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家有妖夫(全文+番外)_家有妖夫(全文+番外)第6部分阅读-人人看吧 

公告:本站所有视频免费阅读,现已完美支持苹果,安卓,ipad等移动设备播放。手机浏览器支持类型uc浏览器(注意:使用uc浏览器请不要进入酷影模式,不然会提示播放不了),360浏览器,2345浏览器等赶快拿起您的手机随时随地看小说吧。

家有妖夫(全文+番外)

“A张慕欣会长的深情拥抱,B甄素嫣小姐的三小时浪漫约会。”念到这里,他的声音停了停,不怀好意地建议说:“由于获得优胜的主人是位女生,所以我们就把前面这两项删除,大家说好不好?”  他这么一说,大家当然知道后面两项的选择有暧昧。“好!”兴奋的是雀跃着等着看好戏的看客们。  如他们所愿,A和B两个选项水波一样地从大屏幕上消失了。紧接着观众席上女生们忽然爆发出一阵震耳欲聋的尖叫声,我抬头一看,原来是C选项出来了。  “C花王子云斯遥的甜蜜亲吻——”  我忍不住低骂了声,什么神秘大奖,居然是云斯遥!  “大家不要激动,还有最后一项!”主持人声嘶力竭地盖过台下汹涌的尖叫声。“D、D是冰雪王子萧醉的现场激情伴奏!”  “啊——萧醉!”“醉醉!”  台下另一拨人也疯狂起来,高声大叫着“萧醉”的名字。  演播厅的气氛顿时到达了前所未有的火爆,高叫声、尖叫声排山倒海一样地在会场里汹涌着。费了好大的劲才分辨清楚主持人的问话:“温晴同学,今晚的神秘大奖也是前所未有的豪华丰盛,作为给予你的额外奖励,你可以在C和D中选一个,请问你的选择是?”  我刚想说我两个都不选,主持人又说了:“先等一下。”说完,他后退一步,转向观众。“最后一次大家投票的机会,大家认为温晴同学会选C呢,还是选D?请在一分钟之内按响你们座位上的按钮吧,猜对的人,将会获得由学生会送出的神秘礼物!加油吧!”  这主持人还真是会煽动民众情绪,没几秒钟,我就看到屏幕上两个选项后面的方柱形一个劲地涨。过了一会,D的涨停了,C的还在疯涨,到最后居然高达八百多票,占了总投票的百分之七十多。看来这一部分人,应该都是知道刚开学那几天的八卦的,所以很多票数都是不怀好意地投的。  真是的,一群无聊人。  “啊,果然果然,我们的花王子果然人气无可比拟。那么,我们的温晴同学,究竟会怎样选择呢?”  话刚说完,那五颜六色的灯光,齐唰唰地打到了我的身上。我听到窝在我怀里的小白“嘿嘿”笑了两声,用爪子挠挠我的手臂,说:“甜蜜亲吻哦,甜蜜亲吻哦,哦哦哦。”  我不客气地用指甲在它尾巴上掐了一下,兴灾乐祸的家伙!  汗,我不是故意发三次的。我发错一次,找编辑大大删,结果删得太彻底,把偶补传滴对的一章也删了,汗,不好意思……  第一乐章…最糟糕的开端(20)优胜者的神秘大奖  “温晴同学。”  主持人那张脸又放大到了我的面前。“公布你的选择吧。”  我的选择?  看着台下那一众闪亮着眼睛等着看八卦的家伙们,实在感到很无语。这些悠闲的有钱少爷小姐们,大概每天吃饱喝足就等着八卦来娱乐生活吧?怪不得那个什么圣华日报,在学校里卖得那么红火!  想起那所谓的日报,我的目光一转,就看到舞台最前面的横栏上伏着一个熟悉的身影,悬空着上身,拼命地往舞台这边探着,手里举着一个摄像机对着我狂拍。  那个八卦记者玄瑟!  还真是敬业啊,无话可说。  现在摆在我面前有三个选择:第一,选C,直接把八卦爆得更大,牺牲自己,娱乐大众;第二,选D,那我想第二天肯定会出来八卦说我因为被云斯遥甩了,心有不甘,就故意选冰王子刺激他;第三,两个都不选,不过大概又会有八卦说,我对云斯遥余情未了,情有独钟,连冰王子都不看在眼里云云的。  