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家有妖夫(全文+番外)_家有妖夫(全文+番外)第31部分阅读-人人看吧 

公告:本站所有视频免费阅读,现已完美支持苹果,安卓,ipad等移动设备播放。手机浏览器支持类型uc浏览器(注意:使用uc浏览器请不要进入酷影模式,不然会提示播放不了),360浏览器,2345浏览器等赶快拿起您的手机随时随地看小说吧。

家有妖夫(全文+番外)

张想忽然高声大叫了一声:“小白快点抓住他!”  “小晴,快!”我睁开眼睛,翻倒在地的火盆上爆发出的白光,刺得我几乎睁不开眼睛。张想忽然拉起我,用尽全力往那边扑去。“小晴!”白光里响起小白的声音,随即有股力量把我们往外一带,我们就一下子扑了出去,扑倒在地上。外面,果然就是那间废弃的屋子。  “小晴,张小姐!”小白扶着我们坐起来,抬起头,就看到林明睿站在门口,外面隐约有孩子们嬉笑。  在小白的搀扶下,缓缓地坐起身来,就看到一群孩子欢喜地叫着“哥哥”,结成串地跑过来围在林明睿的身边,有的拉衣角,有的拉手,有的则瞪大了清澈的眼睛,好奇地打量着小白和张想,更有一个小女孩跑到我身边,蹲下身,指着我腿上的伤,两眼汪汪地说:“姐姐,流血了,痛痛。”  林明睿刚才肃杀的气息顿时缓和了下来,伸手摸摸靠在他身边的小孩子的头,眼中有着前所未有的温柔。  “哈哈,人在啊,不好意思哈。”外面忽然又响起了一个陌生的道歉声。“我跟一个朋友到这里,结果跟丢了,发现这群孩子在外面爬窗子玩,说要找哥哥。这附近没有别的房子,心想应该就住在这里了,就带着他们一起进来玩了。”说完,他还有些讪讪地加问了一句:“应该是你家的孩子吧?”  随着那个声音的渐行渐近,眼看着门的另一侧移过来一张有些熟悉的脸,还没想起曾经在哪里看到过,那人的目光一落到屋里的我们的身上,就蓦然大变,大叫一声:“想想!”推开堵在门口的林明睿和孩子们,飞快地冲了进去,在扶想张想之前,还愤怒地推了小白一把,忿忿地说:“你这个妖怪,怎么把想想害成这个样子了?!”  然后就抱着张想“呜呜”地哭:“想想,你怎么就迷恋上这么一个臭妖怪?!不就是长得比我帅那么一点点嘛,想想,找老公不能只看长相的,想想!”  小白不理他叽叽咕咕的罗嗦,抱着我坐到一边,幻出一件外套,给我裹在身上,站起来,走到林明睿面前,说:“我们到外面再打一次,谁输了,就任对方处置!”  林明睿看着他,面无表情地说:“不用了。”说完,绕开小白,缓步走到张想他们面前,缓声说:“我跟你们回去,接受审判。”  张想在那个青年男子的搀扶下站起来,朝林明睿淡淡笑笑:“很高兴你能想明白。”  林明睿什么话也没说,在跟着张想他们离开的时候,回过头,远远地跟我说了一句:“帮我照顾孩子们。”  我沉默地点点头。  “哥!”元泰站在门侧,看着林明睿,一脸沉重,双手紧紧地握捏成拳。  林明睿伸手拍了拍他的手,侧身而去。  “哥!”  于是,在小白抱着我回到家的时候,后面还多了一大串的小朋友。小姨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了,听到外面的吵闹着,穿着睡衣揉着惺忪的睡眼走出来,看到一串七八个孩子吓了一跳,直愣愣地看着我们问:“哪来的孩子,你们的?速度太快了吧?”  真不知道小姨这是什么逻辑,这里最大的元泰都十多岁了,怎么可能是我们的。孩子们似乎没有见过除林明睿以外的其他人,看到小姨,全不认生的热情地迎上去,这个一声“姐姐”,那个一声“姐姐”,叫得小姨心花怒放。  小白抱着我进到他的卧室,打了水为我清洗好伤口,准备上药的时候,忽然听到客厅里小姨发出一声尖叫声。我们吓了一跳,那些虽然是孩子,但毕竟是妖怪啊,不会是出事了吧?!  小白连忙跑出去看,下一秒,孩子们就一下子拥到我床前,一个个睁着水汪汪的眼睛,知错了似地检讨说:“那个姐姐昏倒了。”然后就有个小女孩站出来,抽抽噎噎地哭:“是我不好,哥哥说过,不能随便在别人面前变回原来的样子的。我一高兴就……”她越说越委屈,揉着眼睛大哭起来。  元泰在门口冷冷地“嘁”了一声,说:“元爱,不关你的事,是人类胆子太小了。”  原来是她一下子没控制住自己,变回原形吓到小姨了。