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家有妖夫(全文+番外)_家有妖夫(全文+番外)第24部分阅读-人人看吧 

公告:本站所有视频免费阅读,现已完美支持苹果,安卓,ipad等移动设备播放。手机浏览器支持类型uc浏览器(注意:使用uc浏览器请不要进入酷影模式,不然会提示播放不了),360浏览器,2345浏览器等赶快拿起您的手机随时随地看小说吧。

家有妖夫(全文+番外)

云斯遥推着我进门,一边叹气说:“她只是放不下面子而已。她平时在家里娇宠惯了,在学校里,也一直都是第一名的过来,养成了过于争强好胜的个性。你这次出事,她也是很关心你的,今天早上,还是她告诉我你已经醒过来了。”  “她怎么知道的?”我惊奇的问。  “好像是打电话问的玄瑟……”  正说到玄瑟,门外走廊上就响起了玄瑟的大嗓门,还有谢棠和小楠的说话声。  “小晴!”“晴晴!”  她们像大虾一样,一个接着一个的从门外蹦进来。看到云斯遥在这里,小楠她们顿时傻了眼,站在门玄瑟也站在那里,不知道该进来,还是应该退出去。玄瑟却是处变不惊,大大方方的从口袋里掏出照相机,朝着我们就是极其自然的“咔嚓”一声。  “别乱拍!”拍了也没乱贴。  “放心啦!”玄瑟一副“没事没事”的摆摆手。  云斯遥站起身,朝我们优雅的笑笑,说:“你们聊,我先回去了。”  等云斯遥走后,谢棠和小楠才跑过来,先是问我伤势怎么样,后来就一直往云斯遥身上问。我知道小楠喜欢云斯遥,不想她有所误会,就如实告诉她说:“他今天是带着罗嘉贝过来,”向我哥道歉的。  “罗嘉贝?”谢棠惊奇了一下,赶紧抓着我问。“是文秘一班的那个罗嘉贝吗?她跟泉泉,怎么了?为什么是云学长带她过来?”  看来她们还不知道罗嘉贝跟云斯遥的关系。这么专业的知识就由玄瑟来解释了。然后告诉她们,照片这件事情就是罗嘉贝弄出来的。  “啊,她怎么能这样?”谢棠难以置信的瞪大眼睛。“她怎么可以这么害泉泉跟晴晴啊?!”  小楠说:“是不是因为上次演奏会出错。她记恨你啊!”  “谁知道呢?”那次音乐会,在观众们看来,的确是我害她跟我一起下不了台。无所谓了。都已经过去那么久了。忽然听到玄瑟在旁边嘿嘿笑了两声,说:“原来是她啊。”  谢棠被她邪恶的笑声吓倒了,往小楠身边缩了缩,小声问:“你想到什么了?”  玄瑟摸着下巴,嘿嘿的笑:“想到卖人情给泉社的方法了。”  “你是要……”  正聊着,医生进来了,说是来给我检查今天的身体情况。主治医生是个长的很和蔼的伯伯。说话很和气。帮我检查身体的时候,亲切的问起:“今天你男朋友怎么不在,回去了?”  “嗯。”我随口应了一声之后,才忽然想起玄瑟她们都在,赶紧闭紧嘴巴,希望这个问题速度的流转过去。谁知道刚进来的护士又接过去一句:“一直都不肯回去,说是不放心这里。上午终于是说动了,肯回去了。”  医生一边记数据。一边感叹着说:“很有心的小伙子啊。”  我不敢多接话,只是“嗯嗯”了几声,希望这个话题快说过去。大概是上天听到了我内心强烈的呼唤,他们终于没再说了。检查完后,医生恭喜我说情况很乐观,就带着护士走了,说有事的话,按床头的响铃。他们一走,果然,谢棠立刻就问了:“醉醉回来了吗?”  玄瑟凑过来。神色暧昧的说:“该部会是说云斯遥吧?”  我连忙解释说:“当然不是,是医生他们弄错了。他们说的是我哥。”  (110)妈妈来了2  “哦……”她们两个居然异口同声的把尾音拖的长长的。  三天后,我终于顺利出院了,虽然手上还打着绷带,但是终于可以回家了,十天后回医院拆掉绷带,就算完全恢复了。  小白特地早早的收工赶回来,帮我办出院手续。