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家有妖夫(全文+番外)_家有妖夫(全文+番外)第10部分阅读-人人看吧 

公告:本站所有视频免费阅读,现已完美支持苹果,安卓,ipad等移动设备播放。手机浏览器支持类型uc浏览器(注意:使用uc浏览器请不要进入酷影模式,不然会提示播放不了),360浏览器,2345浏览器等赶快拿起您的手机随时随地看小说吧。

家有妖夫(全文+番外)

林明智低头看看自己怀里抱了一捧的零食,有些讪讪地笑笑,说:“是啊,给烟烟买的……”话还没说完,楼上就传来女孩的娇嗔声:“明智,你在干什么呀,怎么这么慢?”  “啊,烟烟,我就来了!”林明智朝我抱歉地笑了笑,说。“先过去了,不然,生气了就是我遭殃了!”  “快去吧!”我笑笑,转身让开路。看着他抱着一堆零食跑上楼梯,来到一个个子娇小的女生面前。那女生圆圆的脸,带着些婴儿肥,很可爱。大概等得久了,正跺着脚,嘟起嘴一脸的不高兴。  林明智连忙从腾出一只手拿出一盒精装的巧克力在她面前晃着,那女孩噘噘嘴,神情中隐约也已经有了笑意。一把夺过去,一扭小腰就往相反方向走去。  “烟烟。”林明智连忙跟了上去,两人前后差半步地闹了一会别扭,那女孩就又自然而然地挽上林明智的手臂,头轻轻地挨在他的肩上,亲亲热热地往前走。  “走啦,回家啦!”忽然有只手在我头顶轻拍了一下,把神游太虚的我唤了回来,我这才发觉居然一直盯着林明智他们看。  我抬头看看不知什么时候走到我身边的小白,问他:“晚上没有佳人约会?”  “怎么可能?而是晚上约我的人太多,也不知道陪哪个好?”小白唉声叹着气。“唉,有时候魅力太大,也很烦恼的啊!”  “那你出家当和尚去吧!就没烦恼了。”  “那你不是赚不了曝料钱了,饿死了怎么办?”  “你想太多了。”——  看到有桶子们在问会不会不更新了,大家放心呃,更新不会中断的,一天至少会有一更。元旦上架,上架会也会稳每天更新滴说。  另外,可能是我这个人比较悲观吧,总是会对一些负面的言论比较在意。其实并没有对提出批评的各位有任何不满的想法,只是希望批评的同时能说得清楚一点,只是笼统的一句,我也实在摸不着头脑,不知道是哪里出问题了。  最后,帮张廉的《黯乡魂》拉一下月票。这个月的月票还没有投的大家,就帮忙投下《黯乡魂》吧,书号是127200。  第三乐章…尘封的小夜曲(40)偶尔触及的往事  一个星期很快就过去了,我们之前协商好的曝八料计划也进展得非常顺利。随着小白童年趣事的曝露,很大程度上激活了女生们的母爱胸怀,以致于小白在学校里的人气飞速飙升。  听玄瑟说,已经有不少其他王子的铁杆粉丝打电话或者发邮件过来,抗议小白每天都把最重要的版面占了。但又有什么办法呢,换掉小白的头条,抗议的人更多。所以,只能少数服从多数了。  于是,我的腰包也渐渐地鼓起来了,一星期下来,足足地赚了两千五百块钱。  惦记着晚上有萧盛的演奏会,就干脆向张店长请了一天的假,跟小白一起去街上转转,买点东西,顺便庆祝下这一星期的丰硕成果,然后直接过去剧院。  收拾东西准备出门的时候,小白看到我身上的衣服,皱皱眉说:“怎么还穿这么丑的衣服?有新衣服干什么不穿?”  “又不是去约会,穿那么漂亮做什么?”我一边回答,一边往包里塞要带的东西。  小白一听,有些不高兴了。“晚上不是还要参加演奏会吗?”  对哦,晚上要去大剧院听演奏会,我穿得这么随意,不知道会不会连大门都进不了?折回房间去找其他能穿的衣服,但打开柜子一看,过份空荡的空间,只有小白送的那条裙子,似乎隐约在闪动着奇异的光彩。  ——除了校服,好像也就只有这件稍微显得正式一点了。  犹豫着好久,才对着镜子换上裙子,出门的时候,却又莫名地扭捏起来。从来没觉得从卧室走到大门口这段路是这样难走,像是有一只无形的手在往后拼命地拽着我。  “怎么这么慢?”小白倚在门口,懒洋洋地催我。不经意地一回头,看到已经无声无息地挪到客厅门口的我,蓦然愣了一下。  我的脸腾地一下子发热了,还没找到要说的话,就听到小白轻声笑笑说:“你的包呢?”  啊,对,我的包,刚才拎进去忘记拎回来了。赶紧转身跑回去拿包,再出来的时候,小白已经到门外了。  汲取了上次的教训,这次公交车直接坐到小商品市场。这里的东西又多又便宜,品种又齐全,更重要的是刷不了卡,免得小白看到中意的就想买,乱花钱。  经过我的严格把关,一上午逛下来,只给他买了几件春秋季穿的衣服。现在已经是十月了,有点担心天气忽然冷起来,他会没衣服穿,虽然知道他是妖怪,应该是不怕冷的。  付帐的时候,那店主大妈拍着小白的手说:“小伙子真有福气,女朋友对你这么好,自己一样没买,全给你买。现在这样的女孩子很少了,福气啊!”  小白听了,回头一脸促狭地看看我,笑眯眯地,就等着我去解释:“不是的,他是我哥。”  “哦哦!”店主大妈虽然连着应着,但脸上的表情根本就不是那么一回事。这都怪韩剧,让“哥”这个称呼变得前所未有的暧昧。  出了店,不满地用手肘推了他一下:“你干嘛不解释,都让我去说?!”这一路逛过来,进十家店,就会有九个店主以为我们是男女朋友关系。或许,可能是今天我们穿的衣服太像情侣装了吧。我是浅紫的连衣裙,小白是深紫的衬衣。  小白轻哼了一声说:“解释了有什么用,而且我们又不认识他们,管他们怎么想的。”  这样一想,是没错。倒是我跟每个不认识的人都这样解释过去,还挺傻的,很有一种欲盖弥彰的感觉。  “逛了这么久,你一件喜欢的东西都没有吗?”小白忽然又问。“怎么什么都没买?”  “嗯,没有特别喜欢的。”我去年的衣服基本上都还可以穿,他除了那两套校服就没有别的衣服了,总不能一直靠幻化出来的穿。“中午去吃肯德基吗?”  “鸡?好啊,有肉吃就行。”小白满口答应,一边把拎在手里的大包小包全部收到他的储物戒里存着,然后继续轻装上阵。他那个戒指,我上次就研究过了。玉质的,看上去跟普通戒指没什么区别,但就是有那样的神通,无论多大的东西都可以往里面塞,而且还不增加重量,真是神奇!  到了肯德基后,小白就发现,根本就不是他想像的那样是来吃烤全鸡的,而是他从来没见过的食物。在收银台前,小白看着菜单着实愣了半晌。两个在忙碌的服务生MM看到,立马过来殷勤地为他介绍产品,从肯德基的源起开始讲起,然后到发展历史,再到基本材料,佐料……  我不动声色地挤到小白面前,对收银员小姐微笑着说:“不好意思,要一个一号套餐,一个六号套餐。”然后差小白先去洗手,等食物陆续到齐,小白也折回来了。不顾收银小姐丢过来的白眼,直接拽了小白就走,找了个安静的角落坐下吃。  我洗手回来,却发现小白还没开始吃,只是转着汉堡的盒子四周看。我从他手上接过来,取出汉堡递给他,示意他像旁边座位上的那位大叔那样吃。  “你那些女朋友,没有请你来肯德基吃过吗?”  “没有,都是去一个什么屋,很多吃的,想吃什么,自己端个盘子拿的那种。”  八成是喜多屋。我小声嘀咕着,随便吃了个饭就去那里,真奢侈。  小白观摩了一下那位大叔的吃法,一口咬下去,俊挺的眉头皱了皱。  “觉得不好吃?”  “好怪的味道。”小白一边皱眉一边继续吃。  “放了沙拉和生菜,吃不习惯的话就不要吃了,这有烤鸡翅。”分一对奥尔良烤翅给他。“一份套餐东西太多,我吃不了。”  小白摆摆手说:“我习惯开始吃了就吃完,吃进嘴里了,就不会再吐出来。”说着,喝一口冰可乐,一副舒爽的样子。  又是一套奇怪的理论,忍不住开始有些好奇,小白曾经生活的那个时代,究竟是什么样子的?一边想着,一边拆了番茄酱醮薯条吃,冷不防就顺口问出声来了:“你们那时候是什么样的呀?”  小白喝可乐的手停了一下,有些惊奇地看看我,因为之前每次他开始想“当年勇”的时候,我就会打断他,大概那个时候,我还是不相信为主吧?  