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倾国公主_倾国公主第5部分阅读-人人看吧 

公告:本站所有视频免费阅读,现已完美支持苹果,安卓,ipad等移动设备播放。手机浏览器支持类型uc浏览器(注意:使用uc浏览器请不要进入酷影模式,不然会提示播放不了),360浏览器,2345浏览器等赶快拿起您的手机随时随地看小说吧。

倾国公主

一点好,甚至越难看越好,最好丑到让雷斯对她失去兴趣。  发现了一件似乎很值得自我安慰的事情,芙迪雅苦笑着坐起身来,却听见那两个侍女的惊呼声,她们盯着她的身子,脸上的表情既妒又羡。  芙迪雅低头,小脸也瞬间火红一片,她那大理石般光洁白嫩的身子上,从脖子一直到胸口,布满了点点淤红和青紫。  芙迪雅口中也不由逸出一声惨呼,慌忙拿毯子盖住了自己的赤裸。  见她慌张的样子,美貌侍女又开始讥笑:“假惺惺,做了还怕人看。昨天晚上叫得连宫外都听得见,现在还装什么害羞。”  另一名侍女冷笑道:“罗琳娜,你不明白,雷斯陛下就喜欢这种装清纯的女人。”又对芙迪雅道:“陛下让我告诉你,今天是陛下的登基大典,晚上将会在欢飨宫宴请所有大臣和妃子,还有少数国外使节,你务必出席,否则后果自负。”  今天就是他的登基日,在昨天跟她做了一个晚上后,今天居然还有精力去参加那繁文缛节的登基大典?  叫她参加登基大典,大概就是为了羞辱她,在他的臣子面前炫耀自己得到了她这个亡国的公主,炫耀自己的成功吧!  乱七八糟的思绪缠绕着她,见她不动,那貌美的侍女罗琳娜不耐烦道:“喂,你别磨磨蹭蹭了,现在已经是傍晚了,你再不动手要来不及了。”  现在已经是傍晚了,难怪天那么暗,想到自己的母后和哥哥都还在他手里,芙迪雅不顾自己身上难堪的斑痕,连忙穿上衣服。  梳洗后再到欢飨宫时,天已经完全暗下来,里面乐音悠扬,人声鼎沸,热闹非凡。芙迪雅悄然从大门入内。  喧闹的宴会大厅突然安静下来,因为身为主角的雷斯突然停止了动作直勾勾地看着大门口,连带着其他所有大臣也都情不自禁地看向那从正门姗姗走来的绝色少女。 雷斯知道芙迪雅一向偏爱绿色和白色,却没想到她穿黑色会是这样! 从阴暗的门外走进灯火辉煌的大厅的芙迪雅,宛如一个来自黑森林的美丽女巫。 黑发与黑丝袍衬得皮肤接近透明的白,额头上银线穿着的绿水晶额饰在灯光下散发着淡淡的光芒,强烈的神秘气息中带着一种近乎妖冶的诱惑,如此的与众不同。她慢慢走到雷斯身边侍立着。  大厅内有片刻的寂静,直到一个尖利的声音打破了这一宁静…  “陛下,今天是陛下登基的大喜之日,这个亡国的公主竟然穿全黑的衣服来参加宴会,明摆着是诅咒新朝,请陛下明断。”  声音的来源是雷斯的新妃波丝蒂。卡卡,这个古怪的姓一听就知道不是飞龙国人,她是飞龙临近的沙漠小国扎撒最近进贡给飞龙新王雷斯的礼物之一,号称扎撒第一美女,确实长得千娇百媚,那浓烈的异族风情曾让雷斯着实动心了一段时间,在昨天芙迪雅来之前她还是最得宠的妃子之一。她所说的也并非全无道理,黑色在卡罗利尔王国虽然是国色,但在飞龙国却是被认为不祥之色。  雷斯收回注视着芙迪雅的目光,朝波丝蒂微微一笑:“那么爱妃认为应该怎么处置呢?”  狂傲残冷的雷斯对女人很少假以辞色,难得的俊美笑容让波丝蒂心跳加快,得意非凡:“臣妾认为应该把这个前朝的不祥女人遣到边境慰劳英勇作战的将帅。”  感觉到身边的芙迪雅浑身一颤,雷斯露出玩味的笑容,颔首道:“是个不错的主意不过,今日大喜之日,这么做有点。