花依的车就在医院门外等着,小白半扶半抱着我出门。滕手打开车门,正准备抱起我坐进车里,听到身后传来小姨叫我的声音。回过头看去,看到有辆出租车在我们的车子后面停了下来,车门打开后,出来的是小姨,还有一个让我惊奇不已的人——我妈妈!  忍不住抬头看了眼小白,他有些迷茫的看看我,我小声说:“那是我妈妈。”  小白惊奇的“啊”了一声,显然比我还要没有心理准备。看着小姨和我妈妈走过来,叫了声“妈”之后,介绍说:“这是小白,也就是我跟爸爸说的,男朋友。”  妈妈看了小白一眼,什么也没说,直接从小白怀里把握抱了回去,转身往出租车走去。“妈。”我有些不满的叫了一声,回过头往小白看去。看到小姨拉着小白轻声说了几句,拍拍他的肩,就快步回来了。  我妈抱着我进去,我连忙探头说:“花依姐姐,你知道我家怎么走的吧?”刚看到花依朝我打了个“OK”的手势,就被我妈拉了进来,说:“别罗嗦!”  “妈,你这样对人家很没礼貌啊!”我不满的说。“这几天都是小白在医院照顾我,你怎么能这么对他?!”  “他照顾你,妈妈当然会感谢他,会找他好好谈谈的。一个大男生,还没结婚就大大方方的住到别人家,这算什么回事?!”  “妈,你怎么能这么说?我们是合租,是合租!不信,你问小姨?”赶紧拉救命稻草。  小姨在副驾驶座回头说:“姐姐,其实小白人挺好的,又疼小晴……”  “你们两个都给我闭嘴!”妈妈好像生气了。我和小姨都只好乖乖的闭嘴。妈妈比小姨大了15岁,外婆又过世的比较早,所以我妈对于小姨来说,一半是姐姐,一半是妈妈。  “还有你,我跟你说过多少遍了,走路、过街、坐车的时候不要打手机,你都听到哪里去了?!找了男朋友,爸爸妈妈的话就不听了,对不兑?看,马上就出事了!”  “当然不是!”妈怎么把这件事情也怪到小白头上去了,想要还嘴,抬头的时候看到妈妈的眼圈红了,一脸的疲惫。估计是刚得到消息,就急匆匆的坐飞机赶过来了。昨天小姨还跟我说,爸妈那边还一直瞒着她。说我不醒,不敢打电话通知他们,怕他们会吓坏。  “怎么不说话了,不是很有理吗?”  我闷声说:“不跟正在气头上的人说话,等你不生气了再说。”  (111)养伤的日子  到家后,在小姨的指引下,妈妈抱着我进到卧室。示意小姨留下照顾我。自己却走出去,反手关上门,把小白关在外面。  “妈!”  我挣扎着要起来,小姨连忙按住我,说:“我出去看着,没事的,别急。”小姨轻拍着我的手安慰我,等我的情绪稍微安稳下来,才开门出去了。  我知道妈妈肯定是要跟小白说一些不好的话,心里焦急得很,但一只手疼,一只手动不了,在床上翻了半天,疼得冷汗直冒还是翻坐不起来。最后咬咬牙,用力一翻,结果“砰”的一声翻到地板上了,砸得头昏眼花,身体上像是被敲了一下,顿时“嗡”地一下全身都疼痛起来,痛得快麻木了。  “妈!妈!”  喊了好几声,终于把妈妈喊应了。她开门进来,看我趴在地上,紧张地叫了声“小晴”,赶紧过来把我抱回床上。  “小白呢?”我捏着妈妈的袖子问,一直没有听到小白的声音,不会是已经把小白赶走了吧?妈妈却不回答我,拉过被子给我盖好,把摔乱的头发理顺,又起身灌了热水袋过来,垫在我手下面焐着,这才坐下来说:“这几天妈都准备住在这里照顾你,所以他住这也不大方便。刚才跟他商量了一下,他说剧组那里可以安排住的地方,所以就让他去那里住几天了。”  那还不是等同于把他赶走了?不过妈妈一来,这个房子就显得太小了点,没地方住。但是,小白也没别的地方住的啊!  “其实有小姨照顾我就好了。”我小声说。“妈你的工作这么忙,还请假过来……”  “你小姨从来都是需要别人照顾她的,她哪里会照顾人?”妈一边帮我整理床铺,一边说。