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倾国公主_倾国公主第3部分阅读-人人看吧 

公告:本站所有视频免费阅读,现已完美支持苹果,安卓,ipad等移动设备播放。手机浏览器支持类型uc浏览器(注意:使用uc浏览器请不要进入酷影模式,不然会提示播放不了),360浏览器,2345浏览器等赶快拿起您的手机随时随地看小说吧。

倾国公主

「嗯啊……」芙迪雅紧闭起双眸,俏挺的鼻尖泌出细细的汗水,乳房已自动地高高抬起方便他的玩弄,腿间的花蜜更是泛滥成灾,连大腿也是一片湿滑。 她淫媚的模样看在他眼里,令他的男根一阵抽搐,差点射了出来,他再也受不了了 ……。。「小荡妇,让我们爽的时候到了。」他迷人的嗓音低沉地说道,并起身动作迅速地解开裤头,掏出坚挺的火热男性。 芙迪雅屏住呼吸,瞪大媚眼儿盯着他的巨大。那丑陋硕大的肉棒子让她突然回忆起三年前那炼狱般的一夜;被挑起的情欲登时消失的无影无踪;她的小脸倏地变得惨白。  〃不……不不。。。〃她突然疯狂地挣扎起来;用不知哪儿来的巨大力量奋力推开悴不及防的菲烈斯;不顾自己的 赤裸极快地奔跑着;想逃离那个噩梦。  但她根本跑不过这个男人,才跑出没几步就被他从后面扑倒在地。〃你这个残忍的小荡妇;自己满足了就想把我置之不理吗。〃说着他将她的身子扳过来面对他。  〃不要……。。求求你;不要。〃芙迪雅浑身颤抖着;泪水爬了满脸。  但菲烈斯已经等不及了,根本不 理睬她的哀求;低吼一声,他扶住自己硕大的男根,狠狠刺入了她窄小火热的秘穴内。“好痛……不要,停下来……”在铁棒毫不留情地凶猛进入下,那身体被撕裂成两半的痛楚再度重演,令芙迪雅痛叫出声,浑身僵硬。虽然已经被雷斯侵犯过一次;但那窄小紧窒的花穴远远没有达到能够容忍这么硕大的男性的程度。  “哦……”菲烈斯仰起头,发出满足的呻吟。自己的硕大被温热紧窒的内壁紧紧包裹住,舒服得让他只想尽情在里面肆意驰骋,她体内的湿滑令菲烈斯强悍的插入没有遇到太大的困难,只在某处略略停顿,他便一鼓作气将整根颀长的硬铁推进,男根被紧紧地夹住,那种感觉,太爽了!  终于得逞的他,因为压抑太久已顾不得怜香惜玉.他一手抓住她的臀部,一手捏住诱人的酥胸,在她被湿滑的下体中快速地挺进抽出。那美妙紧窒的感觉,让他越来越兴奋。  他重重地粗喘着,俊美的脸上是被欲望蛊惑的疯狂。  “小荡妇;忍一会儿,腿张开点。”菲烈斯命令着,下身仍持续摆动。芙迪雅只能听从他,把腿张得大开,让他更加深入。  满足地叫吼一声,他再奋力冲进折磨人的娇躯内,这一回更是毫不温柔。  “不要,我好痛……”被他的粗棒顶到了深处,她好痛;好怕自己会被粗长的巨大贯穿下体。  粗暴地更加用力分开她的双腿至几乎不可能的角度,菲烈斯用力撞向她的下体,一下又一下,极至的快感从下方猛烈地传上来,温暖火热,紧窒娇小,天,他快发疯了!  “不要!好痛!”下体被巨大的利刃不断抽插着,那痛几乎可以称得上撕心裂肺。“走开,你快出去!好痛……不要……不要再动了!”芙迪雅泪水狂奔;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再一次落入地狱。  “”粗嘎地喘息着,菲烈斯疯狂地挺摆着腰,狠狠地插捣着身下的小穴。揉捏着她美丽的臀部,尽情地摩擦着自己肿胀的欲望。  “啊……痛!……不要……啊……呜……菲烈斯……不……唔!”菲烈斯激动地律动着,情难自禁地再次吻住她的唇,贪婪地纠缠着他的香舌吮吸着。  