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家有妖夫(全文+番外)_家有妖夫(全文+番外)第28部分阅读-人人看吧 

公告:本站所有视频免费阅读,现已完美支持苹果,安卓,ipad等移动设备播放。手机浏览器支持类型uc浏览器(注意:使用uc浏览器请不要进入酷影模式,不然会提示播放不了),360浏览器,2345浏览器等赶快拿起您的手机随时随地看小说吧。

家有妖夫(全文+番外)

知道大三大四学长学姐们的毕业论文,我们一年级的,一般只是准备一个大致的范围,比如,是写语言方向、文学史方向还是文学作品方向。之前上杜教授的课时,我写了一个简略的大纲递了上去。杜教授是我们学校最有名的教授之一,如果能够得到他的认同,有他带我写毕业论文的话,绝对能拿到优秀的!  小白提议说:“晚上再向张想汇报这里的情况,想着先去找杜教授吧。”  “恩!”  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走进杜教授的办公室,出来的时候,却是喜出望外。杜教授居然说我选材的切入点非常好,非常新颖,让我以后就跟在他门下,好好写,说不定可以去投全国性的学术期刊。  把好消息告诉小白,两个人欢天喜地地下楼的时候,正遇上罗嘉贝从楼下上来,好像也是要去杜教授那里。她看到我们,停下脚步,微微一笑,对小白说:“副会长,明天下午三点学生会开会。”  小白笑笑说了生“我知道了”,就拉着我,迈着轻快的步子往楼下走去,一边说:“上一定要好好地庆祝一下,我们现在就回家,去买菜吧!”  把相机之类的送回玄瑟那里,再三道歉说这次没弄到采访,下次一定会多多加油。她才撅着嘴让我拎回小提琴,放我们回家去了。去菜场买了一大堆的菜,大袋小袋的拎了两个满手。  说说笑笑地刚进家门,赫然看到客厅沙发上大剌剌地坐了个人,抱着手,翘着二郎腿,一副兴师问罪的样子。看到我们进来,倏地站起来,一晃身就已经冲到我们面前。我原本还以为是小姨回来了,没想到竟然是张想。  “张小姐?”我的话刚喊出去,张想就凑到小白面前,伸手捏住他的下巴,逼着他张开嘴露出牙齿,然后往左转,再往右转,仔细打量了一下,才放开手,说:“你们回来了。”  小白连忙“呸呸”吐了两声,不满的抗议说:“喂,虽然你是天师,也不能随便调戏年轻美貌的妖怪,而且,我已经有小晴了!”  张想白了小白一眼,说了声“真啰嗦”,就转身坐回沙发上去了。  我把菜拎去厨房放好,忽然想到张想刚才看小白牙齿,估计是怀疑小白是杀人凶手吧?想了想,倒了杯水,端给张想,顺便在他旁边坐下。“张小姐,你今天过来,是不是以为花上公园有人被杀的事情?”  张想看了我一眼,有些惊奇的问:“你知道?”  “我们学校的报纸有报道了,遇害的是我们系的学姐。”我停顿了一下,在要不要说实话之间犹豫了一会,还是决定说出来。“我知道杀人凶手是谁。”  “谁?”张想显然是很给面子的随便问了。  我严肃地说:“林明睿,林学长。”  “林明睿?这么可能是他?”张想惊讶的瞪着我,忽然笑了笑,非常大度的拍拍我的肩说。“我明白你的心情,但相信我,绝对不会是他的。”  我不明白张想为什么这么无条件地相信林明睿。“是他亲口告诉我的。”我站了起来,用绝对严肃的神情告诉张想,我是认真的,非常认真。“张小姐,也请你相信我!我真的是亲眼看到的,他是妖怪,他在我面前现出真身了,他是个红眼睛银色头发的妖怪!”  听到动静,正在厨房里,把刚买来的菜往冰箱里摆的小白也探出身来,往我们这边看看。  