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家有妖夫(全文+番外)_家有妖夫(全文+番外)第12部分阅读-人人看吧 

公告:本站所有视频免费阅读,现已完美支持苹果,安卓,ipad等移动设备播放。手机浏览器支持类型uc浏览器(注意:使用uc浏览器请不要进入酷影模式,不然会提示播放不了),360浏览器,2345浏览器等赶快拿起您的手机随时随地看小说吧。

家有妖夫(全文+番外)

“谁要你看的起了,死猫?!”  察觉到眼睛里隐约一阵酸涩,连忙俯下身把脱了一半的鞋子重新穿好,然后转身平静地出门。在关门的时候,听到小白重重地哼了声,转回自己房间把门“啪”地一下关的响亮。我怒,“呯”地一下,把大门甩得更加响亮!  坐车直接去了蛋糕店,张店长只问了声“今天怎么来得这么早”,就没有再说什么,反正小白很少会跟我一起过来。  五六点钟的时候,蛋糕店开始忙碌起来了。送走一对买蛋糕的小情侣,口袋里地手机响了,肯定又是打过来询问小白身体状况的。有完没完啊,这一个多小时,都不下于二十个电话了!烦死了,掏出来准备按掉,冷不防看到来电显示的人名是萧醉。  这个时候忽然看到这个名字,心里莫名地顿了一下。  “学长。”  “在哪里?”冷冷的声音。“打工的店?”  50冷战  “嗯。”应该是赵师傅告诉他的吧。  “我和爸爸十五分钟后到。”他说完这句就直接把电话挂了,我都还没来得及说什么。  十五分钟后到?他和萧叔叔一起来,什么意思?  心里想着事情,找钱的时候差点出了错,还好买蛋糕的小姑娘及时地提醒我,赶紧向她道歉,补全了余额。看来我果然是个守财奴,连出错也是少找了钱,不会多给。  抬头的时候,看到玻璃门上有车前灯的亮光扫过,一辆黑色的轿车在店门外停下。车门打开了,出来的正是萧盛他们。我连忙绕出收银台去开门,把他们迎进来:“萧叔叔,你们怎么来了?”  张店长听到说话声,从加工室探出头。看到萧盛他们浑身的艺术家气质,就知道不是普通人物,连忙放下手里捧的蛋糕快步出来,问我“小晴?”  “这是我萧叔叔。萧叔叔,这是我们店长。‘我简单地互相介绍一下。  萧盛绅士地伸出右手,微笑地说:“你好,我是小晴父亲的好友,听说她在这里工作,就过来看看,平时多蒙您照顾了。“  张店长连忙伸手过去握了下说:“应该说是多亏了小晴才对。这孩子很懂事,帮了我很多忙。”  “没给您添麻烦就好了。”萧盛完全没有名人的架势,非常礼貌地跟张店长聊了起来,关于蛋糕店,关于我平时的工作。  我在旁边,陪着萧醉和花颐珍站着。萧醉忽然移动脚步往我这边靠近一些,轻声说:“跟我出来一下。”我愣了下,回头的时候,发现他已经推门出去了。我犹豫了一会,也跟了出去。  他站在店前人行道外的大树下,梧桐浓密的枝叶遮住了月光,阴阴的一片。  “你那哥哥呢?”我还没走进。他冷不防就问了。  我愣了愣,回答说:“他回家了。”  萧醉沉默了一下,忽然又问:“他是什么人?”  “他——”我本来愣了一下,他前一句问我哥,怎么后一句又问什么人。转念一想,蓦然惊了一下。既然我们小时候都在一起玩的,那他应该知道我是没有哥哥的!“他,是我远房亲戚的孩子,排起辈分来跟我同辈。所以也算是我哥哥。”说完,偷眼看着他。但是光线很暗,看不清他具体是什么神情,不知道他有没有怀疑。沉默了一会。感觉有些不安心,犹豫着问了声,“你告诉萧叔叔了吗?”  “没有。”他淡淡地说。  我也放心了,不知道我爸爸知道了会怎么样。  “你想起以前的事情了吗?”他忽然问。  我点点头,说:“想起很多了,不过,你现在的样子,跟小时候差很多。”  “你的样子跟小时候差不多,我一眼就认出来了。”言下之意,还是对我没认出他这件事耿耿于怀。  “哦。”我理亏地应诺着。