“你是真关心妈的工作,还是怪我过来把他赶走了?”  我沉默了一下,说:“那我好了之后。会让小白回来吗?”  “等你好了再说。”  再说?那就是暂时不考虑了?!“妈,其实你跟小白相处一段日子就知道了,小白人很好的。你一定会喜欢他的!”  “先不说这个了,你睡会。要吃什么,妈给你去烧!”  “我不困。也不饿。”我执拗地说。“妈,你总要给小白一次机会,看看他是什么样的人啊!”  妈妈大概是被我缠得没有办法,叹口气,坐回到我床头,说:“小晴,人年轻地时候。总是会被一些表面现象所迷惑,尤其是陷入恋爱中的人,很容易看不清一些实质的作用。你要相信,这个世界上最不会让你受委屈地,就是你的爸爸妈妈了。”  “这我知道,但是妈妈你根本就没有去考察过小白……”  “你们小孩子谈恋爱,往往眼里除了那个人就看不见其它的;而父母则会从他地家庭背景,到他父母为人综合起来看。所以会比你们单方面地看人稳妥一点。就拿妈妈和你小姨来说吧,妈妈和你爸爸是家族婚姻,结婚前只见过一面,现在不是过得很好吗。反而是你小姨,主张什么自由恋爱。当初那么坚持的要跟那个男人,后来还不是……”  “姐!”小姨开门进来,不满地说。“别拿我说事的,那跟小晴的情况不一样!”  “有什么不一样?不过,小晴。你现在还是学生,专心读好书才是正事,别想这些,先休息吧。”妈妈拍拍我,站起身,示意小姨跟她一起出去,留下我好好休息。  “妈!”  小姨在出门后,又探回个脑袋进来,朝我眨眨眼说:“别急,慢慢磨。”  我郁闷,没想到妈妈在这个事情上固执成这样,看来爸爸应该也是这个态度。什么从家庭、父母为人方面考虑,妈妈的意思很明显就是觉得箫醉比较好嘛,他们早就知道我和箫醉在交往,那时怎么就没说要以学业为重?  不过,冷静下来想想,我那么努力地考上圣华,无非是努力学习,将来毕业找个好工作,现在却像是在不知不觉中,慢慢地偏离了当初那个拼命努力的目标,而变成只想跟小白在一起。  唉!叹了口气,蒙头睡觉。不知道小白现在去哪里了,花依应该会给他安排好住地地方吧。  晚上,妈妈给我的手脚做了按摩,喊小姨过来,一起托着我,让我下地走走看。虽然躺着不动的时候都不疼,但一下地还是疼得厉害。走了一小段路,就让我躺回去了。  “肿块都已经退了,洗好澡,再把药膏抹上一遍,明天应该会好很多。小昭,你去放洗澡水,我找保鲜膜把小晴受伤的手裹起来,不要沾到水。”  “好的。”  妈妈和小姨出去后,屋子里又只剩下我一个人。唉,不知道小白现在找到住的地方没?应该不会可怜兮兮地无家可归,露宿街头吧?  下意识地想去枕头下摸手机,一抬手,隐约的刺痛提醒我,我的手机早已经在车轮下成为废铁了。  “小白……”  喃喃地念了一声,没想到窗外居然响起了一个很小地声音:“我在这里,小晴……”  我惊了一下,下意识地转过目光往窗外看去,听到“突”的一声,有东西蹦起来的声音。接着就有两只雪白的爪子勾到了窗台,然后冒出两只尖尖的耳朵,竖了竖,大概是确定屋子里没有其他人之后,才将整个脑袋探上来,压低声音喊了声:“小晴。”  “小白!”我刚惊喜地喊了声,门外就传来脚步声,然后是开门声,我看了小白一眼,小白连忙将脑袋往下一缩,不见了。  妈妈开门进来,在我绑着绷带地手外面严严实实地裹上好几层保鲜膜,然后抱起我去洗澡。洗澡的时候,我又给小白说了好多好话,比如学习很认真啊,学习优秀,人缘很好,还当班长之类的半真半假的话全说了,结果妈妈跟我说:“别编了,我都托人查过了。他在学校是风云人物,招蜂引蝶的主,大明星都没他那么多粉丝。”第1页结束


上一页--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