张想盯着我看了一会,双手按着我的肩膀,把我按坐回沙发,叹着气说:“小晴,你冷静一下,不会是他的,他是……”他的神情忽然有些犹豫,似乎是在迟疑着接下来的话应不应该说。  “是什么,张小姐?”我催了一下,等的就是下面的话。  张想终于像是下定决心,告诉我说:“他是中国收妖联盟的理事长。”  130兄弟有别  “理事长?”我困惑得重复了一声。理事长,这是个什么概念?  张想点头说:“收妖师这个职业虽然历史比较悠久,但是一直以来各个流派都各行其是,自己收自己的,彼此间也有过不少的误会。大约在50多年前,经一位德高望重的修行者倡议,成立了收妖联盟,把全国各个收妖流派都联合起来。每年聚会一次,发生特殊事件的时候,也会召集大家聚在一起商量对策。各流派之间,保持各自的独立,又维持一定的联系。”  “那位修行者就是第一任理事长,已经在三十多年前成仙的,明睿是他的直传弟子,绝对不会是妖怪。”张想肯定地说。  原来,他有着一位这么强大的师傅,怪不得他的法力那么高强。  “但是,就算不是妖怪,是神仙的弟子,也有可能做坏事,不能单凭这样,就不去怀疑他啊!!我明明是亲眼看到,亲耳听到的!”  张想拍着我的肩说:“虽然有些惊讶他的普通身份会是一个学生,但是理事长绝对是一个温和宽厚的人。无论对人,还是对妖怪,都非常亲切。所以,在他的倡议下,我们也改变了向来对妖怪赶尽杀绝的态度,而变成以教导劝善为主。”  “相信我,不会是他,这件事情我会查清楚的,你不要着急。”  我看着她,心里很清楚地知道,我已经无话可说了。  吃过饭,张想又陪我们坐了一会,了解了我们最近的一些事情。当知道我和小白的关系已经被妈妈和学校的同学们认同的时候,她高兴地拍拍小白的头说:“不错不错,要好好加油,好好听小晴的话!”  送走张想之后,我蜷腿窝在沙发上看电视,事实上完全是在想别的事情。小白洗好碗坐过来,我起身拉着他说:“小白,怎么办?林明睿居然是收妖联盟的理事长,怎么会这样?!”虽然看张想那么无条件地信任,隐约有感觉他的来历或许不那么简单,却没有料到竟然会这么惊人。“他明明是妖怪,为什么会成了统领收妖师的人,总觉得其中有更大的阴谋啊!”  小白叹着气说:“还能怎么样,看现在的情形,就算我们在张想面前现出姓林的原形,恐怕她也会觉得他是在跟我们开玩笑吧?他是他们的头,在他们眼里,他是神,而我们两个呢,一个是妖怪,一个是妖怪的老婆。”小白说得有些泄气,懒洋洋的歪身靠去沙发背上。瞪着天花板发了一会呆,忽然又坐起身搂过我,冰凉的脸轻蹭着我的额角,一本正经地说:“我只要有小晴在身边就行了,他无论怎么对我都无所谓了。”  “小白?”我抬眼看看小白沉肃的脸,他应该也是感受到了现在事态的严重性。我们已经完全处于了被动的地位,只要他动一下,我们就只有挨打的份。  但是,就算这样,我们也绝对不能坐以待毙。“我一定会想办法解开你身上的咒的,就算无法说服张小姐,偷也要把解咒的办法偷过来”  再怎么说,至少也要有还击之力!  黑暗中,忽然灵光一闪,想到了一个人——林明智!  林明睿的另一个身份,是他的亲哥哥。从他那边,说不定可以问出些林明睿的来历来。虽然被蒙蔽的可能性不大,但是只要有一丝一毫的可能性,我们都应该去试一试。  第二天,跟玄瑟说想去打探林明智的最新八卦,据我所知,在学校里,除了小白和四位王子之外,林明智的人气也是很高的。果然,我这样一说,玄瑟立马告诉我林明智非常喜欢打篮球,最经常出没的地方是东三篮球场,最常出现时段是中午,以及下午四点以后。  于是趁着午休时间,来到球场守株待兔。玄瑟的情报果然精确无比,十二点快到的时候,林明智就跟他们系的一群男生拍着篮球出现了。