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蔷薇妖娆(全)_蔷薇妖娆(全)第11部分阅读-人人看吧 

公告:本站所有视频免费阅读,现已完美支持苹果,安卓,ipad等移动设备播放。手机浏览器支持类型uc浏览器(注意:使用uc浏览器请不要进入酷影模式,不然会提示播放不了),360浏览器,2345浏览器等赶快拿起您的手机随时随地看小说吧。

蔷薇妖娆(全)

於是,眼皮开始变得沈重起来,意识也渐渐模糊……  ……  白鹭看著她的杏眸缓缓闭上,两排浓密黑翘的睫毛渐渐合并、微微颤动著,听著她渐渐平稳的呼吸声,一动不动,生怕惊醒了刚入梦的佳人。  至於自己灼热的欲望,他咬紧牙关隐忍,不想轻易吓坏好不容易寻觅到的梦中女神。  这世间,这朵独一无二的蔷薇,将会是他一生的珍宝。  他要掬在心尖,好生珍藏。第九十一章~ 神秘莫测的梦~  我站在一片陌生的场景中,环顾四野,皑皑白雪,银装素裹,煞是刺眼,白晃晃的让人睁不开眼睛。  这麽大的一块儿地,似乎只有我一个人。  明明是冰天雪地,我却不觉得冷。  我低头看了看自己身上的衣物:一件单薄的红色丝绸薄纱裹体,半是透明,越发衬托出光洁似玉瓷般白皙柔嫩的肌肤,吹弹可破,散发著淡淡的象牙白光。修长的手臂好似柳枝一般纤柔,丰腴浑圆的酥胸呼之欲出,两朵粉嫩的桃花颤巍巍的在顶端含苞待放。纤柔细巧的小腰不堪盈盈一握。平坦的小腹往下,神秘的腿根交汇处,可以看见棕金色茂密卷曲的丛林。修长白嫩笔直的玉腿往下,是一双可爱小巧盈盈的裸足。  为什麽会穿成这样,站在这里?我百思不得其解。伸出小手,狠狠地掐了自己一把。  痛!……呜……眼泪都快流下来了,证明我不是在做梦。  我一边揉著刚才掐痛的地方,一边缓缓地向前走去。  似乎听到脚下传来清脆悦耳的铃铛声……我低头一看,左脚腕上若隐若现的出现一条红绳,外侧挂著一个款式复杂雕工精细的镂空黄金铃铛,宛如一朵娇豔的蔷薇花。随著我的走动,欢快地跳动起来。  刚才……怎麽没有看见?我有些好奇地瞄了瞄,慎重地思索了半响,未果。  我再低头,吃了一惊,伸出小手,按住自己的胸口……因为我突然发现,自己这一路走来,竟然没有脚印!  没有脚印……  就是说,我刚才一直在这厚厚的白雪上飘动……  难道,我……不是人吗?  ……  越往前走,越是害怕,我的心里翻起一阵莫名的恐慌……可是在这前不著村後不著店的荒山野岭,我孤苦伶仃的一个弱女子,又不得不硬著头皮往下走去。  走著走著,一颗参天大树映入眼帘,强行压下心里的不适感受,我缓缓向它走去。  往前走了两步,我的双眸开始酸胀,咬紧银牙逼回晶莹的泪水,看著粗壮树干边转出来的人,低低的呼唤了一声:“白鹭!”  他身姿修长,眉目清秀,脸庞俊俏,一双丹凤眼好似一滴春露一般含情脉脉地盯著我,唇角微抿,定定地看著我。  白鹭,白鹭,他是我的未婚夫君──尚未过门,就要红杏出墙,纳小妾的夫君──也是将我娘家搞的家破人亡的夫君……  是的,一切我都想起来了。我的恨宛如地狱深处的怒火,熊熊燃烧。  不知从哪里变出一把剑,抡在手中,狠狠地向他刺去。  他不躲不闪,定定的站住,无言地看著我……突然,上前一步,毫不反抗地任由长剑刺穿他的胸膛,鲜红的血喷洒了出来……  他的话萦绕在耳边,声音轻柔遥远,好似云端:“蔷薇,我爱你。”  ……  白鹭……我尖叫一声,突然坐起来,清晨的明媚阳光调皮的射入眼中,早上的空气还有些沁凉,我伸出小手,按住狂跳的胸口……赤裸的桃花在手心中缓缓绽放,小小的茱萸慢慢地苏醒,微微挺立。  床上一个慵懒的声音响起:“蔷薇,这麽早,你这麽大声呼唤我干什麽?”  “啪”地一声,我重重地投入他的怀中,小脸埋在他的胸膛上,整个人压在他的身上,小手紧紧地揽著他,全身微微颤抖:“白鹭……白鹭……”  “做噩梦了吗?”一双温柔的大手轻轻揽著我,顺著我的裸背慢慢的抚摸,是不是轻轻拍打一下,他温柔的哄著我说:“没事,没事,我在你身边。告诉我,你做了什麽梦?”  我摇了摇头,紧紧地咬住粉嫩的下唇,将他揽的更紧,恨不得整个人溶入他的怀中。  ……  “咚咚咚”,门上被敲了三下後,无声地开了。第八十八章~ 白麒身後的那个男人~  “白鹭,这是我的。”白麒上前一步,从他的手中一把夺过草莓底裤,狠狠地瞪了他一眼,看了看床上软绵绵爬著的可爱蔷薇,回头,没有好气地说:“看够了?满意了?”  “很是满意。”白鹭笑眯眯地回答道,也不介意白麒抢夺的行为。  “那你答应我的事情?”白麒恢复冷静,淡漠的看著他,声音微微有些沙哑低沈,带著咄咄逼人的气势。  “昭君……是吗?……她刚才不断呼唤这个名字呢……她喜欢的人?”他略略停顿,突然之间笑得不可开支,“哈哈哈……我神勇无敌的堂哥,我一直以为你是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的人,没想到,还有女人会抛弃你……哈哈哈……我还是第一次看到你被女人甩……哈哈哈……”他笑的上气不接下气,话语说的断断续续。  “笑够了,就做你该做的事情,然後尽快离开。”白麒冷冷地撇他一眼,别过头,声音有些硬,命令似的说道。  “好吧,表哥,竟然是你唯一的命令,那我不得不听。但是,我,还有一个要求。”忽然间,白鹭收敛起笑容,态度变得很是认真地说。好似刚才那个大笑的人不复存在。  “你的要求我答应了,我容忍了你的观赏。现在,你该履行我的要求。”白麒冷冷地盯著他,好似一头凶猛的豹子正虎视眈眈地盯著前来挑衅的敌人。  “你别急,你先听我说,我的要求很简单。”白鹭看了看床上的蔷薇,微微一笑,向上微挑的丹凤眼含著淡淡的柔情和莫名的眷恋,一闪即逝,飞快的让人几乎不可察觉。他看向白麒,认真的说:“白麒,你知道这些年来,我一直在寻找一个人。一个只在我梦中出现的人。”  看著白麒深思的样子,他顿了顿,眼神飘渺空虚,声音微微有些苦涩:“你知道,这些年来,我不断地偷看别人欢爱,无论是娇豔如花的女子,还是俊俏诱人的男子,都引不起我的欲望。表哥,你从小到大最疼我,虽然冷言冷语,但是对我一直是最好的。以前,他们叫我变态,也是你为我出头,狠狠地教训了他们。你的每一场欢爱,你都默默准许我在旁边观赏。只除了……蔷薇。”  白鹭看了看床上昏昏欲睡的小人儿,落寞地笑了笑:“如果,这次,不是你有事求我,估计,你也不会让我在旁边观看吧?──因为,她是你的宝贝,你藏著掖著,舍不得与我分享。”  “白鹭,你不能总是追寻著梦里虚渺的影子。”提到小时候,白麒漆黑的双眸泛起阵阵温柔和眷恋,他忍不住伸出手去,想要抚摸他的额头,可是,手却在半空中停了下来。