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上海现代情侠录之情色上海滩_ 第十七节-人人看吧 

公告:本站所有视频免费阅读,现已完美支持苹果,安卓,ipad等移动设备播放。手机浏览器支持类型uc浏览器(注意:使用uc浏览器请不要进入酷影模式,不然会提示播放不了),360浏览器,2345浏览器等赶快拿起您的手机随时随地看小说吧。

上海现代情侠录之情色上海滩

    我终于开始了家庭教师的生涯,不过更严格来说,不仅仅是家庭教师,还包括司机、保镖、勤杂工、苦力,……以及情人。

    当然情人的关系只限于思滢和琴书(目前如此,我心里一把微弱的声音抗议道),不过,我坐在唐心虹的身边,总是不能平心静气地专注于开车这件事上来(我开车的本领和驾驶执照是在美国、日本留学、工作时学会和取得的)。毕竟开车这样驾轻就熟的无聊事情怎么和唐心虹动人的气息、美丽的眼睛相比较呢?

    我想在唐心虹深潭般的眼眸中隐藏的烈火炙烤下,除了柳下惠这样的性无能者,任何男人的坚强防卫都会被熔化掉的。

    现在,四个女人和我这一个男人已经形成了一个奇异的家庭混合体。我们除了睡觉以外,绝大部分的空闲时间都在一起消磨,我不得不苦涩的发现我这个“人见人爱”的“超级大帅哥”成为了四个女人捉弄和取笑的对象。

    每天,琴书、思滢、韩晶晶在的时候,还好一点儿,唐心虹只是远远地用忽闪忽闪的眼睛向我传送隐含情意的秋波。可是,一旦思滢她们三个大小女人离开,唐心虹就紧紧贴在我的身旁,寻找各种各样的话题,吸引我的心神。她的话语,经常充满了性的暗示,我并不是说她用什么“有色”的出言撩拨我,而是她极其富有魅力的嗓音似乎总是刺激着我这个“脆弱”男人的隐秘欲望。

    偶尔不说话的时候,她就一定会坐在离我不远的地方,用一双大眼睛一眨一眨的望着我。我感觉对唐心虹来说,我就好像她刚刚买回来的大玩具,充满了占有的欲望。

    我没有办法,只有尽量少和她接触。

    我更加不敢跟她主动搭讪,因为我发现这女人难缠得很(不愧是名校的硕士毕业)。

    即便如此,我还是度日如年,因为无论在她的嗓音包围下还是眼光的笼罩下,我内心深处隐约的欲望总会泛滥全身,煎熬着我的身体。

    我可以理解孀居华信少妇的春情煎熬,但是我不能判断唐心虹究竟对我有什么想法,其实是不敢想也想不出来。虽然总体上讲,我已经经历了很多的女人,尤其是思滢和琴书这样的动人尤物,但是女人的心思我还是永远无法搞清楚,最重要的是,我也不想改变和思滢、琴书刚刚形成的生活状态,如果唐心虹在糅合进我的生活里,我不知道会出现什么意想不到的事情。

    或许唐心虹在我的身上只是想要获取一点点儿的东西,问题是那点儿东西恰恰是最难得的,我现在是不是能付出呢?我已经有了琴书和思滢,还有能力付出吗?

    这种付出,绝对不是玩玩儿那么简单和轻松,如果超出了我的控制范围内,我很可能打破所有的平衡,到时候就不仅仅是潇洒不起来,恐怕就会陷入到苦恼中去、痛苦中去、自责和羞愧当中去,严重些会导致就情感世界的分裂,最终既给自己也给琴书、思滢、唐心虹、韩晶晶带来伤害。

    只要出现了情感的冲突,就只会造成彼此的伤害,那时大家就不会再相互感激和理解,如果说有,也只是在忘乎所以这个阶段才存在。

    琴书和思滢是多年相知相亲的异姓姐妹,再加上社会环境的影响,比较容易相互接受和容纳对方,我们“一修三好”相伴到老是很可能的。

    但是其他的女人过了这个忘乎所以的阶段,恐怕别的女人的存在,就会变得消极、埋怨、伤心、眼泪……吵吵闹闹就是主要的内容了。

    我不相信唐心虹不是这样的女人。而且我相信唐心虹绝对不是一个容易控制的女人。

    不过最大的麻烦是:不论怎样讲,这个世界上有哪个男人不喜欢年轻漂亮的女人呢?又有哪个男人会对痴情的女孩子无动于衷呢?况且,我确实是个浪子,在漂亮女人的面前无论如何是无法把意志坚定起来的。

    我不由自主替自己薄弱的意志辩解道:“你得到了,或许才会丢掉;你没有得到过,就肯错过吗?”

    “加入了唐心虹的日子,会不会也是一种很好的生活呢?再有额外的一份乐趣,难道不是很好吗?”