选哪个都会爆八卦,麻烦啊!  “温晴同学,温晴同学?”主持人还在不厌其烦地提醒。  算了,我管那么多干嘛,八卦是无孔不入的。畏畏缩缩也没什么用处,直接选对我最有利的就行,至于其它的,让他们八卦去好了。  “那就麻烦萧学长了。”  果然,我的话一说出,台下就“喔”地一声,一半是失望,一半是起哄。  我淡淡笑笑说:“我下周要在我们系的迎新晚会上演奏小提琴,难得今天有这样的机会,所以我想请萧学长为我伴奏,希望能够给我指点。”  台下的家伙们继续起哄,更有女生高起尖叫“萧醉”名字,大概是在为萧醉的即将再次出场而激动不已。  “那么,接下来,就有请我们的冰雪王子萧醉,为温晴同学伴奏一曲。”说着,他又转头问我。“曲名是什么?”  “春。”我暂时弹得顺畅的,也就是这一首了。  “春!”同样的词语,到了主持人那里就格外慷慨激昂。  他的声音刚落,舞台上的灯光就一下子全熄灭了,昏暗的一片。  主持人挨到我身边小小声地问。“有带琴吗?”  “有的。”我刚要说我去下面拿一下,就看到舞台前有个身影在朝我用力地挥手,小声叫我的名字。  是嘉贝!  我赶紧走过去,原来是她送小提琴过来了。我心里一暖,感谢了她一声。转身回到台上,把奖杯塞给小白抱着,让他蹲去一边。取出小提琴想趁机试音的时候,一束灯光忽然打到我身上。我抬头看了一下,看到在另一束朦胧浪漫的灯光的照耀下,舞台中后方一台闪亮的钢琴从台底下冉冉上升。钢琴前坐着一个白色西装的男生,胸前别着一朵玫瑰花,却衬得他的气质更加清新冷冽。  等钢琴停了下来,萧醉才缓缓站起身,随着那圆圆的光柱,往前走了几步,礼节性地朝观众行了一礼。引起更加疯狂的呼喊声之后,冷冷地丢了一个眼神过来给我,说:“可以开始了吗?”  我连忙弯腰行礼,说:“请学长多多指教。”  他睬也不睬我,直接回身坐回钢琴后了。  我也不以为意,整好琴,摆好姿势,一切准备就绪。小白不知什么时候蹲到我脚边,用一只爪子拍拍我的腿,小声说:“喂,笨女人,别给大爷我丢脸!”  死猫!  那边钢琴的前奏已经徐徐地开始了,还是那样清新,自然,像是浑然天成一般,优美得无懈可击。随着他的节奏,我情不自禁地扬起弓,也开始拉第一个音符了。“吱嘎”一声,吓了我一跳。冷汗,一时听他的琴声听得出神,出错了。  听到那边的琴声也因此稍微停顿了一下,我暗自吐吐舌头,找准音点继续拉。虽然前两个音还不是很准,但后面就渐渐恢复到了练习时的水平了。虽然远比不及他的琴声那样完美动听,但也还算流畅准确。他的琴声,似乎有着一种很强的魔力,牵引着人,和着他缓缓地行进着,悠悠地,悠悠地。渐渐地,心情似乎也随着那飘扬的音符而起伏着,进入了一个春暖花开的季节,有潺潺的溪流,有翩飞的蝴蝶,还有在草地上嘻笑着奔跑的孩子们……  第一次这样全身心地融入到演奏之中,那种感觉,仿佛已经不是自己在拉着琴,而是冥冥之中,有一股力量,牵引着我的手,或急或徐地前行着。  节奏渐缓,当琴声完全停下来的时候,原本鸦雀无声的演播厅里,顿时爆发出雷鸣般的掌声,心里洋溢着一股难以言明的雀跃。记忆里,小时候曾经也站在这样的舞台上,拉完一曲,对着万千上万的观众鞠躬,听他们的掌声和喝彩声。那时的情景,现在重温起来,竟然像是隔了一世那样遥远。  心情正激荡着,难以平复,感觉到身后有人走近,我这才惊醒过来,发觉自己竟然还保持着收尾音的那个姿势呆呆地站着。反应过来,把琴收回来,就听到从身旁经过的那人冷冷地丢过来一句话:“真差劲。”  我的手顿时僵了一僵,我知道是萧醉,但我没有回头看他,蹲下身沉默地把琴收回琴盒里。  小白抱着跟它差不多大个的奖杯“突”地跳到我怀里,大剌剌地用爪子拍着我的肩,很豪迈地说:“马马虎虎啦,还算没给本大爷丢脸。”  