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上海现代情侠录之情色上海滩_ 第十一节-人人看吧 

公告:本站所有视频免费阅读,现已完美支持苹果,安卓,ipad等移动设备播放。手机浏览器支持类型uc浏览器(注意:使用uc浏览器请不要进入酷影模式,不然会提示播放不了),360浏览器,2345浏览器等赶快拿起您的手机随时随地看小说吧。

上海现代情侠录之情色上海滩

    打开房门,一把秀美的女声传了过来:“你们回来了!”

    居然是干妹妹琴书。她怎么来的?再望了望思滢得意的笑容,立刻恍然。

    我和思滢进入屋子,我才发现原来除了琴书以外,还有另外两个女客人。

    年纪小的那个我认识:她就是今天白天我从流氓团伙中救出来的那个女孩子,不过我当时要么忙着和人拼斗,要么忙着安慰她,要么……总之就是没有认真打量过她的长相。

    我之所以可以一眼认得出她,主要是她身上有一种特别优雅的香味,在她扑到我怀里“嘤嘤”哭泣时,我曾经清楚地闻到过。这股幽幽的香气不知道是她使用的香水的味道,还是少女本身的体香。

    她走到我的身前。

    我忍不住细细打量了她一眼:她有一头乌黑柔亮的秀发,穿白色的长袖上衣,淡蓝色的长裙,全身上下散发着一种宁静柔和的美。

    她抬起头眨着水汪汪的眼睛,略带羞怯微笑对我说:“琴先生,今天中午感谢您救了我。”

    当我近距离迎上她皎洁无瑕的脸,顾盼流慧的眼眸,我突然感到一阵莫名的心动,不过我并没有表示出来。听女孩子提到中午的事儿,我觉得这种不愉快的经历还是少提为妙,于是开玩笑地说:“你说错了,不应该是你感谢我,而是我应该感谢你。”

    “感谢我?”女孩子有些莫名其妙的反问我道。

    “对啊,当然要感谢你啦。”我理所当然的说道:“大家不都是说‘英雄救美’嘛,看来要做英雄就得救美女,我正愁着没机会做英雄呢,这不就从天上掉下了一个落难的绝代佳人让我打救吗!所以,我不感谢你,感谢谁。”

    女孩子听了忍俊不禁,忸怩地笑了起来。

    思滢看见女孩子受窘,就解围道:“啐!你别在这里狗嘴里吐象牙,乱嚼胡喷了。”

    然后对站在后面的琴书说道:“琴书,快过来给你这个干哥哥,介绍介绍这两位贵客,别躲在后面装哑巴。”

    琴书走到我面前,狠狠瞪了我一眼,然后抢白着思滢:“干妹妹总没有未婚妻亲近吧,你倒会躲清闲。”嘴上这样说,还是向我介绍两位女客人。

    琴书先指了指那个女孩子:“她叫韩晶晶,是复旦附中高三的学生,说起来,你们倒是师哥师妹。”

    然后又向我介绍那个年纪大一点儿的女人:“这是晶晶的母亲,叫做唐心虹。”

    接着说:“她们是我家的邻居,就在离我家不远的地方住。”

    我打量了一下唐心虹,发现这个女人十分年轻,似乎顶多三十岁,而且出奇得妩媚,尤其令人心惊的是她的漆黑的大眼睛中似乎隐藏着一团火焰。

    我虽然见识过许多美女,但还是不得不承认,这母女二人确实都是美人胚子,只不过韩晶晶年轻,像朵含苞待放的蓓蕾,未经霜雪,未临风雨,就显得额外的完美清纯,引人入胜。

    唐心虹虽然外表年轻,但是似乎有过沧桑、有过忧伤,自有她诱人的一面。阅历可以代表深度,所以唐心虹的阅历和妩媚使人望过去就感到她是有立体感的一个女人。我敏锐地觉察到在她的心底里可能有一座火山在涌动,为什么会这样,我并不清楚,只是感觉告诉我是如此的。

    唐心虹走到我的面前,伸出手来和我握了一下道:“琴先生,听晶晶回家后说,您一个人就打倒了十几个流氓,当时我还以为您一定是个五大三粗、满脸络腮胡子的彪形大汉呢。哪里知道居然是这样一个斯斯文文的读书人。您救了我们家晶晶,我也不说什么感谢的话,只是以后希望和您成为好朋友。”说着露出了真诚的笑容。

    我笑着和她握了一下手,就在我抓住她滑腻柔若无骨的小手时,她忽然悄悄用中指和无名指轻轻抠我的手心。

    我疑惑地抬起头来看她时,不和知道是否我多心:我感觉她的美目这一瞬间又大又亮,里边像是有甚么让人头晕的东西。

    我松开手,她落落大方地站回原处,我不禁怀疑刚才自己的感觉都是幻由心生。

    我旁边站着的思滢向琴书问道:“饭菜做好了么?”

