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家有妖夫(全文+番外)_家有妖夫(全文+番外)第16部分阅读-人人看吧 

公告:本站所有视频免费阅读,现已完美支持苹果,安卓,ipad等移动设备播放。手机浏览器支持类型uc浏览器(注意:使用uc浏览器请不要进入酷影模式,不然会提示播放不了),360浏览器,2345浏览器等赶快拿起您的手机随时随地看小说吧。

家有妖夫(全文+番外)

在王子牵着新娘的手出来的时候,人鱼公主伤心欲绝,软软的海风忽然吹散了她的头巾,美丽的头发在一霎那间披散了下来,如黑珍珠般闪亮,顿时赢得了王子的目光。星空,海风,浩瀚的大海,华美的灯光,飞瀑般的长发……  最后结束画面是,王子搂着人鱼公主,抚摸着她的长发,爱不释手,人鱼公主靠在他的怀里,甜蜜的微笑,然后画外音:风柔美发,如黑珍珠般闪亮,带你赢得最美丽的爱情。  看完,在不禁莞尔的同时,心底又隐约暗潮在涌动,充斥着心胸,却说不出来。  (72)半途杀出个收妖的  “小晴?”  花依拍了下我的肩,把我从神游太虚中拉回来,抬起头,原来是已经开拍了。我就坐在摄像师的旁边,回下头就看到镜头对着停泊在港口的一艘豪华游轮,船头一个长发及腰,穿着蓝色晚礼服的美女凭栏站着,正朝着大海神情哀怨地吟着什么诗。  看来这个就是广告的女主角了,但由于是远景,具体长什么模样,看得不是很清楚。  “卡!”还没说几句,刘导就冲过去喊停了,比划着手脚激动地朝她解说着什么。  由于离得比较远,我没听清楚他们在说什么,无聊地转了下头,兀然看到到船舱里有人缓步走了出来。一身纯正的白马王子装束,头上还载着王子一样。乍一看,我还没反应过来这是小白,因为一直觉得小白身上拥有的,是俊逸出尘的古代游仙气质,想到做西式的打扮,也这么适合。而且气质高雅出众得让人侧目,怪不得以一个新人居然可以那么牛叉地顶撞著名导演而没被扫地出门。  小白似乎感受到我的注视,远远地朝我挥挥手。我也朝他笑了笑,然后就听到了围观的观众群中发出尖叫声和纷攮声。  这天下午的拍摄,我也真实地见识到了这位大导演的严格要求,短短三分钟的广告,居然拍了两天,很多动作都不停地在重复重复,再重复……尤其是小白,每次镜头没主打他的时候,就扭过头往我这边看。  一直拍到晚上,终于完成了拍摄部分,我们都已经饿得前胸贴后背了。在散场前,大导演又说回头加特效的时候,要是发现什么问题,还是会随时抓人过来重拍,先给大家提个醒。  花依带了我去化妆间等小白卸妆,第一次走进这样豪华的游轮,一边好奇地打量着两旁的房间。  “今天辛苦泉泉了,呆会去犒劳下你们,想去哪里吃饭?”  “哪里都好的。”只要是能吃的东西,我都吃的。  “小晴还真好说话。”花依笑笑说。“呆会问泉泉,那家伙挑嘴!”从某种角度来说,她还是很大方、特亲切的。  说笑着拐进小白化妆间的时候,眼角的余光瞥到旁边有人走过,不经意地回过头看去,目光立马被那一袭古式的鹤氅吸引住了。  古装……我该不是又碰到一个跟小白一样的妖怪了吧?  那人似乎也感应到了我的注视,在拐进门的时候,略微停了一下,但没有回头。  “那个哦,你应该认识的吧。”花依大概是看我停在那里,就回头看看说“你们学校的,经管系大三还是大四的,林明睿林大明星,知道吧?”  我吃了一惊:“风王子?”  “哈哈!”花依笑了起来。“听说过,你们学校八卦报评的,好像醉醉还是雪王子吧。不过这个齐名差得远了,人家可是当红的青春偶像歌星。这次是第一次触电,接演一个古装剧,好像晚上要拍夜景吧。”  “哦,是这样。”我点点头说。“这里光线不好,忽然看到个穿着古装的人,吓了我一跳。”  花依看着我,扬眉说:“哈,你居然不是他的粉丝啊!