没有多理他,收拾好琴盒,就抱起他往台下走。  “你这人真奇怪了,怎么夸你了还是一副沮丧的样子。要知道本大爷的眼光可是很高的,从来不会轻易地夸奖人的!”  “哦,那谢谢你。”我第一次知道,原来“马马虎虎”也算是一个褒义词。  “切,这么勉强,早知道就不给你了。”小白还在愤愤着。  “今天晚上的迎新晚会和宠物比赛,就到这里圆满地结束了!刚才选D的同学们,可以凭座位号到主席台领取一份精美的礼物!在这里我可以先透露一下,礼物是风王子林明睿的限量版签名CD。是我们组委会很辛苦才拿到的,数量有限,速度了哦!”  “啊!”此起彼伏地一阵尖叫声,然后就看到人潮汹涌澎湃地往门外挤去。  我下了台,观众已经散得差不多了,不过还是有好几个女生围了上来,都是冲着小白来的,眼巴巴地要求想摸小白一下。看小白向那些女生们“喵呜喵呜”叫得欢快,我也就随他们去了,只是暗自在想,小白再这样学下去,会不会真的从狐狸蜕变成猫了?  看看时间差不多了,再晚一点,恐怕真的会没有回家的公交车了,于是就从女生堆里把小白抱了回来,然后就发了小白身上多了很多额外的东西。比如:脖子上多了三条闪亮的钻石项链;两只耳朵上各夹了一只镶着宝石的发夹,在灯光下闪耀着绚目的光芒。还有人给它穿上了一件很华贵的公主裙,看上去倒是格外妖娆贵气。  我看着一脸无辜的小白,无语。  现在他已经不是一只白猫了,而是一只闪亮的白金猫——  吼,今天准备冲一万分,希望大家能再顺手点点下面的投票连接。先谢谢大家支持啦,HOHO,冲冲冲~~~  第一乐章…最糟糕的开端(21)礼尚往来  那群女生们又以期待地眼光看着我,眼巴巴地说:“小白好可爱啊,以后每天都带小白来学校玩,好不好?”  “恐怕不行吧,学校规定平时的上课时间,是不能带宠物进入教学区的。”而且小白以后也要进学校来好好学习了,怎么可能一边还变成猫陪她们玩?  “那让小白来我那里住几天好吗,我的别墅就在北二幢。”  “不行。”小白又不真的是猫,让你知道他是妖怪,还不吓死你?  “那每天上完课后带小白来我们的别墅玩,这样可以吗?”她们继续央求。  “不行,我放学后要去打工。”我可没时间陪她们玩,不过她们好像是要小白跟她们玩,并没有邀请我……  看她们都露出很沮丧的样子,我犹豫了一下,说:“那我每个星期六找个时间带小白来学校,这样可以吧?”其实这个怎么样,我问的是小白。  小白“喵呜”了一声表示同意,那就这么定了。忽然想起,我明天也应该到打工的店里去报道了,虽然这次赚了不少钱,但应该算是小白的,给它存的,不给让他乱花。  女生们还在遗憾只能一周见一次小白,围着我求情。  “真的只能这样了。”我坚决地坚持住底线。“对了,还有,这些礼物太贵重了,我们不能收。”我从小白的牙朵上拿了发夹下来,正要递还给她们,那群女生就纷纷匆忙地说:“那下周六再见了哦,小白。我们会很想你的,要早点过来啊,拜拜~~”临走前还一个飞吻,然后飞也似地走了。  “你们,等一下!”我追上过去,想把东西还给她们。没想到,她们穿着高跟鞋,居然还能跑得那么快,一会就没影了,难道是我抱着小白,又拎了小提琴,所以速度变慢了吗?  嘉贝不知道哪里去了,等我把小白身上的“附赠品”一一解下来之后,演播厅里已经基本上没有人了。  “这些东西,能卖多少钱?”小白手里抓着一根钻石项链,兴奋地问我。  “不值钱,改天还给他们吧。”我一边收拾一边回答。  小白不高兴地“嘁”了一声,我手里正拿着的一个发夹倏地一下就不见了。低头一看,我刚才收起来的东西也都不见了。抬眼看了小白一眼。  “我都收好了。”他倒也是大大方方地认了。第1页结束


上一页--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