突然,菲烈斯从她体内抽出,在她还来不及庆幸的时候,身体已经被翻了个身,被强迫着趴跪着,接着那强硬的欲望之根便就着背后位狠狠刺进湿润的密穴,更加强而有力的抽插着,强烈的快感如脱缰的野马般袭击着他,一阵彷佛雷殛般的战栗从他的腰脊深处爆炸开来,迅速地掳获他全副的心神,他扳过她的脸,狠狠地吻住了她柔嫩红肿的唇瓣,疯狂地搅拌吸吮,发泄那致命的快感。  就在芙迪雅的身体再也支撑不住;瘫软地倒向草地时,菲烈斯也在不停的喘息下紧紧箍住他的腰臀,狠命地又抽送了十几下,终于也是嘶吼一声,将爱液全部泄在她的体内。  也许经过几次的摧残;她的忍耐力变强了;竟然没有昏倒;在感觉到他浓浓的热液倾进自己的密穴时,芙迪雅紧绷的身子慢慢放松下来,她轻轻地动了动,不过就这么一动,在体内原本软下来的猛兽似乎再次被唤醒了……  〃该死;你这个小妖精;〃嘶哑的声音盛满了并未消退的欲望,芙迪雅立刻感觉到她体内的男根迅速恢复到比原来更大的尺寸;把她吓的魂飞魄散。  〃不  ……。。菲烈斯;他们还在上面;会看见的。〃一想到他们的手下会看见她这样子;她就无地自容。  〃我不在乎;小宝贝。你只要乖乖地让我爽就够了。〃菲烈斯在她耳边低语;充满欲望地喘息着。  口中说着淫猥的话,大手不断地抚摸着她,,巨大的火热在她的体内开始缓缓抽送「啊啊……不……」 她的纤腰拼命扭动着,拒绝他的侵入,然而还是阻挡不了他,他长枪的刺入愈来愈深。  「嗯啊啊……呃啊……」  芙迪雅呼吸困难,一双媚眸微睁着,媚壁被撑开到了几乎习惯的程度;感觉好象已经不再象原来那么痛了。 然而,随着他的律动愈来愈快,深深浅浅地贯入她的花穴,她开始觉得炽热难耐,一把雄焰在她的腹中磨动,似乎想要燃起大火,将她彻底焚毁,却又带来潮水将她完全淹没般。「呼啊……呃……嗯啊……」芙迪雅再也忍不住愉悦的叫喊。好……好舒服!小腹热热胀胀的,他那根硬棍子刺得她酥痒麻辣,说不出的舒服。虽然那快感带着痛楚,却让她初尝到性欲交欢的快慰,她迎合着菲烈斯 的攻击,扭动自己俏挺的圆臀让他抽送更深。菲烈斯闷哼了声,阴柔俊美的脸庞埋在她柔嫩的颊边,呼吸着她发间的沁心味儿,毫不留情地穿刺着她紧窒的花心。 他的呼吸逐渐急促,失了规律,下身更是不住地抽动,狂肆奔腾,纵情驰骋,小小的甬道包裹住自己的硕大,说不出的舒服,说不出的销魂,似乎连自己的欲望也可融化在里面「呼……啊……」芙迪雅趴在地上,他一只手绕过掖下挤捏她挺立的乳蕊,来来回回、时轻时重地逗弄着,另一只伸入两人交合的地方;揉捏着她那一开一合的淫荡花门;教她几乎疯狂 「唔……啊啊……」听着她销魂的呻吟;菲烈斯突然想看看她淫媚的模样;一个翻身,他将她转了过来;提起她的一条笔直的玉腿,再次进入她。    媚眼儿泛着莹泪,妖艳得能把他的灵魂都吸进去;雪白的身子已整个变成粉红色;她一双手臂紧抱着他的颈项,夹紧玉腿,将他深深地吸纳在自己体内。“恩快不要……。。停……。。。”灭顶般的快感让她语无伦次。  他浓重地粗喘着:〃宝贝儿,你下面的小穴真是太紧太妙了,我根本停不下来,只有不断的深入它、刺穿它!〃  说著极其淫亵的语言;菲烈斯在她完全敞开的密穴中随意进出的同时,感觉到她的肉壁因强烈的羞惭而急剧收缩的带来的无边快感,  随着他的插动,她淫浪的小穴儿也不住地蠕动抽搐着,渗出更多更浓的爱液。  「啊……好、好舒服,唔啊……」  菲烈斯揽起她纤细的腰肢,火热的男性在她绽放的花苞中一进一出,不断地冲刺,有如宝刀入鞘,猛烈的抽送教她吟哦不己。  「嗯啊啊啊啊……」 芙迪雅媚眸盈盈,浑身热得像要着火,肌肤散发着令人炫目的艳光,突然间,她柔嫩的小穴儿一紧,四肢百骸顿时窜过激狂的热潮,她咬紧丹唇,表情几乎痛苦地迎接那教人疯狂的快感。  