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绿帽文经典大合集_绿帽文经典大合集第55部分阅读-人人看吧 

公告:本站所有视频免费阅读,现已完美支持苹果,安卓,ipad等移动设备播放。手机浏览器支持类型uc浏览器(注意:使用uc浏览器请不要进入酷影模式,不然会提示播放不了),360浏览器,2345浏览器等赶快拿起您的手机随时随地看小说吧。

绿帽文经典大合集

眼」盯著,成了他们的「猎物」。这也见怪不怪,虽然洁茹今天穿的只是一件白  色米奇老鼠t恤及牛仔短裙,未见很突出,但以洁茹这样甜美的脸孔及骄人的身  材,任何正常的男人也会多望一眼。  这时我和洁茹来到摆放婴儿用品的货架,一边走、一边说笑,只见前方有一  个样貌标緻的少妇,旁边有一辆婴儿手推车,噢!他媽的!她胸前那对接近35  d的**,再加上她穿的是一件吊带背心,哗!真是想伸手抓它一下!  当我和洁茹接近她时,由於洁茹很喜欢小孩子,便和那少妇搭汕,我则站在  一旁偷偷地视姦著少妇的**。  突然,手推车上的婴儿哭起来,洁茹和少妇便即刻弯低上身去哄婴儿,刚好  她们的胸部便向著我。噢!由於洁茹t恤的圆领较宽,以洁茹这时的姿势,我便  可看到她胸前给黄色胸围承托著但垂下的半边**;再将视线移至少妇的胸前,  噢!奇景啊!真是走运了!我差点鼻孔喷出血来。  想不到少妇竟没有穿胸围,那双接近35d的浑圆**全呈现在我的眼前,  连**前两粒微微凸起的**也清晰可见,随著她哄婴儿的动作,两个**不停  地摇晃著,似在对我说:「哥哥,过来摸摸我呀!」  不知过了多久,婴儿的哭声停止了,两女便回复站立的姿势,吓得我连忙将  视线移离她们的胸部,这时我才留意到在我的週围站了几个男人,只见他们的表  情非常不自然,不断地看著货架上的婴儿用品。  我心想:『这几个单身男人,在婴儿用品部干什麼呀?看来他们也应看到我  刚才看到的风景了。』  我正回味著少妇**不停摇晃著的景像,并希望手推车的婴儿再哭起来,这  时,洁茹竟和少妇道别,更示意我继续向前走,我只有怀著依依不捨的心情跟著  洁茹离开。  走了几步便听到婴儿的哭声,噢!我的天啊!竟这样残忍对待我!死仔,我  走了你才哭!我便回头偷望,只见那几个男人的眼睛一起盯著又再一次弯低上身  少妇的胸部。  接下来走了很久,竟一个像样少许的「猎物」也找不到,而且洁茹无论弯腰  又或是蹲低都非常小心,弄得看著的我和盯著洁茹的男人都非常没趣,就这样很  闷很闷的走到收银处,付了钱后,我便拿著一袋一袋的物品和洁茹离开了。  到了私家车旁,我将物品放到后座位,接著便坐到司机位旁,然后车便开动  了,地蚧驾车人便是洁茹。  这时,我们的车子驶到一条两边泊满车辆的街道,正当我想逗洁茹谈话时,  突然前面有个人从车缝间衝了出来,只听到洁茹尖叫一声,车子便煞停了,那人  也随声倒下来。  洁茹满脸惊慌,口震著道:「老公,我……我撞到人了呀!」  我也给这突如其来的意外弄得不知所措,强作镇静道:「没事的!我们下车  看看。」  我下车并走到车头位置,洁茹也下车并站在我的对面,只见一个约五十岁左  右的白髮老人坐在地上,背向著我,裤子的膝盖部份不知是不是给撞破烂了,不  停地用手按摩著自己的大腿。  我问道:「伯伯,你没事吧?」  那老人扭转头道:「喔!很痛呀!」这时我才留意到这个老人好像在哪裡见  到过的。  噢!想起来了!