连忙伸手搂过她,安慰她说:“没事的,姐姐可能是太惊喜的,元爱原来的样子很可爱,不是吗?”  我话刚说完,手边就出现了一只粉粉的小猪,睁着两只圆溜溜的眼睛一脸殷切地抬头仰望着我问:“真的可爱吗?”  “可爱,可爱死了!”我用双手把她抱起来,上下上下地颠了两下,小家伙才终于破泣为笑了。  小白从门外进来,跟我说小姨没事,只是吓晕过去了。接着,他抻手拍拍围在床前的孩子们的头,说:“腾个位置,我给姐姐上药,等上好药,才能陪你们玩。”  孩子们听话地让出位置,却还是围在床边,年纪最小的那个孩子,居然还爬到床上来趴着。小白给我上药的时候,看到元泰默默地从门口出去,我连忙拍拍小白说:“你去看看元泰,我自己擦就行了。”  小白点点头,出去了。  过了一会,小白回来了,把孩子们哄去外面吃东西,并拿了一些进来给我,告诉说:“元泰说人是他咬死的,他要去陪林明睿。还有,他请你好好照顾这些孩子。”  元泰这孩子。  (145)妖怪满屋  小姨醒来后,我和小白又是忙得手忙脚乱。怕直接说这些孩子是妖怪,小姨会没办法接受,就跟小白商量了一个浪漫一点的说法,就是:“这些孩子,都是被遗弃的,因为他有一种特殊的体质,就是一种美女触碰到,就会变成可爱的小动物。”  小姨瞪圆眼睛看看我,再看看小白,然后再看看我手里抱着的粉嫩的小猪,忽然又“啊”地一声尖叫起来。孩子们都吓得躲到门外,捂起耳朵往里面看。小白就带了他们出去吃东西,随手把门关了起来。  小姨的尖叫声终于停了下来,盯着我,说:“小晴,你告诉我,这些奇怪的孩子哪里来的?”  “他们——”我想了想,说。“是林学长收养的。”想起之前,小姨对林学长的迷恋,带上他,应该会更容易接受一点吧。  “明睿?”小姨惊了惊,又有些抓狂地说。“明睿怎么会收养这些怪里怪气的孩子?”她倏而又像是想起之前的事情,拉上被子把整个人裹的严严实实。“太可怕了,居然一下子,人就从面前消失了,然后变成了,一只猪!天啊!我一定是在作梦,小晴,你快告诉我,我是在作梦!”  “小姨!”我推推她的手。  “小晴。”小白忽然开了门进来,一脸的严肃,朝我招招手,示意我出去。我跟小姨说:“小姨,你是在做梦,再休息一会吧,睡醒就好了。”站起身,把小姨按回床上躺着,拉好被子,就出去了。  小白拉着我来到客厅的电视机前,是一直以来收视率最高的娱乐新闻频道,好像是一个新闻发布会的现场,到处崭动着捧着相机的记者们,很混乱。  挤在电视机前的元爱忽然指着屏幕,回关跟我说。“哥哥。”  我定睛一看,人很多,镜头离得比较远,都看不清人,倒是看到习幕最下排的一行字:现场直播当红偶像歌星林明睿首场个人新闻发布会。接着镜头一转,就赫然看清了台上林明睿的脸,还有坐在他旁边的张想和另外一名相貌端庄的老者。  “大家都坐好,乖乖听哥哥说话。”大约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情,连忙从电视机前拉了元爱和其他几个孩子回来,到沙发上坐好。  “各位来宾,各位记者朋友们,大家好。今天召集大家公平,是要跟大家宣布我的两个决定。首先,从即日起,我,林明睿,退出演艺界。”  场上一下子哄然了。  “大家先不要急着问原因,回为听完我的第二个决定,你们自然会明白原因是什么。”  现场一下子笼罩在了一片闪光灯的光芒之下。  “第二个决定,就是经过慎重的考虑,决定公开我珍藏多年的秘密。但是,在公开这个秘密之前,以免引起现场的动乱,先向大家介绍坐在我身边的两位嘉宾。坐在我左手边的这位,是现任中华收妖联盟的理事长,朴善存朴老先生。右边的这位,则是张天师的在世传人,张想张小姐。”  场下又哗然了,已经有记者忍不住开始发问,关于收妖联盟,关于张天师,有人还在怀疑这世上有没有妖怪,有人则已经开始问张想收服过多少妖怪了。  张想就解释说:“这世上有妖怪的存在,他们也像普通的人们一样,有善有恶。出生之初,大家都是善良的,只是后来的教化不同,有的从善,有的为恶。只要加以好好引导,妖怪和人们是完完全全可以各睦相处的。”  但这样说,似乎很难文具盒信服,很多人质疑妖怪害人的事情,有些人心惶惶。  林明睿接过话说:“我知道这样说,大家一下子很难信服,所以也不勉强大家马上就接受妖怪存大的这一事实。所以,我决定,先从我个人做起。