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家有妖夫(全文+番外)_家有妖夫(全文+番外)第21部分阅读-人人看吧 

公告:本站所有视频免费阅读,现已完美支持苹果,安卓,ipad等移动设备播放。手机浏览器支持类型uc浏览器(注意:使用uc浏览器请不要进入酷影模式,不然会提示播放不了),360浏览器,2345浏览器等赶快拿起您的手机随时随地看小说吧。

家有妖夫(全文+番外)

他的语气沉重起来,我的心里也很不好受,轻轻唤了声:“小白?”  “后来。族里的巫女说,这是天启,是不祥之兆,将会给狐族带来灾祸。而事实上,我出生之后,族人对外的战争,就一直失败,没有赢过。长老们经过商议,决定把我处以天刑。就是扔到族里的圣湖中淹死。那个湖是没有浮力地,任何东西掉进去。就会一直沉到最底下,浮不上来。但是他们把我沉下去的时候,传说就算天荒地老也不会结冰的湖却莫名其妙地结起冰来,把我重新托了上来。因此,我才活了下来,但是没有人管我。”  “我的名字叫作滋兰映池,映。就是淹死的意思,映池,就是淹死在千年池里。”  我听得鼻子里酸酸的,怪不得小白一直都不怎么提起自己的名字,原来这里面还有这样的一段回忆。“小白。”我回身用力地抱住他。“过去的就别再想了,现在你已经不再是那个人了,你是小白,是我地小白。”  小白紧紧抱住我。喃喃地说:“我很喜欢现在的生活,跟小晴在一起,一起上课,一起上街。这么多年,似乎只有最近这段日子才真正地像是活着。如果现在。有人告诉我,可以让我回到千年以前,回到终无宫,我也不愿意回去了,我只想留在这里……”  “嗯嗯。”我轻轻应着。不住地点头。“没问题地,一定可以的!”将脸埋在他怀里,嗅着他身上的气息,心境出奇地宁静。直到我的房间那边传来开门声,才蓦地惊醒过来,离开小白的怀抱匆匆走出去。  一出门就看到小姨斜靠在客厅的门口看着我,然后长长地伸了下懒腰,似笑非笑地说:“看来,今天晚上我可以一个人好好地睡上一觉了。”说着,打着哈欠,就转身往房间走去。  “小姨!”我连忙跟过去,在她把门关上之前蹭进门去。小姨关好门,转身坐到床上,抱着手,翘起二郎腿,一副审理犯人的样子。“你很喜欢他?”  我地脸隐约有些发热,沉默地点点头。  “他家是做什么的?”小姨终于问到这个问题上了,幸好我非常有先见之明地跟张想沟通过了。  “家里不太好,只剩一个老人,平时靠亲戚接济。”  小姨斜了我一眼,忽然站起身给了我一个暴栗,恨铁不成钢地说:“现在怎么还会有你这样笨的女孩子!人长得帅有什么用,家境好才重要,而且他家醉醉长得也差不去多少,你怎么就这么死脑筋?!”  “萧家是艺术世家,举世闻名,这样的家庭你不要,去找个一穷二白的,真怀疑你是不是我姐姐亲生的!”小姨忿忿地使劲戳着我的头。“你家的欠款还在他们家握着吧,你要是嫁了箫醉……”  “小姨,别说这些了,我会想办法还地。小白也努力地工作,我们一定会尽快还上的。”  “工作,你们还是学生呢,工作什么?”  “小白上星期跟华娱影视签约了,马上就要接拍一个游戏宣传片,跟当红歌星林明睿一起主演。”这个时候拉上林学长,应该更有说服力一点吧。  “游戏宣传片?”在小姨惊愕的眼神中,我赶紧从抽屉里翻出那天秘书小姐给我的宣传资料。  小姨接过去看了两眼,忽然笑了起来,说:“还真是无巧不成书啊,这个本子是我写的。”  “啊?”这下轮到我楞了一下。  “我说,这个短片地剧本是我写的。哈,没想到居然这么有缘。不过形象倒是蛮适合的,华娱选人果然有一套。”