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家有妖夫(全文+番外)_家有妖夫(全文+番外)第25部分阅读-人人看吧 

公告:本站所有视频免费阅读,现已完美支持苹果,安卓,ipad等移动设备播放。手机浏览器支持类型uc浏览器(注意:使用uc浏览器请不要进入酷影模式,不然会提示播放不了),360浏览器,2345浏览器等赶快拿起您的手机随时随地看小说吧。

家有妖夫(全文+番外)

熟悉的脸。  “小白?!”我有些惊讶,赶紧挪身过去开车门。奇怪的是,小白在外面怎么开都开不了的车门,我的手一碰,门就自动开了。本意是想让小白坐进来,没想到他却一把把我搂了出去,紧张地把我上下检查了一番。“没事吧,没受伤吧?”  “我没事。”我有些茫然地回答。  正说着,一声清脆的警哨声破空而来,回过头,看到交警快步朝我们这边跑过来,一边指着我们大声“哇啦哇啦”地一阵大喝,但大街上吵,我们只隐约听出来他是责问我们在快车道上干什么。这才醒悟过来,小白拦了林学长他们的车,以至于这个车道上的车全部被迫停了下来,已经排了长长的一队,后面的司机们“嘟嘟”地不停地按着喇叭。  “对不起,对不起!”我们连连道歉。小白往车里看了一眼,反手把车门关上,就搂着我往旁边的自行车道走去。  “这里是机动车道,不能下客!”交警大声叱喝着追过来。  “知道,知道!”小白随口应着,一搂我的腰,带着我跳过分隔车道的栏杆,灵活地避开自行车道的车辆,直接窜到了人行道上。交警愤怒地吹着警哨,但他又不能像小白这样违反交通规则地跳过来,绕了个大圈过来时,小白早带着我跑出老远了。  在最近一个公交车站上打到一辆出租车。直接奔向医院。上车后,小白又不放心地在我身上前后看了看,问:“刚才出了什么事。是不是被攻击了,是林明睿干的?”  我摇摇头说:“没有啊,林学长要去医院。就顺路把我捎上了。”  小白看着我,目光带着些疑惑:“你为什么一下课就急着去医院,为什么不等我一下?我打了那么多电话,为什么都不接?”  我愣了一下,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惊觉在我脑海里,这一段记忆居然出现了一小段的空白,究竟是发生什么事情了呢?我为什么不等小白。为什么会上林学长的车?  我努力地想,想起来了。“我妈妈和小姨在医院等着,所以……”  “她们已经到医院了?”  我愣住了,好像还没有吧……  小白一直盯着我看,忽然抓住我的手,红着脸低低说了声:“小晴,让我看一下。”  “看?”我有些诧异地看他。  小白点点头,看我没有反对,伸手过来松了松我的领结。当他解开第一颗扣子地时候,我蓦然有些回过神来他想要干什么,脸“噌”地一下红透了,一把抓住他的手说:“在这种地方……”  “我用了障眼法,别人看不到这里。”小白的脸也红的像柿子一样。“我……只要看一下背上就行。小晴。可能被攻击了。”  “攻击?”我心里也觉得忽然想不起地那一段空白记忆很可疑,我妈妈又没过来学校,我没理由不等小白就上林学长的车的。朝小白点点头,看着他解开着第二颗扣子,脸红得不行。靠近他地怀里,柔软的真丝衬衫,熨帖着皮肤,凉凉的,异常舒适。  小白拉开我的衣领在背上看来下,讷讷地说了声:“果然。”接着又在我耳边轻声说:“小晴,你忍一下,可能会疼。”  “嗯。”  小白将手心贴到我的背上,隔着布料,暖暖的,然后开始慢慢发烫,似乎有一团火焰在窜动。缓缓地向上移动,忽然从骨子里迸发出一股刺痛,痛得我“啊”地一声喊了出来。小白赶紧收回了手,搂着我说:“没事了,没事了。”  