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上海现代情侠录之情色上海滩_ 第十六节-人人看吧 

公告:本站所有视频免费阅读,现已完美支持苹果,安卓,ipad等移动设备播放。手机浏览器支持类型uc浏览器(注意:使用uc浏览器请不要进入酷影模式,不然会提示播放不了),360浏览器,2345浏览器等赶快拿起您的手机随时随地看小说吧。

上海现代情侠录之情色上海滩

    这已经是我受伤后的第六天的夜晚,我左肋上的伤实际上只是皮肉伤,再加上我长期修炼的身体有着很强的恢复能力,所以很快显示出痊愈的迹象。

    按照和唐心虹、韩晶晶母女的约定,明天起我将在四个不同的女人之间奔波、劳碌(这个说法可能太暧昧了),想到这里,唐心虹秀美的脸庞又出现在我的眼前,她惊心动魄的眼眸里总有一股火焰在我的心坎儿里燃烧,在她的面前,我经常不敢和她的目光直视,更做不到坦然面对,因为……

    这几天住在思滢爱的小巢里,我生活在黑夜和白天的交替之中:黑夜代表着狂热的欲情,白天代表着一个人的静思。我处在这种动与静的极致的对比下,徘徊在理智与情欲的煎熬中,我想我的精神状态似乎都已经有些失去控制了,好在唐心虹和韩晶晶母女两个经常在上班或下学的空闲时间里来看望我的伤势,和我聊天儿谈话,给处于欲情当中的我一丝不得不恢复的冷静,否则,我真的觉得自己恐怕已经变成思滢和琴书这两个“性饥渴”女人的专用性玩具了。

    每天夜晚,思滢和琴书一从南昌路人才市场上下了班儿,总是一起早早回家,进了房门往往就迫不及待的扑入我的怀中,和我在床上行云布雨,共赴巫山,我们是如此的眷恋着对方和沉醉于肉体的狂欢,以至于连思滢的小家也都已经被我们游戏地改名为“楚王巫山苑”。

    琴书和思滢这两个如同新婚燕尔般处于渴望爱抚的女人,在我一双“调情圣手”的调教下,身上的性感地带得到了充分的开发,身体异常敏感,她们依偎在我的怀抱里总是情欲高涨,无休无止的向我索取着男女欢爱和雨露的滋润。

    有时我也感到手软筋麻、为避免“精尽而亡”而想推拒,但可恨的是——每当这个时候琴书这个小妮子就会引经据典地对我说:“凡农家者流,苗与秀不可知,播种常例不可违。晚间耕褥之期至矣。”(《聊斋志异。林氏妇》)我理屈词穷、无语可对,只好乖乖“提枪上马”。

    不过这是一种甜蜜的折磨,是每一个男人渴求受到的幸福刑罚。

    我想我和琴书、思滢两个女人这样的缠绵悱恻、如胶似漆,这大概就是人们所说的“鹣鲽情深”吧。

    今夜星光灿烂,春风旖旎。

    黑暗的卧室中。

    我从后面紧紧抱住了思滢趴伏在她的身上,一只手抚弄着她的丰盈娇嫩的玉乳爱不惜手地搓揉着,下身顶着她的丰臀,粗长火热的坚挺欲望,深深埋进她柔嫩狭小的甬道,我用另一只手操纵着思滢的身体不住的前后摇晃起伏着。

    肉体的结合,带来无上快感,思滢脸上的神情写满淫思媚意,早没了娴静优雅的气质。整个人,弯身伏在桌子上面,裙子被撩起在腰上,三角裤环绕在她一只腿的脚踝上。她娇嫩的臀部在黑暗中看起来是耀眼的一片白玉的颜色,按触的时候是满手的光滑的和弹性。

    我在她的身后一出一进地剧烈动作着。

    很快的,思滢开始娇楚不胜的低声呻吟起来,秀发有点散乱,一副娇怯慵倦的动人美态:肉光致致的脖颈粉脸上,开始冒出细细密密的汗珠,同时滑腻的大腿最大限度地自动往两边分开。

