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家有妖夫(全文+番外)_家有妖夫(全文+番外)第11部分阅读-人人看吧 

公告:本站所有视频免费阅读,现已完美支持苹果,安卓,ipad等移动设备播放。手机浏览器支持类型uc浏览器(注意:使用uc浏览器请不要进入酷影模式,不然会提示播放不了),360浏览器,2345浏览器等赶快拿起您的手机随时随地看小说吧。

家有妖夫(全文+番外)

那两个帮腔的女生一听,当即就不再说话了。圣华有精英学院之称,奉行的是绅士淑女的教条,很注重礼节教育。不敲门就进门,尤其是女生,会被认为是粗俗,很没教养。  白青漪紧盯着萧醉牵着我的手,忽然叫了起来:“醉醉,你怎么可以这样说?我们也是为了你好,不想你因为这个不要脸的女人毁了自己的名声?!”  “你担心的太多了。”萧醉冷笑一声。“跟自己的女朋友约会,怎么就毁坏名声了?”  白青漪愣了下,接着像是受了刺激一样跳了起来。“你,你说什么?你说她是——”  “你也适可而止吧!”萧醉冷冷地打断她的话。“我早就说过,我不喜欢你。你再这样纠缠不放,很失礼,你不觉得吗?”  “你、你——”白青漪快气疯了。“你这样对我?!我要去曝料,揭露你们的丑恶交易!让全校都知道你们在偷偷摸摸地干什么勾当!”  她愤怒地转过头,迎面,就有闪光灯“嚓嚓”地闪亮了两下。  第三乐章…尘封的小夜曲(45)八卦的原则  我抬眼看去,赫然看到玄瑟捧着相机站在门口,“嚓嚓”又是两张。看到白青漪朝她走过去,以为她又是要去抢相机的,朝我竖起大拇指夸奖了一句:“小晴,你太厉害了!”说完撒开脚丫掉头就跑。  “玄瑟,你站住!”  白青漪先是愣了一下,反应过来又追过去了。她一走,另外两个女生也跑出去了,一下子,练习室里又只剩我和萧醉两个人了。  沉默了很久,我说:“学长,我去那边看他们练习。”  萧醉没说话,我朝他行了个礼往外走。走到门口的时候,发现他也跟过来了。我犹豫地停下脚步,回头看他:“学长,我能问一下我们小时候的事情吗?”那些好不容易忘记的回忆,我实在不想再去触发。但萧醉今天的态度,以及对白青漪说的话,让我再也无法当作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无法再坦然下去。  萧醉沉默了一会,说:“等你自己想起来。”  我就是想不起来才问的。不过,他既然这么说了,我不问就是了。  沉默地走到大练习厅的门口,我犹豫了一会,收回准备开门的手,说:“学长,忽然想起有其他的事情要做,我先回去了。”  没去看他的表情,简略地行个礼,就转身走了。  回到报社,玄瑟正在风风火火地赶稿子,我走过去一看,果然,标题就是:惊天动地第一遭,冰雪王妃浮出水面。  “惊天动地,还不如用开天劈地呢!”我淡淡说了声。  “唔,开天劈地,好像是更有震憾力一点。”玄瑟摇头晃脑了一番,然后认同地点点头,敲击键盘“啪啪啪”地改掉几个字。忽然反应过来,回头定定地看看我,说。“小晴,你怎么就回来了?”  我找了张椅子坐下,拖过一份今天发剩的报纸,漫不经心地看:“我再不回来,谁知道你会怎么曝八卦呢?”  “我当然不会乱曝了!”玄瑟立马说。“虽然我跟醉醉有那么一点点的过节,但作为一名八卦记者,我也是非常有职业操守的!而且小晴是我们的队友,当然更加不会乱写了!”  我随口附和了一声。她现在说得理直气壮的,我可还记得,当初我刚加入八卦社的时候,她明明是另外一番截然不同的说词。  玄瑟看我一副不相信的样子,立马拖着椅子挪到我身边,压低声音说:“刚才白青漪就找我,说你和萧醉在暗地里有见不得人的勾当,还给我听了一段你们的录音,听起来还真像有那么一回事!”  我抬眼看看她:“噢,那这么好的八卦题材,你怎么不曝?”  玄瑟一听,又“踢踢哒哒”地挪着椅子过来,大义凛然地说:“我多聪明啊,我一听就知道前后是有剪辑过的,这样曝的话,就不是八卦,而是造谣了。”  