其实我说的是个性不一样,他小的时候,软软的,很好欺负,现在却是一副冷冰冰,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样子。  “还一进学校就跟云斯遥纠缠上了,真是笨死了!”他恨铁不成钢地骂我。我心想,那你明明都知道了。怎么不来提醒我?不过那时候,他每次看到我,都用嘲讽的目光看我,大概是想我认出他来吧?  “十一,来我家练琴吧。”停顿了下又加了句,“我爸那几天有空可以指点你。”  “国庆我要在店里帮忙。“  “那也不用每天都帮忙吧?抽个一两天过来不就行了?!”他好像不高兴了。  我犹豫了一下,说:“那好吧,只是,我没有琴了。”  “我的给你。”他好像生气了。“你是学小提琴的,怎么会连琴都没了?!”  “因为之前没打算再继续了。”  萧醉哼了一声。  我说,“对了,萧叔叔是那么有名地小提琴演奏家,为什么你要学钢琴呢?”学小提起,有萧叔叔专门提点不是更好吗?  这次,他干脆瞪了我一眼不理我了。  我回头往店里看看,萧叔叔跟店长好像聊的差不多了,正考虑要不要回去。萧醉忽然向我摊开手,用生硬的声音说:“拿着这个。”  “给我吗?”我伸手拾了过来,原来是一块包装精美的方形巧克力。跟平时那些女生送给小白的巧克力都不大一样,没见过。“谢谢,我还是第一次收到巧克力。”收到口袋,说不定也可以摆出去卖一下,不过只有一块好像少了些,以前送小白的都是盒装,或是袋装的。  “谁送你了,我给你这个是让你——”萧醉忽然又生起气来,别过头不理我。发现我半天还没反应,重重地哼了一声,转身就走。  我还真是被弄糊涂了,他又不说清楚,我怎么知道他给我这个是让我做什么?  萧叔叔跟张店长聊完,他另外还有事,就跟花颐珍先回去了,让萧醉留在这里等我下班,再送我回家。这让我送了口气,万一萧叔叔说要去我家坐坐,我肯定拒绝不了。再撞上小白的话,就不知道我那个解释管不管用了。  萧醉好像还在生我的气,拿了份糕点的画册看,一边不时地看时间。坐车回家的时候,我跟他说话也不理我,但还是把我送到家门口。我摸出钥匙开门,刚要问他要不要进去坐一会再走,抬头就发现他转身走了。  我愣了下,身后的门就“砰”地从里面打开了。“我饿死了!”小白地声音嚷了起来,忽然像是发现了什么,一下子跳了出去,盯着萧醉离开的身影看了一阵。沉着脸转回来,说:“你们去哪里了?”  “不告诉你!”我转身进门,换鞋。  “去做饭,我饿了。”小白跟在我身后。  我冲他笑笑:“我吃过了,你要是饿了,自己做。”回房间,拿衣服,去洗澡。  “是不是跟萧醉一起去的?”小白紧跟了过来。  “不告诉你。”  “不许去!”  “干嘛,你吃醋啊?!”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加了一句,自己也惊了一下,回头看看小白,就看到他的脸色一下子变了,有些泛青。跟我大眼瞪小眼瞪了一会,忽然跳了起来,大声说:“你跟他去吃饭了,谁给我做饭?!谁会吃你的醋,少臭美了!守财奴!”  就算不出去吃饭,也不给你做!心里愤愤地想着,抓起睡衣站起身,等着他说:“闪开,死猫!我要洗澡!”  小白愤愤地瞪着我,大有用愤怒地目光杀死我的气势。“我去吃蛋糕!”  (51)好朋友  洗完澡,坐在床上翻了一会书就准备睡觉了。伸手去关灯的时候,忽然想起被我泡在脸盆里的衣服口袋里还装着萧醉给我的巧克力。糟糕!赶紧跳下床,穿上塑胶拖鞋,“啪啪啪”地跑去浴室。一阵翻腾,终于找到了那块巧克力。还好包装很严实,用毛巾擦干,就完全看不出被水泡过的痕迹。  捏着坐回床上,翻来覆去地看。萧醉说并不是送给我的,那难道是借给我的吗?奇怪,存我这里又不会涨利息?  “依恋坊?”是我没有看过的牌子,那应该有两种可能,一种是很昂贵的牌子,无缘得见,另外一种可能就是很小的杂牌,小到连我这样的人都没见过。看包装纸上画的巧克力模样,牛奶巧克力加上黑巧克力,是黑白配呃。  