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倾国公主_倾国公主第7部分阅读-人人看吧 

公告:本站所有视频免费阅读,现已完美支持苹果,安卓,ipad等移动设备播放。手机浏览器支持类型uc浏览器(注意:使用uc浏览器请不要进入酷影模式,不然会提示播放不了),360浏览器,2345浏览器等赶快拿起您的手机随时随地看小说吧。

倾国公主

铩  淫秽的一幕让所有在旁的侍女猛抽了一口气,夹在侍女中间的芙迪雅小脸更是红如火炭…那天她也为雷斯做过这么荒唐无耻的事情。她不敢去看那恶心的场景,澄澈的碧眸慌乱地游移着试图避开,最后盯住了地面。   眼角瞟见那穿着简单侍女服而越显清新绝美的小人儿,她双手不自在地绞扭着,玉雕般的脸庞红得仿佛要喷出火来。娇媚的模样让雷斯不自禁地倒吸一口气,半软不软的男根刹时膨胀得不可思议的大,又粗又硬几乎要撑破波丝蒂的小嘴。   不明白今天雷斯异乎寻常的反应速度,波丝蒂迷惑地抬起头,雷斯一把抱起她往自己腿间一按,命令道:“自己动。”   波丝蒂微微尴尬,但还是依言将自己的小穴对准那昂然大物,坐了下去,缓缓律动。  一波波快感涌上来,波丝蒂渐渐忘记了周围讨厌的侍女们,销魂地呻吟着,越动越快。  雷斯眯起眼睛,大手狠狠掐拧着她娇嫩的玉乳,眼角却不由自主地再度飘向那个方位…   耳边不断回荡着男女交欢的呻吟声,芙迪雅的脸红了又红,红到不能再红,但眼睛却牢牢盯住地面,不去看他们一眼。渐渐地,脸红退下,取而代之的是麻木和空白。   雷斯心中莫名地腾起熊熊怒火,突然用力一推…   正在欲仙欲死的波丝蒂 被一股突来的大力狠狠推到了地上,紧接着雷斯一个箭步跨过去,老鹰抓小鸡般拎起芙迪雅重重扔到床上,高大健美的身躯恶狼般扑了上去。   惊觉到他想干什么的芙迪雅开始死命地推拒扭打,但雷斯结实有力的身躯从她背后牢牢覆盖住她,大手粗暴地撕扯她的衣服。   “不要。。。。波丝蒂,救救我。。。”芙迪雅尖叫着,泪水狂奔,哀求地向波丝蒂伸出手。   波丝蒂脸上一阵青一阵白,傻站在那里难堪到了极点,勉强开口:“陛下。。。”   雷斯厉眸一瞪,从喉咙中吼出一个字:“滚!”吓得波丝蒂和一干侍女慌不迭地退下。   雷斯直接褪下了她下半身的衣物,强制的扶起身下的纤腰,让芙迪雅屈起腿保持着跪姿,双手撑住,像四足着地的动物一样,高挺的欲源毫不留情地刺向腿间。。。   “啊”芙迪雅惨叫,毫无滋润的花穴在他强硬的挺进下产生火灼般的痛楚,也把他的欲望夹得隐隐作疼,雷斯冷笑着,手指伸到她腿间在她干涩的花苞上恶意地拉扯抚揉着,又在她耳边轻柔低语:“叫啊,怎么不叫,你以前不是每次都被我干得很爽?叫得整个王宫都听的见?现在还来装什么贞洁烈女?”   她早已习惯情欲的身子竟在他如此粗暴的对待下还会起反应,一阵电流袭过他大手按住的地方,流出些微花蜜,滋润了两人结合的地方,雷斯笑得更淫亵:“荡妇就是荡妇,这样也能有反应”嘴上说着,身子已经情不自禁地开始快速抽送,喘息也粗重起来。   她是那么地紧窒、窄小,温暖又滑腻地圈拢着他,完全地将他包容住他, 他很想把冲撞的速度减缓下来,却发现如此简单的动作对他而言无比困难,他对她似乎永远没有任何抵抗力。   发现这一点让雷斯极度不快,他更加粗鲁地抓住芙迪雅的腰胯,在后方力搏冲锋,每一次送到最深处,再快速的抽出,再挺进。放任着强悍的粗硕在她密密的花苞里来回冲刺着,好似战场杀敌般的兴奋,只是嗜血的快感被男根高涨的酥麻快感所代替,没想到这样的姿势竟会给他带来如此大的满足!   