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家有妖夫(全文+番外)_家有妖夫(全文+番外)第13部分阅读-人人看吧 

公告:本站所有视频免费阅读,现已完美支持苹果,安卓,ipad等移动设备播放。手机浏览器支持类型uc浏览器(注意:使用uc浏览器请不要进入酷影模式,不然会提示播放不了),360浏览器,2345浏览器等赶快拿起您的手机随时随地看小说吧。

家有妖夫(全文+番外)

我花了五块八毛钱买回来的大碗!就这样没了!  我愤怒的瞪向他,他就用一种无辜外加些楚楚可怜的眼神看着我,让我发不出火来。“算了——”  “我去拖地!”小白立马自告奋勇。不等我发话。快速闪去浴室拖了个拖把出来,开始在客厅,“乒乒乓乓”的横冲直撞的拖地。  这个笨蛋,我忍无可忍了。“好啦!好啦!我来,你哪里凉快就往哪里呆着去!”  “喔。”他淡淡的应了声,但看他那僵硬的的脸部表情,知道他是在忍着笑。故意的!绝对是故意的!  等衣服洗好,晾完。银耳羹也煮好了。自己盛了一碗,赶紧把剩下的用保鲜膜封好,藏在冰箱里。然后坐到桌前,一边吹气一边吃。  小白看到有吃的。马上跑过来看了一眼,然后去灶上搜索了一遍。没有发现食物的痕迹,转回来讷讷的问:“没有了吗?”  “是啊,最近物价上涨了,我这个守财奴,只出的起一个人份的钱。”慢条斯理的回答他,喝上一口,砸下嘴,真好吃。  小白知道我在回敬他,只能干瞪眼。  忽然房间里传来了熟悉的铃声,我的手机响了。站起身去拿手机,见小白盯着我的银耳羹,连忙随手捎上。看他那副吃瘪的样子,心里真是痛快啊!  从包里拿出手机,一看来电显示,愣了一下,是萧醉。这是他第二次打电话给我了,不对,上次是萧叔叔让他打给我的。他是这么说的。  “学长。”  那边沉默。在我叫第二声的时候,才开口说:“现在方便吗,我有话想跟你说。”  我抬眼看看因为从冰箱里找到了银耳羹而喜滋滋的小白,轻声说:“  “有空。”小白好像也听到了我的说话声,回头往这边看了眼。  “你刚才说的话,我想了很久。”他的声音还是一如既往的清冷。我轻轻嗯了一声,转身坐到床上,静听他思考的结果。  “其实虽然我第一眼就认出你来了,但是我也看出你跟以前的不同。以前的你很活泼,很有自己的主意,现在却很娴静,对事情都很消极,什么都无所谓的样子……”  “你很失望,是吧?”其实我怎么会是什么都无所谓呢?  “嗯。”他还真应了一声。“不过,我不会因此而……”他的声音在此打住。  小白端着银耳羹走进来,我抬头看了他一眼。  萧醉那边在沉默了很久之后,郑重的说:“我们正式交往把。”  我一下子愣住了,没想到他会这么说。小白好死不死的在旁边问:“怎么了?”  萧醉大概也听到小白的声音,有些不高兴的问:“怎么了,不方便回答吗?”  “没,没有。”我慌忙回答说。“好的,好的啊。”  他沉默了一下,还是用一如既往平静的声音说:“那好,明天见。”  过来一会,手机里就传来了“嘟嘟”的声音,他已经挂机了。  “萧醉?”小白立刻凑到我面前,定定的盯着我问。“他说什么了?你答应他什么了?”这家伙倒还不是普通的敏感。  “不是,是玄瑟。”我按下挂机键,随手把手机塞到枕头底下。  “不可能,跟玄瑟说话怎么可能会露出那样的表情?!”他沉下脸来。  “我要看看!”说完,就要伸长手去摸手机。我连忙侧过身躺住,他一扑扑过来就刚好压在了我的身上。我的视野在一阵摇晃之后,直接对上了他的眼睛。四目相对,顿时愣了一下。小白忽然反应过来,快速的抓过手机,转身掉头飞快的往自己房间跑去,“呯”的一声,门关上了。  我的手机!  追出几步,停了下来。算了,手机设了15秒键盘自动上锁,肯定已经锁上,他打不开的。  (56)暗地战场转移  十一黄金周快到了,同学们似乎感应到了节日的气氛,学习的气反而也松散起来。一下课,更是三三两两的围在一起讨论去哪里玩。  “温晴,门口有人找你。”座位在门口的同学高声喊了我一声。  我抬头往门口看去,身旁的小白也立马探头看了一眼,看请是谢棠和小楠,就别过头,装出只是偶然望向窗外的样子。  我走出教室,谢棠还在惦着脚尖往里面眺望,想也不用想就知道是在看小白。小楠问了我一声:“去吃饭吗?”  “去的。”时间也差不多了。  “走吧。”小楠拉起谢棠往回走。  “嗯。”谢棠虽然嘴里连连应着,一边还是不停的回头往我们教室张望。  我笑笑说:“要不要我帮你叫他出来?”  谢棠一听这话,才像是惊醒过来,连忙摆摆手说“不用不用,我们是来找晴晴的啦!”欲盖弥彰。事实上她想找谁,我们大家都一清二楚  谢棠是那种很开朗,很乐观的女孩子,无论什么时候看到她脸上都带着热情洋溢的笑容,让人一看心情就会没理由的好起来。