这不是在情侣之间极受欢迎的一种巧克力吗,象征着两个人亲密无间,永远在一起……萧醉,他怎么送我这么暧昧的东西?但是不对啊,他说不是送我的,那又是做什么的呢?  想不明白啊,睡觉吧。把巧克力放到床前柜上,熄了灯躺下,月光朦朦地从窗外照射进来,风扇在床前“扑扑”地吹着轻风,忽然想起一个词:仲夏夜之梦。  一直刻意地没去多想,这一刻静静地回想起来,进大学这一个多月来发生的事情,真的像是梦一样。从墙壁里敲出只不可理喻的大妖怪,学校里的王子一下子变成曾经青梅竹马的好朋友……这一定是个梦境,是自从六年前那场噩梦之后的,又一场浮华繁丽的梦吧?  但是,梦终究是梦,看看便罢了,若是沉迷其中。当这个梦清醒的那一天,那又该是另一个噩梦地开始吧?  第二天,还是象往常一样到学校上课,只是跟小白的冷战还在持续中,互相不理不睬。中午吃饭也是他赴他的约会,我吃我的餐厅。  下午上完课,回到教室,就接到短信,说是学生会后勤部开会。发个短信跟玄瑟说了声。转头就看到体育委员过来找小白说什么练习的事情,我没仔细听。不过看旁边那些女生激动的样子,应该是那个什么篮球赛的练习吧?前几天小白就专程从图书馆借了几本关于篮球的书在看,回家一直看体育频道。  按短信提示的地址来到后勤部地总部。发现这个所谓的总部居然是东体育馆。部长是位大三地女生,才知道原来我第一天进学校碰到地那位林学长,居然就是风王子林明睿的同胞弟弟。不过话说回来,那位风王子虽然名震学校,却从来没有露过面。还真是人如其名,风一样的男子啊!  楚沅介绍完自己,又开始介绍后勤部的历史。说当初,她是为了给风王子加油才专门成立的这个后勤部。后来风王子的歌星之途越来越红火,学校来的少了。于是她爱屋及乌,开始为他的弟弟林明智加油。据说林家两兄弟的运动神经都很好,都是校篮球队的主力选手。  正当我感叹“选错团了”的时候。旁边那个女生小声问我:“唉,你是哪派的?”  “中文系。”  那个女生“哧”地笑了一声,清秀的脸蛋上露出两个浅浅的梨涡。“我是问你萌谁啦!这个后勤部基本上可以说是几位王子地后援团,各自有派别的,比如萌风王子的就是风派啦!  “果果,你不认识她吗?”她旁边的女生插话说。“她是温晴,当然是雪派,不过,花派也说不定!”说完,挑着眼角,有些嘲讽地看着我。  “啊,温晴!”那个叫“果果”的女生忽然叫了一声,在引来一堆人围观之后,立马捂住嘴,拉着我挤到人群外面,小小声问。“那泉泉是你哥哥?”  “是啊。”  “啊——”她又开心地尖叫一声,脸蛋兴奋得红彤彤地。“我好喜欢泉泉的!我叫谢棠,朋友都叫我苹果,或者果果,我们做好朋友,好不好?”  这目的性太明显了吧,醉翁之意不在酒,有这样做好朋友的吗?  “我觉得你还是直接找他做好朋友比较好,他一定很乐意。”那只来者不拒的死猫。  “不行啊!”谢棠的脸色遗憾地阴下来。“她们私底下有个‘泉社’,是泉泉的近身后援团。除了社员,其他人要是擅自去跟泉泉说话,会被整的。”  我猜得还真没错,果然有这么个不良组织,还这么霸道。  “而且她们入社的要求很严格的,必须先详细填写表格,社里委员批准才能加入。我的申请表因为写了‘最喜欢泉泉,想要跟泉泉在一起’,就被社长批成‘有非分之想’不允许我入社。”  “我现在也不敢乱想了,只想能够就近看几眼泉泉,最好再能跟他说上几句话,我就满足了。”真是好微薄的希望。  她的两只手在胸前交握成拳,楚楚可怜地看着我。“求你了,跟我做好朋友吧?”  “好吧。”答应了。不过,我现在跟小白冷战中,拍要让她失望了。  “哦耶!太好了!”她忽然扑过来抱住我,又蹦又跳,就差点凑嘴过来在我脸上亲一口了。“我太喜欢你了!晴晴,我以后叫你晴晴好不好,你叫我果果!”第1页结束


上一页--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