芙迪雅已经痛得几近晕迷,但最可怕的不是这种姿势带来的痛楚;而是那可怕的屈辱:自己竟像动物一样被最痛恨的人骑在身下,肆意的享受。   耳边传来那个禽兽越来越急促,越来越浓重的喘息,他已经快要完全失控,但 芙迪雅受伤一直未愈的脑袋和遭凌虐的身心已经支撑到了极限,只能完全靠着他的双手支撑着她的身体,突然,他猛地抽搐了一下,一股热液射进她的体内,而她也彻底地昏迷过去。。 第十一章   悠悠醒过来,芙迪雅又看见那张俊美却令人厌恶的脸,表情复杂。   芙迪雅刚想闭上眼睛,却听见他微微颤抖的声音:“这。。是怎么回事?”   芙迪雅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只见他紧紧握着自己的手臂,手臂上淤青,红肿,指甲痕,开水烫痕触目惊心。   芙迪雅拉了拉自己的手,雷斯却紧紧抓住不放,怒声道:“是谁干的,是不是波丝蒂?”   芙迪雅嗤笑一声,水亮的眼睛却泛起雾气;:“是又怎样?你去杀了她?”波丝蒂的心胸狭窄程度与她的美貌成正比,根本容不下她这个曾经被雷斯“宠幸”过的女人,不时找茬对付她,但她只求雷斯不要再来碰她,对这一切安之若素,没有向任何人诉过苦。   没想到雷斯立刻回答:“ 不错。”   芙迪雅愣了愣,突然哈哈大笑,眼泪都笑出来了:“雷斯,没想到你也那么虚伪,你又不是第一次折磨我,我现在也根本没办法抵抗你,你又何必假惺惺地贼喊捉贼呢?”   “你???????你以为是我故意要波丝蒂虐待你的?”雷斯清朗的星目瞬间染上怒火,俊朗的脸庞却罩上了一层寒意,狠狠摔下她的手臂。   芙迪雅扬起眼睫,晶莹的泪光在眼底闪烁,冷笑:“难道不是?难道不是你把我送到那里去的?想杀了我就快点动手,想把我送去做军妓也随便你,反正我已经什么都不在乎了,父王被你杀了,哥哥被你杀了,我的身子你也早该玩腻了,为什么不痛痛快快杀了我和母后,让我们一家团圆?你还想”   “够了!”雷斯突然大吼一声打断她:“我绝对不会杀你的。”   “哦!!!!!!还是你难得忽然良心发现,记起我曾经救过你,打算放了我?”芙迪雅花般的笑容中带着深深的嘲讽。   她的小脸脆弱苍白得不带一丝血色,却依然美得不可思议,嘴角挂着他常见的讥讽,雷斯的手扬起又放下,眼底带着深深的痛苦,突然转头就走。   芙迪雅从床上爬起来,才发现这里是雷斯的夜之宫。而且,外面夕阳斜照,竟然是傍晚!   这么说,她又昏迷了一整天,现在她的体质越来越差了,三年前被雷斯第一次强暴时痛得以为会死去,第二天至少还勉强起了床,现在才不过这么一次,她就昏迷那么久!   她被雷斯强暴过几次?连自己都不记得了,只觉得身子好脏,好脏!真想彻彻底底洗个澡。   这么想着,她的脚步已经不由自主地挪动,走向她心爱的碧湖。   碧湖水平如镜,波光荡漾,依然风景如画,芙迪雅缓缓脱掉全身衣服,跳了进去。   反正侍卫不可能到这里来,其他都是侍女,会看见的男人只有雷斯一个,根本用不着顾忌。   全身被水柔柔地包裹着,芙迪雅舒服得想永远这么浸在水中,要自杀的话,也许这会是个最好的方法。   可是心底总有未灭的一点希望,希望报仇,希望救出母亲,希望见到菲烈斯。。   菲烈斯,她有多久没见到他了?真想再看看他俊美的脸,看看他那双深邃漂亮的黑眸,看看他无论做什么都优雅都迷人的模样,还有,他眼中偶尔流露的温柔。   泪眼模糊中,她好象真的看见一双亮如子夜星辰的黑眸温柔地凝视着她,然后一双有力的大手抱起她,在她耳边低语:“芙迪雅。。宝贝。。。你怎么了。。。。”   