    “已经做好了。”琴书答道。

    吃饭期间,几个大女人、小女人、半大不小的女人,七嘴八舌、聊得火热,反而把我这个主角晾在一边儿,不过我正好清静,我大部分时间都是听,“深刻”地反省和体会什么叫做“三个女人一台戏”,四个女人闹天宫。

    通过她们的谈话,我才明白唐心虹是韩晶晶的继母,今年才二十九岁,比我只大一岁,至于韩晶晶的生母早在生下韩晶晶时就难产死了,她的父亲则是一所知名大学的教授,唐心虹本来是教授带的研究生,学习期间发生了不伦之恋,才嫁给了韩晶晶的父亲。结婚才半年,具体说就是三年前,韩晶晶的父亲患肝癌就去世了,从此唐心虹亦母亦姐的和韩晶晶一起生活,两人感情也非常融洽。

    她们海阔天空的细细私语,不知道怎么聊到我身上,我想总免不了是是非非、闲言碎语,所以也不去仔细听她们说我什么“坏话”。

    正在放任自己的思想如野马脱缰马胡思乱想的时候,琴书在我肋上的伤口推了一下,我痛的“哎哟”一声,回过神来傻愣愣地看着四个女人,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儿。

    琴书看我不开口,不耐烦地问我道:“你倒是表个态啊,愿意还是不愿意?”

    “表什么态?”我更陷入了五里雾中。

    “给晶晶做家庭教师啊,我们的话你没有听见耳朵啊?!”思滢不满的发着“雌威”。

    我看了韩晶晶一眼,小女孩儿正睁着渴望的大眼睛眼巴巴望着我。

    唐心虹的表情倒是很平静,看不出她的内心想法。

    我本来想答应,可是想起刚才唐心虹在我的手心上……就犹豫起来,因为唐心虹的魅力恐怕不是我这样一个意志不坚定的“花心”男人可以抵挡的,我本能的觉着这件事不妥,最好推脱掉。

    哪知道琴书大包大揽地替我决定道:“反正他也无事可干,现在整天游手好闲的,总不能让我和思滢两个女人来养活他一个大男人吧,所以我做主了,明天就开始家教,另外由他天天负责接送我们四个人上下班,兼任司机、保镖和家庭保姆。”说着带着祈求的目光望了我一眼,我忽然明白,琴书之所以这样说是怕我被思滢一个人占有了,所以想方设法要插进我的生活来,我心里蓦的一软,不能出言拒绝,只好答应下来。

    不过,思滢心痛我左肋上的伤口,所以坚持一个星期后才开始,事情就这么算是说定了。

    琴书看我答应下来,心情大见愉快,吵着闹着非要每个人讲个笑话,活跃活跃气氛(叽叽喳喳的,还不够热闹么),第一个就叫我讲,说我是唯一的男人,甚么事情都要起个模范带头作用,还威胁说如果我讲的不可笑,她们四个人就要动手执行家法(甚么时候定下的,我怎么不知道,也太不讲民主、人权了)。我知道自己在四个女人面前,永远只有附耳听命的份儿,所以也不推辞,脑子里正好想起前几天在网上读到的一则笑话,就说道:“要笑话我没有,不过烦恼倒是一箩筐。”

    韩晶晶嚷着反对道:“我们要听笑话,不准违规。”

    唐心虹安抚住韩晶晶说道:“我们听听他有什么烦恼也好啊。”

    思滢也替我说情。

    琴书只好说:“算你吧。不过随后要罚你。”

    “你有什么烦恼,说来听听。”思滢关心地问。

    我假模假样叹了口气道:“男人命苦,帅哥的烦恼。”

    四个女人这才明白我要讲的还是笑话,琴书和思滢的眼睛里就开始酝酿难以控制的笑意,我笃定待会儿我讲完,她们的笑是绝难避免。

    我慢悠悠地说道:“昨天我走到街上,一群美女拦住我,问我:‘你帅吗?’我说:‘我不帅!’她们就一起上来打我,边打还边骂我虚伪。”

    韩晶晶天真地问道:“接下去,怎么样?”

