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欲女心经_欲女心经第4部分阅读-人人看吧 

公告:本站所有视频免费阅读,现已完美支持苹果,安卓,ipad等移动设备播放。手机浏览器支持类型uc浏览器(注意:使用uc浏览器请不要进入酷影模式,不然会提示播放不了),360浏览器,2345浏览器等赶快拿起您的手机随时随地看小说吧。

欲女心经

沃械纳睿蛐硗粗螅芨绲牡玫侥兀   一个面白如玉,留着一抹小胡子的男子,站到了乐乐身边,那人比乐乐低半头,在男人中已是较低的体型,白衣飘飘,却尽显儒雅风流。  “哦?忘却了,怎能更快得到?”乐乐饶有兴趣盯着他,嘴角带着惯有的笑意。  那人怔了一下,眼中闪过一丝异彩,道“现实与梦想的矛盾,是人都有,有的人为了梦想,放弃了现实,结果梦想离他更远;有的人为了现实放弃了梦想,梦想已与他无缘。先把现实的凡事做好,再慢慢接近梦想,追求梦想,并完成梦想的,在世人中也不过寥寥数人,兄台难道还不明白吗?”  乐乐哈哈一笑,郎声道“我只是心有感触,发些牢骚而已,我的梦想很简单,放下现实,就能得到,但我却不愿放下,这就是兄台所说的矛盾吧!”  这一笑,尽扫刚才吟诗的消沉,俊美的神貌俯视长河,遥望天际,有种“吾想欲得,吾必得之”的豪气,蓝色衣衫在秋风中舞动,尽显风流洒脱。  小胡子看的有些呆了,乐乐这种形像已印在他的脑中,可能会伴随他一生吧!  洛珊已看得俏脸羞红,不知她在想些什么!  白衣人又道“敢问兄台贵姓?也是来参加这次考试的吗?”  “我叫王乐乐,你呢?”乐乐已经笑开了,因为他知道,每个初次听到他名字的人,都会笑,索性自己先笑算了。  白衣人果然大笑,贝龄闪着银光,露出两颗可爱的小虎牙,然后像突然想起了什么,用手握住嘴,好久才停止大笑,回道“兄台名字果然独特,在下复姓慕容,单名器!”  “慕容器?名字也够独特的,若是叫慕容琪会更好吧!”乐乐喃喃自语道。  那白衣人听到后却浑身一震,不可思议的盯着乐乐,却见他在低头自语,才压下内心的惊乱。  洛珊其中的一个护卫突然过来,恭声说道“小姐,最近外面不太安全,老爷请你速速回府!”  “我爹不是去军营了吗?”洛珊不明的问道。  “这个?二公子也有事找你商量?”那护卫面色尴尬的说道。  乐乐明白,又是洛河在搞鬼,这人表面上还不错,就是太现实,太功利了!心中却暗下决心,一定把洛珊搞到手。  洛珊面带难色的看着乐乐,乐乐不忍让她为难,劝道“我们一起回去吧,或许真有急事呢!”又对慕容器说道“慕容兄,我先告辞了,有缘再见!”  慕容器看着远去的蓝色身影,喃喃道“有缘再见!”第一卷 蓝衣少年 第十章 花劫在线阅读:http://www。wuxia。cn/info/info。php/1322/10。php  用过饭,天空仍是雾蒙蒙的,乐乐便呆在屋里,趁此好好修习内功,他练功的姿势芗虻ィ褪瞧教稍诖采希绞彼醯氖焙蛘嫫谛≈芴炀瞿谧远诵校羰窍敫徊郊由罟αΓ窃诖笾芴煸诵胁豢桑馐庇木涯诵校嫫酉碌ぬ锘夯涸诵械缴系ぬ铮胶饬酱φ嫫儆闪酱Φぬ锵蛩闹ò俸÷鞫嫫碓诵幸槐椋倩氐搅酱Φぬ铮系ぬ锎奂恼嫫侔丛吠嘶叵碌ぬ铮缓笏械恼嫫技性诳缂涞难粑锷希扇淼难粑锿坏乇┢穑冉缓鲜备笊霞副叮巧厦媲嘟畋┢穑稍吹陌岛谏ū涑勺虾焐ǎ孀耪嫫嘶叵碌ぬ铮嵌饔直涑扇砻嗝嘧矗拖窀詹糯用徊F鸸谎链瞬旁斯σ桓龃笾芴臁  他从练功中醒来的时候已是深夜,经过上次真气的炼化,丹田和经脉中的空间空出许多,就是经常饿着肚子一样,这一次的运功使丹田空荡感更强,他心头迫切许要大量真气,他的真气多是从交合中得来,于是他需要女人,就是饿狼需要肉一样迫切。要是若雪还在多好,他不禁想到,也不知道她现在在哪?  下楼到大厅随便吃一些饭菜,看到身上还有几百两银子,就朝醉心湖的方向走去,那种迫切的欲望在他心头燃烧,这种感觉很久没有了,就像刚开始练御女心经时情况一样。  暖香楼,上次他听琴时,那花舫就停在暖香楼旁,就是老马识途一样,不知不觉的已走了进去。  