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倾国公主_倾国公主第4部分阅读-人人看吧 

公告:本站所有视频免费阅读,现已完美支持苹果,安卓,ipad等移动设备播放。手机浏览器支持类型uc浏览器(注意:使用uc浏览器请不要进入酷影模式,不然会提示播放不了),360浏览器,2345浏览器等赶快拿起您的手机随时随地看小说吧。

倾国公主

前他对你温柔体贴,但等到他厌倦了你,他将是绝对的无情,冷血,会让你痛苦得生不如死。”  他竟然敢在她面前说菲烈斯的坏话!芙迪雅瞬间有一种打人的冲动,但她的教养不允许她这么做。嘴角弯出一弧美丽而没有任何温度的冷笑,她决定不再理睬这个莫名其妙的人,转身就走。既然不能指望他把她送回去,她只好自求多福了。  但一眨眼的工夫,他又站在她面前,她换个方向再走,他仍然站在她面前,如是三四次,芙迪雅气得突然站定不动!  芙迪雅突然不动了,他追赶的身子差点撞上她,连忙死命地稳住,有趣的是,他白净清秀的脸竟然红了! 好好玩,原来一个大男人也会脸红,这个怪异的祭师其实应该不是个坏人…………。。  据芙迪雅所知,兰帝斯大陆上分布着大大小小数以百计的国家,几乎每个国家都有神庙,有祭师,祭师的职责有祈福,洗礼,祭典,预测天象等等,不论国家发生什么样的变化,唯有神庙的永久中立是不会改变的。一旦入神庙修行得道,成为一名真正的,合格的祭师后,按例就再也不能离开庙宇一步。  神庙中地位最高的是祭师长;这种人往往不但能够准确预测天象和国家兴亡,更拥有强大的法力,能够伤敌于无形。这是一种可怕的力量,但所幸大陆上的每个国家基本都遵守着神庙内所有人不得参与俗务的戒条。  当然,历史上也有极少数、原本地位崇高的祭师长们,在受到权力或俗世的诱惑,放弃他们与世隔绝的修道之路而参与凡尘的斗争,一旦出现这样的祭师就会被逐出神庙外,视为叛神者,并被神庙的其他祭师追杀,死了之后也得接受永恒的地狱烈焰的折磨不得翻身。  那么,这个祭师到底为了什么要冒违反祭师例法的绝大风险把她带出来呢?这样做对他有什么好处?刚才气头上她根本没问清楚,他也语焉不详。  看着芙迪雅沉思不语,他也不做声,只是默默地看着她。  芙迪雅突然直视着他,朝他友善地嫣然一笑:“你还没告诉我你的名字?”  即使百花盛放,也不及那嫣然一笑的美丽,目眩神移之下他立刻回答:“亚瑟。蒙西斯。”  “亚瑟。蒙西斯?“芙迪雅喃喃地重复了一遍这个名字:“你还没告诉我,为什么要冒风险把我从菲烈斯身边带走?是谁要你这么做的?”    亚瑟脸色一变,微笑道:“目前我不能告诉你我把你带到这里的具体原因。但无论如何,我都不能让你留在菲烈斯身边。”  他的话让她脸色骤变,又气又急:“那你到底想把我怎么样?”  “我想。。。。如果你愿意的话,我可以帮你们对付雷斯。卡迪拉的军队。”  虽然很清楚祭师拥有的强大法力,但芙迪雅不能相信他会无条件地帮助她:“你为什么要帮我?我知道你这么做,是严重违反祭师律法的,将会遭到其他祭师的联合追杀,如果仅仅是为了补偿我离开菲烈斯,对你而言那是严重的得不偿失。”她纵然天真不谙世事,也知道没那么便宜的事情。  微微一笑,亚瑟的眼睛温柔地凝视着她:“当然,我希望在我为你们国家作战的时候,你会一直陪伴在我身边。”  望着他含笑的柔情脸庞,芙迪雅终于明白了他的意思,其实早在她醒来后看见他那痴迷的目光时就该明白了,只是她不愿费心去猜而已。  