人家毕竟是个哈哈高贵的公主。”他故意一顿,话语中明显的讽刺意味让在座所有人会心一笑,“说不定会寻死觅活,这就太扫兴了,还是让她为在座各位斟杯酒,再弹奏一段乐曲助兴如何?”  下面的大臣轰然赞同。芙迪雅却站着不动。  为这些下贱的,害死了父王的敌人斟酒,还要为他们表演娱乐,这样的自己和歌妓又有什么不同?这样的苟延残喘又有什么意义?屈从于一个雷斯,已经是她的底线,她决不会再去讨好其他任何人,她宁愿死也不要忍受羞辱。  见芙迪雅无视于他的命令,雷斯带笑的俊脸立刻沉了下来,冷冷道:“你的耳朵聋了吗?我已经网开一面了,你还不赶快谢恩,去斟酒啊。”  谢恩?以前的贱奴现在果然已经是帝王的派头了啊!一念的善良,会造成多大的错误!  芙迪雅眼中流露出的毫不掩饰的轻蔑和痛楚,都一丝不漏地落入雷斯眼里,燃起熊熊怒火,突然… “啪” 的一声,他狠狠一掌打在精美的桌案上,震得桌上的酒杯跳了起来,“呛”的一声落在地上,杯中残酒溅在淡红的地砖上,酒香四溢。也把开怀畅饮的其他大臣和妃子们吓得一动不动,整个大厅霎时变得鸦雀无声。  “不识好歹的女人!”雷斯怒哼,把芙迪雅用力一推,芙迪雅被推得整个人一个踉跄,跪倒在地,头重重在桌案上磕了一下,一阵头晕目眩。  好疼!身不由己的芙迪雅恰恰跪在那一地的碎片上。坚利的碎片瞬时透过衣料,划伤了她的肌肤,她抿紧了唇。  雷斯冷冷地扫了她一眼,抬手示意侍女再斟一杯酒。  腿下的碎片陷入膝部,越陷越深。很痛,那是一种鲜明的、犀利的痛感,即使屏住了呼吸也一样有所知觉。她垂下眼帘,捏紧拳头忍受那漫长的痛楚。  漫长的宴会仍在继续,耳边模糊传来一名外国使节的声音:“陛下,这是我王特为恭喜陛下登基而精心挑选的礼物:千年海珊瑚,冰晶灯等奇珍共计五件,还有王后亲自挑选的绝色美女两位,请陛下笑纳。”  说话的使臣来自飞龙临近一个地位不高的小国塞里加斯,因为时间紧迫,来贺喜的国家又很多,所以重要的大国使节已经都在白天接见完毕,只有一些次要的小国或公国被安排在晚上觐见。 雷斯抬起眼,只见门外袅袅婷婷走来两名少女,娇弱的楚楚动人,美艳的亮光四射,确实都是出色的美女。 “哈哈,多谢王后好意,塞里加斯真是美女之乡啊。”雷斯大笑道,“过来。” 命令那两名美女。 “你们叫什么名字?” 一左一右地拥入怀中,雷斯笑问。  从未见过如此俊美的男人,何况他还是一国之王,两名美女浑身骨头象被抽走了一般软倒在雷斯怀里,呢声回答:“臣妾名叫蒂雅。”“臣妾罗妮亚。”  雷斯皱起好看的眉,瞟了跪在地上脸色苍白如死的芙迪雅一眼,向那名叫蒂雅的美艳少女道:“这名字不好,我给你改个名字,以后你叫苏菲怎么样?”  虽然对改名有点吃惊,那少女还是娇笑着答应,然后和罗妮亚两人缠在雷斯身边,一杯接一杯地灌他的酒,雷斯则一副乐在其中的模样,左边亲一口,右边摸摸美女的小手,看得塞里加斯的使者好不得意。  王后说送美女比送其他礼物更能讨好年轻的新王果然不错,雷斯对其他礼物看都不看,却对两位美女如此厚爱,的确,哪有年轻英俊的帝王不喜欢美女的道理? 耳边雷斯与美女的调笑声完全没有听进芙迪雅的耳朵,因为好痛,真的好痛!    肌肤的痛楚和长跪的酸痛令她几近晕厥,她雪白的肌肤现在更是看不到一丝血色,连娇艳的红唇都已变成苍白。  宴会似乎没有结束的时候,似乎过了很久很久,她再也支撑不住地向地上倒去。  察觉到情况的雷斯及时拉住她,却又故意用力过度地使她的身体向前一拖,低低地笑道:“疼不疼?”  碎片狠狠地划过,那尖锐的痛楚让处于晕厥边缘的芙迪雅骤然清醒,但她只是咬紧牙,将呻吟硬生生地咽下。  