疼痛在小白收手的一瞬间消失了,但记忆里那一片空白地地方还是空白着。看着小白沉默地为我整理衣服,忽然不由自主地说:“小白,我好像有重要的事情要跟你说,但是每次话到嘴边了,就是想不起要说什么。”  “我知道。”小白说。“估计就是为了清除这一段记忆而攻击你的,你应该是看到或者是知道了什么。小心林明睿。”  “林学长?”我惊了一下。“他就是那个神秘人吗?”  “估计是。”  到了医院,我和小白刚下车,就看到林明睿的车从车道上拐进来,直接从医院的侧门开进去了。小白盯着那辆车看了一阵,回头对我说:“我去找他,有事情打电话给我。”  “嗯,你小心一点!”  小白点点头,就朝车子驶去的方向追了过去。小白刚走开,就又有一辆出租车在我面前停下,出来的是我妈和小姨。妈妈往小白离开的方向看了一眼,皱着眉说:“看到我们就跑,还真有礼貌?”  妈妈对小白果然是有偏见。我连忙解释说:“妈,小白是有事情要找林学长,所以就追过去了,他根本没看到你们过来。”  妈妈看了我一眼,没再说什么,带着我进了医院。医生为我解开缠了十多天地绷带,手上顿时轻了不少。这么多天没动用过这只手,生疏得完全不像是自己的手了。在医生的帮助下,慢慢地开始做一些很轻松的动作,才渐渐适应过来。  记下之后几天的注意事项,就告别医生出来了。说再见前,妈妈和小姨再三邀请医生一定要来参加晚上地宴席。听他们提起宴席,我心里又忍不住一动,有什么事情在嘴边一晃,又不见了。  到底是什么事呢?  绞尽脑汁想着,跟妈妈和小姨坐车,一起来到了机场。坐在候机大厅里,趁妈妈去看飞机到站时间表的时候,偷偷给小白打电话:“怎么样,还在医院吗?”  “嗯,在医院,正在跟他谈,晚上的我会跟他一起过来的。”  “没什么事吧?”我关心地问。“真的是林学长吗?”  “还不确定,不过没事,没想象中那么糟,不要担心。晚上见。”  听他地语气挺轻松的,我也相信并没有发生什么事情。刚挂了电话,听到妈妈喊我地声音,好像是在说飞机停站了。赶紧走过去,在出口处看着潮水一样的客流从身前经过,心里却还在想着那件被我遗忘的重要的事情。  妈妈忽然拉了下我的手,我惊了下,抬起头,就在人群中看到了熟悉的面孔。  箫醉回来了。  他样子没多大变,只有原本有如娃娃般精致的脸有些消瘦下去,显得几分清俊的棱角来。细碎的刘海,依旧干净清爽,脸上的表情也还是淡淡的,有种拒人于千里之外的疏远。目光不经意地跟我的撞上,略微停留了一下,别过头跟在萧叔叔身后出来。  妈妈和萧叔叔多年未见,一见面,话茬就像刚开闸的洪水一样,说个不停。小姨陪着萧婶婶说着,剩下我跟箫醉面面相觑。我迟疑了一会,走到他面前,轻声说:“我很想你。”话一说出口,我顿时楞住了,为什么……我要说的明明是“欢迎回来”,为什么会变成这一句?!  骇然抬头,果然看到箫醉有些惊愕地看着我,清冷的面庞上慢慢浮现出一抹淡淡的红晕。看他似乎要误会了,我一急,连忙解释说:“是真的,你不相信吗?”  一听到我说出的话,我惊吓得捂紧了嘴巴。为什么会这样,我要说的明明是“不要误会,我不是这个意思”,为什么一说出来就变得不一样了?!  116最怕的事  听到从自己嘴里说出来的话,我惊吓得捂紧了嘴巴。为什么会这样,我要说的明明是“不要误会,我不是这个意思”,为什么一说出来就变得不一样了?!  萧醉看了我一点,微微别过头,说:“那为什么不接我电话?”  电话?他有打电话给我吗?  不过好像他走后没多久,我的手机就在那场车祸中被碾成了碎片,他的电话大概是在那之后打过来的吧?抬眼看看他,想说什么,却又怕一开口说出来的就不是我原本想说的话,就忍住没再开口。  