噢,看不出来,她还挺有原则的。“对了,你下午怎么会到乐团,有人报料?”  “当然,不然我怎么会去?人家在游戏社看只穿着泳裤的月月,好帅好帅啊!”前一句说得好好的,说后一句的时候,她的眼睛里又闪现出一颗颗的小星星,向往地扭动着身子。  可怜的椅子,被摇得“吱鼓劲”作响。  这家伙真色,把我们都差去别的地方,自己跑去游泳社看出水美男。她应该改名叫玄色才对。  “报料的人,是不是云斯遥?”  玄瑟愣了一下,说:“不是。你为什么会以为是他?”  “只是有碰到,随便猜了下而已。”我是觉得白青漪来得未免太及时了一点。  墙上的钟慢悠悠地走到了五点半,开始收拾东西走人。看我从包里拿出相机,玄瑟忽然眼睛一亮,凑过来说:“相机你随身带着,回家多拍几张我们小泉泉的居家照片,尤其是做饭啊,睡觉啊,洗澡……对!洗澡、洗澡能拍到吗?高价求购!”玄瑟抓着我的手,两眼冒心心地看着我。  “拍不到。”一只猫洗泡泡浴的照片倒或许可以拍到。  “那拍睡觉的照片吧,两百一张。”玄瑟紧跟在我后面,形随影从。  我停下脚步:“你刚才写的那篇八卦稿,能不发稿吗?”  玄瑟一愣:“当然不行,多么好的八卦,干嘛不发?!”  “那就是同样道理了,大家各有各的原则,互不触犯底限。我回家了。”  “等我,我也一起走!”玄瑟回身抓起自己的拎包,快速追了上来。“小晴,你生气了?”  “也不至于生气。”走进电梯,按下“1”,看着电梯的门在面前缓缓地闭起来。“萧学长,一直都没交过女朋友吗?”  “是啊!平时也从来没见他跟谁走得特别近,男生女生都没有,所以才叫冰雪王子啊!所以说呀,小晴你真是太幸福了!我们醉醉除了性格冷了点,说话尖刻了点,可是学校里一等一的全优王子!成绩好,为人作风也正派,从来不闹绯闻,所以我们都好羡慕小晴!”  “有什么好羡慕的?”我总觉得里面有些内情,就被掩埋在我所忘记的那段记忆里。  玄瑟笑嘻嘻地凑到我面前,说:“告白那段,我有听到的哦!”  “有告白吗?”  “怎么没有?”玄瑟的声音蓦地提高了。“他都直接说你是他女朋友了!”  电梯“叮”的一声,到一楼了。门一打开,冷不防瞧见外面站着的小白。我惊了一下,玄瑟已经高声尖叫起来:“啊,泉泉!”然后非常职业地迅速摸出照相机,冲着小白“嚓嚓”就是两张。  她的反应真快!  小白倒是笑盈盈地说:“你们刚才在说什么‘女朋友’啊,是不是又有什么八卦?”  玄瑟刚想说,包里的手机叫了起来。她快速地掏出来看了一下,眨着眼睛对小白说:“想知道的话,就买明天的‘圣华日报’吧!”然后就朝我们“拜拜”了一声,塞好相机,步履轻快地往先往外跑去了。大概刚又接到什么线报了吧。  “你怎么来这里?”我问小白。  “我啊!我没事干,就想着来八卦社看看有没有什么好玩的!”  “也没什么好玩的,就是每天捕风捉影,然后编故事。”  晚上睡觉前,整理明天要带的东西,看到躺在包里崭新的相机,忍不住拿出来在房间里随手拍了几张。忽然镜头一转,冷不防对上了刚从浴室出来的小白,一时没收住“咔嚓”拍了一张。  坏了!  我怎么把小白给照进去了,他刚洗了澡,穿着我给他买的宽宽大大的睡衣。肩上和胸口露了大片的肉,白生生的。乌黑的长发还是湿的,凌乱地垂着。黑与白的强烈对比,在视角上形成一股强烈的悸动。  这张照片要是被玄瑟看到,肯定又要兴风作浪了!我转着相机,着急地找着删除的键,忽然眼角伸出一只白皙修长的手来,轻巧地从我手里把相机拾了去,微微讶异地说:“唉,这就是相机吗?”  “还给我,我在用。”我伸手想去够回来。  “哦。”小白好奇地转着相机看了一圈,大概是发现不会用,就递还给我。然后转着身子,妖妖娆娆地往我床上一靠,单手支着头,眼神迷离地看着我说。“给我拍照!”  哈?拍照?他知道自投罗网是什么意思吗?  我的嘴角一阵抽搐,告诉他,相机坏了——  帮《错在你我皆男儿》(书号是148742)求下PK票,是本非常不错的书。大家还有PK票没投的,可以投下这本~~  另外,给自己求下最佳作品的票票。