雷斯冷笑着,突然以一种轻轻地,只能让两人听到的声音在她耳边说道:“听我的话,你就不必受这种苦,你仍然可以过公主奢侈的生活,甚至比 以前还快乐。”  芙迪雅恍若未闻,毫无动静,只有在纤秀的嘴角边露出一个淡得几乎看不见的笑容,鄙夷的笑。  雷斯那让女人神魂颠倒的美丽蓝眸中再度燃起怒火,突然推开身边的两个女人,一把将她打横抱起,走出欢飨宫,留下了一群莫名其妙的人们。  他的目标竟然是月辉宫,她的寝宫,难道他又想侮辱她?**  不出所料,她又被整整折磨了一个晚上。他没有任何前戏就进入她,在开始的死去活来的痛苦之后她竟然渐渐感觉到快感,好几次不能自控地发出呻吟,甚至连腿上的伤都忘记了。  原来自己真的如雷斯所说,是一个极淫荡的女人呢!  之后的日子,她始终无法与雷斯和平相处,往往她只需一个轻微的蔑视表情,一句不在意他的话,一个漠视他的小小的动作,都能令他大发雷霆,继而惩罚她……方式很多,跪一天算是轻的,打一个耳光更是家常便饭,她身上或脸上常常会有这样那样的伤痕,但到目前为止还没有打她打得严重到让她起不了床的地步,在宫廷医疗师高超的疗伤技术之下她的伤往往好得很快,连皮肤都不会留一丁点疤痕。至于宫中传言的一个女人被他一巴掌打死的事情在她看来更仿佛是天方夜潭。也或许他只是为了发泄自己的欲望起见,不想打坏了她。  她宁愿忍受他的拳打脚踢或与那晚一样的伤害,也不愿象现在这样……她已经快要承受不住他那超人的欲望,每天晚上都是这样:无止境的索求,毫无羞耻的赤裸裸的交合。她现在已经不反抗了,因为反抗只会让他更兴奋。这样的生活,使芙迪雅迅速憔悴下去。  现在的她极少出门,整天躲在月辉宫内。除了夜夜被折磨的身子已经虚弱得不堪劳顿之外,更重要的是,她怕看见宫中的其他女人。  整个王宫已经看不到一个熟人,所有女人,从曾经得宠的妃子到地位最低的侍女,没有一个人愿意和她说话,每个人都是冷口冷面,那些妃子在看到她时那嫉恨的目光让人不寒而栗。而服侍她的那两个侍女罗琳娜和阿蓓亚对她更是颐指气使,冷嘲热讽,尤以那美貌侍女罗琳娜为最。  好不容易从一个稍微友善的侍女口中了解到,原先的侍女都已经被赐给功臣为奴婢。一反原先只从稍有地位的人等中挑选侍女的惯例,现在的宫女,一概来自最底层,而那两个侍女罗琳娜和阿蓓亚,以前和雷斯一样是卡尔家的奴隶。  他为什么不去找其他妃子?那天宴会上她也看到了他的妃子们,除了那两个刚刚进贡来的美艳非凡之外,其他妃子长相绝色者不在少数,相信她们都很乐意满足他的欲望。  “你怎么还不走,陛下还在寝宫等你伺候他沐浴呢!”没好气地说着话的人正是芙迪雅所谓的“侍女”罗琳娜……因为她从没有为她做过一件事情,转达雷斯的命令除外。  芙迪雅浑身不由一颤,酸麻的腿根似乎更加难受了,她当然明白伺候沐浴的言外之意。就算以前不懂,现在也彻底明白了…几天前,她被传唤过去伺候沐浴,本以为单纯的洗澡很快演变为火热的缠绵,他就在一个大大的浴池中把她做得再也直不起腰来。事到如今她早已明白他超强的欲望是根本不分地点场合的。  面色惨淡地从窗前转过身来面对着罗琳娜,看见她娇俏的脸上那满脸的鄙夷,嫉妒,夹杂着酸意和羡慕。  芙迪雅脑海中亮光一闪,为这个大胆的念头欣喜不已。  她突然正视着罗琳娜,带着温柔的善解人意的微笑:“罗琳娜,你喜欢雷斯陛下是吧?” 第五章第1页结束


上一页--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