惊觉自己居然问出来了,也愣了一下,随即转过目光表示我的漫不经心:“我只是对你的这些逻辑感到很奇怪而已,不知道是谁教你的?”  “没人教我。”小白有些闷闷地说,咬一口汉堡,才出声继续说。“我们那时候是妖魔当道。我们的国家,从皇帝到臣子,全部都是妖族。每天不停地打来打去,谁强大,谁就能获得领导权。那时人类只能躲在深山洞穴里生活,不过后来从北方过来一支人类的队伍,居然联合起散居的奇人异士,攻破了我们的王朝,然后我们就开始跟人类打……”小白说到后来就轻描淡写了。  “哦,那后来你怎么到我家墙壁里去了?”  大约是踩到他尾巴了,他瞪了我一眼,恨恨地咬口汉堡,说:“我怎么知道?你们人类阴险狡诈,喜欢来阴的。一不留神就中招了,被封印起来了。”  “哦。”嘴里敷衍地应了一声,心里却在奇怪,既然是被法术封印起来了,那怎么会被我一捶就给捶出来了?诡异!——  今天起来迟了,一睡醒,发现已经一点十五分了……  第三乐章…尘封的小夜曲(41)演奏会  手机忽然响了,以为是花依打来的,拿出来一看,却是一个陌生的号码。  “喂,是泉泉吗,我是吴艺娜。”  我愣了下,随即想起那天吴艺娜跟小白说过要一起去看演奏会。我犹豫着要不要用平时吓退骚扰电话的办法挂掉她,抬眼看看小白,小白也正看着我,嘴里正满塞着一口汉堡。  犹豫了一下,把手机递过去,说:“吴艺娜打来的。”  小白看看我,慢条斯理地把嘴里的东西全部咽下去。我把手机往他面前再递了递,意思是让他拿过去自己接听,没想到他居然直接把耳朵附了过来。  我瞪了瞪眼睛,又不好把手机扔下,只能帮他拿着。  “嗯,我在街上,陪人逛街。”  “女的。”小白说的时候拿目光看看我。  我虽然不知道吴艺娜在那边说了什么,但光听小白的回答,也知道了个大概。他应该是说在陪一个女生逛街,不能过去找她吧?  挂完电话,督促着小白把食物全部吃光,然后两个人继续沿着街缓缓地逛,又零零碎碎地买了点东西。五点钟左右,花依打电话过来了,问了我们的具体位置,不出十分钟,一辆锃光发亮的宝马车就带着疾风停到了我们面前。  “嗨!”花依摇下车窗,露出脸笑着跟我们打招呼。真佩服她的眼神,这里人山人海,居然也能一下子分辨出我们来。“上车!”  上车后,花依就问:“吃过晚饭了吗?”  “没呢。”  “带着小女仆逛街啊,哈哈。”花依笑了起来,很爽朗的感觉。“演奏会七点开始,呆会一起去吃饭吧。今天还请了个弟弟,跟你们差不多大——”话没说完,她手手机就响了,很激烈的摇滚乐。  花依看了下号码,接起来就讨好地说:“乖啊,别急别急,五分钟就到,马上就到。”然后那边好像就挂电话了,花依回头跟我们说:“要加速了,这小子生起气来,可以大半年不理人。”说着,熟悉地转着方向盘在大街上纵横驰骋,十分钟后,停到了“英皇大酒店”的门口。  英皇大酒店,据说是全国最豪华的酒店之一啊,听说这里的一杯白开水,就要一百六十块!  花依停好车,引我们进门,一边打电话给她的弟弟。我跟上几步,拉住小白的衣角,小声说:“这样不大好吧?”人家请我们看演奏会,可以说是门票有多,不想浪费。但现在又请我们到这么贵的地方吃饭,就有点那个啥了……  “有什么不好?”小白回头看看我,似乎有些不明白。  我瞪他一眼:“你当心人家是要泡你做小情郎!”  “那有什么,我没意见啊。”小白还是一副坦然的样子。  “怎么了,快过来!”花依站在酒店门口朝我们打招呼。  “走吧。”小白顺手就牵起我的手往里面走去,我只能跟上他的脚步。我们慢慢走近,大门内侧的玻璃门里也有一个人影缓缓地移出来。  小白的脚步忽然停下来,我定睛看了看,发现那个人影,居然是——萧醉!  看到我们,萧醉似乎也很意外。花依发觉了这一刻的微妙变化,圆了圆嘴巴,说:“你们认识啊?”第1页结束


上一页--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