立刻迎上去,说:“学长,能不能占用你一点时间,我有事情想请教你。”  林明智爽朗地一口应下:“好啊,没问题!”回头向一起来的人说了一声,就跟着我来到附近的冷饮室。  “我哥啊?”林明智抓抓额头想了想,有些不好意思地说,“我哥一直不跟我们住一起,所以我也不知道他平时的生活习惯。咦,对了,学妹你不是有男朋友了吗,怎么又对我哥感兴趣了?”  〃我,只是帮一个朋友问的。〃我连忙编个谎,“我一个朋友喜欢他”  “噢,那太不好意思了,关于我哥,我知道的,还真不多。”林明智腼腆起来,带着愧疚地说。“那个,我哥跟我不是同一个妈妈,他小时侯,一直跟他妈妈住在乡下。考上东华之后,才到我家。不过路上的时候,出了一场车祸,他的妈妈就是在那场车祸中过世的,哥那时受了很大的打击,离家出走过一段日子,后来就去做了歌手,没多久就搬出去独自住了不过,可能也是因为无法融入我家氛围的缘故吧。”  林明智说的时候很有些遗憾。“在我家,爷爷和爸爸是大忙人,每天忙到不见人影。妈妈和我却是天生缺根筋的人,每天吵吵闹闹,会把家里弄得一团糟。哥哥那种很安静,可能也是很敏感的人,大概受不了我们吧?”  我连忙安慰说:“肯定不是的,他估计是因为工作时间不规律,怕打扰到你们,所以才搬出去的。”  “真的吗?”林明智眼睛一亮,拍着胸膛很豪气地说,“我们不怕打扰,我们天生是精力特别充沛的人!就算连续一个星期不睡觉,照样象牛一样精神!”  听他的比喻,我忍俊不禁。果然不是亲兄弟,这样明朗阳光的笑容,跟林明睿那阴暗的个性,完全是天渊之别。  “林明智疑惑的看向我,”我支吾了一下,解释说:“他周末,跟小,不,温泉,有好几个新闻发布会要参加”  “哦,这样啊。”林明智挠挠头,讪讪地说。“那下次再找他好了。”  松了口气,还好林明智比较好糊弄,但是这一趟却是一无所获,还得想办法去跟玄瑟交差。有些垂头丧气地往回走,快到教学楼的时候,忽然听到旁边响起一个轻笑声:“怎么无精打采地,最近不是应该春风得意的吗?恋爱顺利,论文又被杜教授承认了,小晴果然很优秀啊!”  是云斯遥,他还真是悠闲,每天无所事事地到处乱逛。  你怎么知道?”我指的是论文的事情。  云斯遥淡淡笑笑:“当然是嘉贝告诉我的,她可是以你为目标,正在拼命努力呢!”看他笑得似乎很开心。“嘉贝从小到大,一直太顺利了,有个人能压住她,激起她的斗志,也是件好事情。”  我轻哼了一声:“刚开学的时候,你好象不是这样想的。”当时他还帮罗嘉贝陷害我来着。  云斯遥笑笑说:“不能后来才想通了吗?”说着,他忽而又感慨起来,“年轻真好,斗志十足。”  “你很老吗?”  云斯遥笑笑说:“我比你们大了三岁,三年一代沟喔。”  我瞥了他一眼,我还想说小白比你大几千岁呢!不知道有多少代沟!  站了一会,他从口袋里取出一张精致的请贴,递给我,微笑着说:“这个周六晚上,我的生日PARTY,希望你能来。”  我没有伸手去接,推辞说:“可能没空,而且那种场合,不太适合我。”  云斯遥却不由分说拉起我的手,把请贴塞到我手里,微笑着说:“可以带温泉一起来。”他这样一说,我心里才倏地一动,想到了小楠,连忙又问:“可以另外再带几个朋友吗?”  云斯遥“呵呵”笑了起来:“只要你不把全校的人都一起带过来,我想我家还是可以招待得过来的。”  “那好的,我一定会去的。”我朝他笑笑。  131云学长的生日晚宴  时间;慢慢地、平静地到了星期六。第1页结束


上一页--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