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家有妖夫(全文+番外)_家有妖夫(全文+番外)第3部分阅读-人人看吧 

公告:本站所有视频免费阅读,现已完美支持苹果,安卓,ipad等移动设备播放。手机浏览器支持类型uc浏览器(注意:使用uc浏览器请不要进入酷影模式,不然会提示播放不了),360浏览器,2345浏览器等赶快拿起您的手机随时随地看小说吧。

家有妖夫(全文+番外)

“先自我介绍一下,我是汉语言三年一班的顾承彬,暂任本系学生会会长一职,今后,各位学弟学妹们平时在学习上、生活上遇到什么问题,都可以来找我。”  我猜得没错,他果然是学生会的,还是主席……  接下来,他简单介绍了一下学校的概况,这些我都在下发的简章上看过了,没有什么特别需要留意的地方。再说了一些套话,然后就欢迎中文系系主任为我们讲话。  系主任杜子腾是位博士生导师,我在高中的时候就听说了他的德高望重。不过,他的发言也很普通,大半的官话套话,几乎在初中、高中开学报道的第一天,都曾经听到过。  用热烈的掌声送走系主任之后,顾承彬再度信步上了讲台:“下面,欢迎新生代表,也就是本届中文系第二高分入校的,文秘一班的罗嘉贝同学为大家致辞。”  我随着大家鼓起掌来,但心里还是有些奇怪,为什么是第二高分做新生代表?我怎么记得新生代表,一直都应该是第一高分的呀?  “为什么新生代表是第二高分啊?”旁边也有其他同学开心奇怪地窃窃私语。  “第一高分不就是那个——”  旁边有个轻“嘘”了一声,之前那个人的话嘎然而止。  我听得心里抖了一下,该不会是我吧?!  “听说,她们班的班主任找了她一上午,都没找着人。所以,系里才临时决定找罗嘉贝的。”  不是吧?!  ——越来越觉得事情不妙了!  果然,新生大会一散场,我就被班主任叫住留了下来。空旷的会场里,只剩下我、辅导员,顾学长还有两名学生会的干事。  “温晴,你是怎么回事?”班主任是个三十岁左右未婚女人,硕士毕业刚进圣华一年,还只是助理。  “你是我们这一届的第一高分,是我们重点培养的对象。这才开学第一天,你就跟音乐系那帮渣滓混到一起去了?!”  “老师,我——”那也不是我情愿的啊。  我的话说了一半,就被班主任怒气冲冲地打断了。“音乐系那帮是什么人?阔少爷,花花公子!他们砸大把的钱进来,不是来学习,是来逍遥的!你一个一穷二白的穷学生去凑什么热闹?你父母辛辛苦苦地拿血汗钱出来让你上大学,是来让你跟花花公子厮混的吗?别以为灰姑娘是那么容易遇到王子的!”  我从来没有那样想过。我在心里这样申辩,挺委屈的,但我知道这个时候顶嘴,只会更加糟糕。“对不起,老师,我不会再这样了。”  大概是看我认错态度良好,她深吸呼一口气,压抑住胸中的闷气,放柔声音说:“你也别怪老师说得不留情面,那也是为了你好,不想看着你一步踏错。那个云斯遥,是学校里出了名的风流大少爷,一星期换一个女朋友,别抱着他对你或许是不同的这样的想法。你马上跟他断绝往来,收好心,好好学习!”  我低着头点点头。  “郑老师。”是顾学长的声音,他缓步走了过来,帮我求情。“温学妹知道错了,您就别责怪她了。学妹这么聪明,孰轻孰重,心里也是明白的。”  班主任叹着气说:“这帮年轻的女孩子,道理哪个不懂?但在华丽的诱惑面前,又有几个禁受得住?”  顾学长轻声笑笑说:“总也不会一直都是那样。会场这里收拾得差不多了,郑老师还有事忙,就由我来带温学妹去教学楼看下。”  “去吧。”  顾学长带着从会场出来,从一条树荫夹道的小路走往教学楼。“这条路,叫作曲径。两边都是花园式的绿化带,早上要晨读的话,可以来这里。”  “嗯,谢谢学长。”  话刚说完,感觉到前面的脚步停了下来,我不禁抬了抬头。  “刚才郑老师的话是说得重了一点,不过也算是一种提醒。我们学校跟别的大学不同,我们这里学生多,家庭背景和社会背景跨度很大。像学妹这样凭自己努力,以高分考进来的,不少,但成绩很差,砸几千万的钱进来的人也多得很!音乐系、经济管理系、美术系这三个系有钱人最多,尤其是音乐和美术这两个系,大部分人都是进来玩的,闲得无聊就拿钱耍女生玩。我们系之前就有好几个尖子生就是被他们耽搁了,还有几个甚至出了精神病进了医院。所以郑老师听说你的事情之后,才会那么生气。”  “我知道老师是为了我好,其实我都是知道的,我不会再答理他了,谢谢学长提醒。”  顾学长伸手拍拍我的肩,柔声说:“他要是再来骚扰你的话,你就来找我。”说着,他从资料夹里找了张纸出来,写了一串数字,递给我说:“这是我的电话,有事尽管找我。我们学校基本上都是学生自治,所以学生会还是有一定权力的。”  “谢谢学长。”  大学里的教室,除了每个班级一个固定小教室,用以平时课间休息,班级例会之用之外,其他的教室,都是以授课老师分的。一般教授级别,包括副教授,都有自己单独的一个授课教室。而讲师、助教等级别,就两个轮流用同一个教室。  上课的老师,也不是固定的。不像中学时代,一进校,学校就已经给班级分配好了老师,大学里,则是可以自由选择的。  圣华的惯例,开学第一周,是试听、自主选课的时间。所有的老师,都会在这一周内开课,你可以到处去试听,然后确定修哪几门课,选哪位老师的课。  从顾学长领了科目表,以及各个老师开课的时间和教室的表之后,看了下表,才三点半。班级里没什么活动,基本上就是三五成群的同学在聊天,但由于上午那一码子事情,没有人愿意跟我说话,我坐着无聊,就自己一个人出来了。云学长之前有说四点半来找我,一起吃晚饭。但我决定不理他,直接回家。  顺道从菜场买了菜回家,一进门,就看到小白舒服地靠躺在沙发上,摸着吃得圆滚滚的肚子,一边打着饱咯,一边看电视。听到开门的声音,头也不回地说:“回来了?”  “嗯。”我应了一声,就直接走向厨房,准备晚饭了。小白也不知道在看什么电视,时而发生“哈哈”的大笑声,衬得我的心情更加不好——  非常感谢大家滴票票,这几天趁着还有点存稿,偶会努力地一天两更~~~  晚晚是第一次写现代校园,所以写得很慢,不是自己擅长的东西呀,憋得好痛苦~~  大家在看文时,有看到虾米问题,希望能反馈给晚晚,好作及时调整。  偶现在写到十几章,还没把小白弄进学校去,郁闷中……  第一乐章…最糟糕的开端(6)圣华八卦日报  “吃饭了。”  做好晚饭,我随便喊了它一声,就直接坐下自己吃。过了一会,小白就“嗤溜”一声窜了过来,在桌子上扫了一眼。“哇!有好吃的!”当下就抱了我中午打包回来,然后热了一下的菜过去,拿了勺子来勺了吃。  我看了它一眼,这家伙眼光还真精,知道那些是贵的。  “你怎么啦?”它一边吃,一边斜了我一眼。“早上意气风发地出去,怎么回来就一副斗败公鸡的样子?在学校被人欺负了?”  不知道怎么回事,他这么一说,我心里忍不住委屈起来,嘴里还是说:“没有。”  低头往嘴里扒了几口饭,忽然脸侧被一个毛茸茸的爪子戳了一下,我抬头看去,就看到小白瞪着我说:“真没出息!被人欺负了就知道回家来哭,哭,顶个屁用!”  听它这么说,我下意识地摸摸眼角,才发现眼泪真的掉下来了。努力了这么久,满怀期待地来到圣华,但刚进学校的第一天,就遭遇了这样的事情。不仅老师们对我生气了,还成了全校皆知的绯闻女主角,大概现在所有的人都在等着看我的笑话,看我什么时候被甩。  “我就是没出息了。”