小楠则是那种比较沉默,不善言语的女孩,有时候说话会比较尖刻,但相处下来,发现她人其实是很不错的,总象个大姐姐一样的陪在谢棠身边,很值得信赖。  渐渐地,我也融入了她们的小团体中。在一起的时候。总是谢棠在不停的说话,小楠是偶尔兴致来了,会插上一句,而我呢,是提到我了,我才回答一声。这段时间下来,我快不知道跟同学怎样交流了。  下午的课调到昨天去上了,时间就空出来了。在图书馆找到几本很实用的工具书。当下就坐在那里看起来。知道脖子有些酸了,偶然一抬头,看到墙上挂钟的指针已经挨近五点,这才反应过来已经是社团活动时间了,赶紧抱上书去服务台办好外借手续,奔去八卦社报道。  踏进办公室,玄瑟看到我。就像是饿了三天的老虎看到食物一样的扑过来,一把拽住我说:“我的妈呀。你跑去哪里了?!你再不来,我就要死啦!”  “我去图书馆了。”看她上蹿下跳的样子,我有点想发笑。“怎么了。有大八卦吗?”  “是!大八卦!超级大八卦!”玄瑟急得手舞足蹈,似乎急着想把那种心情传达给我。“你知不知道,萧醉已经打了五六个电话过来找你了,我被他说得无地自容,都快要去找社长引咎辞职,退出八卦界了!”  萧醉找我?我这才想起我的手机被小白拿走,忘记拿回来了。“这跟你退出八卦界有什么关系?”  “当然是他指责我啊!他发火。拿我当出气筒了!”玄瑟跳了起来、“他说我作为一个社长,不清楚社员的生活,太失职了;作为一个八卦工作者,连个人都找不到,太没有职业水平了。你说你说,我有那么差劲吗?我简直是一无是处!小晴,你快鼓励鼓励我,我没信心了!我的人生没有希望了!小晴!”  看他夸张的样子,我反倒是一点都不担心她会因此而失去信心。“他说话向来是这样的,你又不是不知道。”  “但是他贬损我的职业水平……”她抱着我的手臂哀怨。  “他在哪里,我去解释。”  “他好像说他回练习室了,不过,你最好先用我的手机打个电话给他。”她拿出手机,翻到萧醉的号码,递过来给我。他好像很生气,电话接通后,你尽快道歉,小心点。“说完,就接过我怀里的书,迅速退后几步,似乎是要保持安全距离。  我看着屏幕上萧醉的名字,想着他都已经把电话打到玄瑟这里了,肯定也打到过我那里。不知道小白有没有接听,接了的话,不知道他说了什么话。  暗自祈祷那个笨蛋不要说些莫名其妙的话让我不好收拾,拨打键按了下去。“嘟“的一声没响到底,那边就接了:”找到了吗?“  听出他声音里的焦急和怒气,我连忙道歉说:“学长,是我,我刚才图书馆回来,刚到社里……”话才出了一半,就被他冷冷的打断。“你的手机呢?”  “在我哥哥那里,昨晚被他拿走了。”  “那人是你哥?”萧醉的身影微微带上了些惊疑。“他拿你的手机。”  我“嗯”了一声,说“他的丢了。”  那边沉默了一会,冷冷的吐出一句“他真是莫名其妙!”  听他的语气,小白果然是拿我的手机犯案了,连忙问:“他是不是说奇怪的话了?”  萧醉冷哼了一声:“你到校门口等我,我过来找你。”  “嗯,好的。”  挂完电话,就看到玄瑟一脸惊奇的凑过来,问:“是泉泉跟醉醉吵架了?”  “不是。”我把手机递还给他,接了书回来。这家伙的八卦敏感度很高。我走进电梯,她又紧跟着窜了进来,继续问:“你跟醉醉现在是不是真的在交往了啊?!”她看了我一眼,加了句。“我这是站着好朋友的立场问你的,不会曝出去的。一般来说,大家对事实的热爱度远没有对八卦的热爱度高,这看看月王子一对就知道了。”  她的理论也挺强的,我笑笑说:“是吧?”  “什么叫是吧?醉醉有没有跟你表白,说喜欢你,请你跟他交往,你都不知道吗?”  “前面半句没说过,后面倒是说了。”  玄瑟惊讶的看着我,赞叹的说:“醉醉还真是直接。”  远远的看到萧醉站在校门外,对身前往来的人视若无睹。修长挺拔的身姿,在葱翠的行道树的映衬下,显得格外除尘。  玄瑟拿出照相机远远的拍了一张,然后笑着拍拍我的肩说:“快过去吧,你的王子在等你。我孤家寡人的觅食去了。”  我朝她笑笑,正要走过去,身后忽然有人高声叫喊起来:“温晴!温晴!”  我回过身,一个陌生的女生上气不接下气的跑过来,焦急的说:“泉,泉泉忽然身体不舒服,你知道他平时吃的药放在哪里吗?”  药,哪有什么药?他就装吧。“他不是都随身带着吗?”  “他说没带,怎么办?”那女生急得团团转。  “不知道。”冷眼旁观。每次都用这招,还总能见效,真服了他。  “是不是只有家里才有了啊?”  “叫车送他回家吧。”萧醉不知道什么时候来到了身边。“我通知赵师傅过来。”第1页结束


上一页--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