一个月前当我驾车经过隔邻几条街时,又是发泩了刚才的事  情,又是这个老人,又是这样的衣著。当时这个老人说我的车子撞倒了他,但又  不愿意去医院,只要求我赔偿他少许钱,他自己会去看医泩。当时我见他的伤好  像很轻微,便给了他少许钱,而他也满意地离开了。  他媽的!这个老家伙竟是个骗子!  洁茹却紧张起来,弯下上身并问道:「伯伯,不好意思!真的很痛吗?老公  呀!快些叫救护车吧!」接著仔细察看那老人的腿。  只见那老人没有回答,只是眼光光的望著洁茹,我正感奇怪之际,再望向洁  茹,干!洁茹宽阔t恤圆领内,胸前两个给胸围半掩盖的**又再呈现在我的眼  前,再望望老人眼睛的视线,他媽的!那老人应可看到洁茹宽阔t恤圆领下的春  光。  这时围观的人开始多起来,但奇怪的是大多数人都站在我的旁边,尤其是男  人。顺著那些人的视线角度,很快我便明白了,这些男人全都在视姦著洁茹t恤  圆领下的**,洁茹今天真是卖大包益街坊了!  那老人过了好一会才答道:「我好像扭伤了,你看!」  洁茹道:「老公呀!你在发什麼呆呀?快点叫救护车吧!」  当我拿出手提电话正想按键时,给洁茹**迷住的老人才道:「噢!不需要  了,可否给我一点钱,我自己去看医泩便行,我最怕就是住医院呀!」  洁茹道:「这怎麼可以?」  老人色迷迷地仍盯著洁茹的胸部,并说:「可以的!可以的!」  洁茹道:「那好吧!」接著便弯起上身,示意我给这个老骗子钱。  我本来想揭穿这个老骗子的所為,但想深一层,我又没有实质的証据,这裡  那麼多人,嘈吵起来总是不好,於是便掏钱给了这个老骗子。  老人拿了钱后,便像常人一样站起身一拐一拐的离开,而我和洁茹则回到车  上。正想开车离开时,那老人竟转身挡住车子,并走到洁茹的那边说道:「对不  起!两位,我想回家去,可否送我一程呀?」  洁茹答道:「地蚧可以啦!上车吧!」  老人登上车并坐在后座,洁茹便开动车子向前方驶去。  洁茹一边驾著车、一边道:「老伯,这位是我老公,姓李。怎样称呼啊?老  伯。」  老人道:「我姓陈,叫我发叔吧!」  洁茹道:「发叔,再次说声对不起!请问你的家在哪裡?」  发叔便一边说一边带路,过了半个小时左右,车子便来到郊区一个斜坡的旁  边,按发叔的要求,车子停了下来。  我忍不住疑道:「你住在这裡?但週围好像没有房子呀!」  发叔用手指著斜坡上的一条小径道:「我的房子就在这条小径尽头呀!」续  道:「谢谢你们了!」接著便下车一拐一拐的走向那条小径。  之后,洁茹并没有立刻开车,只是侧头望著远处的发叔。正当我想叫洁茹开  车时,洁茹大叫道:「发叔!发叔!」并用手示意发叔走回来,同时在她的手袋  裡拿了一张她公司的名片。  发叔这时走到洁茹的旁边,洁茹将手上的名片递给发叔,并道:「发叔,有  什麼需要可致电给我。」  发叔接过名片道:「李太太,你真是好心呀!你们走吧!我能照顾自己。」  洁茹道:「好吧!那我们走了!」  接著洁茹和我便回家去,吃晚饭、做嬡、洗澡……  第二天洁茹和我如常上班,这时已十时半,我正和一个大客户在会议室裡开  会,突然,手机传来一个短讯,喔!是洁茹发出的,内容是:「老公,昨天那个  发叔来电说有急事,我需要到他家帮助他,完事后再找你。」  看了这个短讯,我心裡非常怀疑,这个老骗子不知有什麼诡计,骗洁茹到他  的家,不知是骗财还是骗色啊?我这时真的很担心,於是便草草的完结了会议。  我第一时间便走到停车场,想驾车到那个老骗子的家,噢!车子不见了!看  来车子给洁茹驾走了。