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家有妖夫(全文+番外)_家有妖夫(全文+番外)第18部分阅读-人人看吧 

公告:本站所有视频免费阅读,现已完美支持苹果,安卓,ipad等移动设备播放。手机浏览器支持类型uc浏览器(注意:使用uc浏览器请不要进入酷影模式,不然会提示播放不了),360浏览器,2345浏览器等赶快拿起您的手机随时随地看小说吧。

家有妖夫(全文+番外)

妫硪桓鼍团旁诤竺妫庋幕埃Ω没故歉系眉暗陌桑俊  看他的确像是认真思索的样子,我忍不住问:“为什么一下子报那么多?”一般报的多的人,也就是全能,另外加两项单项,哪有他这样一窝全端了的?  “我们班不是男生少嘛,所以,男生组的项目不是没人报就是没报满,这样比赛还没开始,就先输人家一大截了!所以,我就全报上啦,而且本大爷出马,谁是敌手,我们班肯定能拿优胜,哈哈!”小白说着说着,又得意洋洋起来,仿佛胜利已经是他的囊中之物了一样。  没想到他还挺有集体荣誉感的。  操场的前面路段,有班级借了跨栏用的栏架出来,在跑道中间摆了三道。小白看见了,加快脚步从我身边跑到我面前,一边倒着跑,一边笑嘻嘻地说:“下面,由本大爷来表演天下第一的110米花样跨栏跑!”  我还没反应过来,他就转身快步跑到栏杆前,提身轻轻松松地跳跃了过去。到第二个栏的时候,提着一只脚,单脚跳跃过去。第三个栏换到左脚再单脚跳,第四个栏两脚并齐,小兔子一样地蹦过去。然后再左侧跳,右侧跳……每个栏都用不同的跳法跳过去,身法格外轻巧随意,速度也丝毫不减。操场上的人也纷纷被他这种花样百出地跳法吸引了过来,围在路道上看。  小白轻轻松松地跳过最后一个栏,双脚合并着同时落地,优美地做一个体操结束的亮相动作。引来围观的同学们一阵热烈的掌声。他兴高采烈地转过身,刚叫出“小晴”两个字,下面的话却在看我这边时,生生地打住了,脸上笑容也明显变淡了。  我怔了怔,顺着他的目光回头看去,就发现萧醉站在身后不远处,目光越过我远远地落在小白身上。带着一种说不出来的诡异神色。  怕他和小白一见面,又要吵起来,赶紧回身来他的手,说:“忽然想起来有个课题要做,可能要用到几本参考书。我们去图书馆吧?”  萧醉冷冷地看了小白一眼,由着我把他拉离操场。一路上,他都没有说话,顾自像是在思考什么事情,我也很识相地没有去打扰他。到了图书馆。他在进门处的音乐资料区就停了下来,我继续往里走到了文学区。  其实并没有什么课题要做。所以也只是随便看看,看有没有最近上课的时候老师提到的书,就借回去看看。不知不觉就走到了宋话本小说区,目光在装叠整齐的书架上游览而过,忽然怔了一下,恍惚间刚才有看到“白蛇传”三个字。赶紧退回来仔细看了下,果然是宋话本时期的白蛇传,应该就是相传的最早的白蛇传了。  在书架前站了一会,还是把书从书架上抽了出来,随手翻看起来,前面的情节和电视里放的差不多,于是直接翻去看结局,结果发现结局并不是白蛇和许仙双双得道升仙,而是以法海的一段谒语作结,白蛇被压在雷峰塔下。  “雷峰塔倒,西湖水干,江潮不起,白蛇出世。”  白纸黑字,看着作为全书终结的这段谒语,莫名的让人感到有些纠结,默默念了两遍,忽然书被人从手里抽了出去,我楞了下,惊讶地抬起头,就看到萧醉不知道什么时候来到了面前,把书翻到封面看了看,用奇怪的目光看着我,问:“你看这种书做什么?”  “那天采访的时候,林学长提到这本书,今天在这里看到了,就留意看了一下。”  萧醉皱皱眉,随手把书往书架上一放,递了他手里的书过来给我,说:“还是看这些,对你有帮助。”  我看了看他,接了过来,总共是三本,都是讲小提琴乐理方面的,不由地心里头一闷,忍不住说:“学长,我现在学的专业是中文。”  大约是我说话的口气不太好,萧醉盯着我看了一会,淡漠地说:“你可以不看。”