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家有妖夫(全文+番外)_家有妖夫(全文+番外)第20部分阅读-人人看吧 

公告:本站所有视频免费阅读,现已完美支持苹果,安卓,ipad等移动设备播放。手机浏览器支持类型uc浏览器(注意:使用uc浏览器请不要进入酷影模式,不然会提示播放不了),360浏览器,2345浏览器等赶快拿起您的手机随时随地看小说吧。

家有妖夫(全文+番外)

?”想象着无数只雪白的“小白”凑在一起,上蹿下跳的场景,肯定闹腾得很。  “一般成年后,都是以人形示人地。”小白想了想说。“说起来,族人虽然是聚地而居,但聚在一起的时间其实很少,因为大家都有自己的事情要忙,而且三天两头的要出去跟其他的族类打……”  这个晚上,小白跟我提起了他们那个时代的辉煌。众多种族据地而居,三五为盟,合力为国。为在那样的乱世天下谋得一寸安身立命的场所而征战不息。对于那个时代的人们和妖魔们来说,如何生存下去,才是醉醉首要的事情吧?可怜的小白,每天南征北战,虽然可以据地为王,拥有尊贵的身份,却也是过着朝不保夕的日子吧?  投身偎到他怀里,紧紧的搂着他的腰。“小晴。”他低低唤了一声,俯下身,让两个人之间的距离渐渐贴近。已经可以隐约感受到他的唇舌里散发出的温热的气息,我的脸一下子烧得通红,身体反射性地往后倾了倾,小白的动作似乎因此停了停,看着近在眼前的俊秀脸庞,心想我这辈子恐怕都无法离开眼前这个人了吧。将身体靠的更近,缓缓的把眼睛比了起来。  “小晴…”  他的声音带着欣喜,然后轻柔的虔诚的吻上我因缺水而干涸的唇。先是轻轻的勾划着唇形,然后轻噬浅咬着,怜惜中带着一种摄人心魄的盅惑。这一切,天与地,无比安静,只剩下他沉醉如醇酒的声音在我的耳边反复的吟哦着我的名字。  第二天早上起床,头有些晕,以为是昨晚睡晚了的缘故,就没怎么在意。照样跟小白一起吃饭,上学,只是上课的时候感觉到精神有些不大好,有时候有些发冷,但收手摸摸额头,又没什么热度。这一天的课很少,中午在教室里趴着小睡了一会,下午没课的同学召集大家去抢占训练的场地了,我也跟过去。跟几个同学一起沿着操场热身跑了两圈,停下来的时候,忽然眼前一黑,两腿发软,一下子跌跪到地上。  “温晴!”  走在后面的同学惊叫一声,跑上来扶我。在旁边操场上打篮球的小白看到了,当下把手里的球一扔,飞奔过来。扶我起来的人伸手探了下我的额头,“好烫”,回头对急匆匆跑过来的小白说:“好像发梢了。”  “发烧?”小白惊了惊,抚了下我的额头,一拧眉头,立马把我横抱起来,飞快的往校医室奔去。  我缩在他的怀里,只觉得全身一忽儿冷,一忽而热,头也开始有些晕乎乎地。朦胧地睁着眼睛,看他抱着我上楼下楼,帮我找校医,取药水,挂盐水……折腾了好久,终于躺在医务室的病床上,迷迷糊糊地睡着,期间似乎不时地听到有询问我病情的声音响起,应该是同班的同学们。  而真正让我从睡梦中醒过来的,是一阵吵架声。仿佛从深度沉睡中醒过神来,眼皮重的像有千斤之重,睁不开,听到有个清冷的声音不容拒绝的说:“我要带小晴走,我家有一流的家庭医生,一定会治好小晴的病的。”  “小晴只是淋了雨,受了凉,才会发烧,挂完这瓶药水就能退烧了,没必要劳师动众。”好熟悉……好像是小白的声音。  “无论如何,我不能让她再跟你呆在一起。”  我听出来了,是萧醉的声音,他跟小白吵起来了……我努力地想睁开眼睛,睁开一点点,眼睛就酸涩得眼泪直流。隐约看到有人影靠近床边,接着立刻被人拉住。