小姨一边翻着资料,一边笑着说。“既然你都想清楚了,看他的脾气也还可以,那小姨也只能支持你们了。不过,为了保险起见,我帮你试试他。”  我楞了下:“试什么?”  “笨蛋!”小姨举起资料拍了下我的头。“试他对你是不是全心全意啊!”  “不用吧?”我来不及拉住她,她已经开门出去,喊了声“小白”。  小白从房间探出头看了看,确定是在喊他之后,从门口出来,有些拘谨地叫了声:“小、姨。”  小姨看着他,笑眯眯地说:“忽然觉得饿了,帮我们去买下夜宵吧。”  “好地。”小白想也没想,就很爽快地答应了。  “我要肯德基的鸡腿汉堡和芙蓉鲜蔬汤、麦当劳地麦乐鸡,必胜客的‘海鲜至尊’披萨,小晴要……”  小白怔了一下,赶紧寻来一个小本本,把小姨说的一串的食物名称全记下来,然后换上衣服,出门去了。  小姨说的好几个地方,小白应该并不知道该怎么走,想追出去告诉他该怎么走,却被小姨拉了回来,点着我的鼻子,教育我说:“男人是不可以宠的哦!”然后就晃悠着走回房间,一边喊:“小晴,给我冲杯咖啡。”  妖夫番外篇之雪祭霜华(上)  (1)  大雪飘零,冰封千里。  这一年的冬天似乎特别寒冷。在滋兰狐族古老的传说中,纵然天荒地老也不会冻结的千年池竟也结起了数丈寒冰。  清晨,狐族最年长的长老拄着圣杖来到湖边,念着咒语将圣杖深深地往冰层里扎去。一时间白光迸现,冰屑横飞,但让她震惊的是,这湖,竟是整个地冻结住了。  低头,看着自己苍老的身影在冰层上倒映出来,无法躲避的岁月的沧桑,从心底发出一声长长的叹息:天意啊!  (2)  天色已黄昏。  僻静的小院里,积雪已经没过了石凳。“吱嘎”一声,门从里面被打开了,门缝里露出半张女子的脸,朝着院子里大声喊:“映池!映池!又死去哪里了?!”  “在!在的!”  屋檐下的一垛雪抖动了一下,一个白色的人影就地一滚,迅速地翻身站了起来。单薄的白色短衫,及腰的长发又黑又密,披散着,似乎将整个瘦小的身子都裹在了里面。  跃着身子,还没跑到门口,那女子就将一包东西从门缝里远远地扔了出来,砸在少年的身上,砸得他瘦小的身体往后一个踉跄,顾不得自己就要跌倒在地,赶紧把那包东西紧紧捂在怀里。  “把这个拿去给东边木屋里的那个贱人。”说完,就“砰”地一声,把门给关上了。  “没问题!”  那个被叫作“映池”的少年用非常爽朗的声音应了一声,抱着那包裹,提身往门外快速跑去。一路跑来,厚厚的雪层上,居然没有留下一个脚印。  (3)  这是一间遗世而独立的小屋,孑然地孤立于雪原之上,四周一片白茫茫的积雪,唯独这间木屋,没有沾上一丝雪迹,片片分明的木板上,还斑驳地可见一些绿意,那是春的颜色。  少年快步地奔上雪原,到达木门前的时候,已经气喘吁吁了。把那包裹从木屋下面的格子里塞了进去,直起身,拍拍手,嘴角露出会意的微笑:“这下,今天应该可以有顿丰盛的晚餐了!”  脸上露出惬意的笑容,心满意足地往回走,忽然听到屋子里传来一声轻轻地叹息,像是清晨的露珠滴落到湖面上,清脆而寂寥。  少年的步伐忍不住停住了。  从来都不说话的人忽然出声了,换个人也会忍不住好奇地回头,何况是一个十几岁的少年。他折回去,不够高,就跳起来,双手扒在木窗上,睁大一双乌溜溜的眼睛往里面看。  屋子里一片漆黑,看不见任何东西。往里面吹一口气,屋里的光线才渐渐地亮堂起来。一个背地而坐的人,素淡如雪的衣装,又长又黑的头发像蛇一样蜿蜒了一地。  是个女人。  毫无疑问,滋兰狐族从古至今,向来都只有女人。“你是谁?”  “记性真糟糕啊,男人。”那个声音很动听,比山泉还要清脆,空远。