我承认了,眼泪也不再顾忌地落了下来。  小白将两只爪子抱在胸前,盘腿在桌子上坐下,叹口气说:“是怎么回事,你跟我说,我给你去报仇!”  报仇……我摇摇头,低声说:“他不要再来找我就好了。”  我低着头,暗自懊恼我怎么就这么倒霉被他找上,就听到旁边小白“蹭”地一下子从桌子上跳了起来,看着我大声惊叫:“你是说你被人看上了,他调戏你了?”  “也不算是看上,只是我倒霉……”  “还真的是啊!”小白瞪大眼睛看着我。“谁啊,谁的眼光这么差啊!我真同情他——”  前一刻刚开始把它当成可以说话的自己人,立刻就听到了这样的话。  我冷冷地看了它一眼,不再理它,收拾好碗筷,把它面前吃的那碗也直接收走,统统倒进垃圾筒。然后完全不理会它的哇哇大叫,把碗浸到盆子里,就直接回房去了。就算它在外面使劲挠门,大喊大叫,我完全也不理会。它好像也故意要跟我对着干,把客厅里的电视机声音开到最大声,轰轰轰地,吵得我一刻没得安宁。  一怒之下,开门冲出去,“咔”地一声把电源总开关给关了。屋子里顿时一片漆黑,只有小白“哇哇”大叫的声音。我无视它,直接躺回床上。下一秒种,就“叭”地一个毛绒绒的东西跳到我身上,用肉爪子拍我的脸,喊着“还我晚饭,还我晚饭”,我又直接一声“急急如律令”把它定住,然后挥手一扫,把它扫去地上趴着。  第二天早上,本来不想理它,但出门的时候,还是一个心软把它拎出来,解了咒,留够吃的东西给它,才出门去学校。  想着云学长说以后八点半在储物楼等我,我特地赶早半小时出门,想避开他,没想到公交车在路上堵车了,到学校的时候,刚好是八点半。在储物楼门前,犹豫了好久,但是必须去换校服。一咬牙,闷头走了进去。出乎意外地,云学长并没有在。  欣喜地开门进去,快速换好衣服,直接奔去教室。对照着各位老师的介绍资料,圈定了上午要去试听的三位老师。正收拾东西要去找上课的教室的时候,外面走廊上就传来“圣华日报、圣华日报”的高呼声,接着就有一个女生抱着厚厚的一叠报纸冲进门来。  “最新消息,医学院系花疯狂倒追雪王子,月王子携王妃兰亭共进晚餐,甜蜜羡煞旁人……”她一边高声呼喊,一边把手里的一份份报纸按座位发下来。一边发还一边说。“圣华日报试阅版,只免费提供一星期。如果要长期订阅,内线电话请播打1728,外线号码每版中缝上都有。”  “花王子又换新王妃,薄命花王妃又刷新记录——”  我的面前也发了一张报纸过来,我本来这些八卦毫不感兴趣,但这报纸的头条赫然写着:横刀夺爱闪亮新宠儿苏甄,三小时薄命花王妃温晴。大题目下面硕大的两张照片,一张是云斯遥挽着一个笑容高贵的女生,另一张则是哭丧着一张脸的我。  ——原来所谓的刷新纪录的,是我。  我对这些八卦记者真感到有些无语了,那张我哭的表情应该是昨天被班主任训了之后被偷拍的吧,被他们往这里一搁,还真像是有那么一回事了。  不过,无论如何,他换新女朋友了,我也可以松一口气了。  站起身,不去理睬别人异样的目光,直接往外面走去。走到楼梯口的时候,听到身后有人在叫我的名字,我犹豫了一下,还是停了下来。  “温晴!”  追上来的,却是刚才发报纸的那个女生。她手里拿了着录音机一样的东西递到我面前,问我:“温同学,你好。我是圣华日报的记者玄瑟。早上的报纸你也看到了吧,请问你现在的心情,怎么样?”  她问的时候,她身后就有另外一个女生,拿着个数码相机对着我一阵猛拍。  八卦记者,终于从暗处走到明处了啊。  我看着她,朝她笑了笑说:“我很高兴啊,因为我破记录了,不是吗?”说完,转身就走。第1页结束


上一页--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