我将以个人的全部资产,筹办一所妖怪学样,招收在都市里兢兢业业地生活着的妖怪们的子女,给他们一个良好的教育环境。同时,会成立一个妖怪教育基金会,欢迎跟我有同样意向的社会各界人士一起投资。”  坐在下面第一两排的社会名流,有几位已经开始私下讨论。也有人说:“但是妖怪害人怎么办?”  朴善存老先生连忙说:“这个大家放心,我们收妖联盟会提供一切的安全保障。请大家相信我们的工作,我们在妖界的存在,就像是人类社会的司法机关一样,我们也有自己的律法,甚至更加严苛。”  有人在底下暗暗点头说:“妖怪不害人的话,倒也无所谓。”  “妖怪多少有些法力,干起活来,肯定比普通人强。以后企业都聘用妖怪的话,是不是会提高工作效率?”  “说得没错,但是反过来想想,会不会导致社会失业率升高?”  听着他们的讨论已经从对妖怪的惧怕和好奇,转成了对未来人妖融合的社会发展的担忧。林明睿似乎很欣慰:“大家不必担心,社会生产发展得快,发展得好,只会有更多的创业和就业机会,不会存大这样的问题。”  讨论了很久之后,有两个人当场作出了投资的决定,然后又有人绕回来质疑妖怪是不是真正存在的问题。  “我就是妖怪,这就是我今天要公开的秘密。”林明睿公布自己的身份的时候,说得很平静。“各个大门都开着,如果有害怕的人,可以直接从各个门出去。如果有特殊需要的话,门外守侯的警察也可以提供随程保护。”  他这样一说,离开的人倒是很少。  “我是妖怪,确切地说,是半仙半妖。我的母亲,是修炼了一千年的蛇妖,在快要修成正果的时候,却爱上了我的父亲,但一直隐瞒着自己的真实身份。在生我的时候,怕显出原形,就一个人避到乡下,结果被父亲误会,还娶了其他的妻子。后来,十八岁那年,父亲接我和母亲进市,路上出了车祸,母亲到死都不肯用法力,害怕被父亲知道,结果随着车子一起滚下悬崖,烧死在车子里。”  “这件事,是我一辈子的一个梦魇,我不希望再看到任何一个妖遇上这样的事情,为了掩护自己的身份不被,而做出一件件愚蠢的事情——虽然我也做过这种事情。”  “妖和人一样,都是这天地间的生灵,都是几千年,生生不息地活着过来的,也应该跟人一样,可以顶天立地地走在这个城市的大路上,而不再躲躲藏藏,畏畏缩缩!”  “虽然,妖怪们可能害过人,可能做过错事,但是试问又有哪个人能说自己从来淌有做过错事呢?我们需要的是一个原谅的机会,也需要一个肯定和接受的机会。所以,我在这里呼吁,希望全国,全世界,热爱和平的人们,请也给我们妖们,一片可以生存栖息的地方。”  他的话,说得很感人,也很真挚,听得鼻子也忍不住酸酸的。而孩子们却不大明白,只睁圆了眼睛看着,最小的元嘉还扑到电视上拍着林明睿的脸,含糊地叫着:“哥哥,哥哥。”  怀里的元爱小声问:“哥哥会不会有事?  我拍拍她说:“不会的,过些日子,带你们去见哥哥。”话刚说完,就听到几声巴掌声,接着响起小姨清脆的说话声:“孩子们美女姐姐带大家去外面玩,有人去吗?”  抬起来,看到小姨已经换上衣服,站在客厅门口,朝着孩子们亲切地招手。看到我抬起头,朝我露出一个淡定的笑容。  “有!”  孩子们纷纷举起小手,然后小鸟似地飞奔了过去。  等小姨带着孩子们到院子里玩,小白坐到我身过,搂过我,将下巴抵在我的额头,轻声叹着:“终于好像云开见月明了。”  “嗯。”我轻轻应了了声,埋首在他的颈窝,贪婪地呼吸着他的气息,珍惜这一刻的幸福。  没过多久,院子里忽然又传来小姨的惊叫声:“啊———啊———”  “怎么了?”我和小白匆匆赶过去,就看到小姨爬到了院子里的石桌子上,指着地上,大声尖叫:“有老鼠!”  地上一只小白老鼠睁着圆溜溜的眼睛,泫然欲泣的样子。  汗,不知道哪个孩子又变回原型了。  “小姨,真是的,一惊一诈的孩子们都被你吓坏了!”我轻声抱怨着,弯下腰,捧了小白老鼠起来,轻抚着它安慰。  小姨想想也是,看看自己现在的样子,有些不好意思地从桌子上爬下来。“嗯哼”了一声,叉着腰说:“你们,排好队,我数一,二,三,全部变回原来的样子,让我看看都有什么。”  “一!”  孩子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二!”第1页结束


上一页--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