我还以为你们这个年龄的小女生,没有不迷他这种大帅哥迷得要死的!”  我笑了笑,随口说:“论起帅的话,小白也不比他差吧。我每天都对着他,所以也就没觉得了吧。”说起来之前我在玄瑟地办公室里看到过风王子的玉照,似乎也没有留下什么特别深刻的印象。  “小白?”花依扬了扬眉。  我连忙纠正说:“我哥的小名……”话还没说完,一抬头,就看到小白开门出来,我愣了一下,就看到他心情大好地笑眯眯地说:“你们来啦,我已经好了,走吧!”  看他那高兴的样子,刚才我不小心夸他的那句话,八成是被他听去了。他已经那知臭美了,这下不知道又要得意成什么样子了。  吃过晚饭,花依送我们回家后,小白就带着我悄悄地潜回了萧醉家。我们来到他家楼下的花坛里,抬头一看,萧醉的房间里果然有灯光。  “怎么进去?”我小声问小白。  小白摊出手,面前荧光一闪,就出现了一件闪着淡光的衣服。“把这个裹在身上,就可以隐身了。”小白说着,抬手把那件衣服披到我身上。  他低下头帮我系胸前的缎带的时候,我正好抬头看他,两个人都是愣了一下。小白回过神,匆忙帮我覆上帽子,然后就别过头去。  衣服上朦朦的清辉闪亮了一会,就渐渐消失去了,连同那件衣服。疑惑地低头往自己身上看,竟然真地已经看不到自己的身体了,但双手还是可以明显地触摸到那件衣服水润丝滑的布料。  “上去了。”小白轻声说,低眉看看我,得到我的默许之后,伸手揽上我的腰,凌空一跃而起,停在了窗台上。玻璃窗关着,窗帘更是把一切遮掩得严严实实的。小白伸出手指,在玻璃窗上画了一个圆,玻璃上雾气氤氚了一下,里面的情景就清楚了起来。  屋子里只亮着一盏灯,昏黄的光线中,新婶婶坐在萧醉的床头,不时地伸手触探一下他的额头。  我轻声问小白:“萧醉不会有事吧?”  “没事,对于他来说,就像是睡着了一样。我现在让他醒了,看看情况。”  “醒了?”我立马瞪大眼睛往里看,果然,床上的萧醉动了动,好像说了句什么,新婶婶立马起身倒了白开水过来,喂他喝下,又扶他躺回去,然后屋子里又恢复了平静。  “就这样了,能感化到哪个程度,就只能看萧醉了。”  我点点头,说:“感情是慢慢积累的东西,不会那么快的,再病下去,萧叔叔和新婶婶会担心死的,明天就先解了咒吧。”  小白应了一声,问:“那回家吗?”  “嗯,很晚了,回去吧。明天再来看萧家长。”  小白搂着我从窗口直接跳到屋顶,往家所在的方向御风而去。还没飞出多远,忽然感觉到身后小白的身体震了一下。  我抬头问他:“怎么了?”  “有人解了咒。”  下在萧醉身上的咒被解了?那说明……  我一愣,夜空中响起一声冷喝声:“妖孽,快放开那个女孩!”紧接着,感觉到有暖风从身后“嗖嗖”地过来,回头一看,耀眼的金光刺得人睁不开眼睛。  “又哪来的笨蛋?!”小白低骂了一声,带着我往旁边轻轻几个跳跃就躲了过去。  “妖孽!”又被骂了一声,紧接着有一串的符纸飞了过来,在我们面前的路上摆成了一个八封的形状,以某一种诡异的速度旋转着,接着就感应到小白的身体僵了一下。  (73)一物降一物  “臭道士!”小白被迫带着我停下,转回身,愤怒的看向追过来的人。  那是个相当年轻的男人,大概只有二十多岁的样子,有着一张棱角分明的脸,明亮的眼睛,却穿着跟公园里练太极的老爷们一样的衣服,对襟的短马褂,很显老气的淡青色。  “胆子不小啊!”道士的目光凌厉的看着小白。“下咒害人,还敢公然掳人!”他凌空飞来,衣袜翩飞,双手快速地在胸前翻转,开始结印。我看小白的手也动了一下,怕他是要跟这道士对干了,连忙拉住他,大声对那道士说:“等一下,事情不是那样的!”  话还没说完,那道士的手里就迸发出一道道金光,在我和小白的身周交织成网状,朝小白慢慢收拢去。我想起以前电视里看的,法师收白蛇的时候也就是这样,先用一束光把白蛇照的动弹不得,等她支撑不住,就会被收进佛钵里去了!  