一进门就觉得香风阵阵,乐乐六觉十分敏感,受不这强烈的气味,张口打个喷嚏,抬头间,已有中年老鸨扑了过来,虽是中年,姿色还算不错,至少不像他以前去过的妓馆,那种一说话满脸掉粉的八婆。  “哟,这位公子哥真是俊俏,奴家在此接客几十年,也未碰到像您这么好看的人儿!”老鸨笑容满面,一双手不老实的在乐乐身上凯油。  乐我苦笑,唉,在哪的老鸨都一样,哪一次去妓馆,没见到姑娘,先被老妈子级的人物占便宜,说道“找五位上好的姑娘!”按照他以前去妓馆的习惯,至少要五个姑娘才够他折腾一次。  老鸨听后,十分吃惊,不信的确认道“公子爷,你是说五个吗?我们这里的姑娘都是学过床头秘术的,一般的客人,一个都吃不消。。。”  “难道有生意你不做吗?”乐乐邪邪一笑,手指带着一丝御女真气,在她酥乳上轻轻一抹,老鸨浑身一震,双腮俏红,舒服的差点喊叫出来,颤声喊道“小桃,挑五个漂亮姑娘陪这位公子爷!”  乐乐丢下瘫在椅子上发呆的老鸨,笑呵呵跟着小桃,带着五个略有姿色的姑娘,走进客房。。。  半个时辰过去,乐乐看着昏睡在床上五个白嫩的人儿,苦笑着摇摇头,他已经明白若雪为什么那样容易泄身了,自己《御女心经》第五层的效果已被他找出来了--以前五个普通女人就行了,现在还不知道需要几个呢!第二华人书香吧(www。shubao2。com)免费TXT小说下载  他叫醒其中的一个小绵羊,道“小月,再帮我叫几个姑娘进来,你们不行了!”  小月从满足的沉睡中醒来,羞喜道“公子还记得奴家的名字呀,你真厉害,奴家好久都不曾有如此幸福过!呀,她们都昏睡了,我这就去帮你叫几个姐妹进来!”她披上衣服就跑出去了。  一个时辰后,看着床上,地上十五个雪白的玉体,乐乐再次无奈的笑了,再去别的妓馆钱也不够了,众多姑娘中,唯一清醒的小月,柔声道“公子,外面没有姑娘了!你再要奴家一次吧!”说着她软绵绵的爬了过来,乐乐箭在弦上,不得不发,抱起小月。。。(删除,群里有。)。。。。她只能爬在地毯上,无力的呻吲,柳腰急摆,似痛苦又像极度的快乐。  他的灵识居然再次变的灵敏起来,笼照整座小楼,几乎能感受到小楼中每间房子里有几个人,那人的体型,年龄,在做什么。在楼的最高层,他感觉到有一个武功颇高的年青女子,她的武功只比若雪逊上一筹,和洛河的功力相近。有一个熟悉的人正要进门,那人的身高体型,武功。。。那是鲜于拓。  这种感觉只是一瞬间,他再次领略到天人合一的美妙情境,激动的亲吻着怀里的小月,小月这次居然没有昏倒,感受到乐乐的激动的热情,也热烈的回应着他的亲吻,香舌缠在一起,久久不能分开。  “公子,我来伺候你穿衣吧!”小月拖着疲倦的身子,帮他擦净身子后,早已穿上彩衣。  乐乐由她陪着,走到接客大厅,鲜于拓正在陪着老鸨说着什么,一副不可思议的样子。  老鸨见乐乐下楼,尖叫道“哎哟,这位公子爷,你可下来了,不然我这里可就要倒大霉啦,你看看,这里等了一大群客人,就是不信十多个姑娘都在陪你一人。呐,呐,你们这回可信了吧!”她对着正在喝闷酒的客人们喊道。  已不少客人已跑到楼上房间里查看,一脸震惊的跑了出来,啥话都没说,跑到别家妓楼去了。  鲜于拓已笑着喊道“王兄,你可真是厉害,明天就要应试了,还来青楼玩耍,搞的我们大家都没女人玩了,今天好不容易出来一次,就这里的姑娘漂亮,看来我只能到别处了。”然后拉着到一边悄悄问道“兄弟,有什么秘诀吗?”  乐乐苦笑,这是练功需要,他倒是想有省些事,少搞几个女人,这一次意外发挥,不知道钱是否够用。正要说话,老鸨迎上来笑道“公子爷真是厉害,搞的姑娘们都下不了床,这钱。。。?”  乐乐有些心虚的问道“多少?”  “唉,你是第一次光顾本楼,给你优惠,只收姑娘们的辛苦费,一千两吧!”  乐乐知道,一千两十五个姑娘,要的并不多,可他身上只有七百多两了,有些郁闷的说道“啊,贵倒是不贵,只是今天带的不足,明天补上如何?”唉,他当是在家乡的妓楼!    老鸨突然变脸,比翻书还快,刚才还满面春风,如今已结寒霜,淡淡道“没钱也来。。。”