「呃……」 菲烈斯也失去了最后的自制,频繁而且猛烈地穿刺着她的幽穴儿,一时间溪边回荡着交欢的浪声。  '  哦……」奋力地作最后一次冲刺,硕大的火热狠命地推进了最深处的极乐花园,菲烈斯的身子一僵,浓热的液体从顶端喷出。  菲烈斯颀长的身形伏在她的娇躯上,脸庞埋在她湿濡的蜜乳间,缓缓地顺着气息。好诱人的小荡妇;即使没有任何挑逗和调情的言语,眼神以及动作,小荡妇浑身上下却依然透着一股能媚惑天下男人,令其欲火焚身的气息。  他从来没有尝过这样的欢愉,虽然她不是处女,技术也不好;却真是个天生的荡妇;足以让所有男人心甘情愿死在她身上。他决定了;把她留在身边一段时间。**  依依不舍地抽出得到完全满足的欲望,菲烈斯随便套上一件衣服,替因激情而晕迷的芙迪雅披上她的长袍,他并不在意其他所有人看出来。  若不是他还有要事待办,他会一直和她缠绵下去,可是他怀疑自己会不会有餍足的时候,只要一回想起她粉嫩的小穴紧紧包裹着他火热的阳刚时那欲仙欲死的感觉,就令他的下身再次起了一阵战栗。  山坡上等候多时的属下在看到他衣衫不整地抱着芙迪雅的模样时很明智地没有露出异常表情,但芙迪雅的侍卫看到这景象,就明白他们心中女神般的公主 已经再也不是纯洁无暇了。这个打击令一些早已对他们的公主爱慕已久的侍卫们几近疯狂。  “你这个畜生!!!!”一个侍卫乘人不备,一拳打昏了后面的士兵,夺下佩剑向菲烈斯冲过去 。    但他的下场并不比戴伊幸运,很快惨叫着倒在地上,身上多了几个血窟窿。  阴冷的黑眸扫过那些蠢蠢欲动的侍卫们,俊美无俦的脸上浮着嘲讽的微笑,菲烈斯道:“没错,我是“用”了你们高贵的公主,公主的味道尝起来果然特别鲜美有种的可以再上来杀我呀。”他故意把那个“用”字说的特别重。  他下流的用词令那些侍卫愤恨得捏紧了拳头,却不敢重蹈戴伊和那侍卫的覆辙。  “把这些人捆好一起带走,起程了!”  回忆起刚才那美好的滋味,菲烈斯决定和他的小公主一起坐马车,可以继续品尝那令人销魂的感受。  马车内装修得出乎意料地精美完备,上好紫木所制的地板上涂满香油蜡,闪闪发光,座位宽敞得可以躺下两个人,上面摆设有软垫供人背靠或卧眠,这当初是考虑旅途劳顿才设计的,可以让芙迪雅随时休息。    将芙迪雅放上软榻,马车起程的颠簸下,她很快醒了过来。脑中片刻的空白后,所有事情电光石火般回到了她的脑海:刚才她竟然随随便便地光天化日之下在野外和一个陌生男人苟合,这项羞耻的认知使她几乎要再次晕过去。她猛然坐起,抓紧了身上唯一的长袍,死死抱住自己的身体,瑟缩着向角落里直躲。  “怎么,刚才还躺在我身下叫得那么浪,现在马上变得翻脸不认人了,真令人伤心那。”优雅微笑着的男人菲烈斯,连声音也是优雅好听得令人嫉妒。  “你。你别过来。”芙迪雅绝望地大喊。他邪恶微笑的俊美脸庞慢慢靠近她,让她紧张得呼吸都困难起来,整个人已经缩小到不能再缩小的地步,成了一个小人球,可他还是在向她靠近。  〃你你别过来。〃眼看着自己的哀求根本起不了作用;芙迪雅恐慌的泪眼四处张望;希望能找到救星。  对了;他的盔甲就放 在她身边;上面还挂着佩剑。  迅雷不及掩耳地;〃呛啷〃一声;佩剑已出鞘;被芙迪雅仿佛抓住救命稻草般紧紧握在手里。  小荡妇不是想杀他吧;她以为她能杀得了他?菲烈斯不由失笑。  谁知芙迪雅竟将长剑架在自己脖子上;厉声道:〃不要过来;不然我就一剑杀了自己。〃  菲烈斯诧异地挑起好看的眉;小妖精象是来真的呢?!第1页结束


上一页--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