“等小晴病好再说,你现在别吵她。”  “病好?”萧醉冷笑一声。“再呆下去,恐怕要病得越来越严重了。而且,把小晴接去我家,这是温伯伯的意思,小晴也不会希望温伯伯他们为她担心,对吧?”  “温伯伯?”小白愣了一下。  “班长!”一窜脚步声,一直响到门外。“班长,篮球赛要开始了,队员到球场集合。”  (92)东窗事发了  “班长?”  看小白没有反应,来喊的那人从门口探进身体来,又催了声。  小白头也不回地应了声“我知道了”,移过身体挡在我的床前,不让萧醉靠近。  大半是总不见小白出来,来喊的人走了进来,疑惑地看看小白,又转头看看蕭醉,终于察觉到屋子里的诡异气氛,对小白说:“班长,要快点了,其他人都过去了。”然后面带迟遗地往外走,一边走,一边还不时地回头往这边看。  我终于能睁开眼睛了,动了动身体,又酸又乏,插着输液管的那只手已经几乎僵掉了。  “小晴。”小白听到声响,回身扶我坐了起来,又拉过被子给我裹上。“现在觉得怎么样,还难受吗?”  我摇摇头,说:“好多了。”微微转头,看到站在床尾的蕭醉。他正凝聚着目光看着我,脸上虽然平静地一如寻常,眼睛里却可以清楚地看到担忧的神情。  “谢谢学长来看我,我只是一不小心着了凉,现在已经好多了。等挂完这瓶,就回家去,我想明天一早,肯定能完全好了,学长不要担心。”  “小晴,这是你爸爸的意思,让你暂时住到我家去。”  爸爸……爸爸知道我和小白住在一起了吗?  我心里慌了一阵;小白的手覆上我放在外面输液地手。一阵僵硬地冰冷上顿时熨上了一股暖意。烦乱的心情也渐渐地平复下来。冷静下来想想;除去小白是妖怪这一层;我无法向爸爸交待的;也就是瞒着他们跟男生同居这件事情;现在城市里;跟男女一起租房也是很常见的事情了;没什么好心虚的。  “这件事;我会跟爸爸说的。”  说完。我抬头看了下输液瓶;只剩小半瓶了;应该很快就能输完了。从被子里挣出手来;把输液速度再调快了些。回头看到蕭醉还站在原地看着我;犹豫了一下;从口袋里摸出手机。发现有三个未接电话;都是我爸爸打来的。大概都是在我昏睡地那段时间;没有听到。25613  家有妖夫(全文+番外)TXT下载' 第五部分  !!!!》电话一接通;爸爸劈头就问:”小晴;听醉醉说;你没住在学校;跟一个男生住在外面?”  我刚”嗯”了一声;爸爸就生气地责问:”怎么回事;好好的学校不住;为什么住外面;还跟男生住一起?”  “爸爸。”我轻轻叫了声。”我交男朋友了。”  “这我知道。”爸爸出乎意料地回答得干脆。”你蕭叔叔都告诉我了;说你和他家醉醉在交往。小晴也算是个大人了。这是你的自由;爸爸不会干涉你;但是爸爸不同意你跟一个男生单独住在外面。而且醉醉也过来说了;你们既然在交住;小晴是不是也应该顾虑下醉醉的心情?”  “爸爸;我们已经分手了。”  “分手了?那你说你交男朋友了是什么意思?”爸爸的声音高了高;惊愕地说。”难道说;是跟你一起住的那个?”  “嗯;是地。”我一边说。一边点点头。  “不行;那更加不行。爸爸不同意;你们还没有结婚;怎么可以住在一起?”  “爸爸;不是你想的那样。我们是一人一间房间;就像合租一样;就是一起上学放学;彼此有个照应而已。”  爸爸在那边沉思了一下;说:”不行。”  “爸爸;你要相信我。”  “绝对不行;我马上给你蕭叔叔打电话;请他帮你办一下住校手续;你给我去住学校。”  “爸爸!”  看来一时之间爸爸那里说不通了。住学校;或者住去蕭醉家;我权衡了一下;犹豫着答应了。挂完电话;抬头跟蕭醉说:”我跟爸爸说好了;回头去办手续住去学校。”  