突然她想到乐乐和鲜于公子认识,说不定也是哪个大世家的公子,只是凑巧没带够而已,又转道“你和鲜于公子很熟,可以。。。先借用一下嘛!”  小月早已发现乐乐面带难色,照她观客的经验来看,定是缺了银两,这时已捧着一个锦盒过来,对乐乐道“王公子,这是奴家的一些积蓄,先借你急用吧!”  “啊!”这是三人同时发出的声音。乐乐羞愧,鲜于拓震惊,老鸨恚怒。  “喂,这,那个小月呀,我,我有钱,只是没带够而已,不能用你的钱。。。”乐乐已多少年没红过脸了,今夜也红一次吧,不然已后可没机会了。  小月突然柔眸含泪,凄凄道“公子定是嫌奴家钱不干净,不然怎不借用奴家的钱?”她已打开锦盒,里面有厚厚的一叠银票,最下面还有不少珠宝。。。  鲜于拓眼睛睁的更大,他不是不知道小月,她是暖心楼的红牌,平时待客甚是挑剔,就算接客也多是冷冰冰的,很少见她主动求欢,如今哭着要帮客人付钱,更不是他能理解的。。。他更崇拜乐乐了!  乐乐无奈道“我,我有钱,不信你等着。。。。”  他把鲜于拓拉到一个角落,低声道“你刚才不是求什么秘诀吗,我告诉你,用这个,看!这是药的名字叫“一夜挺”,曾经在一个小城中,用一料这药丸大战三百多个姑娘而不倒,事后,那几天城里的姑娘根本不能接其它客人,因此这药又称为“花劫”,每七天用一次,绝不伤害身体,每粒一千两,要几粒?”这药的成本也是不少,还要用几种极少见的聚阳药草,一千两一粒,虽然宰他,但也说得过去。  鲜于拓听的神魂颠倒,居然有神奇的药物,普通的药物不过多撑半个时辰就是极品了,而且还极伤身体,用此药。。。。钱对他来说不在乎,但要是能征战花丛,特别若某位姑娘为他的“特技”痴迷,哭着喊着要给他钱花,那种满足感。。。。不是用钱能买得到的。  但商人的本性不改,多疑的问道,“真的管用吗?”  乐乐故意装作不高兴,淡淡道“凭你这句话,下次再买两千两一颗,你记住了!”  “好,我先买两粒!”  钱货两清,乐乐笑容满面的回到老鸨跟前,甩甩手中的两张银票,先对小月安慰道“你看,不是有钱吗?”  扔给老鸨一千两,又转身帮小月擦干泪,柔声道“小月月,别哭了,男人赚钱很容易的,呐,这张也给你!”  小月赌气的嗔道“你不要我的钱,我干嘛要你的钱!”  乐乐暗暗苦笑,我,我是嫖客呀,你,你是。。。。呀!我怎能要你的钱?但她是女人,还是个在哭在赌气的女人,得好好安慰呀。第二华人书香吧(www。ShuBao2。com)免费TXT小说下载  乐乐柔声道“别再哭了,若是借了你的钱,我怎么好意思再来,不来呢,你说我忘恩负义,拿着你的钱跑了,来了呢,又怎么面对你呢!我过几天专门来找你,怎么样?”乐乐见安慰半天没有效果,不得不使出狠招。  小月听到后面那句话后,果然转喜,道“真的呀!那我不哭了,我也不要你的钱!再说,暖姨已经收过你的钱了!”  乐乐心中暗骂,这哪是逛妓楼呀,简直是在骗纯情美媚呀!见她执意不收,只好再声安慰几句,和鲜于拓离开暖心楼。  鲜于拓心中跃跃欲试,乐乐好心警告道“最好找个货源充足的地方,不然有你急的!”    鲜于拓连连点头,迫不急待的钻进一家妓楼。  人空后,老鸨悄悄对小月说“小丫头,终于动情了吗?要不我向宫主求情,求她。。。”  〃谢谢暖姨关心,我还是呆在这吧,宫主不是那么好说话,若是惹怒了她,恐怕连王公子也会受到连累。〃  “唉,不过那小哥儿还真俊!”老鸨轻声叹道。  每个大城,都有风月帝国派遣的官员,只是官员空有其名,并无实权,只要不惹怒当地的实权诸侯,还可以做他们的官梦。  这次考试在洛城的府台衙门举行,乐乐去的时候,衙门口已人影重重,时辰已到,知府大人却在焦急的踱来踱去,似在等候某一个大人物,他身后数个派下来的监考官和阅卷官,更是一脸谨慎。  乐乐不禁想到,这些就是风月国的文官吗,我将来也是他们其中的一员吗?若是这样,不做也罢,唉,我那可怜的父亲,更加可怜的我!或许父亲想要是荣誉和权利吧,而不是像这委琐而胆上的文官吧?第1页结束


上一页--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