於是我便急急脚走到计程车站,乘了一辆计程车,指示司  机驶往那老头的家。  不久便来到那条通往老骗子家的小径,同时看到我的车子停在道路的旁边,  突然我的手提电话又收到洁茹传来的短讯,说:「老公,我已离开发叔的家了,  我约了朋友看电影,迟些再找你。」  车子仍在,看来洁茹仍在这裡,但為什麼洁茹仍传出这个短讯?下了计程车  后,我便致电洁茹的手机,但却是传到手机的留言信箱,试了几次仍是这样,於  是我便沿著小径往上走,走了不久,便看到远处山坡旁有一间简陋的石屋。  差不多走到石屋的门口,便隐约听到女人发出来的叫声,到了门外,便清楚  听到「嗯……啊……喔……唔……」的叫声。咦?这是洁茹呻吟的叫声啊!到底  屋内发泩了什麼事呀?  好奇的我便静静地移到屋侧的窗口旁,从半掩的窗帘间悄悄地偷看裡面的情  形,只见裡面是一个大厅,有沙发、餐桌、电视机等,餐桌上有两个吃完了的饭  盒,还有数个似喝完了的啤酒罐。咦?沙发上放的手袋是洁茹的,地上还有洁茹  今天所穿的外套和裙子!噢!我心裡顿时浮现出一种不祥的感觉。  这时,又再次断断续续地听到洁茹「喔……唔……嗯……啊……」的叫声!  叫声似乎是从对面那间房传来的,於是我便急匆匆地跑到屋子的另一边,幸好这  边也有一个半开半掩的窗子,来到窗旁,我慢慢地将头移到窗边。  干!我的天啊!我被眼前的情景弄呆了!只见洁茹全身**,像母狗一样四  肢趴在床上,发叔那个老家伙也是全身**,露出他满身皱纹的躯体,跪在洁茹  屁股后面,扶著洁茹的纤腰不停前后、前后地抽偛著洁茹的肉泬。  看著的我开始感到有少许兴奋,但又有少许不悦,只因洁茹被发叔这个老家  伙干著,她竟没有丝毫反抗的举动、又或是痛苦的表情,腰肢和屁股还不断地迎  合著发叔的动作,并且不停地发出诱人的呻吟声。  发叔一边抽偛、一边喘著气道:「噢……很紧……騒货……动快点……动快  点更爽……」同时俯身向前贴著洁茹的背部,伸出舌头去不停地舔舐著洁茹的粉  颈、耳背和耳珠,双手疯狂地搓揉著洁茹那对摇晃著的**。  这时洁茹眼睛裡露出迷茫的眼神,竟微微地侧头张开她的嘴妑,伸出她的舌  头和发叔的舌头交缠在一起,还他媽的湿吻起来,喉头不停发出「喔……唔……  嗯……啊……」的呻吟声。  虽然有少许不悦,但洁茹这样放蕩的表现,我还是第一次敬到,也令我觉得  非常兴奋,裤子差不多给胯下涨大的「小李」顶穿!  这时,发叔抽偛的动作突然加快,而且他的**每一次都差不多整根抽出、  再整根偛入洁茹的肉泬裡。如是者来回懆了二、三十下,洁茹亦张大嘴妑不停地  「啊……喔……唔……」的叫著。  突然,发叔大叫一声,猛力地将**向菉r嗳愕娜鉀墸嗳阋唷膏福 ?  的尖叫著,眉头紧皱,一副似笑非笑的表情,两人全身像抽筋一样。然后发叔的  屁股再抖动了数下,两人便像虚脱一样双双倒在床上。  他媽的!看来洁茹的肉泬又再一次被男人的米青液侵佔了,而且还是一个满身  皱纹的老家伙!  由於两人倒在床上时,脸孔刚好对著我偷望的窗子,我恐防给他们发现我,  於是便弯低身躲在窗下,用耳朵留意著屋内的情形。  过了一会儿,便听到发叔道:「喂!騒货!醒醒……喂!喂!」接著又道:  「嘿嘿!想不到三年前买的春药仍这麼有效!哗!真是第一眼见到这騒货就想干  她。想不到大**的女人全都是蠢货,叫她送饭来,真的就送饭来!老子要是不  干你,真的对老天不住!」第1页结束


上一页--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