这个票是大家都可以投的,一人一票。希望能支持下《妖夫》,点下面的连接可以直接投票,西西~~  第三乐章…尘封的小夜曲(46)真实的梦境  好不容易才把小白哄回自己房间睡觉,关上门,折腾了半天,终于把那张照片成功删除了。松出一口气,爬上床刚摸过英语书看,手机就响了。原本以为又是找小白的无聊电话,摸过来一看,居然是我爸爸打过来的。  “爸。”  “小晴,没睡吧?”电话那头传来爸爸沙哑而疲惫的声音。  “还没有。爸爸,你是不是又加班了?”爸爸做的是业务主管的工作,平时很忙,经常加班,三天两头地还要到处跑着去请大客户吃饭拉业务。  “是啊,刚到家。昨天就想给你打电话,一忙就忘记了。”他轻咳了几声。“昨天,你萧叔叔打电话给我了。”  “爸,别抽烟了,对身体不好。”公司破产之后,原本烟酒不沾的爸爸全部开戒了,厉害的时候,一天可以抽掉一包烟。以前住在家里的时候,每天早上都能听到他的咳嗽声。  “最近抽得少了。”他长长叹了口气,说。“这么多年了,没想到还能遇上他们。昨天萧叔叔打电话过来,今天就帮咱们把负的债全还上了,让我们以后不用再愁利息的问题。所以,小晴心里也不要再有压力了,还债的事,就交给爸爸妈妈了,小晴好好学习要紧。”  “嗯,知道了,爸爸。”  “爸爸一直担心你一个人在那边会不好照顾自己,现在这样也好有个照料,爸爸也放心多了。萧叔叔让你有空就多去他家坐坐,听说他家醉醉也在圣华大学,这个世界还真是小啊!”  爸爸不经意起萧醉,我心里忍不住一动,像是有一股细泉从心底缓缓流出,涩涩的,有点酸。“爸爸,小时候,我经常跟萧、萧醉一起玩吗?”  “是啊,你不记得了吗?你小的时候,又调皮又霸道,总是欺负人家醉醉。还好人家脾气好,从来不跟你计较,还高高兴兴地做你的小跟班。”想起往事,爸爸轻声笑了笑,接着又开始叹气,我知道他大概又想起以前公司的事情了,连忙引开话题说:“可能那时候太小,都不大记得了。有空我会去萧叔叔家玩的,爸爸不要担心我,我这里很好的,你自己注意多休息,还有妈妈,让她不要总是熬夜,有时候出门去走走,说不定就会有灵感涌现出来。”  爸爸应了一声,接着就听到一阵凉拖鞋急促的“踢哒”声,妈妈过来了:“小晴,十一回家吗?”  我这才想起来,下星期就是十一黄金周了。“妈。”微带着娇气地叫了声。“大概不回了,小姨介绍打工的蛋糕店店长对我很好呢,十一期间会很忙,所以我答应她留在这里帮忙了。”  妈妈听后,叹了口气,说:“那你好好照顾自己。生活费够用吗,不够的话,妈明天再给你汇点过去。”  “不用了,妈。打工的钱是每个月提前支付的,而且学校里又是包三餐呢,现在萧叔叔又找了人每天接送,所以都找不到花钱的地方!我这里,您就别操心了,好好想你的创意吧!”  妈妈沉默了一会,低低说了声:“你这孩子!”就把电话还给我爸爸了。又跟爸爸闲聊了几句,汇报了一下这几天的学习近况,然后就“晚安”挂电话了。  但是心里一直不安宁,单词看不进去,关了灯睡觉,也翻来覆去地一直睡不着。迷迷糊糊地一直到后半夜,才渐渐有了睡意。  “小晴、小晴!”  浓雾弥漫中,一个小小的身影渐跑渐近。是个穿着小白衬衫,蓝色短裤,晶莹可爱得像是洋娃娃一样的小男孩。  “你怎么这么慢呀?!”  高高的书架下,穿着公主裙的小女孩不满地跺着粉色的水晶皮鞋,嘟起粉嫩嫩的小嘴。“我要那个!”白嫩嫩的手,指着书架最上面一排一本已经有些泛黄的曲谱。  “嗯!”小男孩重重地应了声,把搬来的椅子摆到书架下面,站上去,还是不够高。踮起脚尖,使劲地伸长胳膊去够那本曲谱。  “快点呀!”小女孩不耐烦地催促。  “嗯!”手指在曲谱上晃动了两下,终于够到了,用力地一拉,压在那本曲谱上的书一下子“啪啪啪”地当着小男孩的头砸了下来,把他砸倒在地,顿时“哇”地一声哭了出来。第1页结束


上一页--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