说完,就转身往书架外走去。我犹豫了一下,跟着走出书架,发现他已经径直走出了藏书区,往外面出去了。  我站了一会,负气地把刚才看的那一本白蛇传也捎上,抱着四本书到借阅室办了外借手续。没心情看书,就直接抱了书准备回去放好,再到操场上跑步去。  经过体育馆外面的操场,看到成群结队的人从里面散出来,看来是练习赛结束了。我往旁边的跑道闪了闪,避开人群。  “晴晴?”眼尖的谢棠看到我,奋力地从人群中挤出来,拉着小楠往我跑来。“你有看到泉泉吗?”  “刚才是到东二操场,现在不知道了。”  于是,我就被她拖着来到东二操场。  操场上的人比我刚才到的时候多了很多,但在操场上转了一圈,并没有看到小白的身影。他不知道又晃悠到哪里去了。  “不在啊……”谢棠失望地说了声,垂着头懊丧起来。  小楠拍着谢棠的背安慰她,说要请我们去冷饮店吃冰淇淋。  谢棠不满地“嘁”了一声,说:“明明是想庆祝云学长赢了,偏要拉上我!人家的泉泉输了啦!”  云学长?  这场练习赛是中文系对音乐系,中文系输了的话,那赢的当然是音乐系。小楠喜欢的那个“云学长”真的是云斯遥?!  我忍不住抬眼看了看小楠,小楠匆匆转过头,犟起声音说:“什么呀,真是好心没好抱!你不去算了,我跟小晴一起去!”  “不要!”谢棠一把拖住我的手臂,说。“对了,晴晴,泉泉这几天是不是有心事啊?”  “心事?”我重复了一声。  “是啊。”谢棠点点头。“刚才比赛刚开始,泉泉就有些神不守舍的,连犯了三次规,连队友传球给他都像是没看到似的。被换下场后,原以为到结束时,会再换他上来的,后来听泉社的人说,泉泉早已经不再休息室那里了,所以,他一定有心事!”  “心事……可能是吧?”  “唉呀,你怎么一点都不关心他的呀!”谢棠不依不饶了。“还有泉社的那些人,每天就只知道说‘泉泉好帅呀’、‘泉泉好棒呀’,从来都不会有人去关心他是不是遇上什么麻烦事情了!虽然泉泉每天都是笑眯眯的,但人怎么可能会没有烦心的事情,所以他一定是为了不想让我们担心,就把所有不开心的事情放在自己的肚子里。呜,泉泉好可怜……”  沉默地听她滔滔不绝地说着,想起他跟萧醉吵架的那天晚上说的话,说萧醉无论怎么,我都不会有意见,对他却很凶……他总是那样笑着,就算被欺负得厉害了,只要话题一转,他又会喜滋滋地凑过来,从来都不会生气的样子,所以就忽略了,而从来就没有去想过那种笑容可能隐藏着的东西。  “所以……”谢棠正了正声音,捏着拳头,像是鼓足了勇气一样地说。“我决定了!”  我回头看看她。  “我,要去向泉泉,表白!”一字一顿,说得分外有气势。  我楞了一下。  小楠拍拍她的肩,语重心长地说:“加油!”  “恩!恩!”谢棠神情严肃,虽然豪迈地点点头。然后,又回头看看我,问:“晴晴,你还没祝福我。”  我楞了下,回过神说:“加油!”  “恩!恩!”  83。情书  第二天中午,跟谢棠她们一起吃完饭走出餐厅。刚下台阶,谢棠就左右张望了一下,拉着我走到一边,然后偷偷地塞了封信给我,神情凝重地小声说;“小晴,我  想了很久,觉得还是由你来交给泉泉比较好。”  “让我给?我看着手里那封叠成心形的粉色信纸,捏了捏,中间好像还有装上面东西。“这是什么?”  谢棠红着脸,有些不好意思地说:“是我写给泉泉的信,还有送给他的礼物啦!”信?我迟疑了一下,小楠嘁了一声,嘲笑说:“胆小鬼,情书也让别人给你送!”  “什么呀?”谢棠红着脸争辩。“我才不是因为胆小呢,我是很认真地想过,才决定这样做的。想想好了,如果寄班级邮箱,泉泉每天有那么多情书,不一定能注意到我的这封的啦!如果直接拿去给泉泉,肯定还没靠近,就被泉社的人拦掉的,所以还是由小晴把信带回家,然后给泉泉,这样最好!”  “还不是胆小鬼?”小楠抱着手,不冷不热地打击。  “好嘛好嘛,我是胆小啦!”