“我的手腕上,还有你咬的该死的牙印。”脾气却是相当的糟糕。  “我记起来了!”少年脸色大变。“你是那个该死的巫女,说我会毁灭滋兰狐族,害我被千夫所指,我差点就死了!你这个混蛋,贱人,恶妇,臭婆娘!”少年的情绪激动起来,一边骂,一边挥手“嗖嗖”地往那个背影发出凌利的冰箭。  但是,无论以多快的速度发出,到了那身影一尺方圆之内,冰箭就自动化为一团冰水,从半空坠落,缠绵得如同美人眼角滴落的泪水。  “你不是还没死吗?”不论少年如何暴跳如雷,女人的声音仍然平淡得像是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样。“而且,我说的都是事实,跟事实过不去,只能说明你心虚而已。”  “你这个混蛋!”少年气极,继续丢了几次冰箭之后,终于明白过来,以自己现在的功力,完全不能伤害到她。  收住攻势,大口大口地喘气,也借此平复胸中窜动的怒火。眼珠子一转,开始冷嘲热讽。“是啊,你说的都是事实,你什么都知道!知天晓地,伟大的巫女大人哦,要被送去熊顿族和亲的巫女大人哟!他们没告诉你吧,熊族的大王,头有这么大。”少年夸张地比了个箩筐大小的动作。  “手臂有我们两个腰那样粗,因为长期吃生肉,牙齿又黑中带黄,黄中带着腥红,还有一种死鱼的腥味,就这样凑过去,在巫女大人漂亮的脸蛋上‘姆嘛’地亲上一口,不要太享受哦,哦嗬嗬嗬……”  正得意地笑着,忽然当面一阵冷风过来,少年就觉得脸上被重击了一下,整个人顿时飞跌了出去,雪地上拖开了长长的一道痕迹。  “混蛋!”下一刻,少年就从堆了他满头的雪地里跃身起来,冲向木屋,用尽全身的法力,拼命地往木屋里放射冰箭。不一会,又再次被打飞了出去。  (4)  少年开始每天都去那巫女的门外嘲讽她即将要嫁的那个熊王一番,然后立刻躲得远远的,更多时候则被措手不及地打飞得远远的,但他似乎喜欢上了这种滋味,从巫女暴怒的神情中,可以得到某一种报复的快慰。每天哼着曲子,心情愉快地过来,鼻青脸肿地,骂骂咧咧地回去,日子过得倒也丰富多彩。  这一天,连续躲过了五次攻击,少年因此得意非常。飘飘然地在一丈外的雪地上落地,没有留下一丝痕迹,正要叉腰得意地哈哈大笑时,木屋里忽然又一股强大的气流奔涌出来,“砰”地一声,再一次地把他撞飞了出去,变成天际闪亮的一点。  过了一会,遥远的雪原上,一点黑影以疾风一样速度地逼近。“臭婆娘!”一边破口大骂,一边挥手,把满山遍野的积雪袭卷起来,形成巨大的泉涌,铺天盖地地往那间小木屋奔涌去。  “轰”的一声,震天动地的巨响,在雪泉的冲击下,那木屋居然轰然倒坍,化作漫天的木屑,在天空中,伴着雪片横飞。  少年似乎没有预料到会这样,停下来,愣住了,出神地看着。  当那一片旋风一样的雪泉渐渐地消逝去,一个身着天青色华服的女子身影渐渐地显现出来。秀美绝伦的面容,丝缎般的黑发,在风雪中狂舞,但那淡漠的神情和优雅的身形,却给人一种旷古绝今的静谥。远远地注视着少年,嘴角浮起一个戏谑的笑容:“喂,臭小子,长得不错嘛,还算有些狐族的特征!”  少年脸上露出不满的表情,壮起声音,故意用粗鲁的口气说:“本大爷当然是狐族的,还是狐族千年,不,万年难得一现的天才!”  巫女笑笑说:“努力吧,天才。”  说完,转过身缓步往雪原下走去,长长的裙裾和乌黑的青丝拖过雪地,“丝丝”地响,留下一道长长的痕迹。  少年犹豫了一下,跟了过去:“喂,你去哪里?”第1页结束


上一页--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