小白也会被这样的收去吗?!我心里一急,连忙侧身往小白身前一档,紧紧揪住他的衣服,用我能发出的最大声音朝那迎面而来的道士吼:“你不能收他!他是我的守护妖,他是张天师的后人张想张小姐派来保护我的!你不能抓他!”  “张想?”那道士一愣,手里结印的动作却还是没有停。“你是说张天师的后人?”  我心里狂喜了一下,看来搬张想出来压他果然是对的!“”是,是的!就是张小姐,是她让小白留在我身边,听我的吩咐的!你要收他,是不是要先问过张小姐?“  “真的是张想?”他还是没有收招,半信半疑的看着我。  “就是张想!不信你可以自己确认?!我匆忙的从身上摸索出手机,打开电话簿。使劲的按着键寻找张想的名字。不知是紧张还是害怕,手一直抖着,好不容易找到张想的名字了,也是上下来回了好久才成功的拨出去。听到那边”嘟嘟“声,我的心一下一下快跳到了嗓子口,快没法呼吸了。  小白在我身后搂着我的腰让我不至于从半空摔下去,这时缓缓地将头垂到我的肩上,在我耳侧小声说:“不要担心,他不一定能赢我。”  我回头看他。看着他镇定平定的脸,无论能不能打赢。我都不想冒这个险。我不想他作为一个妖怪在这个世界生活下去,而是作为一个人,一个普通人。  那边的电话忽然通了:“我是张想。”  忽然听到这个久违的声音,我激动的大叫一声:“张小姐!”  那边沉默了一会,似乎是认出了我的声音。“怎么了,那妖怪不听你话了?”  “不,是,不是!”我喜出望外的话都有些说不清楚了。“是有人来收妖,要把小白收去了!张小姐,能不能拜托您跟他说一声,小白是得到您的准许才留在我身边的!无论是不是做了坏事,都请让我们向您汇报,不要让他被其他人抓取好吗?”  听她那边没有回答,我忍不住又加了一句:“求您了!”  “你把电话给他。”张想终于说话了。  “嗯!谢谢张小姐!谢谢张小姐!”连连道谢,一抬头,惊愕的看到那道士不知何时居然已经近在身侧。正伸长了耳朵偷听我和张想的谈话。看我抬起头,他连忙直起身,干咳了一声。恢复到一副正气凛然的样子。  我把手机递给他说:“张小姐有话跟你说。”  那道士皱皱眉,像是勉为其难的接过去,“喂”了一声,然后下一句的时候就看到他脸上的线条一柔,换上了一副谄媚的样子,柔声道歉说:“是我没看清楚,不好意思啊。想想。”  想想?  ——他是在叫张想吗?!  我瞪大眼睛看着他,听他不停的像是在听领导指示一样的“嗯”“嗯”着,最后用讨好的声音说:“想想,再见,一个月见”,挂了电话后,奇怪的居然没有直接还手机给我,而是摆弄着我的手机,不停的在按着什么键,然后对着屏幕嘴里念念有词,不知道在干什么。  我忧郁着叫了声“道长”,他听到声音侧头看看我,倏地回过神来,“嗯哼”一声,正声解释说“我只是核对一下,是不是确实是张想的号码。”  核对?我看他八成是从我手机上把张想的手机号码背去了吧?  又换上一副正经的样子,把手机递给我,正色说:“这件事我误会了,不过你们也有不对。虽然是很轻的咒,但已经伤害到人了,这次看在张想的面子上就不跟你们计较了,但要是再有下次,就绝对没有后门走了!”  听他说不收小白了,我连忙感谢说:“谢谢你,绝对不会再有下次了。”要是知道这样一来会害得小白差点被抓走,我肯定不会让他去下咒的。  “好了,那边的咒我已经解了,你们回去吧。”那道士大方的挥挥手,“记得,安分守己一点!”  “嗯,谢谢你,我们走了。”  拉拉小白的手,示意他快走,却意外的看到小白一脸笑眯眯的,像是得到了天大的好处一样,不明白为什么差点被收走关起来了,他还这么高兴。  看着一幢幢房屋在脚底飞过,心里沉重的却是像压了块石头似的,喘不过气来。第1页结束


上一页--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