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后宫群芳谱_ 第167章 情蛊发作-人人看吧 

公告:本站所有视频免费阅读,现已完美支持苹果,安卓,ipad等移动设备播放。手机浏览器支持类型uc浏览器(注意:使用uc浏览器请不要进入酷影模式,不然会提示播放不了),360浏览器,2345浏览器等赶快拿起您的手机随时随地看小说吧。

后宫群芳谱

    一场杜炎从未做过的运动就这样开始了,而花若兰也是没有这样过,直到结束之后的第二天,花若兰还是没有从这次的舒爽运动之下回过神来,仍然是……

    ……

    夕阳西下,残阳透过房间之中的窗子投射了进来,穿好衣物的杜炎看着床上还在甜美熟睡的花若兰,露出了微笑。

    刚刚俩人实在是太过疯狂了,特别是自己最后的那个尝试,使得花若兰最后直接是爽昏了过去,而自己也是有着从未有过的舒爽。

    特别是那白虎之地散发的兰花香味,以及那香甜的……(嘿嘿,大家都是明白滴!之力不能写出,否则审核不过滴)让的杜炎也是终于过了一把瘾。

    感觉到自己体内真气的格外充盈,以及任督二脉之中的任脉隐隐有着恢复的迹象,于是杜炎开始打坐起来,进行修炼。

    “本源相同就是不一样,居然有如此功效,看来真气逆转也是恢复不难啊!等到恢复之后,应该就可以突破第二层达到第三层吧!”杜炎小声的嘀咕道。

    运起体内那几道恢复过来的经脉里面的真气,对着任脉而去,借着充盈的真气帮助它恢复,“嗯?怎么真气有些古怪啊?好像多了一些什么东西,灰色气旋?这是什么?难道是素女心经的内力所致?唉,算了反正对我没有什么影响!不管了,继续吧……”杜炎心里想到。

    杜炎就像老僧打坐一般在那儿修炼着,“呼!”杜炎呼出了一些灰色浊气,终于在打坐多时之后醒来,“哈哈,任脉也已经恢复了,就差督脉了!不过这灰色气旋好像不是素女内力,到底是什么?”

    就在杜炎准备查探一番的时候,突然一阵心痛,宛如刀割一般,让的杜炎立马冷号就像黄豆一般的不断流出,而他的脸色也是苍白起来,身子直接倒在了地上。

    “情蛊发作了?”杜炎心里想到。

    撕心裂肺的疼痛起来的杜炎连忙调集着那有些紊乱的紫龙真气过去“镇压”,可是这不掉级还好,一掉级过去却更加的疼痛。

    “啊……”杜炎终于忍不住的叫了出来,可见痛苦有多么的厉害了,这才知道原来这苗族的情蛊也是上古留下来的,俩者之间也是有着联系。

    好在杜炎此时还有着一丝清明,方才回想起在客栈自己刚刚中蛊的时候那小魔女蓝可儿的话,“下了这个蛊,你就不能杀我了,还要保护我,心里还要有我,不然每个月就会发作几次……”

    其实杜炎也要庆幸了,如果在他和花若兰做那事的时候突然发作的话,那么他……

    “既然要我想你,那么就不要怪我了!”杜炎好像被水浸湿一般,浑身湿透,大汗淋漓,一个坏坏的念头出现在杜炎的脑中。

    这边杜炎如此,远在少林山下客栈之中的蓝可儿也同样这样,原来那天江中鹤被乔峰和乔石以及段勤狼狈的打退。

    更是在逃走的时候一把将蓝可儿对着乔峰等人扔来,本来段勤打算将之直接杀死,因为她和江中鹤是一伙儿的,可是被乔石制止了,因为乔石知道她和杜炎的生命已经连在了一起了,如果她受到什么伤害的话,那么已经脱离这儿的杜炎也会如此。

    乔石他们在客栈的四周都是找遍了,更是在客栈等了几天,可是仍然等不到杜炎的归来,要不是看到蓝可儿没有事,他们一定会认为杜炎出事了。

    而由于少林的武林大会再急,因此乔石只得叫丐帮的兄弟暗中留意杜炎,他则随着乔峰带着众人前往少林。蓝可儿由于和杜炎的关系,当然他不知道蓝可儿已经和杜炎发生最为亲密的关系,只知道由于情蛊的原因,俩人的生命已经连在了一起,因此乔石自然要好好的照顾。

    而蓝可儿被江中鹤这样抛却使得本就对他产生了怀疑和警惕的她,自然是顿时明白了雅彤说的是真的。因此,当她和乔石等人在一起的时候居然再也没有闹腾了!

    杜炎如此撕心裂肺的疼痛,蓝可儿自然也会,“死流氓,臭流氓,你居然让的本小姐如此痛苦,我不会放过你的……”

    杜炎只得收住心神,开始幻化那天和蓝可儿做那事的梦境,不够似乎还不够,这紧紧才能使得疼痛稍稍的降解。

    所以杜炎只得将自己刚刚和花若兰的疯狂运动想象出来,将蓝可儿代替了花若兰,如此果然奏效,那撕心的疼痛也是逐渐缓了下来。

    杜炎可以将花若兰的身影变成蓝可儿,可是蓝可儿却没有这么好了,尽管她将那晚的经过在脑中出现,可是毕竟是在俩人毫不知情的情况之下进行的,因此她也是只能轻缓疼痛而不能解除。

    好在她也是苗疆之人,虽然不能解除这个,但是也是有着一些方法可以再一次的缓解疼痛,于是终于将那撕心裂肺的疼痛降解到了可以承受的底部。

    “杜炎,你……”蓝可儿咬牙切齿的说道。

    而在素女宫的杜炎也是终于缓解了过来,大吐了一口气,看了看已经湿透了的全身,无奈的说道,“想不到这苗疆的蛊毒居然真的如此厉害啊!唉,难道这就是上苍对我的惩罚?”

    幽幽的叹气之后却是突然的打了一声喷嚏,“难道是那个小魔女在骂我?额,对了她好像也会这样,就是不知道她是怎么熬过去的,不过不会也像我这样吧?如果真的是的话,那就……嘿嘿……”

    杜炎这般想到,顿时觉得自己并没有吃亏,心情也是舒爽起来。深了伸懒腰,准备去清洗一番……


上一页--目录--下一页