萧醉也没再说什么,看了下我的手,问:“伤都好了吗?”  我点点头。  “小晴。”我妈妈叫了我一声,走过来,含笑的看看萧醉,对我说,“知道你跟醉醉这么久不见,有很多话要说。不过也别站在这里,先到醉醉家,等他们放好行李,再一起去酒店。到时候有的是说话的时间。”  我继续点点头。  “温伯母。”  萧醉平时总是冷冷淡淡的,从来不会主动跟人打招呼,这次难得有礼貌地叫了我妈一声,高兴得我妈合不拢嘴,那眼神分明就像是在看女婿一样。连连朝他点点头,让我们慢慢跟过来,自己先转身跟上萧叔叔他们的脚步,眉开眼笑地说着什么。  我们总共六个人,一辆车坐不下,妈妈他们就另外打了一辆车,留下我合萧醉两个人坐他家司机的车回去。本来自打我说了两句话之后,我们之间的气氛就有些尴尬,上车后,门一关,这片天地仿佛就剩我们两个人。这种尴尬就更加明显了。  手机一直抓在手里,手心有些汗涔涔的。暗地一直告诉自己要冷静,不能自己先乱了阵脚。林学长虽然控制了我的说话。但从目前情况看下,只要我闭紧嘴巴装哑巴他也奈何不了。这一点问题不大。最为重要的应该是,他特意从我脑海里清除掉的那段记忆。总觉得那才是最关键地,那段时间,一定有非常重要的事情发生!  我一定要想起来!  ——对了,他重要算是攻击我了吧?我上次听谁说的,张小姐还是林学长自己,说现在虽然允许妖怪和人们和平的共同生活在这个都市里。但是一旦犯错,对于妖怪地惩罚是比人类严苛很多的。约束妖怪律法的第一条,就是严禁使用任何妖法攻击人类。那次小白向萧醉下咒,就差点被收妖师收去,那么林学长,他也算攻击我了!他也违法了!我应该找张小姐来收了他!  想到这里,捏紧手机,刚要翻盖,就听到萧醉在旁边郁郁地说:“说想我,为什么现在又不理我?”  我回头看向他:“我”刚说出一个字,立马惊觉过来,捂住自己地嘴,无奈地看着他的脸上露出不满的神情。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对,有手机,我发短信跟他解释一下。刚翻到“写新信息”这里,手机忽然响了起来,屏幕上跳动的名字。是小白。  小白的电话怎么也在这时候过来了,怎么办。会不会也会说出些莫名其妙的话?  我犹豫了一下,按掉,待会发短信过去解释。萧醉似乎看到了,问我:“你们吵架了?”我刚要摇头,小白的电话又过来了,犹豫了一下,继续按掉,快速地发了“什么事”过去,看着信封的样子在屏幕上挥扇了几下翅膀,提醒发送成功,刚呼出一口气,就听到萧醉怨愤的说:“你跟他吵架了,所以就过来跟我说想我,目的是为了气他,对不对?”他的声线虽然已经极力的压平了,但压抑不住暗处汹涌的怒气。  “不是这样的!”我一时焦急,脱口而出。“我们分手了,我喜欢的人是你!”  说出口,我有愣住了,看着他惊讶的表情,身体不自禁的往车门移去。为什么会这样,我快崩溃了,为什么让我在萧醉面前说这样的话?对他,我已经觉得很愧疚了,为什么现在还让我说这样的话,然后以后要我再告诉他,这些都是假的,都不是我想说的吗?  求你不要再让我说话了!  这句话说出来,却又变成了“求你不要再问了”,低下头,眼泪无助的从脸颊上滑落下来,“啪”“啪”地摔碎在手背上。萧醉也没有说话,车子里安静得只剩下我的哽咽声。  手机在这个时候又响了,是小白。捏着手机,看着屏幕上跳动的名字许久,终于一咬牙接了起来,我不说话又能怎么样。  “小晴。”是小白的声音,“你没事吧?”  我“嗯”了一声,幸好没出错。  “你现在跟萧醉在一起?”第1页结束


上一页--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