他侧头专注地盯著蔷薇,犹豫片刻,说道:“你的反常,是因为蔷薇吧?──这就是,我不想让你看到她的原因。”  “表哥,真是什麽事情都瞒不过你。”他灿烂一笑,好似百花在初春盛开,洋溢出淡淡的幸福,“看了你们的欢爱,我确定,她就是我梦中,令我魂牵梦绕,众里寻她千百度的人。”  “白鹭,她是我的人。”白麒冷冷地盯著他的笑容,突然间觉得这个自己从小疼爱的表弟的笑容,竟然那麽刺眼。  “表哥,你的要求我一定会全力完成。但是,也请我给我一定的空间和机会,自由地去追求我的梦中人。表哥你很了解我的,我这个人性子一起来,一旦失去理智,会做出很多自己都无法控制的事情。我不想伤害你。”白鹭主动上前一步,将额头贴在他的掌心中,像小时候一样前後摩挲著,眯起眼,半是撒娇地说道。  ……  “你还有什麽要求?”我突然睁开眼睛,看著那个名唤白鹭的男人,压著性子,半是好奇的追问。  心里却因为困倦,很是烦躁,对他们两个男人非常不满:明明看到我在这里快要睡著了,还大呼小叫,不断地大声讲话。白麒果然是坏人,连带著他的亲戚也是坏人!  反正瞌睡虫被吵的跑掉了,梦周公也无望,不如参与他们的谈话。省的被人卖了,我还帮著数钱。  “我在说,把你这个可爱的美人儿卖给我,好不好?”闻声他转头,嫣然一笑,含露的眸子温柔的看著我。  “不好,你一看就是吃人不吐骨头的。”我撇了撇嘴,转过头去,不理他。  “唷,小美人,你这麽说,真伤我的心。”他被我说了,不但不生气,反而很是高兴地回了一句,一手捂住心口,状似疼痛的样子。  怪人。我的目光停留在白麒的身上,眸色一暗,千言万语咽回心底。  我还能说什麽?难道说他该吃的吃了,该玩的玩了,让他高抬贵手放过我?估计他也不会听。  该说的我都说了千遍万遍,他却总是枉顾我的意愿,只按他设定的路来走,十头牛都拉不回来。  我看了看白麒,在盯著白鹭看了一会儿,目光在他们之间来回的打量著。  他们身为堂兄弟,两人远观望去,都宛如从一幅清秀淡雅的山水水墨画中走出来似地,俊秀的脸庞,高挺笔直的鼻梁,淡粉如花瓣的唇,精致上扬的下巴,修长宛如天鹅般优雅的白皙脖颈……近看去,白麒的一双星眸漆黑幽深,好似一片黑暗的海洋一般神秘莫测;白鹭的一双丹凤眼修长斜上扬,妖冶万分,好似一滴透明的露水般清澈迷人。  这样的好皮相,走在路上,定是耽美狼们的YY对象。  他们刚才说,白麒很照顾白鹭,连欢爱都让他随意观赏,两人之间,真是洋溢著浓浓的奸情和暧昧。  说不定,两个人原本是一对情侣,因为误会分开,白麒气愤下自暴自弃,不断地带女人回来,在白鹭面前逢场作戏,借此机会气他……而白鹭虽然喜欢白麒,也不愿轻易低头,於是,暗地里一边看一边将每一个爬上他床的女人都碎尸万段。  眼下,正将我当做他万恶的情敌,正想法设法地想要除掉我,轻轻松松地做到活不见人死不见尸……又或者,他想将我卖到未知乡下的一个小角落做别人的老婆……  多麽纠结的一对,身为不为世人所承认的同性恋情人,本来就要定著巨大的来自社会的压力,先不提这些外部矛盾,如果两人之间再有内部矛盾,他们就真的背道而驰,走不到一块儿去了……  我一定要奋力自保,然後发发善心,帮助他们解清误会,让他们双宿双飞……第1页结束


上一页--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