淡然一笑,芙迪雅说道:“你明明知道我跟菲烈斯的关系,也知道我喜欢的是他,你不在乎吗?你觉得值得吗?”  他的心狠狠一揪,妒火和痛苦在他清秀的脸上一闪而过,随即变成温柔:“我知道,可是,谁叫我看见了你呢!”他定定地看着她,梦幻般感叹着,伸出手想抚摸她的脸,却被她闪开了:“第一次在湖边看见你对着湖水照镜子的模样,我就下不了手。”  “下不了手?”芙迪雅奇怪地重复了一句:“下手?”  他如受重击,脸色一白,看见他的样子,芙迪雅突然明白了什么:“你原来是想杀我的,是不是?”  “不。。。不是的!”他脸色大变,慌忙解释:“有人逼我杀了你,本来我已经答应他了,可是。见到你以后我就再也下不了手了,我只想着如何保护你,没有其他意思,我希望你离开菲烈斯,是因为他真的不适合你,他不值得你这么好的女孩子。”  他惶急解释的模样,热烈的目光在在说明他说的是真话,知道再问也问不出什么,芙迪雅安抚地微笑了一下,柔声说道:“我相信你。但你既然要保护我,总该把我送回去,我的侍卫还在那边的离宫里呢,我必须和他们会合。”  他的目光忧虑而诚恳:“如果只是把你送回去,那没有问题,我会保护你。但是,请你一定要相信我的话,菲烈斯是个可怕的人,不是你想象中那样。”  “如果你真的能帮我对付雷斯。。卡迪拉的军队,我会考虑你的提议。”反正无论如何,她与菲烈斯… 一想起这个名字,她的心就象被一双手狠狠揪住一般痛苦,伴随着些许甜蜜都不可能有结果的,她不得不为她的国家打算,嫁给安罗王子或者面前这个可能有用处的人,而菲烈斯,他将会有很多美丽少女围绕在身边。  看见芙迪雅好象想通了,亚瑟清瘦的脸上泛起微笑:“既然如此,那么我就要施法了。”  他开始念动咒语,一圈白光渐渐围绕住了芙迪雅,但就在这时,一道奇异的亮光一闪,切入白光之中,芙迪雅失去了踪影。 法术被中断了,最糟糕的是产生了意想不到的偏离后果。亚瑟大惊失色,看向亮光发源处的树林,一个穿着与他一模一样衣服的老人,从树林中缓缓走出来。 “祭师长。。。。?”亚瑟面色惨白,喃喃道。 “违背祭师律法的,灾难终将降临到他的头上。”*  这是 飞龙国的新王朝诞生日。新任帝王是曾经的叛贼,贱奴雷斯。卡迪拉。  白天的隆重庆典过后,晚上继续大肆宴请。宴会专用宫欢飨宫内,欢歌热舞,酒池肉林,热闹无比,坐满了曾经地位低贱,如今却已是人上人的开国功臣,却独缺了宴会真正的主角:雷斯。卡迪拉。  与欢飨宫的热闹相反,也与其他宫殿的完全冷清不同,此时,公主寝宫月辉宫内,只有一片低吟粗喘的声音。空气中充满了浓烈的欢爱好几次后的淫糜气息。    窗外的一弯月牙高高地挂在当空,映照着低垂的帐幔内两条交错缠绵的身子,一个绝美的少女全身赤裸地仰躺着双腿大开,任由身上的男人那巨大粗红的男根在他完全敞开的阴穴中随意进出,她咬紧牙关不发出一点呻吟,只有在那个男人狠狠顶向她花穴深处时,她才无法控制地从细致精巧的嘴中吐出低微的吟哦声。  这大大的刺激了正在她体内进出的男人,更加疯狂的抽插起来,一根粗大的赤红色男根在她那美丽的粉红色小穴中穿梭不已,而她也身不由己的随之摆动,雪白硕大的丰盈玉乳形成一波波乳浪,受不了感官的愉悦,她忍不住握住自己晃动过剧的丰盈乳房“…芙迪雅…宝贝……噢……让我来……”她抚弄雪乳的模样让他心神荡漾,雷斯推开她的手以唇取而代之,〃啧……好甜……嗯……」他吸吮住她早己尖挺的乳蕾,粗嘎地啧啧出声…  “啊……。嗯……。。。”