    “我继续往前走,又一群美女把我拦住,问我:‘你帅吗?’我记住上次教训,点了点头,说:‘我帅!’她们又一起来打我,边打边骂,说我太不谦虚!”

    “然后呢?”琴书问道。

    “再往前走,又一群美女围住我,问我:‘你帅吗?’回想起前两次我的‘下场’,我没回应,一扭身,刚想走,孰料她们将手里拎着的手提包一起疯狂地抡向我,其中扁我扁得最卖力的那个女生还破口大骂道‘操!你小子帅得都拽成这样啦?!’”

    唐心虹忍俊不禁,扭头喷一口饭,肩膀一抖一抖地笑开,韩晶晶倒在琴书怀里直嚷嚷“肠子笑断了”,让琴书帮她揉肚子,琴书和思滢虽然早料到我肯定“狗嘴里吐不出象牙”,但没有想到我如此从容优悠地抖出笑料,更是前俯后仰地笑成一团。

    我却一点儿也不笑,装着无辜的样子说道:“所以啊,你们倒是说我帅还是不帅啊?”

    思滢压抑着却乱颤地说道:“我们都知道了,你是个大帅哥,马不知脸长,还美得你?!”

    我继续捉弄她们道:“帅是天意,酷是人为!长得帅并不是我的错,但是如果你喜欢我就是你自己的问题了。

    今年过年有个人送了我一幅对联,上联是:看背影迷煞千军万马下联是:转过头女生爱得跳楼横批是:帅呀帅啊!“

    韩晶晶已经笑得说不出话来了,琴书则趴在桌子上,两肩耸个不停,唐心虹更是乐得喘不过气来,直冲我摆手。

    我不理她们,一本正经地一口气儿说下去:“每天我都在不断刷新一项新的世界记录,那就是——我在这个世界上保持最帅记录的时间又多帅了一天。

    一个见过我的女孩儿曾对我说:“如果世界只剩下十分钟的话,我会和你一同回忆你帅时的样子;如果世界只剩下三分钟的话,你要再摆一下你最最最帅的造型给我看;如果世界只剩下一分钟的话,我会对你对你说60次——你真帅”。

    还有一个女孩儿每天早晨都站在教室门口,痴痴地望着我,呆呆状喃道:“世间本无沙漠,只是我每看到一次你帅的样子,天上便会落下一粒沙,从此便有了撒哈拉!天天都是这句。一天我实在烦,自讨没趣地问了一句:”那世界上那么多的沙漠是怎么来的呢?“”哦,那是因为认为你长得帅的女孩儿实在是太多了……“

    总之,我是如此之帅,人们都说青山绿水多可爱,我身为超级帅哥人人爱。连我考试的题都出成这样了:题:作个最帅的样子出来答:不用作了,现在已经是了题:作个最丑的样子出来答:也不用作,再怎么作也不会丑的……(:))

    我帅得只想毁容,我帅得再也不敢上街……

    如果帅是一种罪恶,那么我已经罪恶滔天;如果酷是一种错,那么我已经一错再错;如果聪明也要受刑罚,那么我岂不是要遭千刀万剐?????

    苦啊!男人命苦。

    身为帅哥我实在烦恼。

    因为太帅,我曾经好几次想自杀,但是所有的女孩子都苦苦哀求我道:“你长得的确帅气,但是,你要知道:活下去要靠你的勇气,帅也并非是你的本意,只是上帝他老人家非要看看,世界上有了你将是多么的美丽!!!”

    唯心主义告诉我说:“我说你帅,你就是帅。”唯物主义告诉我说:“因为你帅,所以我说你帅。”总而言之一句话……我他妈的就是帅!“

    我还要继续鼓起如簧之舌,自吹自擂说下去,四个被笑折磨地再也无法喘气的女人终于“忍无可忍”,“发一声喊”,一齐扑上来,把我这个“超级大帅哥”按倒在地上,堵我嘴的堵我嘴,呵我痒的呵我痒……

    我大叫:“救救帅哥!”“我强烈要求你们保障帅哥的权利!”

    一时之间,粉拳雪腿,四双玉手、八只纤脚:群雌粥粥,天下大乱。


上一页--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