    …………

    我胡思乱想着。

    一切的关键,还是在唐心虹这个女人身上。

    在渴望男人抚慰的唐心虹身上,我嗅到了雌性动物向雄性动物求偶散发的“性”的化学气味,我这几天来欲望特别的勃发,不敢在唐心虹肉体上体味性的快感,我只有无休止地反复发泄在思滢和琴书身上,将这两个女人搞得整天整夜情思不已、慵懒不胜,既怕我和她们有欢好的行为,又爱我爱得要命。

    “在这之前,她们常常抱怨我不恣意‘玩弄’她们,现在则反怨我玩弄得她们疲不能兴,但是如果你真的听了她们的话,远观而不近亵的话,那结果会更惨。女人的心就是这么奇怪,既愿意享受最甜蜜动人的爱的滋味,也心甘情愿感受爱的折腾和疲累。”

    思滢和琴书也偶尔嘲笑我现在已经进入了男人特有的生理“发情期”,所以才会在性爱当中表现的勇猛无比,可是只有我知道这一切的根源都在唐心虹这个女人身上。

    唐心虹,难道是我的夏娃吗?

    我苦笑无语。

    我在华山路唐心虹的卧室里,唐心虹的闺房里,是一种粉红色的情调,就像这个女人眼中辐射出的热力。墙上几幅裸体的彩色油画,都是我喜欢的那种,其实也就是一些画满裸体美神之类的有关神话故事的画像。

    床上的东西是那种又薄有轻的铺盖,也是粉红色的:粉红色的床单和粉红色的枕头。窗帘也是粉红色的,有一些鹅黄色的图案,卧室里充满性的张力的感觉就在这种色彩中产生出来的。

    唐心虹穿着宽松的白色薄羊毛衫,圆润的肩头从松松垮垮的领口暴露在空气里,薄薄的衣衫不能隐藏胸前很高耸的部位,下身是淡蓝色的牛仔裤,和黑色高跟皮鞋,在阳光的照射下,的确楚楚动人。

    她没有精心化妆,因此她的脸呈现了本色,很细腻很白皙的皮肤,性感的红唇,最重要的是,还有一双灼热的眼睛。

    这时候,唐心虹倚着卧室房门对着坐在床上的我说话。

    “琴清,你是不是觉得我很令人厌烦?”唐心虹有些哀怨地对我说道。

    我连忙脱口否认:“你的问题是太令人喜欢了。”

    这个话说得实在不妙,唐心红眼中立刻又开始闪烁着令我沉醉的光芒:“我也觉得你喜欢我,我真是非常高兴啊。”

    我厚厚的脸皮居然红了起来,“嗯嗯啊啊”说不出一个完整的句子,平时的机智和伶牙俐齿早就飞到了九霄云外,我没来由的在脑子里冒出了一句话:因为你对于唐心虹有所渴望,所以你无法平心静气地对待她。

    我最后吞吞吐吐地艰难回答道:“我也挺高兴,能有你这样一个动人的美女做朋友。”

    唐心虹说:“你这个人挺有意思的。”

    我问她什么叫做挺有意思。

    “你看我的样子挺有意思的,但为什么总是遮遮掩掩、躲躲藏藏的?”唐心虹走过来坐在我身边扶着我的肩头说道。

    我有些心虚地躲辟开唐心虹惊心动魄的目光注视,实在无言以对了,我猜在这样的暧昧气氛里和女人的灼热目光审视下恐怕没有人能够流利的给出一个合情合理、完美无缺的回答的,因为即便是说谎话也是需要时间来编造的。

    “你真的对我是又想看又不敢看吗?”唐心虹笑眯眯的用略微带着娇嗲的声音步步进逼。

    我有些尴尬的看着她,我想试着告诉她也告诉自己,我每次用掠夺的眼光逡巡她的身体每一个部位只是偶然的目光接触而已,并不代表我对于她有什么绯色的企图;我还想告诉她她肯定误会了目光的性质和涵义,我不是一个风流好色的“花心”男人;我还想告诉她……

    虽然我的内心里翻江倒海般向告诉唐心虹很多事情,但我讲不出来,我一会儿木然地点点头一会儿又摇摇头,总之,我张口结舌说不出来一句完整的句子。我想我一定是尴尬极了,这时候“撒泡尿照照镜子”的话,我一定面红耳赤的比关云长还更像关云长呢。

    唐心虹善解人意的不再追问我。

    不过她会说话的眼眸中,却透露出更多的意味深长的东西。

    一段时间内,我们两个人都没有说话。

    唐心虹白皙的脸上忽然泛起一片潮红,她有些忸怩地低下头,小声的说道:“我不是一个饥渴的女人,我一直很寂寞,所以很想有一个亲密的异性朋友。我只是很喜欢你,我并不想给你带来什么烦恼。”

    我更加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才好,毕竟我并不是问心无愧、不能做到对这样一个女人铁石心肠的。

    过了一会儿,唐心虹抬起头,脸色已经恢复了正常,定定地望着我的眼睛恳求的语气说道:“我比你大,以后我们就姐弟相称好么?”

    我愣了一下,刚要说什么。

    唐心虹又低下头,有些幽怨的说道:“我知道你和思滢、琴书的关系,我真的不想给你带来什么麻烦。我只想有你这样一个弟弟,我不会让你为难的,行不行?”

    我点点头,说道:“行!行!”

    唐心虹忽然把身体靠近我的怀里,伸出双臂搂抱在我的脖颈上,我吓了一跳,但是又不知道该怎么办。这个女人已经缓缓闭上双眼,微微噘起红唇,送到了我的面前。

    她身上的脂粉香和浓烈的女人味道涌入了我的胸膛,我一时迷惑起来,伸手紧紧搂抱住她,向她渴望的性感双唇吻去……


上一页--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