    我下身更加猛烈地挺动,一下一下有如狂风暴雨之势,思滢在我身下已经不知道是第几度的死去活来,臀下湿漉漉一片,她带着哭声,忘情地莺啼燕吟,下身香臀一次又一次的被我撞击地往上顶起,饱满的乳房晃动成一片诱人的美景。

    思滢口中不断发出令人销魂蚀骨、神魂颠倒的呻吟,兴奋的胴体像条大蛇般扭动,不住与我的身体磨擦着、忘我的迎合着我的冲击……

    思滢终于身子一颤,哼声不断,在极度兴奋中达到了高氵朝,思滢这时已经再没有力气那样站着,娇软无力的倒入我的怀里,一面歇息一面回味着刚才的缠绵。

    琴书在我将思滢按倒在桌子上,半强力地解开思滢的上衣、脱下三角裤,从后面进行侵犯的时候,就觉得芳心怦然,欲念大起。她看着我重重地从思滢身后每撞击一下,身子便不由自主跟着颤抖一下,体内像有把火在燃烧,她忍不住慢慢躺倒在床上,呆呆地看着我和思滢的欢好。

    那刺激实在强烈,琴书伏在床铺上,水汪汪的大眼睛射出千道情思、不由自主用银牙轻咬着朱唇,夹紧双腿,娇躯微微颤栗着扭动,浑身发软发烫。

    在思滢登上爱的天堂之际,琴书也彷佛能感觉她那高氵朝的欲仙欲死的美妙快感,不由自主的身下泄出一大股液体,跟着两腿打颤,浑身酸软无力。

    琴书正在春情荡漾,六神无主的时候,我将柔若无骨地倒在我怀里的思滢打横抱起,放在琴书身旁。

    我低下头来,迎上琴书含情脉脉、情思难耐的动人秋水,琴书一只白嫩的手指正插入自己红红的小嘴里,不断吐出香艳的小舌噬咬。另一只玉手则放在胯下……

    我这时候也是欲焰焚身,英俊的面庞像喝醉了酒般满颊匪红。

    我俯下身和琴书深吻,然后温柔的为她剥去了衣服,好让她那玲珑剔透的胴体逞现在我的眼前:琴书白皙的肌肤因兴奋而泛起淡淡的红霞,我伸出一双大手在这美女滑不溜手的粉臂上轻轻揉弄着,大嘴却在琴书娇嫩的乳房上不住亲吻。

    琴书在我无所不至的亲密爱抚下,娇吟连连,身子更是不受控制的逢迎着我的动作,像是鼓励着我、要我快些更进一步侵犯她似的。

    我忍不住在琴书敏感异常的椒乳蓓蕾上轻轻的咬了一口,在这突如其来的刺激下,琴书马上抵受不住,“啊”的发出了一声似泣似诉的娇吟,声音中满是慵懒动人的韵味。

    我从琴书的乳房上抬起头,笑着道:“好妹妹,你才和我欢好不到一个星期,身体就丰满了许多!”

    琴书勉强从销魂蚀骨的迷乱感觉中睁开美目,不依地向我撒娇道:“你就是喜欢取笑人家!”

    我又伏身在琴书的圆润的肩膀上,侧头轻轻含住她娇嫩的耳珠,轻声耳语道:“我可不敢取笑琴书大小姐!你看,现在你是多么的热情奔放,每天晚上如果我不好好满足你,你就不会让我安稳地睡觉,我已经快被你们两个小妖精吸干了,第二天早上起来,总是头晕眼花,四肢酸软。”

    琴书被我逗弄得又是“啊”的一声娇吟,呢喃着道:“人家还不是被你这个大坏蛋害得!现在你左拥右抱、艳福齐天,把人家和思滢弄得什么矜持也没有,你还要……唔!”

    我已经贪婪地封住了琴书一张小嘴,作恶的大手更移到了她禁处轻轻爱抚着。

    经过一番施为,随著琴书欲拒还迎地扭动,我已经脱掉了琴书全身的衣服。

    琴书肉光四溢的裸体,呈现在我的眼前,尽管我并不是第一回饱览这动人的上帝杰作,但还是忍不住偷偷咽了几口口水。

    这个时候,琴书白净得像一朵小丁香的清秀俏脸,此刻却红粉绯绯、春上眉梢:一对晶莹如水的大眼睛,却媚眼如丝;嫣红似丹的小嘴唇,半张半开,诱人暇思、性感迷人。

    感谢上苍,此生此世,能让我永远拥有琴书和思滢这双美妙的胴体,真是羡煞世人!

