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上海现代情侠录之情色上海滩_ 第十节-人人看吧 

公告:本站所有视频免费阅读,现已完美支持苹果,安卓,ipad等移动设备播放。手机浏览器支持类型uc浏览器(注意:使用uc浏览器请不要进入酷影模式,不然会提示播放不了),360浏览器,2345浏览器等赶快拿起您的手机随时随地看小说吧。

上海现代情侠录之情色上海滩

    我抬头看了一眼地面上横七竖八倒卧着的人体,也不禁骇然:这一次,我单枪匹马居然打倒了这么多流氓。不过我也是险胜,如果这些流氓不是一开始就掉以轻心,现在倒在地上遭遇凄惨命运的恐怕就是我了。再设若:如果我刚才没有将思滢强行赶走,两个人一起进来,恐怕思滢我也保不住……

    总之,我十分后怕。

    精疲力竭的在地上坐倒一会儿后,我紧张的精神开始松弛了下来,这才开始感到左肋上的伤口正在火辣辣的灼痛,我费力地脱下沾满鲜血的上衣,低头看了看,发现左肋上的伤口虽然不是太深,不过因为正砍在肋骨边缘,这里肌肉不是太厚,所以长长的伤口下面白森森的肋骨也隐约可见,我不禁低低骂道,“难怪这么痛!”这可是我出道江湖(从鲁迅公园打倒那个日本杀手开始算起)以来,受伤最惨重的一次,这个时候,忽然听到那个女孩子被堵住的嘴里发出“呜呜”的叫声,这才想起我还没有替她松绑。

    于是,我艰难的爬起身,脚步摇摇晃晃的走到女孩子跟前,先一把扯下塞在她口里的破布(这乱七八糟的东西,我但愿它是破布吧),刚一解开,那个女孩子就开始放声大哭,我一边安慰着她,一边将绑在她身上的绳子慢慢解开,解开后,她马上扑进我的怀里,一把鼻涕一把眼泪地发泄刚才受到的屈辱。不过,她这么“热情”的拥抱,我实在有些“吃不消伊”,因为她的一只小手,正好抱在我左肋的伤口上,我不禁倒抽了一口冷气,但是考虑到这个女孩子刚才受到了那样的惊吓,我实在不敢粗暴地推开她,生怕她现在脆弱的神经受不了,我“龇牙咧嘴”地把女孩子抱在怀里,轻轻抚摸她的秀发,不断轻声安慰……

    我正在手足无措的时候,思滢叫来的那些五大三粗的保安们终于姗姗赶到,个个手中拎着电警棍喳喳呼呼冲了进来,冲在最前面的是思滢,真难为她:穿着那么高的高跟鞋,居然这么快就跑了一个来回叫来了救兵,想来她实在担足了惊怕。

    我刚要张嘴说话,思滢已经冲过来,要冲到我的怀里,我把女孩子往旁边闪了一闪,伸出空着的一只手,把思滢一把抱住,思滢也是又笑又哭。

    后面的保安冲进来,看见躺了一地人,有点儿摸不清楚头脑,问道:“先生,这里面谁是强奸犯啊?”

    我一指地面:“全部都是。”

    “啊!”

    “真的?!”“这么多!!”

    “愣着干吗,还不赶快绑起来,送到派出所去!”“已经打110了。”……

    …………

    ……

    我好不容易把一大一小两个女人安慰好,让她们安静下来站好。思滢这才发现我左半边身子几乎已经被鲜血染红了(因为左半边的位置刚才被另外一个女孩子身体遮挡住了),又心痛地大哭起来。

    幸好今天是周日,庭院里很多业主都在家,听到保安们声如雷鸣的呼喝声、奔跑声,全都被惊动,很多人拿着棍棒、切菜刀,早就赶过来要齐心协力帮着捉拿这伙强奸犯。

    他们比保安们晚一步赶到现场,看见打斗早已经结束,就齐心协力帮着保安捆人。

    几个面目“慈祥”的大嫂过来开导那个女孩子,我想大概总是“有没有被怎么样了”“没被欺负就好”之类安慰性的话吧。

    其中有一个上了年纪的女医生,大概怕大伙和歹徒搏斗时,会有人受伤,所以居然随身携带了家庭医药箱,也跑了过来。

    她在人群当中看见我身上长长的一道伤口,赶忙跑过来,脱开两个缠在我身边的女孩子,替我检查伤口。边帮我清理伤口和包扎,边对我说:“小伙子,你一个人怎么能够打倒这么多坏蛋,你是不是武术队的?”