小白低头看了我一眼;沉默着;没说话。  蕭醉看着我;目光有些疏远和飘忽;淡淡说:”你变了;小晴。”  我心里忍不住苦笑:”你终于发现了。”其实;他早就应该发现了。  回头发现输液已经输完了;就直接拔掉针头;从床头的罐子里取出一小团洒精棉;按在针口。小白扶着我下床;从蕭醉身边经过的时候;我忍不住回头看了他一眼;***我转过身来;神情有些落寞;有些担忧;我心里也不大好受;低低头;转回来;靠在小白身上出了门。  一出医务室;小白地手机就开始响个不停;小白却一直置之不理。”是球队的人吧?”我轻声问。  “我先送你回家。”  “球赛马上要开始了吧?”  我抬眼看看他;停下脚步;踮起脚尖用两条手臂挂住他的脖子;他会意地把我背起来。我伏在他背上;搂着他的脖子;轻声说:”一起去吧。”  “但是;小晴……”  将头埋进他的颈窝;打断他的话说:”我想看你打球。”  “小晴!”小白欣喜地点点头;背着我;直接往正式比赛的体育馆奔去。  我们跑到的时候;离球赛开始还有十分钟;小白背着我进去;抢占了休息区板凳队员地位置;然后打电话通知那些到处寻找他的队员们;说他已经在球场这里了。等那些队员们急冲冲地赶过来;小白却是一副理直气壮的”来迟的是你们”的表情;看得人想发笑。  经管系球队那边;队员们已经在做热身运动。在一例有着欣长身姿的人群中;一眼就看到林明睿那格外清俊的身影。这就是所谓的卓而不群吧;就算是在相似的个体中;也能一眼就认出来。  他似乎也感觉到我在看他;一边伸展着四肢;一边回头朝我温文地笑了笑;我连忙回之一笑。  球赛很快就开始了;小白作为正先球员首发上场。看着他俊逸地身姿;潇洒地在球场上奔跑着;穿棱着;抢球;过人;投篮;无论什么动作;都是那样的从容自若;似乎什么困难都难不了似地。每次投篮成功后;立马回过头;朝我打出一个大大胜利的手势;脸上的笑容比春光还要明媚。  我似乎从来都没有正视到小白的长处呢;大概是因为一直在身边;所以就忽视了吧?  他不是个普通的人;他有着普通人所没有法力;可以变幻各种各样的形态;还可以风里来;雨里去;脚不沾尘;飞檐走壁……这些;其他人;都是做不到的吧?独一无二的小白;我应该是非常幸福的吧?  一直凝视着小白的身影;满场的比赛;似乎只剩下他一个的身影在眼里奔跑;不知不觉中;嘴角也扬起了自己也不曾察觉的笑容。  大概是输到身体里的盐水起作用了;坐了一会;身体就开始觉得疲乏;昏昏欲睡。等半场打下来;我已经侧身躺在休息区的椅子上睡着了。小白找来一件衣服给我披上;等球赛结束后;抱着我打车回家。  沾到家里的床上;我才醒了过来;发现已经回了自己的卧室;不好意思地笑笑;说:”我睡着了?”  小白伸手在我额头摸了一下;微微笑着说:”现在到家了;困的话再睡一会;我去煮点粥;醒了就可以吃。”  “球赛怎么样了?”  “本大爷出马;当然赢了!”小白的尾巴又翘了起来。”应该有人录了录像;我明天去要过来给你看。”说着;帮我掖了掖被角;又倾身过来;在我脸上亲了一下;说。”我先去煮粥了。”  在他起身的时候;我提醒说:”记得把’煮饭’那个键按下去。”这家伙煮粥;三次中就会有两瓷忘记按。  “不会再忘记的。”  他走出门;朝我笑笑;才把门轻轻地关上。我在床上侧了个身;想着怎样才能说服爸爸接受小白。小白是妖怪这件事情是绝对不能让他知道的;那就应该给小白编一个身世了;要怎么编呢?  看来还是得找张想一起想办法啊。第1页结束


上一页--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