    我把琴书的丰臀轻轻抱起,放在厚厚的枕头上,让她下体微微向上凸起,然后再握著她娇嫩的双腿,慢慢往两边打开,一幅令人难以忘怀的美丽图画顿时出现在我眼前。

    琴书两条修长美腿向外伸张,轻轻抖动颤栗,夹在中间尽头的是萋萋芳草之地,峡谷上的小草,被我呼出的热气吹得歪向一旁;拱得高高的一朵粉红色的玫瑰随著大腿的撑开,被带得向两边半张,露出鲜艳夺目的红色,蘸著露水,在朦胧的月光中初放。

    我不只一次这样忘形地注视著她神密的地方,但每一次都神魂颠倒,无法自抑,心头扑扑地乱跳,呼吸也几乎停顿下来。我退后仔细欣赏了好几分钟,才猛地埋头下去,细细品尝其中的美味。

    琴书在我的逗弄下,一挺一抬,全身肌肉绷得紧紧,双手几乎把身下的床单的也抓破了,忽然间一个哆嗦,满身抖了几抖,大量液体骤然而出。

    我见她牙关紧咬,身体左扭右动,像有无数虫子在身上爬动,知道我再没有进一步行动,准给她抡起粉拳在我胸前乱打了,便抽身而起,下身一挺,撑开玫瑰花瓣,在琴书销魂蚀骨的娇吟声下进入了这美女的身体。

    在琴书一浪接一浪似挑逗,似鼓励的呻吟声下,我一次又一次的猛烈冲激着身下美女,两人情欲都达到了顶点,不理天昏地暗地迎合着对方。

    那种舒畅感觉,确非言语所能形容,全身的感觉神经都集中在男女性器官接触的几寸部位,每一个动作都引起莫名的美快,每一次进退都带来无比的欢愉。

    性爱的交合不停产生爱欲的电流,感官又把磨擦产生出来的震撼人心电流往双方心灵深处输送,最后聚集在大脑中。这股性的能量在积攒到了忍无可忍的程度后,便燃起爱的熊熊烈焰,爆发出让恋爱中男女如痴如醉的性高氵朝。

    我忘掉一切,脑空如洗,只净心体味著从琴书身体里传来的一阵一阵快感,领略着和琴书灵欲交流中所得到的爱情真谛。

    琴书仰躺在床铺上,用牙狠狠咬著嘴唇,秀头左右乱摆,飘逸的长发四散,像发了狂般从鼻孔里透出来、既痛苦又愉悦的呻吟:“唔……唔……唔……唔……”,娇媚的声音虽呢喃不清,却充满性感动人的快意,鼓励着我对她继续发起一浪接一浪的进攻。

    快感的火焰在燃烧。

    忽然间,琴书全身僵硬,只有两腿发软,呻吟声也停了下来,紧接着起伏的娇躯浑圆的小腹强力地抖动收缩,像发冷般不断打著哆嗦,两粒rǔ头在我掌心涨硬,我吼叫着最后一击——猛力进入琴书身体深处,倾泻着生命的精华……

    云收雨散后,我紧抱著琴书热得发烫的胴体,两人二合为一,如胶似漆地融汇在一起。

    琴书像只绵羊躺在我的怀里,一面享受着性高氵朝的余韵,一面在我的耳边娇嗲细语:“清(情)哥哥,我和思滢和你有了亲密关系,做了你的女人以后,没有一刻是不愉快的,也没有一刻是不满足的。”

    说着绵绵的情话,琴书将秀美的面颊在我手臂上不停娇痴地摩擦,一副幸福满足的表情。

    我心中涌起滔天巨浪的万般怜惜。伸手搂紧了像小女孩般撒娇撒痴的琴书,轻轻将她压在身下……

    在我和琴书的颠鸾倒凤的床榻旁,思滢此时正嘴角带着幸福的笑意,甜甜地熟睡在梦乡。


上一页--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