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家有妖夫(全文+番外)_家有妖夫(全文+番外)第29部分阅读-人人看吧 

公告:本站所有视频免费阅读,现已完美支持苹果,安卓,ipad等移动设备播放。手机浏览器支持类型uc浏览器(注意:使用uc浏览器请不要进入酷影模式,不然会提示播放不了),360浏览器,2345浏览器等赶快拿起您的手机随时随地看小说吧。

家有妖夫(全文+番外)

焱嬗蜗肥裁吹亩夹小!  上网?我眼前忽然一亮,看到希望了,表面上却装作漫不经心地说:“噢,好的,谢谢你,我先睡觉了。”说完,就随意地翻个身侧过去,闭起眼睛装睡,一边紧起耳朵倾听他有没有往外走。但等来的,却是落在脸颊上的一个亲吻,和轻轻地在头顶上方响起的清朗好听的声音:“好好休息,做个好梦。”  之后好一会,才听到往外走的声音,和轻轻的关门声。睁开眼睛,转回身,看着已经着上的房门,心里的感觉有些复杂。  林明睿这个人,性格阴暗,冷酷阴险,城府深得让人心惊胆战,但温柔起来,却又像最体贴的情人,让人拒绝不了。完全摸不清到底哪一面才是真正的他。  过了一会,悄悄地从床上爬起来,来到窗口,目送那辆红色中国从海岸公路,在视线中渐渐行远。这才坐去桌前,把手提电脑开起来,打开QQ。虽然平时不大上网,但是上机课的时候,曾经给小白申请过一个QQ。其实指望小白在线的可能性很低,我只是上来看看能不能抓到谢棠或是玄瑟她们。  果然,这个时候也只有玄瑟这个万年在线的网虫在。立马发了消息过去,却等了半天没有反应,估计只是QQ挂着,人上课去了。没办法,只能干等着。  闲着无聊,就点进我们学校的校园网转转。我平时一般只去资料区,和一些知名导师的视频专区。今天心烦意乱地看不进资料,就无聊地点进八卦区,随便一扫,就赫然发现置顶的一个大红的帖子上大刺刺地写着我的名字。定睛一看,那个帖子的题目叫作:讨厌温晴的同仁们进来顶一下!  看着这个十万点击,一万回帖的帖子,我忍不住想我有这么天怒人怨吗,平时在学校里,好像也没感觉出来……好奇地点帖子进去看,发现这个帖子完整的收录了我从刚进学校,跟云斯遥的八卦,到后来的萧醉,还有小白,一直到昨天晚上,林明睿抱着我离开云斯遥家的照片,外加详详细细的文字表述,完完整整地全部贴在上面。下面有一万多人次的回帖,激烈地讨论着,不是说我水性杨花,擅长勾引男人,就是说我喜欢脚踏两只船,换男朋友像换衣服一样随便,还有人说小白估计也快要被我换掉了,真可怜。  真是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这种事情,传得真是特别快。昨天晚上刚出的事情,这才一天不到的时间,就已经有这么多人知道,传得沸沸扬扬了。  不知道小白现在怎么样了,真的很担心,应该是在到处找我吧?只是这个地方,我也不知道在哪里。越看心越乱,关了帖子,转去影音区点开一部电影看,看着屏幕上的人走来走去,却完全听不见他们在说什么,目光总是时不时地溜过去看玄瑟的头像。  终于,在快十点的时候,头像跳了,发过来两个字:“小晴?!”  我连忙回过去说:“是我!”等一句消息发过去,我才蓦地反应来,QQ聊天是有聊天记录的,林明睿会发现的。想起玄瑟的电脑是配有耳麦的,连忙发了语音聊天过去。  等接通后,又想起这个房子会不会被他施了什么法,或者装了什么监视器之类的,赶紧压低声音跟玄瑟说了声:“等我一下。”当下就抱起电脑,往外走去。  打开门,本来还以为他会设什么门示,防止我出入之类的。先伸了一只脚出去试探了一下,发现没什么异样,才放心地走出去。在屋子周围看看,找了个隐藏的角落坐下来。玄瑟已经在那边焦急地喊我的名字了,我连忙小声问她:“温泉呢,他现在怎么样?能帮忙联系到他吗,我有话跟他说!”  “等下,我打电话给他。”过了一会,她的声音才再次响起。  “谢谢。”能联系到就好,松了一口气。  “对了,小晴,你现在在哪里,好多人打电话问我风王子住哪里?我昨晚就把我这里有记录的风王子的住宅地址全给了泉泉,但是都找不到人。你们到底在哪里?”玄瑟的语气有些担忧。  “我也不知道这里的哪里。”抬眼四周看看,发现这个地段很偏僻,虽然走十分钟的路就可以到一条看上去比较气派的公路,但是那条公路也看不到一辆车经过。  “还有,你跟风王子,是怎么回事?有人拍到昨晚他抱着神情迷离的你上车,今天泉泉也没有来学校,所以大家都在猜测你昨天在风王子那里留宿,把泉泉气得旷课。”  “我……”  玄瑟听出来我的为难,就说:“不方便说的话,你呆会跟泉泉说就好了。他好像快急死了,刚才接我的电话的声音,感觉像是哭哑了一样。”  “嗯,是我不好。”小白担心死了吧?  东拉西扯地说了二十分钟左右,玄瑟说了声:“他来了,你们好好说,我去挡住外面的人。”接着一阵细微的嗓音之后,就听到小白焦急的声音:“小晴,你在哪里?”  “小白,我没事,你先别急,听我跟你说。”我左右看看,压低声音说。“我决定暂时先留在林明睿这里。他答应会说明张小姐解掉你身上的咒,不过这个,就算他不实践谎言也无所谓,我想趁这试着找出他是妖怪或者那些人是他杀的证明,这样也就可以说服张小姐他们了。所以,你不要急着找我,我没事的,我不信找不到蛛丝马迹,等我的好消息!”  “这样怎么行的,小晴,我不能让你一个人冒这个险啊?”小白急了。“他杀了那么多人,我放在你身上保护你的尘嚣也被他破掉了,万一你惹他不高兴,说不辷他也会把你……”  我连忙说:“放心,我会很小心的。”  “但我会担心!”小白的声音坚定无比,隐约又有种摇摇欲坠的脆弱。  “小白……”心里一动,鼻子忽然酸酸的,有些想哭。“你不要担心,他暂时对我还挺好的。”虽然这种好,总让我心里有些毛毛的感觉。  “我答应你,一定不会让自己有事的。你放心。先这样,有机会我会再跟你们联系的,拜拜。”  怕再说下去,会忍不住怯懦的喊他过来救我,就匆匆把语音关掉,顺手把QQ也关掉。看着电脑屏幕发了一会呆,趴到键盘上轻声抽泣。心里忽然很难过,难道我们只是想简简单单,平平静静地在一起而已,为什么总是会这样?为什么我们会走得这么辛苦?  135)温馨的前奏曲  抱着电脑回到房间,仰面躺到床上,一动也不动,看着天花板发呆。  不知道过了多久,一声门铃的“叮咚”打断了我不知所谓的思绪。愣了一下,难道是林明睿回来了?!连忙翻身下床,冲到洗手间用冷水洗了把脸,对着镜子拍拍两颊,傻笑两声调节一下情绪,装出平静的样子,应了声“来了”,小跑着过去开门。  出乎意料之外的,站在外面的却是一张陌生的年轻脸庞,一手捧着一大束蓝色妖姬,一手拎了一盒东西,冲着我笑得露出两排洁白的牙齿,分外阳光。  “请问,是温小姐吗?”他很有礼貌地向我。  “是,我是姓温,但不知道是不是你要找的那个‘温小姐’。”我很奇怪,这里是林明睿的家,为什么会有人过来找“温小姐”?  “温小姐真有意思。”陌生人露出灿烂的笑容,把手里拎着的花和纸盒一起递给我说。“这是您的外卖,请签收一下。”  “外卖?不好意思,我好像没有叫。”  “是一位林先生订的,账也已经付过了,温小姐只需要签个名收一下就可以了。”  原来是林明睿订的。为难那个送外卖的人这么久,有些不好意思,道了歉签收了抱进来,看到墙上的时间,才发现原来已经是中午了,怪不得他会订了午饭让人送过来。  吃了午饭,开始在屋里到处转,每个角落,每个抽屉都去看看,翻翻,希望能找到些什么秘密。林明睿应该都跟那些女生交往过,交往过的话,不可能什么东西都没有留下吧,比如照片、信件之类的东西。  从卧室的窗口爬出去,推推旁边那个房间的玻璃窗,发现关得严严实实,里面还垂着深色的窗帘,什么也看不到。只能爬回来,另外再想办法了。  开门出去,到海边转了一圈,看着波澜壮阔的海面,烦乱卡忑的心境也渐渐地平静下来。暗自握握拳,告诫自己,不要急,慢慢来。车到山前必有路,一定会找到办法的!  