    我看越来越多的人围着我,你一言我一语,实在有些不好意思,“城墙一样厚”的脸皮(摘自《思滢评语》第一篇)居然破天荒红了起来。

    这时,思滢站在旁边心痛地流着泪,帮着老太太给我伤口消毒。

    实际上,我在这个时候真想说的话只有一句:“阿姨啊,您别再夸了,您这么一夸,我都不好意思喊痛了,不过你知道我有多痛么,该死的碘酒,哎哟,这个痛……”

    大约五分钟后,110警车带着10几个全副武装的警察赶到。

    不过他们看到现场这么多保安和群众,再看一下横七竖八躺满地上的流氓也就不奇怪了,但是等到问清楚放倒这么多的人就是我一个人后,很多警察都“啊”的大吃一惊,一个队长模样的来到我跟前说:“小伙子,看来你功夫不错,在上海市武术大赛里拿个冠军,大概还行,要不要我们推荐你到上海市武术队里。”

    我有自知之明,虽然我的功夫还不错,但是这些大部分只是用来强身健体或者领悟人生道理用的,真的进入专业武术队的话,恐怕也顶多是个市级冠军的水平,参加全国比赛的话,我恐怕连门儿都没有,这显然不是一个可以当做终生奋斗目标的事业,所以对于队长的建议我还是敬谢不敏了。

    队长也没有强求,接着岔开话题说:“虽然你是见义勇为,但是刚才我们查看了一下,十三个人当中五个人当场死亡,其余八个人都是重伤需要送医院治疗。这在我们上海市也算是一件大案了,所以后续的手续恐怕会比较麻烦的。”

    思滢有些担心的辩解道:“可他这是救人啊,为什么会……”

    我知道队长说的是事实,于是打断思滢的话,宽慰她说道:“你放心,我这是正当防卫,而且不存在防卫过当的行为,所以只要到派出所讲清楚就好了,不会有什么牢狱之灾的,你可以放心,这只是一个正常程序。”

    “可是……”思滢着急的还要说。

    队长也解释道:“对啊。根据我多年的办案经验,你先生肯定不会有事的,不但如此,我们还会请示市政府颁发见义勇为奖给他,你先生还可以领到奖金的。”

    思滢听了队长的话,才放下心来。

    派出所很快结束了现场勘查,拍照、录部分次要口供……

    然后,队长说:“我们一起回公安局,录一下口供,然后再让我们的医生再替你处理一下伤口,然后你们就可以回家听消息了。”

    我、思滢,还有那个女孩子,以及物业管理公司的负责人和几个重要一点儿的目击证人坐上警车,最后面是押解犯人的囚车,发动起来,呼啸而去。

    在警察局里,他们考虑到我的伤势毕竟已经伤及骨头,所以还是需要重新慎重包扎一下,于是就把替我做笔录的地点改在附近的一家医院里,一边由医生为我重新清理、缝合和包扎,一面派了一男一女两位警察帮我把事情经过由我口述,用录音机记录了下来。

    等到包扎完毕,两个人又提了几个问题,在整理出书面口供后,让我签字、又留下我的身份证复印件和联络方式后,才算结束。

    使我意想不到的是我和思滢刚走出医务室的门口,居然马上走过来一个漂亮的女警察递给我一张名片。

    我还以为我这么快就有了仰慕者,谁知道她敬了一个礼后,说:“琴清先生,我是上海电视台法制园地节目的主持人,想采访你一下。”

    我刚想推辞,她就抢先一步说道:“这是市公安局下达的任务,您不想我因为您的拒绝挨上级的批评吧。”

    然后,又转过头来对思滢做思想工作:“您是琴先生的夫人吧,您这么漂亮大方,上电视一定很上镜的,到那个时候肯定会有很多观众成为您的仰慕者的。”

    我一看思滢的表情就知道这下不能“善了”了,于是我只好苦笑着答应:“看来即便在我们国家记者也是无冕之王啊,所以我不敢得罪,只好答应了,不过我有一个条件!”

    “什么条件?”女警花笑着问道。

    我说道:“我想在电视画面里请你们遮挡住我的头像,我可不想成为什么公众人物,至于我的‘夫人’,严格说来是我未婚妻,她的问题由她自己决定。”

    思滢白了我一眼,对女警花说道:“我们别理她,什么时候开始?”

    “就现在,好么!”

    余下的整个下午时间,我和思滢,还有几位重要的证人都被请到电视台里,录制节目。

    我和思滢回到她的小屋里时,已经是夜幕低垂的时候了。

    我远远看到她的房间亮着灯,就对思滢说道:“我们出来的时候,房间的灯好像是关着的吧?”

    思滢神秘地笑了笑回答道:“当然是关着的。”

    “那现在怎么会亮着呢?”我疑惑着道,看了看思滢,她在捣什么鬼名堂。

    思滢俏皮地说道:“你进屋不就知道了吗?”

    “大概是你父母来看望你吧!”我自作聪明的解释道。

    “走吧!别愣着!”

    思滢回过头来拉起我的手就往家里跑去。

    我和思滢来到家门口,打开房门,温馨的灯光和饭菜的香味儿扑面而来。


上一页--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