谢棠一副豁出去了的样子。“你也知道告白要鼓起多大的勇气的嘛,不然,你怎么也……”看到小楠脸色黑了一下,谢棠顿了一下,转了转口气说:“其实你比我好多啦,我好担心泉泉会拒绝我,如果是云学长的话,只要你提出希望交往的话,他肯定会答应的。我就不明白,为什么小楠你……”  “好啦!”小楠不耐烦地打断她。“现在到底是说你的事,还是我的事啊?”瞪了她一眼,咕哝了一声“烦死了”,背过身去。  谢棠也不再去烦她,回头抱着我的手臂撒娇说:“小晴就帮帮我,好不好嘛?!”我被她晃得不知怎么地就点了点头。等她欢呼了一声,我才蓦地回过神,想说什么,她却以经开始嘀嘀咕咕地念叨着:“好紧张啊,不知道泉泉会怎么样,会不会答应呢?会说什么呢,对了,他应该知道我是哪一个吧,我每天都找小晴一起吃饭。他看到过好几次的呢……”  走着走着,小楠忽然推了我的手臂一下:“小晴,你家萧醉!”  我下意识地抬起头,萧醉远远地迎面走过来,看来是往餐厅去地。我们的脚步一起停了下来,谢棠拉起我的手,羡慕地说:“还是小晴最幸福了,好羡慕哦!醉醉好好的,心里只有小晴一个人。对于其他女生看都不看一眼,好幸福啊,要是泉泉也能这样对我的话……”陷入了无限的想象中。  萧醉也看到了我,脚步微微顿了一下,收回目光直视前方,继续不紧不慢地走过来,走近,一言不发。甚至没再往我这边看一眼,像陌路人一样擦肩而过。  小楠惊奇地回过头,谢棠也从花痴状态恢复过来,“咦”了一声,关心地抓着我的手臂问:“怎么回事?你们吵架了?”  我暗自苦笑:“算是吧。”  “吵架?为什么会吵架?”谢棠像是发生惊天动地的大事一样地围着我,紧张兮兮地问我。  “他希望我练小提琴,我不乐意。”  “干嘛不乐意啊?”谢棠急得围着我转。“这又不是什么困难的事情,你顺着他一下不就行了?!而且他希望你学小提琴,也是想跟你有更多共通的语言而已!晴晴你不能耍脾气呀,你不知道旁边有多少人对醉醉虎视眈眈的。不要一不小心就被别人抢走了!”  “但是对于我来说,现在最重要的不是小提琴。打个比方,对于一个濒临饿死的人,大谈音乐的美好,这是一种奢侈。”  “你怎么这么说呢,你有醉醉呀,醉醉会帮你的啊!”谢棠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  “我就是不想要这种帮助。”我淡然地说。  “唉,你不要身在福中不知福啊!”谢棠急得直跺脚。“你知道醉醉对你有多好吗?我有个高中的同学是医学院的,她说醉醉曾经亲自到他们系去找白青漪,说对她只有反感没有好感,让她死心,还说除了你,不会在跟其他女生交往。虽然伤了好多人的心,不过因此,他们系很多人也决定,力挺你们在年度总决选中超越月王子和月王妃,成为年度最佳情侣!”  她说的这件事,我还是第一次听到。自从那次之后,白青漪确实没再找过我的麻烦,只是我一直都没有多想。  “两个人因为爱而在一起,你为他而改变,他为你而改变,是一件多么幸福的事情啊!小晴,不要任性,快去道歉吧!”连小楠都开始劝我。  她们推攘着我来到餐楼门前,门适时地开,云斯遥携着新王妃并肩出来。看到我们,他的唇角扬起一个温和的笑容:“找萧学弟,还是,温学弟?”  我愣了下:“都在?”  “温学弟在一楼,萧学弟的话,在二楼。”  “喔。”我应了声,转身一看,却发现小楠和谢棠两个人不知道在什么时候,都跑得没影了。“没事,谢谢学长。”鞠个躬,我也赶紧转身走得飞快。  一下午都提不起什么精神来,干脆提早去了蛋糕店。下班回到家,小白还没回来,他这几天都回来得特别晚,不知道干什么去了。洗了澡躺在床上,摸过手机,翻到萧醉的号码,一直看着,却不知道该不该打过去,该不该去道歉?第1页结束


上一页--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