当天色黯淡下来,慢慢地踱回到房里,看时间已经到五点半了,该是准备晚饭的时候了。想起来林明睿中午在外卖单上写了晚上等他回来吃饭,估计是要回来吃饭,就转去打开冰箱看了看。发现里面有不少的蔬菜,足够做一桌比较丰富的菜色了,当下就“叮叮当当”地行动起来。  当食物的香气从锅里浮现出来,忍不住又想起小白这两天一个人,不知道有没有好好吃饭。唉,之前还是应该教会他做几个简单的菜才对啊!总是吃蛋糕的话,会营养不平衡的。  炒好一个菜,尝了一口,咸淡合适。盛出来装盘,端着转过身,不经意地一抬头,就看到林明睿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了,正站在厨房门口看着我。愣了一下,扬起一个有些僵硬的笑容,说:“你回来了。”  “刚回来。”他温和一笑,缓步走进来,脱下外套,挂在手臂,说。“你在准备晚饭?”  “是啊,闲着没事,就随便做了。”忽然有些拘谨,好像随便动别人家冰箱里的东西不大好。“对了,吃过饭没?”  “还没有,本来是想回来带你一起出去吃的。”他笑得很会心,眼底也不像往常一样,总觉得有些阴霾。“既然烧了,当然更好了。”  “这样啊。”我讪讪笑笑。“很快就好,汤已经好了,再烧个菜就可以开饭了。”  林明睿淡淡笑笑;“你忙吧,我去放东西。”  “好的。”  看着他走了出去,回过身捏捏自己的脸,暗恼自己怎么笑得那么僵硬。以前也没少装模作样过,为什么到了关键时刻,却这样没了演戏天份?在自怨自艾中烧好了菜,到门口喊了声“林学长,吃饭了”,他应了一声,就过来了。  面对面坐着吃饭,尽量地让自己显出自然的样子来,但气氛还是觉得有些怪怪的。吃完饭,又自高奉勇地去洗碗,没想到他却不知道什么时候走过来,拦腰从背后抱了上来。  “林学长?!”我的身体顿时僵了僵。  他在耳侧呢喃了一声,用手转过我的脸,灼热的气息就要往我唇上荡来。  急中生智,当下把手里抓着的一个碗往水里一扔,假装被水花溅到地“啊”的一声惊呼了出来。林明睿闻言低头看了一眼,碗掉下去虽然也有溅起水花,但由于距离很近,激起的水花也就只是溅湿了袖口那一点地方。  我回头有些抱歉地看向他,说:“对不起。”  林明睿温柔地笑笑:“我来洗吧,你去换衣服。你的东西我都拿过来了,放在卧室。”说着,他在我脸颊轻啄了一下,就放开我了。他的动作很从容,相比之下,我就有些像是落荒而逃。  来到卧室,打开门一看,又吃了一惊,屋子里面,居然平白无故地多了一个屋子,而且,好像就是我之前在小姨那的那个卧室。东西都按老位置摆着,但看的出来那个空间是虚幻的,连床、衣架之类的也全是虚幻的,真实地只有摆放在上面的一些东西。估计林明睿是不知道哪些有用,哪些没用,就干脆全部一起打包卷过来了。  我走过去,把东西一点一点地取下来,然后在这边的卧室里摆好,当东西全部收拾完的时候,这个虚幻的空间就倏地不见了。跪坐在地上,整理衣服,心想林明睿过去拿东西的时候,应该没遇上小白吧?小白中午的时候被玄瑟叫去了学校,应该没那么快回去吧?不要遇上什么问题才好?忍不住抬头看向手提电脑,又想要去找玄瑟问情况了。  “整理好了吗?”林明睿开门走进来。  “嗯,好了。”匆匆取了一套衣服出来,站起来说。“我去洗澡。”  泡在浴缸里,想着下一步到底应该怎么做。要不要去问他,什么时候可以解掉小白的咒,这样会不会太直接了,他会不会怀疑?另外,那个打不开的房间,应该有怪异吧?有什么办法可以进去呢?  唉,郁闷啊,想不到好的办法。  洗完澡出来,用毛巾擦着头发,看到林明睿正坐在电脑前打着什么东西,心里凉了一下,走上前几步探头往屏幕上看一看,发现是浏览一个网站,隐约有看到“收妖联盟”几个字。看来,他们联盟除开会外,平时是这样联系的,果然是高科技时代啊。  林明睿感觉到我走近,回过头,我连忙笑笑说:“有吹风机吗?”第1页结束


上一页--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