芙迪雅紧紧攀住他,抱住他的 脖子,仿佛怕他一下子飞走似的,喃喃地,梦呓般吐出内心深深隐藏的期盼:“菲烈斯我好想你我每天晚上都在祈祷上天再见你一面我知道我是在做梦。但是在梦里见到你我已经很开心了。。。菲烈斯。。。。救救我。。。。”   她苍白的小脸上缓缓露出一朵绝美的微笑,如同带露梨花。   菲烈斯心惊地注视着面前苍白脆弱得仿佛随时会消失的小人儿,攒紧了眉。 *   “菲烈斯,卡罗利尔情形如何,没麻烦吧?” 专门接待国外贵宾的黎明宫内,雷斯坐在主位上,奈利等四大重臣在下面相陪,笑问着对面黑发黑眸的男人。   对面的男人,长着一张漂亮得让女人都嫉妒的俊秀容颜,修长英伟的体魄却使他不带丝毫脂粉气息,他随随便便坐在那里,就是说不尽的优雅潇洒,听见雷斯的话,他扬眉傲然一笑:“如果连你的飞龙国都没问题,我那里还能有什么问题?”   雷斯失笑:“没错,有什么能难得倒战场和情场都无敌的“黑暗贵公子”呢?算我多此一问好了。那么,你亲自跑到飞龙国来,有何贵干呢?”   菲烈斯优雅地举杯啜一口酒,微笑道:“我想念你得紧,特意跑来看你,不行么?”   即使是极微小、极平凡的一个喝酒动作,由菲烈斯做来却无比动人,让见到的所有人都失魂痴望。雷斯心中赞叹,口里笑呸道:“菲烈斯,我知道你很有魅力,但你那套还是拿去对付女人吧,老实说,是不是为了开放边境贸易和龙骨的专卖权,还是要向我讨谢礼?”   菲烈斯淡笑道:“就算是罢,你怎么说,答应不?”   雷斯举起手中的酒杯敬他,深刻而夺目的五官现出戏谑之色:“没问题,但这个值得你自己亲自跑一趟吗,说老实话,不会是为了什么小美人吧?”   菲烈斯大笑:“雷斯,你知道我为什么佩服你,因为你猜事情总是那么准。没错,就是为了一个飞龙国的小美人,你的臣民。”   雷斯捉狭地眨眨眼:“这个小美人真有那么迷人么,让纵横情场的菲烈斯也念念不忘?”   菲烈斯微笑着,弯弯的眼睛邪魅而漂亮得让人疯狂,举杯啜了一口酒:“是啊;那个小妖精还让我打破了从不强迫女人的惯例,有多迷人你总该能想象吧。”   雷斯诧异地挑起剑眉:“怎么,你强暴她?”  “算是吧,当时我们只是第二次见面,我就控制不住把她给吃了,不过好在她不是处女,事后我哄了她几句之后她也就乖乖地了,怎么样,把这个小美人找到了送给我如何?就当是你给我的谢礼好了,咱们以后两清了。”   雷斯一笑:“这么有什么问题,我会帮你找到她送到你手上的。”如果一个女人就能还清菲烈斯帮忙的人情债,何乐而不为。  菲烈斯笑得象一只千年老狐狸:“这么说,雷斯陛下是答应喽,可不准反悔哦。”  不知为何,他的笑容让雷斯隐隐感觉不安,突然想到了什么,他均匀漂亮的古铜色脸庞骤然苍白,没有一丁点血色。   勉强扯了扯嘴角算是笑容,雷斯问道:“她叫什么名字?”   望着雷斯突然惨变的脸色,菲烈斯弯起漂亮双眼,淡笑道:“她叫芙迪雅。南斐亚尔。” 第十二章   “呛啷”一声,雷斯手中精美的水晶酒杯掉在地上,跌成碎片。   怎么可能,芙迪雅竟然认识菲烈斯,还跟他上过床?   颤抖着手捏紧侍女为他换上的新杯,雷斯强笑道:“菲烈斯,你要知道,芙迪雅是前朝的公主,也就是我们新朝的重犯,你要其他任何女人我都可以答应你,哪怕我后宫的也没问题,但她不可以。”   菲烈斯黝黑的瞳眸邪魅地盯住雷斯明显失措却强作镇静的脸:“雷斯,你好象不是那么胆小的人吧,女人除了暖床之外也不可能掀得起什么风浪,真要是出了事情,我帮你镇压好了。” 第1页结束


上一页--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