再也忍受不住这销魂的快感,芙迪雅又一次地呻吟出声,却在下一刻狠狠咬了一下自己的舌头,尝到了淡淡的血腥味,成功地阻止了自己的迷失  但已经来不及了,她的屈服迅速激起了雷斯的兽欲,咆哮一声,他猛压上去用力拉高她的双腿,用更加粗暴的姿式疯狂抽打着她的花穴。好爽!她真是个天生的尤物,连吟叫的声音都那么动听,虽然没有很多经验,可是只是下意识的迎合就让他的快感直冲脑门。理智已经完全丧失了,此刻他的眼中、脑中只有她在他身下婉转呻吟,被他弄得浑身粉红,乳房淤肿,媚眼如丝的淫乱模样。  他忍不住了!她的小穴太美了,再加上她无意识的收缩夹紧,他就要爆发了…………  “啊……”野兽般的嘶吼过后,他达到了极至的高潮……  身上的猛兽终于暂时静了下来,芙迪雅疲惫的头一歪,闭上眼睛,把自己埋入枕头里,任由泪水无休止地渗出,打湿了绣工精致的枕头。  好恨!!  好恨自己为什么那么无能,那么倒楣,又一次地落到这头野兽的手中,沦为他的玩物和发泄欲望的工具!!她不能为被他杀害的父王报仇,甚至也不能以死来逃避被他玩弄的结局,因为他早已说过,她的命,是和母后和哥哥的命连在一起的。如果没有那个该死的祭师,如果她没有被失误的魔法送回摩那,一切都可能会不同,可是那天的事情还是发生了被一阵白光包围后,芙迪雅再次晕迷,不同于上次的舒服,这次她从天而降。然后狠狠摔在地上,痛得她差点又要晕了,但当她迅速醒觉时,却不是在来时的离宫里。  这里是城郊,左边是大道,右边是田野,但令人诧异的是本该忙碌的春季里却没有农民播种劳作,而是杂草丛生,一片荒芜。而她正好落在杂草丛中。  这辈子从来没机会明白什么叫祸不单行,现在总算知道了。芙迪雅绝美的小脸堆满了苦笑,站起身来,拍拍湖绿色纱衣上的泥,决定先弄清楚自己现在在什么地方。 极目四望,芙迪雅在看到不远处高高的城墙壁上雕嵌的巨大龙形时,丽容立刻由苦恼转为惊喜,但随后又马上变成忧虑。  那里赫然是摩那飞龙国的王都,她现在就是在摩那的郊区,王城外面,只要走一段路,她就可以回宫了,可是,这样一来,她这几个月来的苦都白吃了,父王把她嫁到卡罗利尔是希望她为王族做贡献,这也是她自愿的,而现在,一切都成了泡影,父王和大臣们肯定会大失所望,她也难以解释。  但她现在没有其他办法,只能回到王宫再做打算,无论如何,这总远远地好过掉到根本不熟悉的地方。  想到这里,芙迪雅沿着那条大道,迈开了脚步。她起码要走到王城内才能命令卫兵把自己送到王宫,而现在她不得不乖乖走路。  好累,怎么还不到!!  除了累,还有尴尬,那些从她身边经过的平民在看到她时目瞪口呆差点流口水的白痴模样,还有一些年纪较轻的男人竟然亦步亦趋地跟在她后面,幸好她那寒冰般的脸色和那高贵的气质让他们不敢妄动。但这些都让她又羞又急,恨不能一步走到城里,她无论如何都不能习惯这样抛头露面。  转过一个岔路口,摩那的城门已经遥遥在望,却见城门口涌出一群人,为首的是坐在马上的几个士兵,手中都着牵着绳子,绳子另一端绑着十几个衣衫褴褛的男女,被他们象狗一样拖着,跌跌撞撞地勉强跟上马的脚步。  芙迪雅虽然知道这些都是犯事的罪人,还是有点为他们感到难过。但有点奇怪的是,那些士兵的服装,是她从来没见过的,她不记得他们国家哪种士兵有这种服装。  她站在路边。就在那些犯人经过她身边时  “芙迪雅公主!!!!!”第1页结束


上一页--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