。。。还活在世人,我要亲手杀掉他!”江小薇冷冷说道,美目中杀意大盛。乐乐轻抚在她的脸庞,柔声道“小薇,你的一生不应该只活在仇恨里!放心若是能活着出去,我定会帮你的,不管你做什么,我都帮你的!”  “哥,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呢?我,我已经有过别的男人了,你。。。还要我吗?”江小薇已把脸紧贴在乐乐胸上,泪水已浸湿了乐乐的衣衫。  乐乐心中暗叹“原来不光是我这么想呀,这丫头已说出来了,比我坦白多了!”忙柔声安慰道“不管以前发生什么事,只要跟了我,我都会好好对待你的!”说完轻轻亲吻在她的额头,小薇娇躯微震,紧紧的抱住了乐乐的脖子,口中呢喃道“呜呜,哥,哥。。。”  〃哥,你还没问我呢~!〃慕容琪酸溜溜的嗲道。  乐乐轻笑道“那好,我再问琪儿一遍,若是现在死了,你有遗憾吗?”  慕容琪翻身爬在木板上,望着黑暗的天幕,甜腻腻的说道“若是和哥死在一起,我也是很开心,外面有很多事烦心,真若是这么死了,我会很幸福的!”  乐乐一把拍在她的粉臀上,道“我的琪儿若是恢复了女儿身,一定会把我迷死的!”慕容琪娇嗔的“呀”了一声,不依道“哥哥不疼我,把我打痛了!”  乐乐把她拽进怀里,亲住了她的小嘴,好半天才分开,笑道“琪儿,若是再诱惑我,我现在就把你吃掉!”  慕容琪满脸羞红,不服的背过身。  江小薇担心的问道“小琪怎么了?”  “不,不要,人家会看到的。。。”慕容琪小声抗议道。  “我把护身真气打开,谁也看不到,你放心好了。。。”乐乐把粉红的护体真气打开,在气罩内加入了一些催情真气,气罩内顿时飘起了淡淡诱人心神的香味,香味和粉红的真气,把三人罩住。  乐乐已解开她的衣衫,缠胸的棉布已像剥鸡蛋一般,被乐乐剥了下来,束缚已久的小白兔猛的弹跳出来,惊人的柔软,惊人的弹性,乐乐双手紧紧抓住白嫩的玉峰,一手只抓起一半,乐乐道“好软哦,嗯,好香,这么好的东西怎能缠在布里呢,浪费哦!”第1页结束


上一页--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